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89章 上好的职位

第089章 上好的职位

  看到刘文轩进来,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那个叫老秋的男人,见我不太欢迎他,刘文轩就自己继续说下去:“李小相师上次给我解的那几卦都应验了,这次来。是特地来向李小相师道谢的。”

  道谢?我都快忘记当初给他算的什么了,现在跑这儿来找我道谢,骗鬼呢!

  再者我是一个相师,从他进门起,我已经把他的面相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他奴仆宫有凹痕,命气自下向上翻滚,彰显出一副咄咄逼人之势,这种面相,不是有人造他的反,就是他要造别人的反。

  结合他的印堂上黑红两色命气游走不定,说明接下来他身边的事儿都是福祸相依,再者三停命气。中停凸显,上、下停相生,主升迁,说明不是别人造他反,而是他要上位。

  只不过在他上位的过程中却遇到阻碍,我上次给看相,就看出他和他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不和,这次再看他的兄弟宫,两股命气不停博弈。是二虎相争之相。

  这就说明那个权威在他之下的弟弟,忽然得了什么势,开始和刘文轩争夺家族的产业继承人之位了。

  遇到这些烦心事,那刘文轩多半是想找我求上一卦的。

  见我看着他不说话,那刘文轩顿了一下继续说:“看来我刘某人所遇到的事情是瞒不住李小相师了,不知道李小相师是不是从我面相上看出我的烦心之事了呢?”

  说着刘文轩对那个叫老秋的男人挥了下手,老秋就拿出两叠钱放在我面前。

  刘文轩继续说:“李小相师。如果你能赐予我良策应对面前的麻烦,这些钱都是你的,另外我还会再送上十倍的酬金。”

  这应该有两万吧。再十倍的话,就又是二十万。

  听了这数目我就怦然心动了。

  有了这钱,加上我存的钱,在县城就够买房了,去市里面付个首付也是绰绰有余,能买房,我就有底气向徐若卉求婚了,有了房,就算将来我去见徐若卉的父母,心里也不至于没底儿。

  见我不说话,刘文轩以为我嫌少,立刻又道:“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再加十万。”

  我哪里会不同意。我现在已经见钱眼开了。

  于是我就立刻道:“这钱我先收着,事成之后,三十万,一分不能少。”

  刘文轩微微一笑说:“我刘某人从不食言,那就先请李小相师,说说我最近的困境吧。”

  收了钱,我也不再顾忌,一股脑把自己刚才看出来的都说了一遍。

  听我说完,刘文轩忍不住拍手称赞:“果然,一睹相门知百事,我在李小相师面前,可真是没有丝毫的秘密可言了,幸好你不是站在我的敌对立场上,不然我可要麻烦了。”

  刘文轩这话说的怪怪的,像是在感慨,又像是在提醒或者警告我别站错了队。

  总之他的语气让我很不舒服。

  我感觉这刘文轩跟第一次我见他的时候,对我态度大不相同。

  不过很快我又明白了,上次他来的时候,是找我爷爷求卦的,他对我的态度多半是因为我的爷爷,随后第二天他知道我爷爷走了,可毕竟我爷爷才刚走,他也不确定是真走假走,所以依然对我礼让有加。

  可这一次,他肯定是做了多方的打听,在找不到我爷爷后才来找的我,所以他对我的态度就是对“李小相师”的态度。

  想明白了这些让我心中增加了一种挫败感,我终究还是差我爷爷太远了。

  我还没说话,刘文轩就问我:“李小相师,我这次的麻烦可有解决的方法。”

  我说:“那就起上一卦吧。”

  我这次给刘文轩排卦,没有用简单的数字卦,而是用了较为精准一些的指节骨排卦的法子。

  刘文轩学的比较慢,学了好多次,才把我交给他的那一套手指变换的动作学会,我让他连做了三遍,然后再精心推敲,排演用了差不多十五分钟这一挂才得以排除卦象和变爻。

  刘文轩所求之卦为既济卦,象曰: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豫(预)防之。

  享小,利贞。初吉,终乱。

  大概卦象就是指刘文轩在初期和他弟弟的权位争夺中会处于上风,对他十分有利,可越到了后面事情便会变的愈发的混乱,其中可能还会有小人从中作梗,而这里的小人,很明显是刘文轩的某个手下,需要谨防。

  而刘文轩这一卦变爻是九五阳爻,象曰: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禴祭。

  意思大概是东殷大肆杀牛祭祀,时运还没有西岐的简陋的祭祀好,寓意天佑大得之人,而不是大搞场面,铺张浪费的人。

  这就要刘文轩深居简出,以德服人,少搞一些铺张浪费的造势活动,不然多半会被小人抓到把柄,进而做文章,从而输了阵仗,影响了大势。

  只要他继续以自己的德性行事,定会不战而胜。

  看到这里,我就把我这一卦一一解给了刘文轩听,刘文轩也是连连点头。

  等我讲完了,他就问我:“能不能算出我身边的那个小人是谁?”

  我笑道:“能撼动你形势的人,自然是你的嫡系,过多的事情我就看不太出来了,毕竟我不是你身边的人,对你身边的人和事儿也不了解。”

  听我说完刘文轩就站起身要与我握手,我很不习惯地站起来和他握了一下。

  握住我的手刘文轩忽然说:“李小相师,你可否答应做我的顾问,疑难症结方面的顾问,我们家族里平时的事儿,你不需要过问,你只需要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帮我解惑即可,我给你百万年薪。”

  百万!?

  我的眼睛都要放光了,这刘文轩出手如此阔绰,看来不是市里的周睿和熊九能比的。

  我动心了,这远比我跟着王俊辉挣钱快,也安全。

  可王俊辉对我有恩,我又不能扔下他不管,便对刘文轩说:“我平时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经常会有出远门的时候,我做你的顾问,恐怕有诸多不便。”

  我还是拒绝了,我爷爷说过,相者,天下也。

  意思是我们相师是应该为天下苍生服务,而不是成为某一个权势贵人的私人顾问。

  见我拒绝刘文轩觉得有些惋惜,就问我最近是不是有空,我一想,的确是有些空闲的很,我这“算命加上卖核桃”的小店已经数日没有开张了,再这么清闲下去,我的婚房就看不到指望了,我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所以我点了点头说:“最近的话,的确是有些时间。”

  刘文轩立刻高兴道:“这样如何,你与我一同去省城,帮我度过目前的危机,时间不会太长,只需要一到两个月即可。”

  “一到两个月?我可不保证自己会待那么长的时间。”我笑着说。

  刘文轩摇头说:“没关系,在这期间你随时可以走。待遇的话,按照年薪百万给你,你干多久,给你结多久的工资,另外刚才承诺你的钱,不用等事情结束,只要你跟我去,我立刻安排转到你账上。”

  我立刻拍手道:“成交!”

  而那个叫老秋的男人却是想要出言阻止,刘文轩就道:“老秋,不用多说了,李小相师是神相的孙子,得到他的真传,绝对值这个价钱。”

  原来刘文轩给我这个价钱,还是看着我爷爷的面子。

  我心里的挫折感再次升起,可钱总不能不挣,所以我也就没说什么,默默地把桌子上的钱收了起来。

  刘文轩问我什么时候能走,我说:“明天吧,我有些事儿还要处理一下,你们给我留个地址,我明天自己过去找你们。”

  刘文轩也是点了下头,他说他在省城那边的确还有很多的事儿要处理,也就不和我客气了,便给我留下一个电话,说是我到了省城只要打这个电话,就有专门的人去接我。

  收好了电话,我就把刘文轩送出了门,临走的时候,刘文轩又把我小店的那点核桃给捎带买走了。

  我今天也算是彻底赚了一笔,卡号已经给了刘文轩,今天我的银行卡里就会多出三十万来,这可真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啊。

  所以我就准备在徐若卉下班的后,好好庆祝一下,只可惜我又要出远门了。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我虽然从小跟着爷爷,可很多事儿我都比较自立,我明白,我整天和徐若卉腻在一起,对我俩的将来是没有任何帮助的,真正的爱不是无所事事的相守,而是努力去拼出一个好的前程来,给自己,也给对方一个好的未来。

  转眼到了傍晚十分,因为明天是周末,今天比较忙,所以徐若卉回来比平时晚一些,我在家里闲着没事儿,就去幼儿园门口接她。

  见她出来,我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她就冲我跑过来,然后挽住我胳膊问:“你竟然会来接我,是不是明天又要出远门了?”

  咦,难不成徐若卉也会看相了?

  这应该是来自她对我的了解。

  不等我说话,徐若卉就说:“最近我看到你的时候右眼皮老跳,你注意着点哈,我总感觉你可能要惹什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