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81章 猜测中的正主儿

第081章 猜测中的正主儿

  王俊辉问完那句话,赵大川就愣住了,反应老一会儿他才支吾说了一句:“啥草灰养鬼?当时那些甘草我没留意是从哪里取来的,反正挺着急的,有人送甘草过来。我就直接拿火烧成灰,然后给我儿子撒在身下了。”

  王俊辉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头。

  这种问话林森一般不会参与,我便接过话继续问赵大川:“你再仔细想想,那些甘草是谁递给你的,他又是从那个方向拿过来的?”

  赵大川点头,然后开始努力回忆那天的情景。

  那天的事儿我也好奇,所以也没有再去催促。

  赵大川想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我好像有点印象了,是我老婆递给我的,她从灵棚里出来的,那甘草应该是从灵棚里抱出来的,不过棺材在灵棚里的时候,棺材盖是盖着的,她不可能从棺材里拿甘草出来。”

  我问赵大川:“那灵棚里里除了棺材里垫尸的甘草外。其他地方还有吗?”

  赵大川点头说:“有,因为在我父亲出事儿那天下过一场雨,所以地面是湿的,我们在灵棚里需要经常跪着,所以也拿了一些甘草垫着。”

  “你仔细想一下,你点的那些甘草有被揉搓过的痕迹没,还有,它们是不是一点就着,没有半点泛潮的迹象?”王俊辉忽然问了一句。

  赵大川想了一会儿然后点头说:“好像是……”

  不等赵大川说完。王俊辉就打断他说:“这就对了,你媳妇递给你的甘草,不是你们下跪垫着的那些,而是从棺材里拿出来的垫尸体的甘草。”

  赵大川摇头:“怎么可能,我媳妇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下打开棺材盖取甘草,而不被人发现呢?”

  王俊辉也不细解释随口道了一句:“这是一个疑点,这样。你继续说,你儿子从那天之后,都有什么反应。”

  王俊辉虽然说这是一个疑点。可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已经差不多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他现在不说,自然是不想赵大川知道,所以我也就忍着好奇没问下去。

  赵大川那边已经彻底糊涂了,听到王俊辉的问题后,想了想就继续说下去。

  他儿子赵永亮当天被送到了医院,没有检查出任何的毛病来,当天就回了县城的家,没有再回乡下。

  而赵大川在父亲下葬后,又在这边住了一天才返回县城。

  等他回到县城的时候,他媳妇就告诉他,他儿子不吃饭。吵吵着要喝酒,不给喝酒就发疯,打不行,骂不行。

  一家人就这么折腾了一天,最终还是拗不过他儿子,于是赵大川就给其买了一瓶酒,可令赵大川大跌眼镜的是,酒买回来不到两分钟,他儿子端起酒瓶子就跟喝白开水一样“咕咚咕咚”的就下肚。

  喝完酒他儿子不闹了,也不知道从那里翻出一本多少年没人看过的《故事会》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就连家里人给他说话,他都不搭理。

  之后每天早晚,赵大川都要给自己儿子买酒喝,不然就会发疯,在家里乱摔东西,甚至拿刀自残。

  中间赵大川也试着把儿子送到学校去,想着去那里上几天学就好了,可没想到他儿子竟然在课堂上当着老师的面公然酗酒,老师阻止的时候,他还差点那酒瓶子给老师开了瓢。

  学校说赵永亮精神有问题,就给送回了家里。

  接下来几天,赵大川只能拿酒去“养”自己的儿子,期间他也担心儿子喝出毛病来,就带着赵永亮去医院又做了几项检查,依旧什么都检查不出来,甚至连赵永亮过度饮酒都没检查出来。

  说到这里赵大川就感叹一句:“你说他每天喝那么多酒,医院咋就检查不出来呢?”

  赵大川说完,一直没说话的林森就喃喃一句:“这功能,是好多酒驾司机都梦寐以求的啊。”

  林森话音刚落,王俊辉就瞪了他一眼,毕竟事主就在隔壁屋子里,而事主的父亲就在我们面前,林森说这些话多少有些不合适。

  林森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就摆摆手不吭声了。

  赵大川这才继续说下去。

  再后来赵大川就托人四处打听,这才找到了“王道长”,其实是他找到了王俊辉背后的组织,他们把任务派给了王俊辉而已。

  赵大川还说,之间也来过几个大师,要么不起作用,要么直接摇头说没办法,总之没有一个灵光的,所以他希望我们能和那些大师不同一些。

  王俊辉点点头说:“这个你放心,治不好我们一分钱不要。”

  赵大川那边都说的差不多了,赵永亮的情况我们也基本了解了,王俊辉就又说要去看看赵永亮。

  赵大川就领着我们过去。

  站到院子里就可以闻到很重的酒味,走到他房间门口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是进了酒窖。

  此时赵永亮已经没有在窗户边站着了,而是躺在床上拿着那本《故事会》乱翻。

  王俊辉过去就问赵永亮:“能不能跟我们说说你看的什么故事?”

  赵永亮看了看王俊辉,然后把故事会放下,从床上坐起来道:“让我说也可以,先给我弄几瓶酒过来。”

  王俊辉看了看林森说:“老林,去买几瓶过来。”

  赵大川赶紧拦着说:“不用,不用,我家里备着呢。”

  说着赵大川就去另一个房间,拎着一瓶酒过来。

  王俊辉接过赵大川手里的酒递给赵永亮说:“酒我拿来了,故事呢?”

  赵永亮没有讲故事,而是打开酒瓶子先把那一瓶酒当着我们的面干了一个精光。

  看的我都忍不住叹了一句“好酒量”。

  林森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这样喝酒,估计他也是第一次见吧。

  要是平常人这么喝,估计一瓶下肚就直接要送医院去了,可赵永亮却跟没事人一样,擦擦嘴把酒瓶子扔到一边儿说:“你们想听什么故事,我给你讲,我肚子里故事可是有一箩筐都说不完呢。”

  王俊辉冷笑说:“我想听山魈的故事。”

  山魈?

  我听爷爷说过这种东西,是一种没有腿的鬼,大多数只有婴儿大小,不过脑袋却是成年人的,面蓝鼻红,多分布在南方的深山中,又叫山鬼,很喜欢群居。

  这种鬼喜好捉弄人,凡是被其迷上的人,往往被其捉弄的很惨,甚至丢了性命。

  想到这里我就不由惊讶:“难不成迷上赵永亮的是一只山魈?”

  可山魈这种鬼受不了北方的干燥,喜欢阴湿的南方的深山老林,这玩意儿怎么会在北方太行山系中出现呢?

  还有山魈的智商在所有的鬼里面算是比较高的一种,因为他们身体其他方面的虚体都有退化的趋势,唯有脑袋贼大。

  而有些地方说山魈有实体,那是因为山魈喜欢占据一些体形小的猴子的身体,然后慢慢把猴子变成它们自己的样子,进而有了实体,不过那不是真真意义上的实体,要除掉它,还要把本体从身体里打出来收拾掉才行。

  只杀它的外形根本不起作用。

  所以在很多书籍上都说,要打山魈,必以火烧其尸,其实就是把其藏在猴子身体里真的山魈烧掉的用意,这也是山魈为什么惧怕干燥的原因,他们是被火烧怕了。

  听到王俊辉的话,赵永亮就摇头说:“山魈?我没听说过。”

  王俊辉“呵呵”一笑说:“不知道啊,那就算了,好了,我们不打扰你看故事了。”

  说完王俊辉就领着我们又退了出来。

  赵大川问王俊辉是不是有办法,王俊辉说:“差不多吧,不过是不是跟我猜测的一样,那就要等我们晚上的时候做一个实验了。”

  赵大川问什么实验,王俊辉说,等晚上就知道了。

  我和林森也是有些莫名其妙。

  王俊辉让赵大川先去休息,说我们要商量一些计划,赵大川也不敢多做打扰就离开了。

  等着赵大川一走,我把心中一股脑的疑问都问了出来。

  王俊辉让我不要急,然后慢慢地说:“我推测赵永亮体内住着的鬼,是一只山魈,不是普通的鬼魂,有些难对付。”

  我问王俊辉能不能把山魈直接从赵永亮的身体打出来,王俊辉想了一下说:“不是不可以,不过那山魈的本事我还不知道,如果贸然出手,我怕惹恼了他,他再给我来个鱼死网破,伤了赵永亮的魂魄,那样赵永亮不死也成神经病。”

  显然硬来的法子暂时还行不通。

  林森则是继续问王俊辉为什么那么肯定赵永亮体内的脏东西就是“山魈”,还问他如果真是山魈,有没有可能是赵大川的父亲变的。

  王俊辉没说话,我就摇头说:“如果是山魈,也不可能是赵大川的父亲变的,一来山魈形成需要三、四个月的时间,另外……”

  林森问我另外什么,我说:“我刚才又仔细看了一下赵永亮的额头上的命气,就发现藏在他体内的脏东西跟赵家没有半点的亲缘关系。”

  王俊辉也是点头说:“这就对了,如果现在的事儿真是山魈所为,那不出意料的话,赵大川父亲的死多半也会和山魈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