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76章 他的故事

第076章 他的故事

  看着那个小男孩儿的笑,我和徐若卉同时愣了好一会儿。

  那个小男孩儿笑了一会儿把头又低了下去。

  徐若卉轻声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来找我,是吗?”

  小男孩儿没有抬头只是轻轻地“呜呜”了一阵鬼话,我的采听官相门是开着的。所以他说的什么我也是一清二楚。

  他说,他以前叫宋然,后来叔叔给他起名叫二贱。

  “二贱?”怎么会给孩子起这样的名,那人真是他的叔叔吗?

  听到这名字,不光是我,徐若卉也是愣了一下继续问宋然(小男孩):“你爸爸妈妈呢?”

  宋然摇头,然后开始低着头“呜呜”地说起了自己的事儿。

  宋然说,他已经记不起来自己的父母在什么地方,也记不清楚父母的样子了,只记得有两个模糊的样子,一个叫爸爸,一个妈妈。

  他记得有一次他去跟着母亲到河边儿洗衣服,他在水边跑着玩。不小心跑到一条马路上,然后迎面过来一辆车,车上下了一个人,给他了一个糖果,他吃过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等他再醒来已经到了那个所谓的叔叔家,屋子里有三个比他大一些的孩子,他们全部被铁链子锁着,后背上全是用皮带抽出来的伤。

  听到这里我和徐若卉不由都惊呆了。

  本来我认为宋然是被父母孽待或者遗弃的,却不想他是被万恶的人贩子拐卖走的。他的木骨转火,原来是那些人贩子所谓。

  想到这里我的拳头就狠狠地攥了起来。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我了解失去父母的痛苦,不过我还有一个对我不错的爷爷,生活也算是幸福,可宋然呢,他没有了父母。却多出一个万恶的“叔叔”来。

  宋然继续说着他的故事。

  到了那个所谓的“叔叔”家,没有人给他吃的,甚至水都不喂他。那个“叔叔”跟他说,他要跟着哥哥、姐姐一起出去要钱,要到了钱才有饭吃,要不到就要饿着。

  宋然当时很害怕,就哭,他一哭,那个“叔叔”就打他,还叫他“二贱”,他哭的越厉害,那个“叔叔”就打的越疼,一直打到宋然没有力气哭了为止。

  宋然饿了,想要吃的,“叔叔”就让他出去要钱。宋然不想挨饿,也不想挨打,他只能跟着另外一个小男孩儿去要钱。

  于是宋然每天就要穿梭在县城的火车站、汽车站去找来往的路人要钱,有些人心疼他给他一些钱,有些人则是嫌弃他脏,直接扭头就走,更有些个别人,还把他当成小偷一脚踹开。

  宋然他们每次出去要钱的时候,身后都会有“叔叔”跟着,他们不能跑,更不能和别人说太多的话,不然回去之后还要挨打。

  有一天,一直领着宋然的小男孩儿,因为在出去要钱的时候扔下宋然,忽然就往人群里跑了,一边跑,他一边喊“救救他”,可“叔叔”很快过去,把那个小男孩儿抱走了,那天宋然也是早早地被领回了“家”。

  宋然说到这里我就已经知道,那个所谓的“叔叔”绝对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

  那个逃跑的小男孩儿被带回去后,“叔叔”就打了他,打他的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为止。

  后来那个逃跑的小男孩儿就不见了,宋然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也因为这件事儿宋然好几天没有被放出去要钱,每天用铁链锁在家里,“叔叔”每天只给他一顿饭,而且在吃饭的时候还要他爬在墙上狠狠地打一顿。

  每次他都低声“呜呜”的哭,可他的哭泣换不来任何的同情,只会是更疼的皮鞭。

  “畜生!”

  听到这里徐若卉忍不住骂了一句。

  我拍拍她的肩膀说,先听宋然把话说完。

  宋然继续讲他的故事。

  后来宋然就生病了,每天感觉冷的不行,那会儿已经到了冬天,他们还要衣不遮体地上街去要钱,要不到钱,就没有饭吃。

  那一天,下着雪,他被“叔叔”扔到街上挣钱,他穿着单鞋,没有袜子,他很冷,他的手已经冻的紫青,他的头昏昏沉沉。

  而那天他正好碰到了徐若卉,徐若卉给了他钱,还给他买了一个热乎乎的煎饼。

  他觉得徐若卉,很漂亮,很善良,他觉得徐若卉就是他的妈妈,徐若卉离开后,小男孩儿吃着热煎饼就哭了,他的眼泪可以融化脚下的雪,可却融化不了那些“叔叔”的心。

  因为那天徐若卉多和他说了几句话,所以宋然回到“叔叔”家后,就又被狠狠地打了一顿,这一顿让本来就重病在身的宋然再也扛不住了。

  他昏倒了。

  那些“叔叔”先是给他吃药,然后给他打针,可他并没有好转,后来那几个人便把宋然锁到一个漆黑的笼子里,笼子里还有一只凶狠的大狼狗。

  不过那狼狗没有咬他,而是用自己的身子给宋然取暖。

  几个孩子经常被锁到那个大狼狗的笼子上,所以那条狼狗和几个孩子的关系已经很好了。

  那一天宋然感觉很温暖,然后他就感觉自己从自己的身体里飘了出来,那种感觉很轻松,仿佛一切都得到了解脱。

  听到这里徐若卉已经泣不成声,她一直喃喃着:“原来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的命。”

  那小男孩儿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想要去给徐若卉擦眼泪,可徐若卉的眼泪却是穿过了他手指的虚影,让他刚伸出去的手,又慢慢缩回去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我心里也是翻腾的厉害,心疼这小男孩儿的同时,我心里更多的是愤怒,对那些无情人贩子的愤怒。

  就连他们养的狗在宋然最后生命结束的时候,都给他一个“怀抱”,可他们却……

  难不成他们的心真是铁石一般吗?

  我发现我的眼睛终究也是湿润了。

  小男孩儿继续说。

  他的身体飘出来之后,他每天都会上街继续要钱,重复着生前做的那些事儿,晚上的时候他还会回到“叔叔”住的地方,他的症结太深,就连死,都不能自己为自己解脱。

  孩子们的心,还真是单纯啊。

  这让我不由想到了前不久遇到的那个叫冉冉的小女孩儿。

  过了很久,宋然终于在车站去又看到了徐若卉,就大着胆子跟着徐若卉到了幼儿园,他发现这里有很多快乐的孩子,他喜欢这里的快乐,他喜欢徐若卉领着那些孩子做游戏的样子。

  所以他偷偷在幼儿园住了下来,有时候会跟着徐若卉回家,他觉得徐若卉给他的感觉,很温暖,就像是妈妈一样。

  他只想着跟“妈妈”做一次游戏,然后他就心满意足了。

  听到这里徐若卉已经哭的气息都有些乱了,她听的是鬼话,能把人的内心直接牵入故事中的鬼话,所以刚才那些话,都已经换成了真实的画面出现在了我和她的脑海里,一幕幕,仿佛刻在了我们的脑子里。

  徐若卉哭的说不出话。

  我就问那个小男孩儿:“你还记得你叔叔的家吗?”

  他点点头,然后“呜呜”地告诉我。

  我也是把那个地址狠狠地记在了心里。

  此时徐若卉缓缓站了起来,我问她干嘛,她就说:“还能干嘛,我要和宋然做游戏。”

  徐若卉和宋然做的游戏很简单,就是一个球在教室里滚来滚去。

  徐若卉轻轻地给他推过去,他轻轻地推过来。

  就这么着,两个“人”玩了十五分钟,后来宋然没有去接球,而是忽然站了起来,然后高兴地在地面上跳了一会儿,再接着他就化为星星点点消失了。

  我没想到这个缠了徐若卉这么久的小鬼,愿望竟然只是和徐若卉做一个游戏,而在愿望达成的一刻,他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散掉了。

  我收住了自己身上的气,清醒自己本事不济,不然我怕是要枉杀一只“鬼”了。

  那个小男孩儿散去了,徐若卉就蹲在教室中央又哭了起来。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徐若卉脆弱的一面,我过去抱了抱她,她就爬在我肩膀上大哭了一场。

  过了很久徐若卉的眼睛就哭红了,她才离开我的肩膀,然后跟我说,我们一起去报警,去捣毁那个人贩子的窝点。

  我也是点了点头。

  我们从教室出来,王园长和苏敏看着徐若卉哭着跟一个泪人似的的,就问这边发生了什么,我就说了一句:“王园长,事情都已经解决了,若卉只是眼睛进了很多沙子,我送她去医院看看就没事儿了。”

  本来苏敏也要跟来的,不过被徐若卉给拒绝了。

  离开幼儿园,我和徐若卉就直接奔辖区的派出所去了,听了我们的报案,警察就问我们是怎么知道这个情况的,我总不能说通过“鬼”知道的。

  于是我就道:“我跟踪一个乞讨的孩子看到的,那家里有好几个孩子,还有一条大狼狗。”

  我这么说那民警就打电话向上级汇报了情况,然后就跟我说:“你去过一次那里,所以我们需要你帮我们带路,不过你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希望你能配合我们。”

  我点点头,那些人贩子,我真想看看他们的心是不是肉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