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93章 瓶子中的手指鬼

第093章 瓶子中的手指鬼

  说到刘文默去过道观的事儿,不光是我,刘文轩自己也是陷入了沉思中。

  正在我们想这些的时候,老秋身上的手机就响了,他把手机递给刘文轩直接说了一句:“我这就过去。”

  显然是酒会那边催促我们进场了。

  留下兔子魑。我们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刘文默和那个黑礼服的女人一起出来,撞到一起打了个招呼两兄弟也不说话,就并行往电梯那边走。

  同时我还能觉察到我监察官一股气流就涌了上去,自动开相门,这说明我附近有脏东西,我下意识往刘文默房间门口看了一下,就看到一小孩儿的脑袋从那房间门的门板上探出来。

  不过那小孩儿的头是低着的。我看不清楚他的面相,但从单个耳朵的形势上来看,看不出他任何生前的命势,换句话,这个小孩儿好像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活过一样。

  在看到那小孩,并为其相“耳”的时候,我嘴里也是不由小声“啊”了一下,毕竟从门板里探出一个脑袋来还是有些吓人的。

  听到我小声的惊叹。其他人也是停了下来,跟我一同往后看去,可除了刘文默,其他人都是一脸的茫然。

  刘文默眉头皱了一下,仿佛要生气了,那探出脑袋的小孩儿就慢慢又缩回了房间里。

  “初一,怎么了?”刘文轩问我。

  我急忙捂着肚子说:“没事儿,就是忽然感觉肚子有些疼,这样刘总,你们先去会场,等你致辞结束了我再过去,反正我现在过去也是干看着,我先去解决一下肚子的事儿。”

  刘文轩也没多问就点头同意了,然后继续往前走,刘文默愣了一会儿,不过也没太多心。也是跟着刘文轩离开了。

  剩下我一个人,我就给纳兰打了一个电话,让她私下里去找饭店前台把隔壁房间的门卡也拿过来,我要进那刘二总的房间去一探究竟。

  如果我能送走那个小鬼,那不单可以救许耿雄,甚至连刘文默也能一同救了。

  按理说,这刘文默养鬼害人,我应该让他自食其果,可爷爷曾经说过,相卜应以救人济世为主,济世的话,我现在做不到。

  救人的话,我却是能得以为之的。

  至于刘文默以后要再害人的话,那就交给命理大道惩罚他吧,我只做自己该做的事儿。

  在等纳兰来的时候,我就先回了我们之前的休息房间。兔子魑在临近隔壁的墙壁上又挠又抓,看它的样子好像准备要打出一个洞到隔壁去。

  我有些佩服这只兔子魑了,虽然它不是打洞的高手,可这钢筋混凝土的结构,也不是这小兔的爪子能撼动的。

  我指着旁边的沙发说:“过来老实待着,一会儿带你过去。”

  没一会儿纳兰就过来了。手里还拿了一张房卡,进门之后她先我问要隔壁的房卡做什么,为啥还不能给刘二总说。

  我说:“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之后我会亲自给你们刘总解释,你现在可以走了,一会儿我自己去会场。”

  纳兰有些为难,显然她是害怕我做出啥有损他们公司的事儿,我就对纳兰说:“你拿着房卡过来,肯定给刘总打过电话,这是你们刘总的主意。”

  纳兰这才把房卡交到我手里。

  我也是笑着说:“行了,这里交给我。”

  等着纳兰离开了,我才抱着兔子魑出门,看着楼道没什么人,我就蹑手蹑脚去开刘二总的房门。

  其实,我手里有房卡,大可以大大方方地去看,可做贼心虚,我生怕那刘二总半路杀回来,那我真就尴尬了。

  进到房间里,我立刻感觉到阴森的寒气,那兔子也是打了一个哆嗦,当然它不是吓的,而给它冷的,这大秋天的,这屋子里竟然开着空调,而且温度还调的很低。

  阴寒的冷风,加上这空调的冷气,这屋子还真是寒气逼人啊。

  那兔子魑毕竟毛比较厚,打了个哆嗦,抖了抖身上的毛瞬间也就适应了,而是我起了两胳膊的鸡皮疙瘩。

  搓了两下胳膊,我这才关上门往房间里面走,兔子魑紧跟在脚后,不停对着房间里小声的“呼呼”,不用说,这屋子里肯定有东西。

  进到房间里,我就发现这大床上盖着一床被褥,那被褥中间鼓起一个包来,显然被子下面有东西。

  兔子魑“呼呼”的方向就是那鼓起的包。

  我深吸一口气,先是封了自己的相门,然后运气到指尖,再猛地一下把盖在那包上的被子给掀开了。

  本来我觉得我会看到刚才那个小男孩儿,可在我掀开被子后映入我眼帘的不是什么鬼,而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大概有老式的罐头瓶大小,里面扔着一张黄符,黄符上滴着许多干涸的血渍。

  这个难道就是许耿雄说的那个,他在刘文默办公室里看到的那个奇怪的瓶子。

  而从这瓶子的里面的符箓和血渍来判断,这应该就是一个养鬼瓶,可这瓶子的东西那里去了呢?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兔子魑突然对着我“呼呼”起来,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那玩意儿该不会在我身后吧。

  我刚准备回头,就忽然感觉自己耳根位置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吹“耳旁风”,顿时脖子、后背鸡皮疙瘩就要起满了。

  我慢慢回头,就发现一个惨白的小孩脸,他的下巴垫在我肩膀上,然后一脸好奇地看着我。

  我不敢迟疑,运气就对着那小鬼的印堂打去。

  “呜!”

  那小鬼在耳边叫了一声,然后“嗖”一下就化为一团黑雾钻进了那瓶子里。

  瞬间就看到那团黑雾在瓶子里晃啊晃,然后化为一个只有手指大小的小孩儿蹲在符箓上,然后俯身下去去舔那些干涸的血渍。

  那兔子魑忽然也不“呼呼”了,而是伸手想去挠那个瓶子,动作活脱脱地像只猫。

  我拉住那兔子魑对它摇头,它才慢慢爬在我身边,跟我一起去看瓶子里那个只有手指高度的小鬼。

  我听爷爷说过,如果鬼装到比它体积小的容器里,那鬼存在的形势就是不规则的虚影,阴气,绝对不可能再呈现出形体了,可面前这瓶子里的玩意儿彻底颠覆了我以前认知。

  难道爷爷说的是错的,还是他漏说了什么特殊情况给我?

  总之我没听过,之前也不可能见过这种情况,今天这是头一遭。

  正在我纠结的时候,我的眼睛好像是出现了幻觉,我就觉得面前这瓶子由透明变成了血红色,玻璃壁上全是血渍,而且还在顺着玻璃壁一点一点往下流。

  “啪!”

  好像是一个肉块被扔到了瓶子里,那血淋淋地肉块仿佛还跳了一下。

  这一跳我心里一个激灵,顿时我就清醒了,那瓶子还是那瓶子,根本没什么血,也没什么肉,我刚才会看到那些,完全都是因为我被鬼遮眼了。

  为了防止再次被鬼遮眼,我就运气,将一道朱砂墨涂在自己的上眼皮上,这样我就可以暂时封住阴邪之气的对我的迷惑,让我产生视象上的幻觉。

  那小鬼在瓶子里舔舐了一会儿那些干涸的血渍,就忽然躺在那符箓里,然后身子一卷,彷如一个蚕蛹一样,把自己裹到符箓里,那符箓就好像是一个两头漏气的蚕茧。

  这是什么情况,那小鬼当着我们的面儿,吃了顿饭,然后睡了,他不伤害我们,也不担心我们伤害他?

  这真是那个要向许耿雄索命的小鬼吗?

  我心里不停泛起各种的疑问。

  就在我正纠结的时候,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了,我不由心里一虚,毕竟我是偷偷进来的,这要是被刘文默撞见了,我该怎么解释呢?

  可偏偏进来的就是刘文默:“是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你动了我床上的东西?”

  刘文默说着就飞快过去,检查瓶子里的东西,确定没什么问题后,他又扯起被子,把他玻璃杯子盖了起来,同时开始往外轰我。

  “你给我滚出去,如果我瓶子里的东西有什么差错,我要你的命。”刘文默很生气,不过他并没有对我怎样。

  兔子魑除了鬼,其它谁和我发生矛盾,它都不关心,在床上懒洋洋的打滚,还想着钻进被子里,去靠近那瓶子。

  看到这情况,刘文默就要伸手去抓兔子魑,可我的兔子魑岂是他的身手能抓住的。

  瞬间那兔子魑“哧溜”一下就蹿到了我的脚边。

  我被他推搡的同时就说了一句:“刘二总,你知道吗,再养着小鬼,三个月后你必死无疑,就算你想要和你哥哥争权夺位,也不用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吧,那样,即便是你争得了权势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又落回你哥哥手里。”

  我话音刚落刘文默就怒道:“你放屁,我养它不是为了什么争权夺势,我养他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对不起他,因为他是我儿子!”

  那小鬼是刘文默的儿子?

  听到这里我也就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问刘文默:“那你有没有让瓶子里的东西去害许耿雄?”

  刘文默也是愣住了,然后生气道:“我怎么可能让我儿子去害人?”

  好吧,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