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83章 魑对魈

第083章 魑对魈

  晚饭我们是在赵家吃的。

  饭是赵大川做的,不过他儿子赵永亮并没有来吃,而是在屋里不停地转圈,好像是遇到了烦心事儿。

  等我们吃了饭,王俊辉、林森和赵家夫妇就闲聊了起来。我拿出一些在街边买的苹果去喂了兔子魑。

  在我回屋的时候我就看到赵永亮又在窗户底下看我,眼神中依旧带着那种憎恶之色。

  回到屋子里,我就发现兔子魑也是在扒着笼子,对着赵永亮房间的方向“呲呲”作响,看它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和赵永亮决斗。

  见我拿着苹果站到它笼子前,那兔子魑才慢慢收住自己的愤怒,转而用可怜巴巴地眼神盯着我手里的苹果,那小眼神里只写着三个字——“我想吃”。

  我在笼子旁边蹲下,然后问那兔子魑:“我问你,你是不是知道那人体内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兔子魑点头。

  我继续问:“是不是山魈?”

  兔子歪歪头,好像不知道我说的“山魈”是啥玩意儿,不过很快它就对着赵永亮的方向挥了挥两个小前爪,做了一个不太标准的打拳动作。意思很明显,他很想去揍赵永亮或者是赵永亮体内的东西。

  果然这兔子魑只是依照自己的本能行事,以它的灵智就算再聪明,也没有达到知晓天下事的程度。

  爷爷曾经偶尔提过一次,说是无论人、鬼,还是各种精怪,只要能够提高自己的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灵智就会大开。脑子里也会渐渐出现一些原本自己根本不知道的知识。

  而这里的修为不一定是道法上修为,品德、知识积累、甚至体力上的锻炼都算。

  爷爷还说,那些不断推动科学向前发展的科学家们,其实就是知识上的修为提升,从而在某些领域开了灵智的表现。

  而为道者,或者我们这些相门之人,若是修为提升。开了灵智,那我们在自己的领域也会无师自通,通晓很多我们原本不懂的知识来。

  不过不管那一种。都离不开学习和积累。

  正在我走神儿的这段时间,那兔子魑已经开始伸着自己的小爪子向我要苹果,我也没有再逗它,直接打开笼子盖给它扔了进去。

  这小家伙现在听话的很,我不让它从笼子里出来,就算我打开笼子盖,它也不会乱往外跑。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那笼子锁扣我还是一直用王俊辉送我的铜钱剑插着的。

  此时王俊辉和林森也纷纷从门外回来,见我在这里喂兔子魑,王俊辉就笑笑说:“晚上十二点还有事儿要做,都早点休息吧。”

  我扔给兔子魑一个苹果后,起身也对它说了一句:“吃完这苹果,就休息会儿。别乱‘呲呲’,你要想打架,有的是机会。”

  那兔子魑一边吃苹果,一边点头,仿若是听懂了。

  这屋子是一张大床,我们仨没有太胖的人,所以也不大拥挤,很快林森第一个就呼呼睡着了。

  我听着林森的鼾声,不一会儿也睡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有人喊我名字:“初一,初一,赶紧醒醒,要到时间了。”

  王俊辉的声音。

  我睁开眼就发现林森已经收拾好东西站到门口那边去了,他的眼神直愣愣地盯着赵永亮的屋子,如果不是知道他的性格,我多半以为他也中邪了。

  见我醒了,王俊辉就拿出一叠符箓,然后递给我和林森一人一张,同时他也吩咐我把相门封了。

  取出朱砂墨封好了我和林森的相门,我就问王俊辉接下来怎么办,他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说:“还有十分钟,耐心等会儿,对了,把灯关了吧。”

  林森在门口把灯一关,顿时整个屋子就黑了下去。

  我们三个人围了门口,没人吱声,反而是我身后的兔子魑时不时“呲呲”两声,我没训它,因为这个也太安静了,有点熟悉的声响至少让我心里不是那么怕。

  十分钟时间过的很快,王俊辉冷不丁地说了一声,“出发”,就把紧贴在他身边的我吓了一个激灵。

  王俊辉先出门,林森紧跟着,我最后一个拎着兔子魑的笼子出来。

  这院子不大,几步间我们就到了赵永亮的房门前,这房间里的灯关着的,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反而是我手里笼子中的兔子魑有些按耐不住了,如果不是我一直小声训斥它,它怕是早就暴躁的“呲呲”大叫了起来。

  赵永亮的房门是敞开着的,一股股酒味就从屋子里袭来,怕是我这种酒量小的人,再闻上一会儿就要给醉倒了。

  在门口没听到动静,王俊辉就打头,第一个人蹑手蹑脚进了赵永亮的屋子。

  我和林森也紧跟其后。

  夜很黑,只能在黑暗下勉强辨识出一些影子,我们听到赵永亮熟睡的呼吸声,随着那呼吸声看去,就发现他似乎正躺在床上睡觉。

  王俊辉慢慢地往那边走去,同时对林森做了一个手势,林森没跟着过去,而是退回到门口,把手放到了灯的开关。

  见林森站好了位置,王俊辉就捏出一张符箓,对着赵永亮的额头“啪”一下就拍了下去。

  “咔!”

  与此同时,林森那边也是把灯打开了。

  接着我就在灯光下看清楚了赵永亮现在的样子,他满脸的黑气,比白天的时候要强盛很多,最主要的是他的眼睛瞪的很大,眼神里全是惊恐和不安。

  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好像是被王俊辉的符箓给封住了。

  王俊辉掀起盖着赵永亮鼻子的符箓,我们就看到赵永亮的鼻尖通红,如果再肿起来一些,那就真是一个小丑的扮相了。

  看到赵永亮的模样,特别是他的眼神,王俊辉愣了一下而后就道:“糟了,那山魈知道我们晚上会来,已经不在赵永亮的身体里了。”

  我也是一下明白了过来,这赵永亮眼神的恐惧不是来自山魈对我们的,而是他刚才看到了什么东西,来自真正的赵永亮对那个东西的恐惧。

  很快王俊辉又说了一句:“他的鼻子还是红的,说明那山魈刚捉弄完他,搞不好那山魈还在屋子里,四处找找。”

  我们立刻分开去找,于此同时我手中笼子里的兔子魑就对着屋子西南角开始“呲呲”,我立刻就说:“西南角!”

  我话音刚落,西南角一个柜子后面就窜出一个黑影来,这黑影像是一个黑色的巨型蝌蚪,脑袋贼大,身子很小,两只手臂也很短,一条腿耷拉在身后,像极了蝌蚪的尾巴。

  因为它的脑袋太明显,乍一眼看去,那家伙就好像是一个脑袋拖着一个尾巴在屋子里乱窜,样子分外吓人。

  我估计赵永亮眼神的恐惧,也是来自对这玩意儿的吧。

  不用说了,这玩意儿定是山魈无疑。

  看到那山魈现身,原本只是“呲呲”的兔子魑一下就“呼呼”了起来,那声音听起来气势强劲,让原本心里还有些怕的我,一下就安定了不少。

  那山魈被发现之后,直接选择往门口的林森撞去,林森早已经被王俊辉开了明眼,自然能够看到那山魈,他丝毫不迟疑,把王俊辉给他的符箓就对着那山魈猛贴过去。

  那山魈动作十分敏捷,林森这一张符箓并没有贴到它,反而是林森的小腹被山魈猛撞了一下。

  顿时林森那壮实的身子就一下飞出屋子“咣”的一声落在院子里。

  王俊辉那边已经捏了一个指诀跟上,那山魈被林森这么一挡,就没有冲出去,一下又被王俊辉逼回了屋子里。

  而我手中笼子里的兔子魑就“呼呼”的更加厉害了,而且还在这笼子里不停地跳啊,蹦啊。

  见状,我也没有征求王俊辉的同意,直接打开笼子把兔子魑放了出来。

  兔子魑一出笼子,不用我吩咐,直接对着那山魈就扑了过去。

  那山魈好像很怕这兔子魑,转头就跑,王俊辉见状不等林森进来,就直接把门关上,然后在门、窗户和墙壁上分别贴下了数张符箓。

  我就知道那山魈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同时王俊辉也对林森说了一声:“你在院子里守着。”

  林森也是应了声。

  此时赵大川和王传梅的声音也是从院子传来,不过也是被林森给拦下了。

  在这屋子里兔子魑对山魈的追逐还在继续,那山魈的样子看起来分外的狼狈,根本不敢做丝毫的停留,而我的那只兔子魑看起来极为灵敏,在桌子、柜子之间上窜下跳,速度上丝毫不输给那只山魈。

  而此时赵永亮只是躺在床上发抖,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那山魈在屋子里又转了一会儿自知自己逃不掉了,转头就对着兔子魑扑了过来,像是要搏命了。

  我心里也是不由“咯噔”一声,我这只会“耍宝、卖萌”的兔子魑到底行不行啊,别是只“纸老虎”。

  那山魈扑了过来,兔子魑也没有退让,同样纵身一跳扑了过去,那兔子魑一下就变的凶猛异常,那身姿那还有半点像是一只兔子,分明就是一只猛虎,一头雄狮。

  它的前爪一拍,顿时就和那山魈缠斗在一起,两者一同落地滚打了起来,我没想到兔子魑竟然以真实的身体,可以抱住山魈的虚体。

  形式上看,这俩家伙不分伯仲,可从气势上看,我那兔子魑明显占据了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