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88章 大煞风情的浪漫

第088章 大煞风情的浪漫

  提到李雅静我和王俊辉之间的话题就又停了下来,这是一个无法谈下去的梗。

  王俊辉没有办法解李雅静身上的活死人尸毒,他背后的组织也没有办法,那我这个黄阶二段气的毛头小相师就更加力不从心了。

  沉默了一会儿,王俊辉就主动说话:“说说咱们抓的那只山魈吧。他身上的道印也看到了吧。”

  我点头说看到了。

  这话题变的有些突然,我的心思一下还转不过去,也就没想好说什么,或者问什么。

  王俊辉继续说:“你能看出那道印的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个道印便说:“太极如常,八卦错乱,不分乾坤,感觉好像没有章法。”

  王俊辉点头道:“的确如此,其实那种道印是养鬼印。南派一些大宗道门都有的禁术,换句话说,我们抓的这只山魈之前是被人养的,他是另外两只山魈的头,那个养这只山魈的人,应该是通过这只领头的山魈,控制了他们。”

  我惊讶道:“有人养魈?”

  王俊辉反问我:“许你养魑,还不允许人家养个魈?只是那养魈的人为啥没在这里。他又怎么会纵容这些山魈害人,这让我想不通?”

  “还有对方费了大心思养了的魈,没有理由说扔就扔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然后看了看自己怀里的这只“呼呼”打小?睡觉兔子魑,如果我把这玩意儿放生了,以它蛊惑孤魂野鬼的本事,估计也要祸害一方。

  王俊辉继续说:“这里面大有文章,我现在内息不稳,也不能问袋子里的山魈,想知道其中的秘密,就要等我伤愈之后再说了。”

  我点点头。

  话题成功从李雅静身上转开了,我也没再往回扯,便说起一些道派的事儿,王俊辉就告诉我说:“其实北方的道术都不精纯,搀和着许多的巫术在里面,现在道行里的人常说。南道、北巫、中杂派,这中杂牌就是指我们华北地区的许多道门。”

  “满清入关的时候,许多萨满巫师也跟着入了关,他们活跃了华北地区,只可惜他们的巫术最终没有被大众接受,不过就算没有传播开,也有不少巫术的法子在民间流行,比如跳大神,就是典型的巫派留下的驱邪仪式,而一些北方的道派也主动融合了一些巫术的精髓,就渐渐形成了中派。”

  道门的这些事儿,爷爷很少给我提起,王俊辉忽然说起来,我也是觉得十分感兴趣,就问王俊辉南道、北巫和中派,哪一派更厉害一些。

  王俊辉说:“各有所长。”

  我又问及佛学方面的事儿。王俊辉说:“佛门以中、西两地为尊,众多寺庙昂首敬之。”

  我知道王俊辉说的中指的是佛门正宗少林寺。

  而他说的西,便是西藏拉萨,都是佛学圣地。

  话题越扯越远,可王俊辉脸上的阴霾却始终未曾拨开。

  通过这些聊天,王俊辉只是初步猜测那只山魈是南方道门的人留下。具体更多的事情,就要等他审问过那只山魈才能知道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赞皇县的县医院,给林森做了检查后,医生就说他的骨头是裂了一些,可并没有错位,也没有伤到内脏,总体来说情况不是很糟糕。

  林森在县医院这边做了初步的治疗,就坐着救护车转院到我们市里的医院去了,而我和王俊辉也是回到了市里。

  因为这次的报酬很低,所以王俊辉就把那一百多斤的核桃送给了我,我想了下也没客气,打个车就拉回县城去了。

  其实我准备去看下李雅静的,可是被王俊辉阻止了,他说我去看也没用,如果李雅静再想让我算什么事情,那就更加不好了,他只想陪着李雅静安安静静走过剩下的日子。

  我劝他不要放弃希望,他笑着回答我说,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他跟我说的都是最坏的打算。

  而我也是趁机看了看王俊辉的面相,印堂黑气环绕,说明他最近麻烦不小,不过他疾厄宫的病理命气并未出现恶化趋势,看来他只要安心调理身子就没有大事儿了。

  另外我还往王俊辉的妻妾宫上看了几眼,命气虽然呈涣散的趋势,可仍保有生机,他和李雅静之间并非陷入了绝境。

  我有心给他说这些话,可王俊辉却摆手说:“给我留些秘密吧。”

  带着两袋子核桃回县城,我估计这核桃的价值,比我这次出任务分到的钱还要多,所以这核桃我自然是舍不得扔掉的。

  我回家的时候,徐若卉已经去上班了,所以我就想着给她一个惊醒,便出去找了个花店,和老板砍老半天价才捧了一大束的鲜花回来。

  我把鲜花摆在徐若卉房门口,然后就又出去上果蔬市场给兔子魑买苹果,毕竟我可是答应过它,以后要天天喂它苹果吃的。

  自从那兔子魑救了我之后,我对它算是彻底的放心了,加上那笼子已经被我丢在了赵大川的老家,所以从今以后,我家的兔子魑就决定放养了。

  在买苹果的时候,我就想一会儿我藏在二楼,等着徐若卉回去的时候,看到门口一束鲜花,然后又看到院子里到处乱跑的兔子魑,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我很想看看她的反应。

  想着想着,我就“嘿嘿”笑起来,那卖苹果的阿姨就说:“小伙子,你的笑不值钱,快掏钱!”

  我扛着一袋苹果赶紧往回走,现在差不多已经是下班点了,没一会儿徐若卉应该就回来了,我必须赶回去藏好了。

  扛着苹果进门,进到院子里的下一刻我就立刻变得火冒三丈,放下苹果对着那兔子魑怒道:“你看看你都做了啥,我要炖了你……”

  我看到了啥呢?

  一只兔子魑蹲在徐若卉的房门前,正在撕咬我摆放在那里的鲜花,最可笑的是,也不知道这兔子魑怎么弄的,头顶上还顶了一朵玫瑰花。

  满地的花瓣,它手里还捧着一朵玫瑰正在一脸嫌弃的咀嚼着。

  我真搞不懂,既然不喜欢吃,为啥那捧鲜花里一朵囫囵花都没剩下了?

  我喊了声我要炖了它,那兔子魑就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哧溜”一声就要上二楼。

  我哪里会给它这个机会,一个大步迈过去就堵了楼梯口,然后指着那兔子魑道:“你赔我鲜花,不然我给你没完!”

  就在我喊这句话的时候,大门“吱”一声开了,那兔子魑转身就往门口跑去,我赶紧去追,这家伙要是出去野了,我的罪过就大了。

  我追了几步就看到徐若卉站在了门口,她穿着紧身的牛仔裤,毛织的卫衣,扎着马尾辫,脸上带着些许的幸福和开心。

  那兔子魑没有跑出去,而是一下躲到了徐若卉的身后。

  徐若卉看了看她门口撒了一地的花瓣,又看了看逃跑的兔子魑,再看下我气势汹汹的样子,一下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

  顿时她捂嘴“噗”的一声就笑了起来,她的笑有开心,有意外,更有幸福。

  好吧,虽然和我预料的情况不太一样,不过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所以我收住生气对徐若卉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徐若卉“嗯”了一声,然后就忽然跑过来抱了我一下,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这惊喜很浪漫。”

  听徐若卉这么说,我就看着站的直直,瞪着我求饶的兔子魑说:“算你走运!”

  那兔子魑知道我不生气了,蹦蹦跳跳就要去撕扯装苹果的袋子,徐若卉也看到了兔子的动作,赶紧松开我,先一步过去阻止那兔子,然后说:“以后没有我们的允许,你不能乱吃东西哦?”

  那兔子魑冲着徐若卉点点头。

  唉,这兔子魑又破坏了我的好事儿。

  接下来我和徐若卉就一起喂了兔子魑,然后又一起出去吃了饭,虽然都是一些简单的事情,可我俩都觉得很开心。

  简单的日子简单过,简单着的快乐,简单的幸福。

  接下来几日,我就去医院拆了线,我腹部的伤口已经彻底好了,而王俊辉那边暂时没啥消息,几次电话打过去,他都说,他已经找人替他去完成组织上的任务了,他最近在休息,所以我正好也可以放假。

  换句话说,我是暂时的失业了。

  闲来无聊,我又不能无所事事,所以这几日我又把我的那间算命的小店开了起来,只可惜我小店的人气都被败光了,整日下来也没个人,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就把前些日子带回来的核桃放到小店的门口兜售。

  我还自己写了硬纸板的幌子——“算命、看相、测字、卖核桃”。

  怎么看我都觉得我这个小店好像不怎么专业。

  就在我挂出去幌子没多久,还真有客人上门了,那客人上门第一句话说:“什么时候李家的小相师做起小买卖,贩售起核桃来了。”

  我抬头往门口看来一眼,一下就认出了这个人,正是求卦逼走了我爷爷的那个刘文轩,他怎么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