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72章 黑暗下的恐惧

第072章 黑暗下的恐惧

  我说把那小男孩儿当成“恶鬼”处理,其实我心里也没谱儿,一来我不确定那小男孩到底是不是极恶之鬼。

  二来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

  我准备好了朱砂,然后拿好黄纸就慢慢地向厕所那边迈步子。

  房间里很安静,我和徐若卉彼此的呼吸声甚至都能听的极为清楚。

  我一步一步向厕所那边靠近。等我离厕所门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徐若卉忽然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初一!”

  她喊的有点突然,我心里瞬间“噗通”了一声,差点把手里的黄纸、蜡烛和朱砂给扔了。

  我吓了一个哆嗦回头看向徐若卉就问:“你干啥,我这精神正集中呢,别一惊一乍的啊。”

  徐若卉抱歉地看了我一眼说:“我想说,你小心点,你上次跟那鬼斗的时候样子好可怕,这次……”

  她这也算是关心我吧,所以我就点点头说:“放心,我有分寸,你离我远一点,我要开厕所的门了。”

  徐若卉点头退开几步。

  我深吸一口气一手抹好朱砂。把黄纸和蜡烛先放到一边,然后握住厕所门的把手……

  徐若卉在我身后又轻声说了句:“小心”。

  我没有回头,只是“嗯”了一声,然后用力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把就把厕所门推开。

  可就在我推门的时候,“咔”一生,这屋子里的电忽然就停了,顿时整个房间黑成一团。

  我吓的赶紧往后退,这亮光猛下停了。我眼前还不适应,一抹黑,啥都看不着,就算有东西从厕所窜出来,估计我也看不到。

  而徐若卉在我身后也是“啊”的尖叫了一声,她这一叫,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我连忙问她咋了,她很简短说了两个字:“黑,怕!”

  我已经退到她身边。她估计是真怕了,抓住胳膊就冲着我凑了过来,紧贴在我身边,呼吸的声音都尽量往低的压。

  厕所那边一直没动静,我也看不到那东西是不是窜出来了。

  我和徐若卉也是一直没受到攻击,这让我渐渐安心了不少。

  随着我渐渐适应了这黑暗,一些模糊的家具影子我就差不多能在黑暗中看到了,我四处瞅了瞅,并没有找到那小孩儿的影子,于是就点起一根蜡烛,慢慢地去照亮了整个厕所,厕所里空空的,地面、天花板。甚至马桶里我都找了一遍。

  依旧没有发现那个小男孩儿。

  难不成他已经走掉了,我转头看了看徐若卉,她已经吓的够呛,拉着我一只胳膊紧跟在我旁边,确定厕所没有那小孩儿后,我们渐渐退了出来。

  之后我又举着蜡烛再把所有房间找了一遍,甚至柜子里,床底下都没放过,最后也没有再发现那个小男孩儿的踪迹。

  找完之后我心里也是有些后怕,我刚才怎么敢去开那些柜子,怎么敢去看那些床的床底下呢?

  很快我就有了答案,因为徐若卉在我旁边,我只能硬着头皮去找。

  如果换成我自己,我多半是不敢去找那些地方的。

  没有找到那小男孩儿我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因为没有电,我就在屋子里多点了几根蜡烛,把整个屋子弄的很亮,在有光的地方,人就不会那么怕。

  “那小男孩儿不在附近了,我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消失了。”徐若卉说了一句。

  我皱着眉头问她:“你能感觉到他靠近和远离你?”

  徐若卉点头说:“是,我总觉得他离我近了,我心跳就会加快,而且后背会感觉凉飕飕的,就好像有人在背后一直对着我吹凉气似的。”

  让徐若卉说的我也是感觉背后凉了一大截。

  我下意识回头看了看,什么也没有。

  徐若卉被我的举动也是吓到了,赶紧回头看自己的身后,也没发现什么,于是我俩相视苦笑。

  而后徐若卉跟我说了一句:“谢谢你,初一,这是自从我有了那种怪异感觉后,感觉到最踏实的一个晚上,不知道为啥,我总觉得你会保护我。”

  我苦笑着说:“我自然会保护你,另外今晚咱俩的小心脏都快被折腾出毛病来了,你还踏实?”

  徐若卉笑着说:“我一个人的时候更害怕,你能体会那种感觉吗,就是你明明能知道一个人在旁边,可是你却看不到他,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害自己,只能感觉到他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特别是晚上的时候。”

  徐若卉这么一说,我就试着去感觉那场面,想了一下的确是觉得心里毛毛的,不由开始有些心疼徐若卉,她这些天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我还没说话,徐若卉继续说:“那个小男孩暂时离开了,可我知道他肯定还会回来了,初一,你帮帮忙,把这件事解决了好吗,被那样一个东西跟着,我真的很怕。”

  我自然会帮徐若卉,于是就点了点头坚定的说:“放心,我会帮你的。”

  我和徐若卉正说着话的时候,这客厅里的灯“咔”一下又亮了起来,再一次来电了。

  不过我们没有立刻去吹灭蜡烛,我们不知道这次供电会不会稳定,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在关键的时候又突然灭掉了。

  接下来我和徐若卉说了很多她之前的事儿,不过都是她和今天我见到那个女生在学校的趣事,她们的学校生活远比我想象的精彩很多。

  我们这么一聊也就到了深夜,这里也再没有停电,而那个小男孩儿也没有再回来。

  夜深了徐若卉就靠着沙发睡着了,而我却没有丝毫睡意。

  那个小男孩儿,我只是黑暗中看到的一个轮廓,根本看不清他的鬼相,所以我也无法从相卜上对其推断。

  至于徐若卉,她的面相平平,出了今晚的事儿,她的印堂上才出现一些黑线,也是推断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我心里担心那小男孩儿会回来,就这么睁着眼熬到了天亮。

  大概七点多钟的时候,我才起身去把房间里的灯全关了,我这么一动徐若卉就醒了,见我正在关灯,她揉揉眼就带着睡意说了句:“天亮了?”

  我“嗯”了一声说:“一般的鬼物不会在白天活动,这样,你去我房间继续睡吧,我在客厅给你守着,你有事儿就喊我。”

  徐若卉也是真的有些累,就点头同意了,在进房间的时候,她还问我一句:“能把这兔子放出来吗,抱着点东西睡,我可能会踏实一点。”

  那可是兔子魑,徐若卉踏实,我还不踏实呢,我刚准备反对,徐若卉就说:“要不这样,我睡一边,你睡一边,让兔子睡中间,你看着它如何?”

  “好!”

  我当时就动心了,并说了一句:“我一定给你看好那兔子。”

  徐若卉“噗”的笑了一声说:“谢谢你了初一。”

  昨晚那小男孩儿留在我们心中的阴霾暂时一扫而空了。

  躺到床上,徐若卉就摸了一会儿兔子,看了我几眼,然后对我微微笑了一下,闭上了眼。

  我知道徐若卉之所以让我睡这边,只是害怕那小男孩儿忽然出现,她对我不会有太多的想法吧。

  我这么一想也就收住心中杂乱的想法,慢慢地把眼闭上了,当然在闭上后我轻轻地对兔子魑说了一句:“如果我睡醒了,你不在我眼前出现,我就炖了你打牙祭。”

  徐若卉那边还没睡着,就又轻笑了两声。

  兔子魑则是对这我“呲呲”了两声。

  折腾了一晚上,我早就累的够呛,没一会儿我就彻底睡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听到徐若卉在旁边一直“嘿嘿”的笑,而我的脸颊、鼻子也是总感觉有啥毛茸茸的东西在“噌”,弄的痒的睡不下去了。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眼前一张诡异的脸,瞬间我就被吓了一个激灵。

  大长牙,三瓣嘴……

  靠,这不是兔子魑吗。

  我竟然被这伙吵醒了,我迷迷糊糊坐起来,徐若卉才开始彻底“哈哈”大笑了起来,她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那可爱劲儿跟吓醒我的兔子魑有一拼。

  显然徐若卉醒的比我早,然后看到兔子魑在我面前捣乱,再然后就触碰了她的笑点。

  她一边笑还一边说:“我醒了之后,只跟这兔子说了一句话,它就去你脸前晃了,它太聪明,太可爱了。”

  我问她说了啥,她深吸一口气在胸脯上拍了几下说:“我说‘他快醒了哦’。”

  说着她指了指我。

  我愣了一下,然后瞬间也明白了,因为我睡之前和兔子魑说过一句话,如果我睡醒看不到它,就拿它打牙祭,所以徐若卉说我快醒了,这兔子就使劲往我眼前凑。

  想明白这些我也是被那兔子魑给气笑了,起床气一下就没有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徐若卉笑了一会儿就说一起去吃饭,我点头说好。

  我的确也是有些饿了。

  看徐若卉的样子暂时不准备离开我了,至少那个小男孩儿的事儿解决之前,他是不准备离开我。

  我当时不由就想,要不这件事儿就这么拖着吧,至少她能一直和我待在一起。

  不过很快我们就放弃了这个想法,那小鬼毕竟是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鬼性大发,如果徐若卉有个闪失,那我肯定追悔莫及。

  这鬼事,肯定还是要解决的,而我目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出跟着徐若卉那个小男孩儿的身份,查出他为什么会赖上徐若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