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78章 恶化的病情

第078章 恶化的病情

  那人贩子的匕首,刺到一半忽然卡住了,他不由愣住了,看着自己手腕上被抓下去的小手印,他满脸都是惊恐。浑身开始发抖。

  “你们这群小崽子,活着的时候老子不怕你们,死了,老子也不怕!”人贩子大声的喊叫,想要驱散自己内心的恐惧,可他所做的这一切根本就是于事无补。

  我忍着疼一拳就对着他的脸颊砸了过去。

  他被我这一拳打了一个跄踉,然后就扑到一片玉米秆倒了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志能也是追了过来,而且正好看到我打倒那人贩子的“英勇”一幕。

  其实这要多亏了那两个小鬼帮忙,如果不是他们,我的小腹估计被那人贩子都扎烂了要。

  而他们在我打倒那人贩子的时候,就化为星点钻进了土里。显然他们的鬼魂也是自行散去了。

  林志能冲过来,一边问我的伤势,一边就把那人贩子铐了起来。

  我小腹上虽然被刺的不深,可终究也是一窟窿,刚才和人贩子搏斗的时候,我是肾上腺素狂增,没感觉怎么疼,现在他被抓住了,我就感觉一下子虚了。小腹上已经被染红,伤口的疼痛也是让我有些直不起腰了。

  林志能赶紧在对讲机里喊话,说了自己的大概位置,还让人赶紧叫救护车过来。

  人贩子都被抓住了,而我则是被送进了医院,因为我的行为算是见义勇为,属于工伤。所以住院的钱不用我操心。

  我的伤并不重,没有伤到内脏,缝了几针。在医院修养几天就差不多了,再过段时间回来拆个线,最多小腹上落个疤。

  而我住院这段时间,徐若卉天天往医院跑,如果不是我伤的太轻,她肯定会留下来陪夜,这些天她对我的态度也是好了很多,甚至有时候还会喂我吃几个水果。

  我知道她这并不算是喜欢上我,而是心中对我有愧疚,说到底,我这伤也是因为她受的。

  不过经历了这件事儿我心里也是一下轻松了很多,因为我爷爷说的那一劫,我已经感觉不到。显然我已经过了那一劫。

  而这两天我也是得到消息,警方通过那次行动一举抓获了那个人贩子集团四个人,另外几个再逃的在这两天也是相继落网。

  而在那天的行动中,警方救出三个小孩儿,全部带伤,有一个甚至染了重病,如果不能及时救治,那等待他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同时警方还找到了一具小孩的尸体。

  当然被那些人贩子害死的小孩儿,绝对不是那一个。

  我帮助警方破获了这个人贩子集团的案子,一下就成了有为青年,他们给我颁发了一个见义勇为的奖,给了我五千块钱。

  那钱我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收下了。

  市报社和县电视台都有记者来采访了我,一时间我的事迹就在我们这一块传遍了。

  甚至县里还有一些爱心人士来医院看了我,给我送来不少的花篮和水果。

  一时间我也觉得自己是个英雄了。

  面对这些荣誉我自然有些沾沾自喜,我出院那天林志能还来看了我一次,说我以后办事不要冲动,有什么事儿要先报警,等着警方行动,见义勇为也要量力而为。

  我回到住处后,徐若卉就请假专门回家照顾我,我嘴上说不用,可心里却是欢喜的很。

  而且在我回到家的时候,就发现那兔子魑好像比之前又胖了很多,所以我就又去笼子边逗它:“你看我都受伤了,你长这么肥了,不然炖汤给我补身子吧。”

  听到我这话,那兔子魑就嫌弃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背对着我继续啃爪子里捧着的苹果核,显然它已经知道我在逗它了,这货几天没见又聪明了不少。

  徐若卉也是在旁边笑着说:“这几天你没在,我没敢放它出笼子,不过我一直喂着它呢,它可爱吃苹果了。”

  我笑着说了一句:“以后喂它大白菜就行了,吃苹果太浪费了,喂这么肥又不能炖了。”

  我这么说,那兔子魑就把苹果核从笼子里扔了出来,看它的样子好像想扔我,我这脾气就上来了,几天没见,这兔子都学会造反了。

  于是我就佯装怒道:“我今天非得拿你炖汤不成,若卉准备锅。”

  说着我就过去提笼子,我这么一动,那兔子就有怕了,赶紧爬在笼子里,耳朵耷拉下去给我装可怜。

  我问它是不是知道错了,它点头,我问它以后还敢不敢,它摇头。

  我这才把它放回去。

  又过了一日就是中秋节,徐若卉没有回家过节,而是选择留下来陪我,那一天月亮很圆,我和她聊了很多,不过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杂事儿。

  到了深夜,她说让我去休息,带伤熬夜不好。

  而我却一点也不想睡,这几日的朝夕相处,已经让我心里对徐若卉的喜欢越来越深了,所以我就鼓起勇气再一次正式地向她表白:“若卉……”

  我刚开口,徐若卉就忽然道:“初一,你真的喜欢吗?”

  我点头,然后肯定地说:“当然,前所未有的喜欢。”

  徐若卉又问我:“你想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对吗?”

  我继续努力点头,然后问她:“是的,若卉,你愿意吗,我正式的问你一次,如果你不答应,我以后不会再提这件事儿了。”

  徐若卉看了下我就摇头说:“不行,我不能答应你。”

  我的心一下就暗了下去,这月亮再亮,可我的眼前和心里却是黑……

  不等我心里这种感慨蔓延,徐若卉然后继续说:“你太没诚意了,一次拒绝,你就放弃,你最起码向我表白三次才可以,要知道,有的人对我表面十多次,我都没答应呢。”

  拨开乌云见晴天,我心里一下感觉这月亮又亮了起来,算了,已经顾不上什么月亮不月亮了,我连忙问了徐若卉十多遍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徐若卉就笑着瞥了我一眼,假装高傲道:“好吧,我就答应你了,不过,我要给你打个预防针,我家人对我男朋友的要求可是很高的,你要做好心里准备啊。”

  我笑着说一定。

  跟着王俊辉出了几个大案子,虽然被他组织克扣的很多,可我还算 是小赚了一笔,有了钱,我说话的底气自然也就足了,而且我有信心,再跟着王俊辉干上一年时间,买套婚房还是可以的。

  有了房子,那就应该差不离了吧。

  此时我心里开始有些感激这场”情劫”了。

  我也庆幸自己没有听我爷爷说的话避开这场劫难,而我心里也是第一次对我爷爷的话产生了质疑,我没有去避那劫,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

  我和徐若卉男女朋友的关系算是确定了下来。

  过了八月十五,林森就跟我打了电话,他说在报纸上看到了,然后问我情况如何,我说活动无碍了,他就道:“那正好,俊辉和雅静要从省城回来了,我过去接你,俊辉接下来应该不会那么闲了。”

  又要去办案子了吗,这就意味着我又要和徐若卉分开,我和她才刚确定关系,就这么走,我还真有些舍不得。

  没听到我答应,林森又问我:“怎么了,初一,有难处吗?如果是这样,那你就……”

  我打断林森说:“没,那林大哥,你明天来接我吧,今天时间太赶了。”

  林森想了一下就答应了。

  我挂了电话,徐若卉就问我:“你伤还没好又要出门了?”

  我“嗯”了一声说:“是啊,我要攒钱得到你父母的认可,然后尽快娶你过门啊,所谓夜长梦多……”

  徐若卉摆摆手说:“好了,你别贫了,怕了你了,你出去也好,我也正好可以回去上班了,这个月我老请假,都没好好上班。”

  说完徐若卉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我笑了笑说:“一定。”

  这一夜我和徐若卉没有谈太多的事情,我们各自休息,第二天一早林森就开车过来接我,我收拾了东西,提着兔子魑也就跟他走了,这次徐若卉来送了我,临上车的时候她还送了我一个拥抱。

  我那会儿就感觉自己有些舍不得走了。

  上车,一路上林森就笑着说:“初一,行啊,几天没见都有女朋友了?”

  和林森闲聊了几句,我就问他王俊辉回到市里了没,他说:“昨晚就回来了,雅静的情况现在变的有些糟糕,她的身体好像对组织上提供的药渐渐产生了免疫,她的病情恶化的速度加快了。”

  听林森这么说,我不由“啊”了一声说:“怎么会这样,那王道长和雅静姐这次去省城是不是会对雅静姐的病情有帮助?”

  林森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俊辉没告诉我。”

  我还没说话,林森就又说:“不管怎样,雅静的治疗不能放弃,所以俊辉必须继续帮着组织执行任务,同时打听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出现‘魑’这种东西,也只有一只成年的魑,才能救得了现在的雅静。”

  魑这种东西百年甚至千年不遇,我们能遇上一只小的已经很不容易了,再找一个大的,谈何容易啊。

  我问林森下一个案子是什么,他摇头说:“不知道,不过不管是什么,肯定不会太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