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77章 好人好报

第077章 好人好报

  警察局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从我们报案,到他们安排出警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四辆警车十几个人。

  这次没让徐若卉跟着,那些人贩子一个个心肠都歹毒的很。我怕徐若卉出了啥情况,那我就彻底抓瞎了。

  带着我一起出警的警官叫林志能,具体什么职务不清楚,不过这次任务由他指挥。

  我和他坐一个车上负责指路,那个地方在县城西边一个快拆迁的村里,村里的房子拆了一半,剩了一半,大部分村里的人都搬走了,剩下的那一半房子也是对外出租的较多,外来人口多了,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所以这一块的治安一直不是很好。

  在警车上林志能就告诉我,他们已经注意到那个人贩子集团了。只不过那些人贩子的反侦察能力不弱,这两个月都没怎么活动,所以警方暂时还没找到那些人贩子的藏身之地。

  说着林志能就对我说:“小伙子,如果你提供的情报准确的话,可真是帮了我们警方大忙了。”

  我只是道了一句:“那些人贩子做尽了丧尽天良的事儿,我做的这些只当是为那些死去的小孩报仇了。”

  “还有孩子死了?”林志能不由愣了一下,“这情况你怎么提前不说?”

  我说:“我也是猜的,街上要钱的小孩,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换一批。那原本的那一批小孩儿不就是死了吗?”

  林志能摇头说:“也可能是他们把孩子给卖了也说不定,这个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不能妄下结论。”

  我没有再说话,生怕一会儿牵扯到自己也说不清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西郊的村子,为了不惊动那些人,林志能下车然后带着便衣和我一起先去“侦查”情况。

  宋然在散掉之前,已经把他回家的路彻底印到了我的脑子里。所以这里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路口,我都像自己走过无数遍一样。很快我就带着林志能到了一个高大的围墙院子门口。

  大铁门,还能听到院子里大狼狗的叫声,地方应该不会有错了。

  而这个院子周围,房子都拆的差不多了,就算没拆的门窗也都砸了,没有再住人。

  离这房子不远,就是这西郊剩下还没拆的房子,不过听说今天年底这里就会开始动工了。

  因为这大门是锁着的,我们弄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万一这次不能人赃并获,那警方的这次行动就算失败了,所以林志能看了看就问我:“你确定这里面还有孩子吗?”

  说实话,我还真不敢确定,我只是听宋然的鬼魂说那些人贩子还住在这里。可里面的具体情况我就全然不知了。

  所以林志能问我话的时候,我就支吾不语了。

  见我不说话,林志能领着我出了这胡同说:“你叫李初一对吧,你给我说实话,这里面的情况,你到底知道不?”

  我看了一下林志能的面相,他的印堂是有白光,是将门获得功劳之相,也就说他们今天的行动一定会有收获。

  再加上我一心想着捉那些人贩子归案,于是一咬牙就说:“确定,里面肯定还有孩子。”

  林志能问我:“你确定?”

  我点头说,确定!

  林志能也不废话,直接对旁边的的一个便衣说:“小刘,下命令,行动。”

  说着林志能就从腰里拔出一把枪,然后对另一个便衣说:“你去负责看好附近的群众,别让他们过来。”

  接着林志能又接连下了几个命令,然后我就跟着他包围在这院子的附近了,而这个时候村子外面警车的鸣笛声也是响起。

  几辆警车飞快向着院子驰来。

  于此同时我们就看到,那院子一栋房子的房顶就站上来一个人,他往四周一看,就发现了在附近埋伏的我们,他脸色一变,转身就往房子另一边跑去了。

  房子那边是拆了一半的废旧屋子,寻常人一跳就能跳过去,然后借着废旧的院子逃跑,所以他一跑林志能就喊了一嗓子:“站住,我们是警察,再动就开枪了。”

  可不等林志能喊完,那个人的影子就被房子给遮住了,林志能也不废话,吩咐旁边的便衣保护好我,自己就冲着那边追了出去。

  于此同时警察也是全部赶到,开始破门实施抓捕。

  我跟着那些警察进到院子了,就在这院子一下堵住了三个人,他们全部赤裸着上身,有的人身上还有纹身。

  院子里拴着一只大狼狗,还在不停对着我们乱叫。

  不过我并没有对那大狼狗有多少的厌恶,因为它可能是那些人贩子的“帮凶”中唯一还有良心的一个。

  警察在院子搜了一会儿,发现了一个地窖,一打开地窖的盖子,一股恶臭味就传了过来,一个有经验的民警立刻说了一声:“好像是尸臭,快下去看看,叫法医和救护车。”

  而我心里那股恼火劲儿就上来了,直接上去就要揍那些人贩子,一个警察就给我拉住了,让我冷静点,说他们会由法律去制裁的。

  不过他们也没有训斥我,显然他们很理解我的心情,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更是对我说了一句:“我跟你一样,恨不得现在就揍死他们!”

  很快下到地窖的警察就喊了一声:“有孩子,三个,不对,还有一个死的……”

  听到这里,我就挣脱拉着我的那个警察,一拳打在离我最近的一个人贩子脸上,等我把三个人打完,警察才把我拉住,然后把我送出了院子。

  出了院子,我就发现已经有几个警察往村子西边玉米地的方向追去了,显然他们是去支援林志能的。

  我趁着那个警察不注意,也是往那边跑了过去,那警察喊我,我也不理他,一股脑往那边冲,我必须亲手逮住那家伙。

  那个警察无奈就在后面跟着我,他让我不要冲动,却不能拿枪逼停我,毕竟我不是逃犯。

  很快我们就到那块玉米地跟前,然后一下就钻了进去。

  我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在那里,只能在里面钻着乱找,而追我的那个警察脚力没我好,一会儿就被甩在后面了。

  我在玉米地转啊转,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一块玉米地不小,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呢?在这地里转了一大圈,我开始抓瞎了。

  此时的玉米差不多都熟了,到了可以收获的季节,我想了下就摆下一个玉米棒子,然后剥下上面的玉米粒,开始运气,然后手里晃了几下,往地上一撒,就开始数数,排单双,定本卦,算变爻。

  这种排卦的方式用石子,木棍都可以代替,不过因为是应急的排卦方式,精准性上,连简单的铜钱卦都不如。

  很快我就得到了卦象,是六四变爻的小畜卦。

  卦象说,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正好应了我现在所处的方位,而我所找之人,应该也在西面,另外通过变爻我还推断出,利在西北,也就是我所求之人在西北方位。

  想到这里我就开始往西北方移动。

  我心里依旧还在不停地推卦,卦象上还说,我今日不宜与人发生争斗,不然必有血光……

  推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咯噔”一声,就想起了爷爷所说情劫的事儿,难不成我今天要应劫了?

  不等我仔细思考要不要继续追下去,我就听到附近一阵“嗦嗦”的在玉米地里穿梭的声音。

  我赶紧蹲下身子,就看到一个黑影正在往我这边靠近。

  我心里不由一惊:“我这卦不会算这么准吧?”

  顷刻间,那个黑影只顾往前跑的黑影就到了我跟前,他在离我十多米的的时候才发现我,我一下就认出了他,正是从房顶上逃掉的那个。

  我当时也顾不上卦象上的劝告,心中的愤怒一下就上来了,怒吼一声就对着那个家伙冲了过去。

  我这么一冲,那个已经跑的家伙也是不准备再跑了,掏出一把匕首就对着我刺了过来。

  我的身体素质虽然不差,可徒手面对刀子还是有些慌的,他刺过来的时候,我就赶紧往后退。

  看到那刀子的同时,那卦象所说血光之灾的事儿,就不停往我脑子里钻,让我不能集中精神。

  我胳膊,脸已经被玉米叶划破多处,所幸避过了那人贩子的匕首。

  正在我庆幸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着,脚一下就踩空了,往后跄踉一下,险些没站稳,而那个人贩子就趁机又把匕首刺了过来,我匆忙之际伸手去挡,可已经挡不住,我的小腹上就被刀给刺上了。

  就在我觉得要死的时候,我的监察官忽然明亮了一下,我就看到那个那个人贩子握着匕首的手腕上忽然出现了两双小孩儿的手。

  接着我就听到小孩的哭声——“呜呜”。

  再接着那个人贩子的瞳孔就开始放大,印堂开始发黑。

  而他手臂上那两双小手,也就剩下了一双,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儿站在那里紧紧拉着那人贩子的手说:“不许伤害哥哥!”

  旁边另一个小男孩儿也是“呜呜”的威胁那个人贩子。

  我知道我得救了,那匕首只刺进我的小腹寸余深,应了劫,不过我伤的并不重,因为有两个可爱的小鬼替我挡了劫。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好人有好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