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91章 倒霉的白日梦

第091章 倒霉的白日梦

  我把许耿雄堵在门口看了半天,他就有些奇怪地看了看,然后又探头出去看了看门牌号问我:“你是李初一,李先生对吧,我是许耿雄。刘老板让我过来给你介绍一些明天酒会的情况,还有……。”

  说着他把一个西装袋子和一个皮鞋盒子递给我说:“这是你明天要穿的。”

  我这才请许耿雄进来,他差不多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面相上除了呈现出小鬼索命的面相外,财帛宫还有明显的问题。

  他鼻子上黑气四散,还有一些红斑出现,这说明他欠下了一笔不小的外债,而这件事儿搅的他心疲力尽。导致他最近工作上经常出纰漏。

  我之所这么说,是因为他的官禄宫启运不畅,层层遇阻,而这些阻力有一部分是受到财帛宫的黑气所致。

  许耿雄给我说了几句话,见我却一直不说话,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把衣服和鞋子放在沙发上后,又问我:“李先生。你老是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哦”了一声说:“还真有一些东西。”

  许耿雄拿出手机想要看下,我就说:“不用看了,你自己看不到,不过在我眼里,你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

  我和这许耿雄虽然没什么交情,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有人在我面前被害而不管,我的良心上过不去。

  听了我的话,许耿雄愣了半天,然后忽然对着我笑道:“李先生你说笑了吧,我虽然最近有些倒霉,可还不至于搭上自己的性命。”

  我问他,最近是不是欠了很多债,许耿雄愣了一会儿反问我:“你怎么知道?”

  我没理会他,继续说:“你工作上面层层受阻,越来越不受重用。职位可能还要被降。”

  许耿雄反问我:“刘老板告诉你的?”

  我摇头说:“我虽然是他请来的客人,他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们公司的任何事儿,包括你们这些人。这些都是我从你面相上看出来了,这也是你们老板请我过来的原因。”

  我说这话显得有些自大,甚至有些飘,这其实不是我的本意,而是这里环境,让我说话的时候不由就飘了起来,有时候自己都控制不了。

  不过我这些话那许耿雄确实信了。

  他慢慢回答我:“我欠债都是银行的债,银行最多收了我房子,要我命的事儿,他们还做不出来吧?”

  我笑着说:“要你命的自然不是银行,而是另一个人,你这印堂位置黑气缭绕,是明显的鬼缠身之相,我问你最近有没有经历过什么怪事儿?”

  “怪事儿?”许耿雄沉默了一会儿就说:“的确有一些。我老是做梦,然后梦醒了,就发现梦里经历的一些事儿好像是真的,不过不是晚上的时候,而是大白天在办公室里。”

  我好奇的问他:“你上班睡觉?”

  许耿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好多次上着班。我就感觉自己迷糊了过去,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我喝好多咖啡都没用,总感觉自己的身体昏昏沉沉的,我去医院,去看精神科,医生说我是神经衰弱,还有轻度的妄想症,换句话说,他们认为我是神经病。”

  我问许耿雄在办公室都做什么梦。

  许耿雄说:“我老是梦到一个看不清什么样子的小孩儿站到我面前,然后指着电脑说让我买这个股票,买那个股票,然后等我睡醒了,我就真的莫名其妙地买进了那些烂股票。”

  “就这么一来二去,我的钱赔了不少,最后连房子都快赔进去了。”

  我还没说话,许耿雄继续说:“后来我就赔钱把股票全卖了,账户也关了,可我已经欠下了一大笔的钱,除了这事儿,再加上我上班老睡觉,我的工作和职位都做了很大的变更,要不是刘总看在我跟着他几年有些功劳的份上,估计我早就要收拾东西走人了。”

  说着许耿雄说:“所以我现在只能做些跑跑腿,介绍一下酒会流程之类的小事情了。”

  我问许耿雄在公司里有没有仇人,他想了一下说:“倒是有一个,就是我们公司的刘二总,刘总的弟弟,前几个月,他有一笔坏账,想着扔在刘总的头上,陷害刘总,被我查出了纰漏,让刘总反败为胜,度过了危机,从那会儿起,刘二总就经常针对我,没少给穿小鞋。”

  说到这儿许耿雄就道:“你该不会说刘二总要杀我吧?”

  我没说话,而是取出朱砂墨在许耿雄额头上抹了一下道:“这朱砂墨,你今天就顶着,千万不要擦掉,他可以保证你今夜不受那小鬼的袭扰,然后做个好梦。”

  “小鬼?”许耿雄表情就有些不相信了。

  我点头说:“没错,你现在正被别人养的小鬼索命,以你的命相,最多三天,你将会死于非命。”

  许耿雄问我:“这么说我最近老做白日梦,还这么倒霉,不是我精神有问题,而是那个小鬼搞的鬼?”

  我点头说:“是!”

  许耿雄开始若有所思,他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他欲言又止。

  我让许耿雄有什么尽管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到他,他犹豫了一下说:“有一次我去刘二总的办公室,看到他桌子上有个透明的玻璃瓶子,瓶子里扔着一张黄纸,那黄纸上有好多暗红色的血块,好像是有人故意一点一点滴到纸上的一样。”

  我赶紧问许耿雄有没有看清那纸上有什么字,或者什么图案。

  许耿雄摇头说:“我进去后,还没来得及细看,刘二总就匆忙收起来了,后来我就没再在他的办公室里见过那东西。”

  说完许耿雄问我那瓶子是不是有什么玄机,我苦笑一声说:“这我怎么知道,改天问问你们的刘二总不就行了。”

  其实我心里却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我记得我小时候爷爷给我讲过一个道士养鬼的故事,那个养鬼的人就是在一个缸子里,放上所养一张小鬼生前的生辰八字的符纸,再每天往那纸上滴一滴血,这样那小鬼就会慢慢成为自己的养鬼,然后听自己的话。

  而许耿雄的那个会不会是这样的养鬼方式呢?

  本来许耿雄是来给讲明天酒会的事儿,没想到却被我带偏了话题,聊了很久才回归正题。

  等着许耿雄给我介绍完那些,他依旧满怀希望的问我:“李先生,不,是李大师,你一定帮帮我,如果能帮我躲过小鬼的纠缠,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摇头说:“我倒是不用你替我做什么,我帮你也是看着你们刘总的情分上,毕竟他是花大价钱请我过来的。”

  又说了一会儿那许耿雄就离开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今晚估计很难睡着了。

  而我这边则是和徐若卉打了个电话,闲聊了几句后安稳地睡下了,住这么好的地方,被人奉若上宾,这种飘忽忽的感觉,让我这一晚睡的极香。

  次日清晨,我刚在酒店这边吃了早饭,许耿雄又来找我,此时他额头上那红色的朱砂印记还没有清除。

  见到他之后,我就说,那朱砂印记一晚上就过期了,早起就可以洗掉了。

  许耿雄却摇摇头说:“李大师,你不知道,昨晚,我,我见到那东西了。”

  我再仔细看了一下许耿雄额头上的朱砂,干涸中带着一丝浓黑,是受到脏东西污染而至,也就是那个脏东西昨晚去找了许耿雄,只可惜许耿雄被我朱砂封了相门,他才逃过了一劫。

  我让许耿雄细说一下情况,他就说,他昨晚在睡下之后,跟以往的习惯一样,在床上躺着先看一会儿书,可当他看累了,书放下的时候,就发现有一个脸色惨白的小孩,就是书的另一面盯着他看!

  他把书一拿开,正好跟那个小孩看了一个对脸儿。

  可不等他大喊,那小孩“哧溜”一声就钻到了他的被窝里,他着急赶紧掀开被窝,却发现被窝里什么也没有。

  他大着胆子,把床下也找了找,也没看到。

  可在自家床上发现了鬼,他就不敢再在床上了,就跑到地下车库,把车开到经常过车的马路边儿上,然后在车里睡了一晚上。

  所以才这么早赶到我这边,他根本没有地方去洗漱。

  许耿雄一边说脸色的惧色还是很明显,看来昨晚那一下真的吓的他不轻。

  我让他先在我房间里洗漱了一下。

  简单收拾了一下,许耿雄就对我说:“李大师,我是真的信你了,那东西我看到了,惨白的一张脸,没有任何的表情,穿着一身黄色的衣服,很单薄的那种,他一下钻进我的被窝就不见了,我是再也不敢回那房子去住了,银行要收,就收走吧。”

  我笑了笑没说话。

  许耿雄问笑什么,我就道:“我估计那小鬼昨晚试着害你,没成功之后就走掉了,你是白白在外面待了一晚上。”

  许耿雄丝毫没有后悔的意思:“我是再也不会回那屋子去了,李大师你一定要救我啊。”

  我看着他问:“今天的酒会,你们的刘二总也会参加吧?”

  许耿雄点头,我就说:“那正好,酒会上看到他的时候,我先确认下小鬼是不是他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