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87章 不能共生,便与她同死

第087章 不能共生,便与她同死

  看到王俊辉内阳急剧减少,我不由对着他说了一句:“王道长,你体内的内阳之气……”

  不等我说完王俊辉“哼”了一声冷道:“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听王俊辉的语气,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很快我就明白了。人身体里的气由内阳和内阴之气组成,除了维持身体各个器官稳定运行外,还会通过阴阳调和来稳固人的三魂气魄。

  身体各个器官各司其职,魂魄也是如此,每一魂,每一魄对人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阴阳之气失衡,那魂魄也会受到影响。轻则性情骤变,重则丧失心智,瘫软,甚至是死掉。

  而现在的王俊辉,因为阴阳之气的失衡,他魂魄已经开始出现紊乱,性情上出了一些变化。

  王俊辉本人似乎没有觉察到这些,在跟我说完那句话后。他大步向着院子里仅剩下的一直山魈走去。

  看着那山魈细小胳膊上的道印,王俊辉就大声问那山魈:“我问你,你这道印从何而来。”

  剩下的这只山魈虽然惧怕王俊辉,可却没有打算缴械投降的意思,“呜呜”怒吼一生,对着王俊辉又扑过了过去,那小手上还捏着一团黑气。

  王俊辉此时的样子仿若天神,轻声道了一句“自不量力”,挥着拳头就与山魈的小拳头对撞到了一起。

  “嘭!”

  一股劲风从两者拳头迸发出来。

  这风的形成很简单,阴阳之气的碰撞,让周围气流混乱不堪,产生风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才散开这些风的气息上来,里面阳气居多,阴邪很少,说明王俊辉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就在我感受这风的一刹那。那山魈的身体就倒飞了出去,他在王俊辉燃烧内阳的状态下,竟然撑不过三秒钟。

  我心中也是瞬间激昂澎湃。

  在山魈倒飞的时候,王俊辉也没有迟疑,取出一张符箓,依旧不用捏指诀,念咒语,那符箓就自行燃烧起来,只见王俊辉快步过去,符箓往前一扔,就封住山魈逃跑的路。

  无奈山魈只能硬着头皮回过头再去和王俊辉硬碰,可王俊辉这次桃木剑一挥,就把其当成飞刀给扔了过去。

  那山魈不敢去碰桃木剑,就在空中翻身躲避,可就它翻身的时候,王俊辉就“噌”的一下冲了过去。不等那山魈反应过来,王俊辉手就掐在山魈的后脖子上。

  瞬间那山魈就跟被抽了魂一样,身体往下一耷拉就不动了。

  王俊辉飞快掏出乾坤袋子,把这只山魈装到了袋子里,然后又捏着指诀在袋子上连打了五六下,那袋子里的山魈才停止蠕动。稳定了下来。

  为了以防万一,王俊辉在乾坤的口上又系了一张符箓,做好了这些,他才把乾坤袋装进了衣服口袋里。

  收了这只最厉害的山魈,王俊辉才沉了一口气,然后往自己胸口一拍,顿时一滩掺着符灰的口水就吐了出来,他身上的内阳之火也是渐渐熄灭了下去。

  此时的王俊辉脸色煞白,疾厄宫阴寒命气增多,也是得阴寒类病症的先兆,保寿官命气微微跳动,显然,他刚才的举动已经稍微影响到他的一些寿命了。

  王俊辉收了势,我就赶紧过去扶住了他,兔子魑没敢靠近王俊辉,就自己又跳回了笼子里。

  林森蹒跚着出来帮我拎起兔子魑的笼子说:“你扶着俊辉,这兔子魑,我帮你提。”

  我点了下头,同时脸色也是沉了下去。

  因为王俊辉内阳之气消耗过多,除了脸色煞白之外,他浑身更是冰冷的厉害,这种感觉让我不由想到了“尸体”两个字。

  我问他感觉怎样,王俊辉深吸了几口气说:“内阳之气不稳,我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

  说话的同时,王俊辉的身体就开始发抖,他试着想要把拳头攥起来,可手指抖了几下,竟然攥不到一起去,他的表情也是开始抽搐,嘴角直哆嗦。

  再接着王俊辉双腿一软就要往下瘫,我这边扶着他,自然不会让他摔下去。

  我心里充满了震惊,王俊辉这内火的本事是不小,可消耗也是太过逆天了,这才几分钟,就会留下这么严重的后遗症,如果多持续一会儿,王俊辉怕是要直接暴毙了。

  看到王俊辉的样子,林森赶紧过来跟我一起扶住王俊辉,我那兔子魑就被其扔到一边儿。

  看着兔子魑就道了一句:“从笼子里出来吧,以后我不会再用笼子关你了。”

  听了我的话,兔子魑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心地从笼子里出来,然后开始在院子里打滚,它完全体会不到我和林森看着同伴重伤的心情。

  王俊辉让我和林森把他扶着坐下,让他打坐休息,先调理一下内息。

  等着他坐下后,我就想起相门一些稳固内阳的气功法子,就对王俊辉说:“王道长,我现在先封你印堂,以及太、中、少三阴相门,防止外界的阴气趁你阳气不足倒灌而入。”

  王俊辉点头,我也不敢迟疑,就运气在王俊辉的面相之上点了四下。

  之后我想了一下继续说:“现在我再开你的人中、太、中、少三阳相门,让它们吸收外阳之气,先临时补足一些你体内的阳气,给你内阳恢复争取时间。”

  王俊辉再次点头,我也是再次在王俊辉的面相上点了四下。

  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所有能帮王俊辉的办法。

  王俊辉这么盘腿一坐就是一刻钟。

  在这一刻钟的时间里,他脸上的血色开始恢复,身上的颤抖也是渐渐停了下来。

  之间我也是问了林森的伤势,他就说被山魈撞了胸口一下,可能骨头裂了,无大碍。

  我听着都替林森感觉到疼,他竟然说无大碍。

  一刻钟过后,王俊辉就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自己站了起来,期间我和林森也想着过去扶他,不过被他挥手拒绝了,他站起来了后,轻轻抖了一下身上道袍说:“好了,我行动已经无碍了,不过这次回去,怕是又要修养月余的时间,不知道这次组织上会不会那么通情达理了。”

  我还没说话,林森就去把王俊辉的桃木剑捡回来递给王俊辉说:“别想那么多了,如果组织不近人情的话,你就请人帮帮你,你的朋友那么多,总有人愿意为你出头的。”

  王俊辉没说话,多半是认同了林森的说法。

  我这边也不用再提着那个笼子,就把铜钱剑收起来,然后抱起了兔子魑。

  从赵家的宅子里出来,我们三个人就只有我一个人没受伤,当然如果没有兔子魑护着我,我伤的应该不会比林森轻。

  所以我们这次肯定要先到赞皇县城给林森看下一下,不然那裂开的骨头刺到内脏就完了。

  见我们从赵家宅子出来,三个人伤了两个,那些人就纷纷议论了起来,再也没人提银元宝藏的事儿了,有些人过来问我们鬼收拾了没,我就没好气地说了句:“你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到了车子旁边,赵二两还在那里等着,旁边扔着两布袋的核桃,他说这是差不多一百三十多斤的核桃,便宜卖给我们了,本来我是准备让他抬回去的,可王俊辉却是坚持要留下,所以林森就付了赵二两钱,我一个人把两袋子核桃搬进了后备箱里。

  离开这里的时候是王俊辉开车,林森因为骨头受伤,所以不能长时间坐着,我们就让他去后排上躺着休息。

  我则是抱着兔子魑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王俊辉虽然也伤的不轻,可现在调息已经稳定了很多,他只要不再运气斗法,或者做什么剧烈运动,开车还是没啥问题的。

  至于我,没想过买车,所以还不会开车,驾驶证自然也是没有的。

  车子开了一会儿,王俊辉就对我说,回去之后抽时间学学开车,把驾驶证考了,这样以后我们再出案子,三个人轮流着开车也轻松点。

  在回赞皇县城的路上,我和王俊辉就聊起了他这次冒险燃烧内阳的事儿,他笑着说:“我是师父带大的,可我师父已经离世,我无需担心孝与不孝,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与我患难与共的雅静,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她舍命救过我,我发过誓,这一辈子要与她同生共死,她现在寿命大减,我折损些阳寿又算得了什么?”

  我没说话,王俊辉继续说:“我心里很恨我自己,当初没有照顾好她,我也恨自己,明明有这一身的大神通,却救不了自己最心爱的人,既然将来的日子,我不能与她共生,那我情愿与她同死。”

  王俊辉的这些话让我心里一颤,我没想到王俊辉这样的一个道门高手,竟然在感情方面的执念如此之深。

  林森在后排没说话,我估计他是太了解王俊辉的性格,知道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左右不了他吧。

  而我却是有些不甘心地问王俊辉:“如果你的寿命大减,将来却找到了救雅静的办法,留下她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你忍心吗?”

  王俊辉反问我:“三个月找到一只成年的魑,你觉得有可能吗?”

  李雅静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