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80章 棺前酒

第080章 棺前酒

  我往赵永亮房间看去的时候,其他人也注意到了。

  赵大川叹了口气说:“他自从得了喝酒病,有时候就会这样,往窗户边一站,半天不动弹。眼睛都不待眨一下的,这时候谁给他说话都不理。”

  说完赵大川又叹了口气,这才进了一个房间开始给我们收拾住处。

  虽然我被赵永亮看的心里发毛,但好在他没有下一步怪异的举动,又看了几眼后,我的心也定了,也就不觉得怎样了。

  跟着赵大川进到一个房间,我们就一起把那间给我们住的屋子收拾了一下,一边收拾赵大川还说,他家里空屋少,所以我们仨人要挤在一间屋子里。

  王俊辉就说了一句,不打紧。

  我们这边收拾屋子的时候,赵大川也是好奇问了王俊辉头上的伤。王俊辉笑着说不小心碰的,赵大川“唔”了一声说:“原来大师也会受伤啊。”

  王俊辉继续笑着说:“可不,我又不是神仙。”

  我明白赵大川为什么这么问,他是害怕王俊辉“道行”不够,打个比喻,如果我躺在手术台上,进来给我做手术的大夫头上包扎着绷带,我肯定对他也有怀疑的。

  收拾好了房间,我们在这屋子里坐下。王俊辉就问赵大川他儿子赵永亮,得了那“喝酒病”多久了,平时都是什么时候开始喝酒,除了喝酒平时还有没有其他怪异的举动。

  王俊辉这么一问赵大川就有些不知道从那里开始回答了。

  看着赵大川半天不知道从那里开始讲,王俊辉就继续说:“这样,你把你儿子从葬礼上出事儿,到现在。所有的事儿详详细细给我们讲一下,你能记起多少给我们说多少。”

  赵大川这才点点头给我们讲了一下。

  赵大川的父亲并不在赞皇县城住着,而是在西边的山区的一个村子里。那里也是赵大川的老家,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赵大川的父亲在死之前没有得什么重病,所以就那么在乡下养着,赵大川每个星期会回去看他一趟。

  留老爷子一个人在乡下,这说明老爷子的身体还算硬朗,至少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且活动无碍。

  不过我还是把我心中的这些疑问向赵大川确认了一下,他就点头说:“的确是这样,自从我父亲戒酒之后,他的身体状况就很好,肝上面的问题也没有恶化,所以半个月前,我接到老家邻居打来的电话。说我父亲死了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

  赵大川说到这里就停了一下。

  王俊辉让他节哀顺变,然后让他继续说下去。

  赵大川点头继续讲。

  那天他正在上工,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他就急坏了,立马请假,叫上他媳妇,又去学校接了他儿子就急匆匆返回老家了。

  赵大川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所以生了大川之后,就没有再要孩子,等着给赵大川娶了媳妇,没等抱孙子,他母亲就撒手人寰了。

  也是从那不久赵大川的父亲才查出肝有问题,从而戒的酒。

  所以赵大川就是家里的独子,他回家的时候,他老父亲的尸体已经躺在床上冰凉了下去,双眼睛闭着,身上也没有伤。

  赵大川不相信自己老父亲会突然暴毙,就想着查查老爷子真正的死因,后来警方介入,法医检查后说是老爷子的心脏也一直不好,是突发性的心肌梗塞而死。

  还说如果老爷子身边有个人,早点送医院或许还能救活,人死了检查出死因也是个白。

  这些话让赵大川觉得心里很后悔,觉得应该把老父亲留在身边,可他又说,他父亲拧的很,在县城里呆不惯,老吵吵着回家所以才给送了回去,他要不是工作和家都在这边,实在抽不出身,他肯定回家去照顾老爷子。

  赵大川在说他儿子的事情之前,先说了半天的老爷子,这就说明他对他的父亲心生愧疚,他有意无意地在我们这些陌生人面前说出来,是希望我们能够对他给予一些理解。

  只可惜我们仨人都没说话。

  赵大川见我们没吭声就继续说:“老父亲死了,我心里愧疚的很,就准备把他老人家风光大葬,按照他老人家的意愿,我们就在老家给他办了一场葬礼,在我们老家村里设了灵棚。”

  “我心里觉得对父亲有愧疚,就把我父亲生前喜欢的东西准备统统都给他一起埋了,让他在那边也能继续享受,因为我是村里长大的,我们老家很多人都知道我父亲年轻的时候喜欢喝酒,所以就有人提议给我父亲的棺材头的贡品中加上几杯酒。”

  “我当时觉得也有些道理,我父亲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才戒酒了,他心里一直有些酒瘾,就算这些年私下还会偷偷的喝上一两杯,只不过他却很有节制,从来不会贪杯。”

  “所以我就买了几杯白酒放到了我父亲的棺材头上的贡品里。”

  赵大川提到了酒,我和王俊辉同时来了兴趣,就一起催促赵大川继续讲。

  按照那里的习俗,赵大川的父亲需要在灵棚里放上一夜,由儿子在这里守灵,等着次日差不多正午的时候再出发去坟地那里下葬。

  因为时间差不多已经是秋天,晚上的时候还有些冷,所以赵大川的老婆和儿子就在快要入夜的时候,给他送过来一套被褥,在离开的时候,赵永亮,也就是赵大川的儿子忽然说了一句:“爷爷棺材前的酒咋给少了?”

  赵大川看了看,的确,那三杯酒每一杯都少了差不多一半。

  不过酒容易挥发,这三杯酒在这里放了半天,挥发掉一些也是正常的,赵大川也没多想,就说了一句:“挥发了呗,我们也可以当成你爷爷喝了,把酒瓶子给我,我再给他满上。”

  之后赵大川又把三个酒杯全部给添满了,他还对着棺材说了一句:“老爹啊,你要是喜欢喝,就多喝点,活着的时候你没敢喝,现在到了那边儿可以随便喝了,就是记得别和我妈吵架了……”

  后面赵大川还给我们念叨了很多,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赵大川在这里睡了一夜,第二天他老婆和儿子就过来给他送饭,进来的时候,他儿子又说了一句:“爷爷棺材前酒又少了一半。”

  刚睡醒的赵大川没注意,听儿子这么一说就瞅了一眼,发现还真是,那些酒的确又少了,而且比昨天他儿子说的时候还要少了,昨天差不多是一半,而今天是少了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样子。

  赵大川这就觉得有些邪乎了,他不敢乱说,也不敢乱想,只是给那杯子再把酒添满,他还盯着酒杯子看了半天,确定那些酒没有在他眼皮子地下减少,他才松了口气。

  到了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就要留在帐篷答谢亲朋好友前来的悼念。

  差不多快要到了出发下葬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让大家都觉得差异的事儿。

  说到这里赵大川就停住了。

  我忙催促他快点讲,他往他儿子的房间看了看说:“差不多到中午的时候,也就是要出发下葬的时候,我儿子忽然说棺材头上的酒都没了,我们一看,那些酒都还满着呢,一点都没少。”

  “我觉得他是在故意逗我们,当时我就很生气,觉得他不分场合,就准备训斥他一顿,可不待我开口,他就忽然端起其中一杯酒‘咕咚’一口给喝了下去。”

  “这下就把我给惊着了,要知道,那酒可是给我老父亲喝的啊,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端起第二杯也就下肚,还要伸手去拿第三杯。”

  “我一看情况不妙,那里敢让他三杯全喝,就上去把他手里最后一杯酒打翻了。”

  说到这儿赵大川又愣住了。

  我继续催促,王俊辉却说了我一句,让我耐心点。

  赵大川愣了一会儿继续说:“我儿子手里的酒被我打翻了,他就忽然‘咯咯’笑了一声,然后就往帐篷外面跑,我伸手想要拉他,可发现他力气大的惊人,我一下就给扯了一个跄踉。”

  “不过我儿子没跑远,出了帐篷跑了七八步就摔倒路中央不动弹了。”

  “再后来,我们村儿里就有人过去扶他,却发现怎么也从地上拉不起来,他的身体就好像生根发芽长在了地上一样。”

  “接着去了四五个人,依旧拽不起来他,我当时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我们村里一个老人家,他说往孩子身下撒一些甘草灰试试,我们就赶紧烧甘草,然后往他身下撒了许多的甘草灰,才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然后送去了医院。”

  “我因为要忙着葬礼,没法去,只能我媳妇跟着去,那一天,我们家太乱了,本想给我老父亲一个风光的葬礼,却没想到出了那档子事儿,让我家的事儿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闲话。”

  赵大川说到这里王俊辉就惊讶地问赵大川:“甘草垫尸,垫尸体的甘草烧成灰养鬼,你们往你儿子身下撒的,不会是垫过尸体的甘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