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86章 燃烧吧,内阳

第086章 燃烧吧,内阳

  被王俊辉扔在院子中的乾坤袋在落地的一瞬间,里面就好像有个小老鼠之类的东西开始蠕动,不过袋子的口是系着的,那东西只能在里面转圈圈。

  而这院子里的那些怪异的孩子笑声也是没再出现,这气氛一下就凝滞了。

  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王俊辉。他表情没什么变化,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前方,林森左右环顾,不过他现在没有开明眼,就算真有脏东西,估计也看不到。

  这样的安静一直持续了一分多钟,一阵嘹亮的小孩儿的哭声忽然传来,“呜呜……”

  这声音是绕着院子转的,我们根本听不出他们到底在那一间屋子里。

  那声音传来之后,我手中笼子里的兔子魑忽然就“呼呼”了几声,它好像很厌烦那些声音。

  王俊辉听到那“呜呜”的哭声,抖了一下道袍就往那装有山魈的乾坤袋前走去,我以为他要把袋子捡起来。可没想到他右脚尖在地上滑了一个奇怪的步子,然后脚尖直接对着那袋子就点了下去。

  “呜呜!”

  顿时袋子里就传出一声惨叫,我心里也是跟着一凉,只听王俊辉大怒道:“尔等山魈,枉杀人命,占人身体,祸乱人间,其罪当诛!”

  说着王俊辉的脚尖在乾坤袋上就拧了一个圈,袋子里面的“呜呜”声就更大了。

  王俊辉却没有丝毫心软的继续说:“本道给你们机会赎罪。肯送你们入轮回,可没想尔等竟然如此不领情,也罢!”

  王俊辉说着你捏了一个指诀,然后右脚猛然抬起,对着乾坤袋就踩了下去说:“这山魈多是无情鬼,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本道就将你们一一泯灭在这里!”

  王俊辉那一脚踩下。乾坤袋里便没有了半点的声响,那袋子也是彻底扁掉了。

  收了脚,王俊辉脚尖一点。就把乾坤袋踢到了空中,接住那袋子,王俊辉把袋子口解开,里面冒出一阵黑烟,然后飞快消散了在这空气里。

  看着那黑烟,王俊辉“哼”了一声说:“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说完,王俊辉又掏出一张符箓,然后“嗡嗡”念了几声咒语,再把符箓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然后双指夹着符箓竖于鼻梁前道:“无量臻尊,赐法于恩,燃我灵符,祝我神威。急急如律令——燃!”

  随着王俊辉嘴里的“燃”字落下,他面前的符箓“轰”的一声就烧了起来,可王俊辉却丝毫不避讳那些火焰,而是忽然张嘴把这火的符箓一口吞了下去。

  这下就看得我目瞪口呆,我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他的嘴里会不会烧出泡来。

  第二个反应是他吃了着火的符箓会不会拉肚子。

  不等我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完全占据我的脑袋,我就侧面看到王俊辉的一只眼好像闪了一下黄光,那瞳孔中好似泛着一道雷电的符文。

  我好奇问了一句:“王道长,你这是……”

  不等我说完,王俊辉就说:“这是我们这一门的秘术,以符箓为引子,燃自己身中内火,以抗拒阴邪,这两只山魈太过生猛,如果不拿出点真本事,我怕是会着了他们的道。”

  内火就是身体的内阳,如果内阳消耗过多会损精气,以至于折寿的。

  我刚准备劝王俊辉,他继续说:“放心,以我现在的道行,只要十五分钟内熄掉这内火,我的寿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王俊辉燃了自己的内阳,可见那两只山魈真的不简单,我心里不由更加紧张了。

  可王俊辉却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慢慢地又从口袋里取出两张符箓,他还没念咒诀,那符箓就立刻燃烧起来,接着王俊辉就对着左右两间屋子分别抛出。

  “呜呜!”

  “啊!”

  两声惨叫传出的同时,两个黑影横空蹿出,全部对着王俊辉头部扑去。

  我吓了一跳,连忙喊了一声:“小心。”

  王俊辉不慌不忙,右脚在地上躲了一脚,然后嘴里大吼一声“威”,顿时那两个黑影掉头就开始向我和林森扑来。

  此时我监察官相门一开,王俊辉身上的气势,我看了个一清二楚,他的周身相门内气皆燃,仿佛一个内火组成的火人,那山魈最惧的就是火这种东西,当然也包括道家的内火。

  这俩山魈不敢去攻击王俊辉,就飘着俩大脑袋向我和林森飞来,我大喊一生:“老林,头顶四十五度!”

  林森反应极快,拿着符箓就对着那个方向砸去。

  而我这边反应稍慢一些,挥着铜钱剑去挡。

  “轰!”

  “当!”

  林森手中符箓燃起,我手里的铜钱剑也是被弹飞,可林森也不慌忙,抄起匕首就割破自己一个指尖,然后凭着自己对周身气息感觉的经验,开始与那山魈做纠缠。

  而我这边在铜钱剑弹飞后,兔子魑不经我同意就从笼子里跳了出来,把就要扑向我的大头山魈给扑开了。

  我这边也没闲着,抹了一道朱砂,运气到指尖,运用相门打鬼的法子就对着兔子魑和山魈缠斗的方向扑过去。

  王俊辉那边迟疑了一下就对我说:“初一,你有兔子魑帮你,我先去帮老林。”

  我赶紧答了一句:“没问题。”

  王俊辉冲过去后,那攻击林森的山魈就钻进了一间屋子里,王俊辉给林森开了眼,然后一起就追了进去。

  而我这边兔子魑和那山魈相斗,无论气势,场面上都不乐观。

  这只山魈比赵大川家里的那只强太多。

  我面前这山魈脸是纯蓝色的,鼻子通红,脑袋足足比之前那个大了一圈,最主要的是,他那短小的手臂上竟然印有一个道家的符印。

  难道这货生前是一个道士?

  要不就是某个道士捉过它一次,争斗的时候给他身上留了一个符印,只可惜后来被他跑了?

  鬼物身上有道印,这本来就是不合情理的。

  我对道术知道的不太多,所以也啃不出什么道道来,不过我却能从这蓝色而硕大的脑袋的面相上看出一些消息。

  这山魈相门皆变,可命气却变不了,他五官名气主劫,是多灾多难之相,这不光是指他活着的时候,他死了也是如此,要不然他也不会变成山魈。

  还有从他的面相上来,他是“刚出一难,又临一劫”之相,说明它之前也遭了什么变故。

  看到这里我就不由想到,难不成他手臂上的道印,就是之前“那一难”给留下的?

  我心里仔细看着这些,就原地愣了十多秒,兔子魑虽然是山魈的克星,可我的这只兔子魑是新魑,魑元都没有长出来,还弱的很,跟只强大的成年山魈遭遇,自然是显得颇为勉强。

  没一会儿兔子魑就被那山魈的单腿给提出了三四米远。

  不过兔子魑没有丝毫惧意,打个滚站起身“呼呼”一阵又对着那山魈扑过去。

  这山魈虽然厉害,可面对克星兔子魑,也是有些惧意,趁着山魈专注兔子魑的时候,我就摸着朱砂对着他额头的相门打了过去。

  只可惜我的速度太慢,等我手打过去的时候,那山魈已经避开一段距离,我和兔子魑一同扑了一个空。

  兔子魑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绕在我身边,意思好像是在保护我,我心里不由一暖,我动不动就说炖了的兔子魑现在竟然在保护我,我发誓回去之后一定给它买多多的苹果。

  因为兔子魑在我旁边守着,加上本身也有相门的气功防御,那山魈没有贸然攻击,而是转身向王俊辉和林森所在的屋子跑去,它的速度太快我和兔子魑都难跟上,我只能对着他们那边喊了一句:“小心,我们这边这只过去了。”

  我话音刚落王俊辉手拎着一只山魈就从屋里走了出来,那刚扑过去的山魈在就要撞到王俊辉的时候,忽然“呜呜”惧怕地叫了一声又退了回去。

  林森扶着墙从屋里出来,嘴角有些血,刚才在这极短的搏斗时间里,他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看到王俊辉,我身边的兔子魑也是“呜呜”一声显得有些惧怕,它没有对着山魈“呼呼”而是浑身瑟瑟发抖地卧在我脚边。

  我心里也是充满了震惊,这王俊辉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用手拎起只有虚体的山魈,而那只山魈已经一动不动,额头上被打下一个雷电的符文。

  之前跟我相斗的山魈不停地后退,好像很怕王俊辉身上的气势。

  王俊辉那边也是冷不丁地道了一句:“散!”

  瞬间他手中山魈额头上那道闪电符文就发出一道金光,接着那山魈就散尽了。

  此时我也是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对着王俊辉道了一句:“王道长,剩下这只山魈胳膊上有道印,好像是某个道长给它留下的。”

  王俊辉眉头皱了一下,显然这一发现也是出乎他的意料。

  王俊辉身上的内火还在继续燃烧,而且火势正旺,不过我能感觉到,如果这内火再烧下去,就要烧到他的精元,也就是他的寿命,根本不像他说的能坚持十五分钟。

  难不成王俊辉也是觉得李雅静的病没得治了,进而变得不惜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