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92章 他就是养鬼人

第092章 他就是养鬼人

  本来去国际酒店,应该是刘文轩的秘书之一纳兰来接我,可因为许耿雄在这边,我就给纳兰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不用来了。我坐许耿雄的车过去。

  纳兰那边也没说什么就道,她会在酒店的门口等我。

  而去酒店的时候,我和许耿雄还发生了一些分歧,那就是我应不应该抱一只兔子去,最后许耿雄见说服不了我,只能打电话联系了刘文轩,刘文轩则是告诉许耿雄,让他一切都由着我。

  差不多上午十一点半左右许耿雄就开车把我送到了酒店门口。一身红色礼服纳兰来接了我,她领着我往里走,酒店的侍应本来要阻止抱着兔子的我,可看到纳兰在我身边,也就直接放行了。

  进了电梯纳兰就笑着说:“没想到李先生这么喜欢兔子。”

  我笑了下没说话,不过我明白,她多半是把我当成有某些怪癖的人了。

  纳兰没有直接带我去酒会现场,而是先领着我去了一个房间。进门后我就看到刘文轩和那个叫老秋的人都在里面。

  我进到了房间里面后,纳兰对刘文轩说了句:“刘总,人带到了。”

  之后她又退出了房间。

  纳兰退出去后,刘文轩就招呼我坐下,然后给我倒了杯茶说:“李小相师这一身的装扮还真是不错啊。”

  我把兔子放到沙发上说:“这不都是按照刘总的意思来的嘛。”

  我说话不能太顺着刘文轩,不然他肯定会毫无忌惮地使唤我,让他时刻感觉到我身上也有逆鳞,他在再让我做事儿的时候,就要注意下分寸,不然动了我的逆鳞,我也是会生气的。

  刘文轩笑了一下就对我说,我一会儿要是抱着兔子参加酒会,恐怕有些不雅,他让我先把兔子放到这个房间,他找人给我照看,保证不会出问题。

  我这一身装扮。抱着一只兔子参加酒会的确有些不搭,我也没再为难刘文轩就说:“兔子我可以留在这里,不过不用人照看,你的人也照看不了它。”

  刘文轩看了看那只兔子,然后对我点点头。

  我看他的样子,他好像也是看出了一些那只兔子的不寻常之处。

  正在我和刘文轩说话的时候,我就听着隔壁房间好像有人开门的声音,接着我那只兔子魑一下就机灵了起来,它的耳朵竖起,左右环顾,然后直直看着门口的位置。

  同时我还发现它呼吸开始加重,很快就发出“呼呼”的声音,显然是有东西引起了它的反感。

  我的这只兔子是魑,天性只对鬼物反感,如此说来那边有脏东西?

  我好奇问隔壁房间住的谁,刘文轩道:“我弟弟刘文默。他知道我订了这间房休息,故意把休息的房间订到了我旁边。”

  我仔细看了看刘文轩,他的印堂位置虽然有些麻烦的命气,可却没有被鬼物入侵的邪气,说明就算是刘文默真的养鬼了,也没有拿小鬼对付刘文轩。

  难不成是刘文默念及兄弟情谊?

  其中很多细节还没有办法解释通。

  见我不说话。刘文轩看着我那只“呼呼”的兔子又问我:“李小相师,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我摇头,这种事儿,在没有亲眼见到之前,我还不好妄下定论。

  又过了一会儿,我听着那房间门又响了一声,接着听到一阵人语,再接着楼道里就安静了。

  可我的兔子魑一直对着那房间在叫,显然那房里有东西。

  我问刘文轩能不能带我过去看看,他愣了一下,然后点头同意了。

  其实在我心里已经确定,刘文轩的弟弟肯定是养了一只小鬼,而且就是害许耿雄的那一只,我现在只是希望能够在刘文默的面相上找出他养鬼的直接证据。

  出了房门,老秋就去敲隔壁房间的门,很快就有一个女人把房门打开,看到老秋和刘文轩站在门口,她就立刻恭敬地说了一句:“刘总好。”

  那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抹胸礼服,长发,妆化的很艳,模样算的上是中上等了,只不过她的那种“美”没什么特点,很难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她左眼眼角有一颗杨花痣,桃色的命气泛滥,是好色之相,女色,水性杨花,看了一会儿这女人,大概的性格已经印在我的心里。

  同时我还看到这个女子疾厄宫和男女宫有纠缠不清的藕丝命气。

  此气为流产或者堕胎之相。

  那个女人在和刘文轩打招呼的时候,就看到我一直盯着她的脸看,不由轻佻地看了我一眼,那样子仿佛根本看不起我,大概他觉得我和老秋一样,都是刘文轩的保镖之类的角色。

  而在这个女人说话的时候,房间里又走出一个男人,比刘文轩小上七八岁的样子,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没有打领带,领口的扣子也是解开的。

  他与刘文轩有几分相似,只可惜他总体面相没有刘文轩富贵,他财帛宫虽然坚挺,可命气外强中干,徒有其表,三停均不平势,长短不已,别说富贵,他的寿命都不见得有多长。

  我再看他的印堂,黑气凝重,是长期受到邪气侵蚀所致,看来他真是养了一只鬼了。

  再者他的疾厄宫黑色命气蔓延,有覆盖面相五岳之势头,而这黑气强行把五岳之势暂时都挤压到中岳上,让刘文默暂时运气极好,包括,财运、势运,甚至是桃花运。

  不过这些运势都是昙花一现之势头,我估计以刘文默的身体最多再坚持两个月他就一命呜呼了。

  我看出这些也只是几秒钟的事儿,衬衫男从房间出来,看到我们,就对刘文默道了一句:“刘文轩,你来找我有事儿吗?”

  能直呼刘文轩名字的人,自然就是刘文默了。

  刘文轩摇摇头说:“没什么事儿,就是给你介绍了一个人。”

  说着刘文轩指了下我继续道:“李初一,以后会在咱们公司人事部任职,我准备给他人事部副总的职位。”

  刘文轩这么一说,我都吓了一跳,刘文轩之前只说我过来帮忙,没说给我具体的职位啊,这人事部副总,是要我负责参谋他们公司的人事大权吗?

  不等我说话,刘文默就立刻反对说:“刘文轩,你疯了吧,你从那里找了这么一个毛头小子,他是哪国留学回来的,学的什么专业,之前在哪里高就?”

  刘文默旁边的那个女人也是愣了一下,显然她没想到我的身份竟然不是什么保镖。

  刘文轩没说话,看向了我,显然是让我自己说。

  我想了一下就说:“刘二总,我不是从国外回来的,我是从一个小县城过来的,高中毕业就没再上了,问我之前高就的地方吗,我自己有一家小店。”

  我这么一说刘文默就更加看轻我了,指着我对刘文轩说:“刘文轩,我知道你一直想在人事部安排一些人进去,可你好赖找个像样点的,你找这么一个人,别所说服我,那些股东们你说服得了吗?”

  刘文轩说:“一会儿酒会上,我会宣布这个人事任命,到时候我自然有办法说服那些股东们。”

  刘文默根本不相信刘文轩的话,直接说:“好,只要那些股东同意,我无话可说。”

  说完刘文默就问我们还有什么事儿吗,刘文轩看了看我,我摇摇头,他就说:“我们没事儿了。”

  “嘭!”

  刘文默直接“嘭”的一声关上了门,丝毫不给刘文轩面子。

  看到这一幕我就笑了笑,我说:“你们有钱人闹矛盾,跟穷家的人没啥不同吗。”

  刘文轩问我怎么讲,我道:“我住的那条胡同也有一家人的老大和老二闹矛盾,也是扯着嗓子喊,出门的时候猛摔大门,甩脸子给对方看。”

  刘文轩笑了笑没说话。

  回到房间里,刘文轩就问我从他弟弟刘文默身上看出什么没有,我想了一下说:“你这弟弟恐怕命不久矣了,我觉得你没有必要跟他做什么争斗。”

  听了我这话,刘文轩问我到底什么情况,我就把刘文默可能养着一只小鬼的事儿告诉了刘文轩,他先是愣了很久,然后才道:“不可能,文默虽然在生意上混账了一些,可为人还是不错的,他怎么可能养鬼害人的事儿。”

  看来这刘文轩对自己的弟弟还是有一些感情的。

  我说,面相是不会骗人的。

  刘文轩还不肯相信,站起身就要再去找刘文默问个究竟,不过却是被老秋给拦下了:“刘总,你这么过去万一把他逼急了,想要害你咋办?”

  我则是问刘文轩,他弟弟学没学过一些养鬼的邪术,他摇头说:“没有吧,也没听过他和什么道士、巫师、阴阳之类的人交往过啊,他怎么会养鬼呢?”

  我又问刘文轩,他弟弟最近有没有出过远门,他犹豫了一下说:“这倒是有过一次,一个月前去云贵两省做了一些考察,我们在那边有几个较大的生意项目。”

  说到这里刘文轩又忽然说了一句:“我听家里人说,文默上次去那边,除了考察项目,还去了一个什么道观求过子,文默他有三个女儿没生出一个儿子……”

  去过道观,难不成是哪个利欲熏心的伪道者给他出了什么鬼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