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94章 同一个人

第094章 同一个人

  刘文默直接否认他让所养之鬼去害人,同时还反问我:“你刚才这话什么意思,有人跟我一样养鬼,然后还用那个鬼害了许耿雄?”

  此时刘文默已经不着急把我推出房间了,他好像也有一些事情要向我求证。

  见他不推我。我就问他:“刘二总……”

  他直接打断我说:“叫我刘总就好了,那个‘二’字去了。”

  我点头说:“刘总,那咱们现在能坐下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吗,我能发现你屋子里的秘密,那我是做什么的,你应该能猜测到一些了吧。”

  刘文默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床上被子下鼓起的包,然后指着沙发那边说:“你是我大哥请来的。他是想让你对付我吗?”

  我坐下后摇头说:“我不是帮他对付谁,而是帮他度过一些麻烦,刘总,实不相瞒,从你的相门上,我已经断出在这场与你哥哥的权势争斗中,你必输无疑。”

  听到我这么说,刘文默没有丝毫的反应。好像这个结果他早就料到似的。

  他看着我说:“这个我早就知道,我跟他都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争口气而已,还有我再重申一遍,我养‘他’,没有害过任何人,也没有让‘他’去害过人。”

  我看了看刘文默的面相,然后摇头说:“如果你输了,那这最后一口气不还是没争到吗?”

  刘文默道:“你这不用管,另外,我让你留在房间里,不是要谈我们家族生意上的事儿,而是‘他’的事儿,你刚才说我只有三个月的寿命,还有说‘他’去害耿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看刘文默的表情。他好像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没有先回答他,而是问他:“这小鬼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的?”

  刘文默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我:“差不多一年前。”

  一年前?如此说来,刘文默养小鬼好像和他在云贵那边的道观求子无关了。

  我继续问他是怎么知道这养鬼的法子的,刘文默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个事情说来话长,这样,我们先去参加酒会,等酒会结束,我再慢慢跟你说。”

  那酒会我丝毫不感情兴趣,所以我就摇头说:“刘总,我对你们公司的事儿,以及你大哥跟我说的那个人事副总的职位丝毫不感冒,我现在只关心那小鬼的事儿。”

  刘文默想了一下就说:“也好,反正那酒会对我来说也没啥好处,我在不在场也无所谓,那我就把我的事儿跟你讲一下,不过我希望。在我把事情都说清楚后,你能解答我的疑问。”

  我点头说,一定。

  接着刘文默就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刘文默结婚很早,而且现在已经有三个女儿,可在他们这样的大家族中,如果膝下没有一个男孩继承香火。那在家族产业的继承权竞争者中就会处于绝对的劣势。

  所以在生下第三个女儿后,刘文默就和她的妻子协议离婚,而提出离婚的并不是刘文默,而是刘文默的媳妇,起初刘文默不同意,可她妻子以死相逼,刘文默只好同意。

  在离婚后,刘文默很快和他公司里一个女秘书好上了,那个女秘书才刚毕业,长的很漂亮,能力马马虎虎,她和刘文默在一起,完全是为了刘文默的钱。

  刘文默很喜欢那个女秘书,就送她车,送她房,还送她各种的名牌包,名牌衣服什么的,据说短短半年时间,刘文默就在那个女孩儿身上花了五六百万之多。

  听到这个数目我不禁吞了下口水,这钱给我的话,都够我娶好几回媳妇的了。

  后来那个女孩儿终于怀孕,而且还检查出来是个男孩儿,刘文默很高兴,就想着和那个女孩儿结婚,那个女孩儿当然也是同意了,因为那个女孩儿已经怀孕,而且还怀了一个男孩儿,母凭子贵,所以刘家的长辈们也就同意了。

  可就在临近结婚的时候,有一次刘文默回去,却在给那个女人买的房子那里发现了另一个男人,后来证实,那个男人是那个女人的男朋友,他还知道,那个女孩儿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还一直和自己的前男友有联系。

  这就让刘文默怀疑那个孩子是不是他的,他就拉着那个女孩儿要在其怀孕期间做亲子鉴定,可那个女子还没到医院,就因为刘文默的拉扯,给流产了。

  可刘文默不死心,即便是流产了,他还是让医院把那个肉块拿去做了亲子鉴定,坚定结果那个孩子就是他的。

  此时的刘文默后悔不已,可这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因为那次流产大出血,女孩儿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医生诊断那女孩儿再没有生育能力。

  于是刘文默赔了那个女孩儿一些钱,他们之间的荒唐“感情”也就不欢而散了。

  不过刘文默却把那个流掉的孩子的肉块,偷偷带回了家,然后放到了一个瓶子里,又用福尔马林将其做成了标本,他觉得那块肉,很可能就是他这一辈子唯一的儿子了,他舍不得丢掉他。

  想到这里我不由觉得刘文默有些精神方面的问题,他的执着已经到了近乎变态的程度。

  此时我坐在刘文默的对面,后背也不由开始有些发凉了。

  刘文默那边还再继续讲他的故事。

  刘文默把那块儿肉带回家,做成标本后,他就经常性地做一个梦,梦到有一个小孩儿蹲在他的床头叫爸爸,可等他醒来,床头空空的别说孩子了,连个孩子影子都没。

  可一连数日他都做同一个梦,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就私下里请了一个道士去他家里查探情况,那道士一进门,就说,刘文默家里住着一只小鬼,还指着刘文默藏“标本”的房间说,就在那里面。

  进了那房间,那道士更厉害,直接指着那标本问刘文默那是什么,刘文默如实交代之后,那道士就说,缠着刘文默的就是他那个未出世就夭折掉的孩子。

  还说那个孩子上辈子就是夭折的,因为是枉死,做了很久的孤魂野鬼,好不容易有了轮回的机会,却落的如此下场,所以那孩子就以上辈子的形态又做回了孤魂野鬼。

  可他上辈子的事儿都已经忘光了,只记得这辈子的父母,所以就住在刘文默的家里。

  听了道士的话,刘文默更加后悔,后悔自己当时一时冲动害死了自己的孩子,所以他就求那个道士想个办法,让他能继续养这个“孩子”,哪怕那个孩子只是一只“鬼”而已。

  那道士也没说什么,就把瓶养鬼的方法交给了刘文默,还给他一张养鬼符。

  至于那孩子的本体,也就是泡在福尔马林里那块儿肉,那道士却是给带走了,那道士说,他会把那孩子的本体供养起来,这样刘文默养的那鬼才不会被阴差所捉走。

  刘文默说到这里,我就赶紧问他,那道士有没有说交给他这养鬼术,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刘文默摇头说,没有。

  没有?如果只是普通的养鬼,那么那个小孩儿不可能变成手指鬼的,那个道士肯定还做了什么其他的手脚。

  我让刘文默仔细回想那个道士教给他养鬼的细节,可从刘文默回忆的那些细节里,我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不同。

  当然这也许跟我不太懂道术也有关系。

  实在问不出什么来了,我就问刘文默,那个道士是那个道观的,他说,他也不知道,自从他养了小鬼,那个道士收了钱,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瓶子那边就传出“呜呜”的声音,那个小鬼似乎在哭,刘文默一副很紧张的样子,赶紧掀开被子去查探,就发现那个小孩儿已经又从符箓里出来,在瓶子里蹲着哭。

  刘文默说该喂食了,就用一根细针,然后在手指肚上扎了一下,然后往瓶子里的符箓上滴了一点的血。

  瞬间那小鬼就围着那滴新鲜的血液转了起来。

  刘文默继续说:“自从我养了他,我很多方面运气都很好,虽然有些时候我还是不如我哥哥,可比起之前的我,我的运气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好,我也是这一年多才有了跟我哥哥一争高下的实力,以前,我不过是他的一个跟班而已。”

  我深吸一口气说:“这是小鬼改运,可你为这好运付出的代价就是你的命,你喂给那小鬼的,不单单是一滴血,而是你一点一点的命,刚才你用的那根针,也是那个道士给你的吧?”

  刘文默点头。

  我说:“那针刺破你手的同时,会把你身上的精气吸收过去,你往下滴血的时候,你体内的精气也会被滴出去。”

  刘文默“啊”了一声说:“那个道士没说养小鬼会折寿啊,他说根本不会影响到我,我一年多也定时做体检,我各方面也都很健康啊……”

  此时往那瓶子里的养鬼符箓上看,除了我认不出的的符印,在符箓的末尾还有一个看起有些熟悉的道印。

  太极无常,八卦混乱!

  这是在王俊辉抓走那只山魈身上的那个道印,难不成让刘文默养鬼的和之前故意放山魈的道士,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