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90章 小鬼索命相

第090章 小鬼索命相

  听着徐若卉对我的关心,我心里自然是欢喜的很。

  欢喜的同时她的话我自然也是听了进去,所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也是命理带动生理上的一种反应。不全是胡诌。

  徐若卉说她看到我的时候,右眼皮会跳,说明那个灾难极有可能应在我身上,至于我的右眼为什么不跳,那应该是我对灾难的感应较轻,或者我本身不是太在乎吧。

  在换句话说,徐若卉心里很在乎我,所以她的相门才会感应到我未来的灾难。

  可不管是什么灾难,那几十万块钱在那里摆着呢,我都要试一试,那可是一套婚房的钱,有了那房子我就可以去见徐若卉的父母了,我俩的关系也就可以彻底公开了。

  这一晚我和徐若卉在外面吃的饭。是县城的一家西餐厅,饭菜都是徐若卉点的,因为我是第一次来吃这玩意儿,那菜单奇怪的很,我都不知道啥跟啥。

  吃西餐、喝红酒这都是我在电影里看到的浪漫情节,可我却发现我是半点红酒喝不了,那味道进到嘴里,让我只想吐。

  迫于无奈徐若卉只能给我要了一杯饮料,然后笑话我说享受不了高端的浪漫。

  我也没啥好说的。因为我是真的品不了红酒。

  当结账的时候我出的钱,我还充大方给了服务生一百块的消费,下楼的时候徐若卉就说这个西餐厅不算高级,根本没人给小费的,我当时就想回去把钱要回来,徐若卉拉着我的胳膊笑着说:“这才是我认识的李初一嘛。”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就想着把今天收的那些现金给徐若卉花。可她只从里面拿了几百块说:“我拿几百块,就当你这个做男朋友的送了我一件衣服,其他的钱我不会用你的。我现在自己上班,能养活自己,就连家里的钱我都不花的。”

  徐若卉之所以高傲,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更不是因为她目中无人,而是因为她自立,至少在经济上她不需要依靠任何人。

  第二天是周末,我先陪着徐若卉逛了半天街,然后给她买了几件衣服,当然她也给我挑了几件,其中还有一件毛衫她非要出钱,说是要送给我的,让我心里感觉暖暖的。

  等着转的差不多了。我再打车把徐若卉送回家,抱着兔子魑让司机师父送我去省城了,没办法,谁让我抱着一只兔子,火车、长途汽车都坐不了。

  这次分别徐若卉依旧送了我一个长长的拥抱,嘱咐我一句当心。

  拉我的司机师父,因为接了我这个去省城的大活,也是开心的很,谈好价钱,送徐若卉回家这段路,他都给免了钱,其实我们县城也就没多大,转个圈下来也就几十块的事儿。

  在路上司机师父就一直夸我女朋友漂亮,说我有福气什么的,还说我年轻有为之类的。

  等他夸完了我,然后再问我是干啥的,我笑着就说自己是算命的,那司机觉得我是开玩笑,就跟着闲扯了起来。

  跟这司机闲聊的时候,我手机响了几声,是徐若卉发来的短信,说是很喜欢我给她买的衣服,还给我发了一个笑脸和亲亲的表情。

  我则是回了她一条,下次我回去的时候,兑现那两个表情吧。

  徐若卉很干脆地回答我:“好啊。”

  我当时差点让司机师父立刻掉头回去。

  和徐若卉聊了一会儿,她就说让我小心,然后说自己看会儿书。

  从县城到省城比到市里要多出两个半的路程,所以中间的时候,司机师父就找了一个高速服务区休息了会儿,顺便吃点东西放放水。

  等我们到了省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五点半了,我打了刘文轩给我的电话,他就问我在那里,我对省城一点概念都没,就把电话给了司机师父,那司机师父说把我放高速口什么的。

  等着他俩谈妥了,我就被扔在下高速的收费站附近。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一辆B字开头的豪车就开到我跟前,问我是不是李先生,我问他们找那个李先生,他们说李初一,我点头说:“那就是我了。”

  来接我的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司机,女的穿着一身职业装披肩发,不过领口很保守,看来不是所有职业装都是电视上那个样子,而刚才跟我说话的就是那个女人。

  我上了车她就给我做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刘文轩秘书之一,叫纳兰静怡,是专门负责接待贵客和安排外务活动的。

  听这女人的介绍,我就知道刘文轩的地位显赫了,这秘书都不止一个。

  另外这纳兰静怡看着温柔、恬静,好像不是太爱说话的样子,怎么会是刘文轩的外务秘书呢?

  还有纳兰的这个姓,应该是满族的姓氏,这个秘书应该也是一个满族姑娘了。

  我上车,纳兰看着……

  好吧,我总觉得她这个姓很好听,所以就以姓来称呼她。

  纳兰看着我手中的兔子,然后就开始和我聊天,先聊兔子的品种,然后问我的喜好,虽然我的回答五花八门,可她能用她的话来接上话题,而且每个话题都有分寸,能让我聊的尽兴,又不会问到我不想回答的问题。

  是一个很聪慧的女人。

  我看了看她的面相,十一宫相门均无出彩的地方,可她的十二宫相门,也就是综合态势的相貌宫却是中上之相,年轻虽然奋斗有些苦,有些累,可她在三十五之后,必定苦尽甘来,会赢得自己的一片天地。

  换句话说,她会成为女强人,至于她的情感方面的命理,我暂时看的不太透彻,不过不会太顺,估计要经历一些波折。

  纳兰依据她的经验和智慧和我聊天,而我则是依据我相门识相辨人给她谈天说地,一路下来也就无事可做。

  纳兰把我接到省城的一个英伦风格的五星级酒店,她说我接下这段时间都会住在这个酒店,以后他们的老板,也就是刘文轩找我商谈工作的话,会到这边来找我。

  这就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我本来是一个“打工者”,如今却要老板来找我谈工作,这让我就有些受宠若惊了。

  我和兔子魑的吃住都安排好了,纳兰把她的电话留给我就走了,说我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跟饭店说,或者打电话给她。

  我一下成了刘文轩的座上宾,这就让我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了。

  坐在这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里,虽然不是最豪华的总统套房,可规格也算是很高了,这应该会是我这一辈子住过的最好的房子了。

  此时有些对刘文轩家族感兴趣了。

  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家族会有这么多的钱呢?

  我这边刚住下,刘文轩就亲自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一会儿他会让他的另一个秘书送一些他手下亲信的资料给我看,让我试着辨别一下,看看能不能算出哪一个是坏他大事的小人。

  这种事儿可能是关系到人一生命运的事儿,我不敢乱说,就对刘文轩说,我尽力,不过能不能看不出来,以及具体的事宜就要见到那些人的本尊后才知道了。

  刘文轩那边也是应了一声说,先让我看资料,然后再安排我和那些人来一个会面。

  我就觉得刘文轩有些从之过急了,他这么急着抓内奸,反而是会把自己阵营搞的人心心慌慌,这一举动有些不明智。

  所以就把心中想法给刘文轩说了一声,他听了我的想法,也是沉默了一会儿说:“看来李小相师不只是算命厉害,在用人处事方面做的也不错啊。”

  我立刻反应过来了,这是刘文轩在试探我,看看我的综合能力到底如何,高了,他给我的权力会大一些,低了,他估计不会给我什么权力,只是单纯地向我询问一些事宜。

  接着刘文轩就说,他们公司明天在国际饭店有一个庆祝酒会,他必须要参加,让我也一同去,到时候在酒会上他会介绍一些他的敌人和亲信给我认识,让我辨识一下他们的弱点和忠诚度。

  这刘文轩可真是会使唤人,我估计在给刘文轩打工这段时间,应该会把不少人的命运、命理都呈现到刘文轩的面前,这样他就可以更好的操控那些人为他卖力工作。

  而刘文轩付出的就只有钱,而我可能会因为这些算命举动惹来数不清的麻烦。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后怕,更有些后悔。

  我这边半天没说话,刘文轩就继续说:“一会儿我会派一个叫许耿雄的人去找你,他会给你详细介绍一下明天的酒会流程,还会送一些衣服给你,到时候别出了什么纰漏。”

  我明白了,刘文轩把我奉为座上宾,我要是出洋相丢了人,那就算丢了他刘文轩的人了,所以他这才找人来给我做培训。

  挂了电话没多久,那个许耿雄的人就来了,我看到他的第一眼不由就愣住了,他的印堂黑气极深,保寿官命气有剥离的趋势,是被小鬼缠身,不,是小鬼索命之相,有人要害他!

  而要害许耿雄的人身上好像有着一些刘文轩身上的气息,可又和刘文轩有些区别,难不成是刘文轩的那个弟弟?

  他在用邪术害刘文轩身边的人?这也太阴毒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