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82章 开棺递草

第082章 开棺递草

  山魈这东西说来还是太过神秘了,王俊辉说起来像是言之凿凿,可却依旧不敢下定论,言语间还是带着很多猜测的味道。

  不等我们说话王俊辉就忽然笑了一句道:“之前我自己的时候遇到案子无数,可总没有这两个月来的稀奇古怪。活死人、兔子魑、相鬼、小鬼头,如果这次再来一直山魈的话,我这几天的经历就比寻常道者一辈子还要丰富了。”

  的确这些脏东西都是万中无一的巧合存在,最近一下子都被我们碰上了,该说我们幸运,还是倒霉呢?

  同时我也庆幸王俊辉的道行深厚,不然这些东西,我们遇到任何一样都无法全身而退。

  又聊了一会儿我就问王俊辉准备今晚怎么测验赵永亮是不是被山魈附身,王俊辉笑着说:“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我们去看下赵永亮的鼻子,如果他的鼻子尖是红的,那么就是山魈,如果不是。我们就要再重新调查了。”

  鼻子尖?

  见我心中有疑问,王俊辉便给我解释说:“山魈以捉弄人为乐,它们生性极恶,就连自己上身的本体也不放过,我听我师父说,山魈每到夜里十二点都会聚集阴气到鼻子上,把附体人的鼻子弄的通红无比,然后以供自己取乐。”

  “不过那些山魈本身的鼻子也是红色的,也可能是他觉得把附体人的鼻子弄红了才跟它们更像。更符合他们山魈界里的审美观吧。”

  红鼻子,这就让想到了“小丑”的装扮,便随口说了一句:“这些山魈岂不是跟小丑差不多?”

  王俊辉点头说:“差不多,不过小丑一般是取乐他人,而这些山魈却是拿别人取乐。”

  又聊了一会儿,我就出去从车上把兔子魑提了过来,我们要在这里住下了。兔子魑扔在那车上也不是个事儿。

  等我提着兔子魑进赵家的时候,它就开始在笼子里“呲呲”起来,好像这个家里有它讨厌的东西。我心里不由一动,多半是赵永亮身体的玩意儿。

  而在我提着兔子魑进来的时候,赵永亮也是忽然出现在窗户边,然后用极其厌恶地眼光看着我,不,准确地说是我手里的兔子魑。

  我手里的兔子魑也是如此,毫不示弱地在笼子里站起来,然后对着赵永亮张牙舞爪。

  我觉得如果没有这笼子,这兔子魑估计都要对着赵永亮扑过去了。

  这样的场景就让我心里好奇,魑和魈那一个会更厉害呢?

  这种想法立刻在我心中激荡起来,我甚至想着现在就把兔子魑放开去试试。

  可对面毕竟是一个人,而我这笼子里只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如果放过去的话。这兔子多半会被赵永亮一瓶子给打死了。

  这么一想我就提着兔子魑进了我们的房间,同时呵斥了兔子魑一声,让它安静。

  兔子魑这才不情愿地在笼子里卧下去了,不过即便是它卧下了,可它看赵永亮的眼神依旧犀利无比,丝毫没有惧意,它分明只是一只兔子,却给人一只雄狮的感觉。

  看着笼子里的这只兔子魑,再体会着心中的感觉,我自己都觉得矛盾。

  进到屋子里的时候,王俊辉正在一张桌子上摆弄一些符箓,看到拎着兔子魑进来,又觉察到兔子魑的异样,王俊辉不由眼睛一亮。

  而后飞快走到我跟前看着笼子里的兔子魑说:“魑魅魍魉魈,魑当头,魈为尾,其实力也是排的很清楚,魑是所有异类鬼物之尊,如果这只兔子魑听话,说不定它有办法能帮我收拾掉那只山魈,当然前提是那赵永亮的体内就是山魈。”

  那兔子魑听了王俊辉的话,就飞快对着我点头,王俊辉问这兔子魑什么意思,我猜测了一下说:“大概意思好像是说它会听咱们的话吧。”

  我说完,那兔子魑再点头。

  王俊辉看着兔子魑皱皱眉头问我:“初一,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够驯服一只兔子魑做宠物?”

  我挠挠脑袋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跟这兔子魑在一起,除了拿“炖了它”之类的话威胁它之外,好像没用什么特殊的驯服措施。

  不等我说话,王俊辉又说:“我好像有些后悔把它送给你养了。”

  说实话,我养这魑也有段时间了,跟它也有了不错的感情,如果王俊辉这个时候要给我要走的话,我心里真是一万个不舍得。

  好在王俊辉只是一句玩笑话,很快他又笑着说:“这东西,你给我养,我估计也没啥耐心,过不了几天估计就扔厕所给饿死了。”

  林森那边也是说了一句:“我的话,可能会把它扔后备箱里。”

  听了王俊辉和林森的话,这兔子魑就瑟瑟发抖贴向了我这边。

  到了傍晚的时候,赵大川的媳妇王传梅就下班回来了,赵大川介绍了我们,王传梅就给我们客气了两句。

  我看了看王传梅的面相,一般人,普普通通的一辈子,没有什么值得拿来说道的,只有男女宫上的子命气不太顺畅,正好对应赵永亮现在的情况。

  从王传梅脸上看不出什么来,我就对着王俊辉摇了下头。

  他也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就问王传梅:“王女士,我听说你儿子在葬礼上出事儿那天,烧灰用的甘草是你递给你丈夫的,你还记得那些甘草是从哪里捡起的吗?”

  听到王俊辉这个问题王传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这个我还真没什么印象了,我只记得当时我儿子晕倒了,我荒的厉害,后来有人说需要甘草灰,我就去灵棚里面拿,我进去后,好像是谁把那些甘草塞到了我手里,我当时心里只顾着救我儿子,也没太过注意。”

  王俊辉皱皱眉头说:“有人塞给你的,你难道一点印象都没了吗?”

  王传梅摇头说:“真的一点印象也没了,你不说我一直没有去细想那段事儿,这是咋回事,我咋一点也记不起来是谁了呢?”

  看着王俊辉一脸迷糊,王俊辉就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黄符说:“我觉得你当时可能是被鬼遮眼了,而你脑子里那段记忆也是一直处在被鬼遮眼的状态,所以你就想不起来,我现在把那段鬼遮眼的记忆给你打开,你做好心里准备,你可能会看到一些令你无法承受的东西。”

  王传梅问王俊辉:“那这些对救我儿子有帮助吗?”

  王俊辉点头,于是王传梅就毫不犹豫点头道:“好,你帮我打开吧。”

  听到王传梅的话,王俊辉就抖了一下手中的符箓,然后在王传梅的眼前晃了几下说:“天明,地灵,四象皆通,急急如律令,还我真相——破!”

  随着王俊辉话音落下,他手中的符箓就“轰”的一下在王传梅的面前燃烧了起来,符箓燃烧的火苗就一下印在了她的瞳孔上,就好像她的眼睛里也烧了两团小火苗似的。

  那火突然烧起来,赵大川就吓了一跳,不由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就想去把自己的老婆也拉回来,可他刚伸手就被林森给拉了回来。

  林森也是小声说了一句:“别坏了法事。”

  此时我也注意到王传梅好像对那火苗很着迷一样,眼睛盯着王俊辉手里的符箓,直至其燃尽,她不由打了一个哆嗦,然后露出一脸惊恐道:“啊,原来是这样!”

  不知道王传梅看到了什么,她在王俊辉手里符箓熄灭的时候,大声说了一句话,然后腿也开始有些软,身子有些站不住了。

  赵大川赶紧过去扶住她。

  我们几个几乎同时问她,到底是怎样。

  王传梅一脸惊恐说:“我记起来了,我跑进灵棚的时候,灵棚没有人,灵棚的帘子也是拉着的,而灵棚里的棺材盖却是开着的,我正找甘草的时候,咱爹从棺材里坐起来,然后递给了我一把……”

  此时别说王传梅,我听了背后都觉得发毛,从死人手里接死人用过东西,想想都觉得后怕,更别说亲身经历过这些的王传梅了。

  说完这句话,王传梅就有些站立不稳了,看来她平时就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

  王俊辉让赵大川先把王传梅送回房间。

  我、王俊辉和林森三个人就凑在一起讨论了起来,林森第一个问,会不会是尸变。

  王俊辉摇头说:“绝对不可能,如果是尸变,赵家的人怕是在他们老父亲下葬的那一天就遭了难了,还能等到今日?”

  王俊辉顿了一下继续说:“那尸体可能也是山魈暂时附体控制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赵家的人用垫尸的甘草灰,这样它就能更舒适的进到赵永亮的身体里了。”

  所有的谜题仿佛一层一层的都解开了。

  如果在赵永亮体内的真是一只山魈,那我们这些推断也就基本都正确了。

  不过如果真是山魈的话,我们可能还面临一个新问题,那就是山魈一般是群居,很少有单独出来活动的,如果赵大川家里没有其他的山魈,那赵大川老家的山里应该还有山魈的同党。

  到时候我们免不了还要进山搜索一番。

  同时我心里更加关心一个问题,我的这只兔子魑,到底是不是山魈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