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85章 原来是一家子

第085章 原来是一家子

  听了那个男人的话,我们三个人就同时停了下来,相互对望了一眼,王俊辉就问那个男人的姓名,然后问他能不能多跟我们说一些那房子的事情。

  那个男人穿着朴素。看起来应该是个热心肠,估计是怕我们过去倒霉,这才好心出来提醒我们的。

  不像刚到村口给我们指路的那一男一女,指完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好像是等着我们倒霉回来。

  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就知道这个男人叫赵二两,跟赵大川还占着一些亲。

  说起那房子赵二两就道:“那房子自从大川的爹死之后,毛病就没断过,我听那些摔伤的人说,他们摔倒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脚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了一把,根本不是绊倒的。”

  王俊辉问赵二两有没有人看到那些东西,赵二两摇头:“没人看到过。不过有人说在夜里听到那个宅里里有人笑,听起来像是半大的孩子,不过没人见到过。”

  我问赵二两是不是所有人从那里过都会倒霉,赵二两摇头说:“不是,我们村儿算下来倒霉的人有六七个,不是所有人都倒霉,我也从那里过过,不过我没有摔倒过。”

  赵二两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就仔细看了一下他的面相。想看看他有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几番查探下来就发现他的面色平平,没有灾祸,也没有什么福运。

  又问了几句,我们就发现这赵二两翻来覆去就那段故事儿,他根本也不知道啥,闹清楚了这些。我们也没在他身上浪费时间,继续赶路往那宅子去了。

  赵二两估计也因为自己没倒过霉的缘故,也不是很害怕。依旧跟在我们身边,时不时重复他知道的那些事儿,说谁谁摔到腿了,谁谁摔到胳膊了,我们听着有些烦了,可也不好意思让他闭嘴。

  就连我手里提着的兔子魑也是听着有些烦了,一对小前爪举起,把长耳拉下来盖住自己的耳朵。

  看到兔子魑的这动作,我不由“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那赵二两估计以为我笑他说的“某某人”摔倒的事儿,也是笑了笑说:“你说这房子是不是很怪?”

  这已经是赵二两第N遍问我们关于房子的问题,这赵二两不但热心,而且话痨。

  幸好这村子不大。没一会儿我们就到了赵大川老家的门前,纯石头建的老房子,在这村子已经没几座了。

  这房子门前的路也是石头铺成的,经过雨水的多次冲刷,加上年久失修,已经不是很平坦了,有些石头甚至高出路面一个拳头高,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被绊倒。

  我当时就想,那些摔倒在这里的人会不会是偶然。

  就在我刚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我手里提着的那只兔子魑就开始“呲呲”的叫,很显然这宅子里有东西。

  赵二两听到我兔子的叫声,就问我兔子是在哪个村儿买的多少钱?

  我说这是从市里带来的,是宠物,赵二两看了看兔子魑就说:“也是,这兔子看着跟平时山上的兔子是有些不同,牙长,爪子尖,是啥品种的?”

  我不敢再和赵二两答话,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话痨,再说下去,我都要被烦死了。

  王俊辉看了看那门板,就说:“我给赵大川大哥打电话,看看他同意撬开这门不。”

  王俊辉就拨通了赵大川的电话,说了几句,赵二两非要也说两句,王俊辉就把手机给了赵二两,赵二两在确认了我们的身份后,又和赵大川絮叨好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赵大川那边自然同意我们的行动,赵二两这边也是彻底知道我们真是赵大川找来的人,也就帮着我们一起帮赵家的老门给拆卸了下来。

  本来赵二两也想跟着我们进来,却是被王俊辉拦住了,赵二两不死心还想往里挤,王俊辉就说:“赵大哥,你家有核桃没,给我们弄一百斤,一会儿,你给背到我们车那边儿,一会儿我们走的时候带上,价钱比你们这儿卖核桃的价钱多一块,怎样?”

  听了王俊辉的这话,赵二两才开心地离开,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们小心点,还说那宅子里估计真有东西。

  我当时就想要真有东西,他咋不怕,还往里面挤,难不成真是那种看稀罕不要命的主儿?

  等着赵二两走远了,林森就道了一句:“比我当兵那会儿的政委还能说。”

  我们三个笑了几声,王俊辉就给我和林森几张符箓,然后让我们把门口和房子四周的围墙上都贴上。

  本来我们几个陌生人进村儿,就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我们沿着房子贴符箓就让周围的人更加好奇,一会儿就有十多个人围了过来,其中以老头、老太太居多。

  有些老人甚至还领着小孩儿过来。

  林森赶紧过去阻拦,说这边不安全,可那些老人就是不肯后退,硬是想要往前挤,好像觉得我们是来赵家的宅子里挖宝似的。

  看着这些不要命的主儿林森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在旁边也是看傻了眼,这些人难不成都不怕鬼吗?

  林森一个人拦不住就招呼我说:“初一,别愣着啊,过来帮忙。”

  我和林森这边遇到了情况,王俊辉也是从宅子的过道出来,看着我们正在和村子里的老头和老太太做“斗争”,不由皱起眉头大声说了一句:“乡亲们,都静静,你们挤过来干啥,不知道我们要捉鬼吗?你们不怕被脏东西缠上吗?”

  其中一个老头子就说:“捉啥鬼,大川这房子解放之前是地主家的,你们说不定就是打着捉鬼的旗号,去里面倒腾啥好东西呢,我们村儿赵五儿拆旧房子的时候,就从房子里拆出了一罐子银元,换了老多钱,他家的房子就是地主家的。”

  感情他们真是觉得我们来找宝贝的。

  这边实在拦不住了,我就拎着兔子魑回到宅子门口,和王俊辉一起先把宅子堵住。

  林森也是跟着退了回来,然后村里这些人全部都聚集了宅子门口。

  我问王俊辉咋办,王俊辉看了看这些人说,既然他们不要命,那就随他们吧。

  听了王俊辉这话,那些人也是有些忌惮了,没敢跟着进门,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笼子里的兔子魑“呼呼”的叫了起来,我监察官上的命气也是飞快游走,将我双眼的相门打开。

  显然这宅子里的脏东西就在我们附近晃悠。

  与此同时,一阵阴风从院子里吹出。

  “呼!”

  院子里不少落叶就被这些风吹了出来,顿时吹了离门口最近的两个老人一脸。

  同时院子里就真的传出了小孩子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好像在嘲笑那两个老人倒了霉。

  那两个老人也吓坏了,扭头就跑了,其他人也被那阵风吹了一个癔症,等着反应过来,也是纷纷退开十多步,不过他们好像没听到那孩子的笑声,并没有多害怕。

  反而是被树叶吹中的两个老人一边走,一边喊着有鬼。

  其他人问他们怎么了,他们就说有小孩子在宅子里笑,其他人面面相觑都说没听到。

  虽然他们都没听到,可在听了两个退下来老人的话,就纷纷又退出了几十步。

  王俊辉这才说了一句:“不吃点苦头,永远不会学乖!”

  说完王俊辉就披上道袍,然后抖了一下手中的桃木短剑怒道:“两个孽畜,竟然敢在本道面前伤人,可真是胆大包天啊!”

  王俊辉这么一喊,那些本来退后的人群,不由又开始往后退了,有的甚至已经开始回家了,显然他们是真的觉得这宅子里有东西,害怕自己被缠上了。

  至于剩下的几个,那就真是看稀罕不要命的胆大的主儿了。

  我转头问王俊辉用不用放兔子魑出来,王俊辉摇头说:“先不用,这里面的两个山魈怕是本事不小,你那只小兔子放出来怕是会受伤,不到万不得已,先别放。”

  我“嗯”了一声就取出朱砂抹给我和林森封了相门,然后想了一下,还是把笼子上的铜钱剑拔了下来,这样一会儿遇到危险,也能较快地放出兔子魑来。

  拔剑的时候,我也是提醒兔子魑,我不让它出来,它就不准出来,那兔子魑对着我点点头,然后继续在笼子里对着那院子里“呼呼”的叫。

  “哈哈哈……”

  又是一阵小孩的笑声,这大白天的,对方阴笑的声音竟然如此响亮,看来绝对不是我们在赵大川县城家里抓的那只山魈能比的。

  还有这三只山魈是什么关系呢?

  王俊辉率先走到院子里,林森紧跟其后,我垫后。

  这院子有六个房间,果然是地主家留下的房子,虽然看着破旧,可房间数却是不少。

  六个房间的门全部都是开着的,可我却看不到那两只山魈到底在那间屋子里。

  王俊辉站在院子中央,然后取出装有我们抓到那只山魈的乾坤锦袋,接着他把袋子往院子里一扔说:“你们的儿子在这里,如果不想让它魂飞泼散,就给本道乖乖出来。”

  这山魈是那两个发出孩子笑声山魈的“儿子”?

  这些山魈是一家人,换句话,他们一家人死后都变成了山魈,这概率也太低了吧?

  可我看王俊辉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看来他私下又从袋子里山魈身上问出了不少的事情。

  难不成这些家伙变成山魈还另有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