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75章 原来是他

第075章 原来是他

  苏敏被我这么一喊,就没有去碰那个球,而是转身看向我,徐若卉反应也是很快,大概知道我阻止苏敏是因为那个小男孩儿就在球那边。于是她也是快走几步走到苏敏跟前把她给拉回了我面前。

  “好,我们就先给苏老师画!”徐若卉说了一句,然后又问那些小朋友好不好。

  徐若卉在这些孩子中很受欢迎,所以她的话很快受到了响应,苏敏也没多想,便笑着应了一声:“好,那就先给我画。”

  我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便飞快给苏敏封了相门。

  此时我一直注意着小男孩儿的情绪,他身上的戾气一点点增加,那股随身要发火的情绪似乎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我知道剩下的时间肯定不够我给每一个孩子都画上的。

  不过现在的情况,能画一个是一个的,等我画到三分之一的时候。那小男孩儿就忽然又从墙角站了起来,然后他以很快的步子冲着我走了过来。

  从他的表情看,他跟我之间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见状我赶紧对徐若卉说:“带着小朋友们去院子。”

  说完我就往那小男孩儿方向走去,我不能让他靠这些孩子太近,徐若卉也是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立刻打开门,把孩子往院子里领。

  苏敏本来想阻止的,毕竟现在是室内课的时间。

  徐若卉就对苏敏说:“小敏,相信我。”

  徐若卉今天怪怪的。苏敏就问她到底怎么了,徐若卉摇头没回答。

  而我这边已经和小男孩儿走到了一起,在离我还有一步远的时候,他忽然把手伸直,对着我做了一个讨要的手势,他脸上全是愤怒,却没有攻击我。而是向我要东西。

  不等我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小男孩儿忽然张嘴怒道:“给我!”

  我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就问:“什么?”

  听到我说话。苏敏就转头看我,问我:“什么?你找什么东西吗?”

  徐若卉拉着苏敏和最后一个小孩儿往外走,同时对苏敏说:“你还记得前几天我打电话给你说的有东西跟着我的事儿不,那东西就在教室里,初一在跟他做交涉。”

  “啊!”苏敏一脸不可思议,然后问徐若卉是不是开玩笑。

  徐若卉道:“小敏,我没开玩笑!”

  徐若卉拉着苏敏出去的时候,那小男孩儿对我说话的声音就更大了:“给我!”

  他几乎是张满嘴,对我做出歇斯底里的吼声。

  这声音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这“鬼话”的声音太大,威力太强,我的心脏就跟着“噗通”乱跳,意识甚至还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幸好那小男孩儿没有攻击。只是伸手继续跟我要东西。

  我也是短暂的失神后,赶紧运气稳固一下自己的心神。

  此时房间里就剩下我和那小男孩两个,我继续硬着头皮问他:“你找我要什么?”

  那小男孩越来越愤怒了,本来我觉得他会扑向我,跟我斗上一番,可没想到他转身走到墙角,手扶在墙上又“呜呜”地哭泣起来,同时他嘴里还不停地小声念叨着两个字——“给我”。

  而此时教室外面,因为徐若卉带着一群学生突然在上课的时候出去,就惊动了这儿的王园长,她从办公室出来,到这边询问情况,徐若卉也没法解释,就领着王园长到教室门口对着我开始指指点点。

  我看那男孩儿暂时没有发飙,也是轻轻退到门口,然后出了屋子接过徐若卉的话对王园长说:“王园长,你做好心里准备,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王园长问我是“什么”,我深吸一口气,就运气给她开了监察官的相门。

  我现在已经是黄阶相师二段气,所以给别人开相门也算比较轻松自如的,只不过这相门维持时间却不会太长,我估计也就三五分钟的样子。

  不过这段时间,已经足够王园长看清楚屋里的东西了。

  开了相门,我就指了指屋里墙角的小男孩儿,王园长也是顺着我的视线看了看说:“那个小朋友怎么……”

  说到一半她忽然捂住了嘴,脸上满是恐慌。

  那小男孩儿周身绕着黑气,看上几眼寻常人就能发现问题所在,更别说他的身体时不时还会变成半透明的状态。

  王园长勉强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还是结结巴巴地对我说:“若卉男朋友,你,你,你能收拾得了他吗,我,我会重谢你的,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如果这件事儿传出去,那她的幼儿园就别想再办下去了。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操场上的一个小女孩儿忽然从孩子堆里走出来说:“徐老师,苏老师,屋子里有一个小哥哥在哭。”

  很快另一个小男孩儿也是站出来说:“是啊,有人在教室里哭。”

  再接着几个年纪较小的孩子,在听到那哭声就跟着“哇哇”的哭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说听到了哭声,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哭。

  完了,屋里的那个小男孩儿已经开始和外面那些孩子取得了意识上的联系,他到底要干什么,难不成真要对这些孩子下手了吗?

  还是说,因为我惹怒了他,他是单纯在发火?

  徐若卉、苏敏和王园长开始去哄院子里那些开始哭的孩子,而我则是回到教室里把门关上,然后大声对着你小男孩儿说了一句:“你到底想要什么?”

  那小男孩儿慢慢转头看向我,然后呼的一下就冲我扑了过来,他直接伸着他一双小手就要掐我的脖子,我吓了一跳,不过手上动作却不慢,我直接运气,用带着朱砂墨的手对着那小男孩的印堂就点了过去。

  我的手臂毕竟比一个孩子的要长,所以不等他靠近我,我就要碰到他了,他“呼”的一声凌空就飘了回去,我赶紧快跑几步追上去,那小男孩儿的影子又是“呼”的一声退到了墙角。

  我也是赶紧追过去,可那小男孩儿竟然“呼”的一下钻进了墙里,瞬间我就有些束手无策了。

  我怕那小男孩儿钻出去,就赶紧冲到门口去看情况,并没有发现那小男孩儿踪迹,也就是说,他还在墙里面钻着!

  这下我就真犯愁了,以我现在的的水准,相门打鬼的法子我就那么几下子,他要躲起来,我还真没办法把他弄出来。

  见我从屋里出来,徐若卉就跑了过来问我情况,我摇头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可能还在墙里面钻着,也可能跑掉了。”

  徐若卉摇头说:“这次他没有跑,就在附近,我能感觉到。”

  此时王园长也是战战兢兢过来,问我情况,我说:“让那些小朋友到其他教室上课去吧,这边的教室的事儿留给我处理,对了,如果你们那边有小朋友或者老师出了什么异状立刻通知我。”

  王园长点头,然后和苏敏就一起把这些小班的孩子领到大班那边去了。

  徐若卉没有走,而是留下来陪我,因为他能感觉到那个小男孩儿在不在附近,她在我身边就能第一时间帮我判断出,那个小男孩儿是不是逃掉了,或者去了别的教室。

  我和徐若卉又一起进了教室,搬了两个小板凳,我们就在教室的中央坐了下去。

  我的眼睛始终盯着那个墙角,然后那个小男孩的影子慢慢又从墙角里钻出来,此时他身上的气消了很多,好像又成了我刚在操场上发现他的样子。

  徐若卉捏了一下我的胳膊说:“我感觉他在靠近我们。”

  我点头,那个小男孩儿是在慢慢地靠近我们,不,准确地说,他是在靠近徐若卉。

  我缓缓运气,慢慢抬手,准备随时出击,可徐若卉却把我的手给摁下去说:“初一,先别动手,我能看到他,我感觉他好像有话要和我说。”

  我犹豫了一下,也是慢慢把手收了回来,的确,这一次我感觉他身上的戾气不是那么重了。

  他对徐若卉好像很亲切的样子。

  我小声问徐若卉:“你现在能彻底看清楚他的样子了?”

  徐若卉点头,我继续问她是不是认识那个小男孩,她摇头说:“可能吧,不过我真想不起来了。”

  那个小男孩慢慢走到里徐若卉两三步远的地方,然后慢慢地蹲下去,接着他的脸上就开始笑,他也不说话,就那么蹲在徐若卉的面前开始笑。

  徐若卉愣了一会儿就忽然说了一句:“是你?”

  那个小男孩儿笑了笑,然后就低下头,手指在地上不停的画啊画,只可惜它在地上留不下任何的痕迹,我们也不知道他画的啥。

  我愣了一下问徐若卉:“你想起来了,你认识他?”

  徐若卉摇头,然后又点头:“算是认识吧,之前我在县城的汽车站见过他,他穿的很破烂,然后拿着一个一次性纸杯,穿梭在车站的人流里四处找人要钱。”

  “我那会儿觉得他可怜,就给了他一些钱,还给他买了一个煎饼。”

  徐若卉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小男孩又抬头对她笑了笑,然后绽放了很温暖的笑容,明明是只鬼,可他的笑为什么会让我感觉到温暖呢?

  这温暖的感觉越强烈,我就越心酸,越想知道这个小男孩儿背后的故事。


骑马钓鱼 说:
亲们今天八月十五中秋节,大家节日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