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95章 分不清,道不明

第095章 分不清,道不明

  看着那个熟悉的道印,我心里不由“嘭嘭”乱跳,我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关键性的线索。

  可我再仔细一想,就算我确定让刘文默养鬼和放那些山魈的道士是同一个人,也没啥用。因为我还是不知道他的行踪。

  我试探性问刘文默,知不知道那个道士叫什么,或者下一个地方去了哪里。

  刘文默就摇头说:“那个道士让我称呼他老神仙,我看他本事大,也就那么叫了,至于他去了哪里,他根本没提过,我总觉得吧。说不定他真是一个神仙呢。”

  神仙会放自己养的山魈去害人?

  神仙会骗人损寿养小鬼?

  退一万步,就算他真是一个神仙,那也是一个邪神,瘟神。

  见我不说话了,刘文默便问我:“这差不多就是我和‘他’的故事了,这一年来,我觉得我和他相处的很愉快。”

  我再次向刘文默求证:“你真没有让他去害许耿雄?”

  刘文默很坚定地说:“绝对没有,虽然他坏过我的好事。还给我惹了不小的麻烦,我也就在公司里给他穿穿小鞋而已,怎么会起杀心呢?”

  可我在许耿雄身上感觉的那股阴气之气,就是刘文默所养的那只小鬼的,绝对不会有错,如果刘文默说的是真的,不是他主使的。

  那事情就更加糟糕了。

  因为那样的话,就算他养的那个小鬼自己出去害人了,小鬼索命,有一便有二,一旦他开了杀戒了,那基本上就停不下来了。

  起初可能是一个一个死,等着小鬼越来越厉害了,那就是成片成片的死,那便是灾,是劫!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自己头皮有些发麻了。心里更加怀疑那道士用意。

  他隐瞒养鬼的危害给刘文默养鬼,而且好像还用了什么特殊的法子,让那个小鬼的体形可以自由缩减,也就是说,这是一种不同于一般的养鬼法子。

  他会不会是故意让刘文默这样养鬼,等着小鬼养成的时候,先害了刘文默,然后再慢慢地害了这里所有的人的。

  上次的山魈好像也是如此,他放那里害人,好像也是漫无目的的。

  那个道士是一个变态吗?

  我这边沉思了良久又没说话,刘文默就有些着急问我:“你到底抓到了什么证据,非要说是我儿子去害的许耿雄?”

  我深吸了一口气,收住心思道:“我的身份是一个相师,我能从一个面相上看出很多事情,包括害他的阴邪之物留下的气息,你家的这个小鬼昨天去过许耿雄的家。许耿雄身上残留的邪气,跟他身上的一模一样。”

  刘文默看了看那正在吸食血液的小鬼道:“他真的去害人了,我就说他最近眼神看着不对劲,比以前要凶很多了,原来不是我的错觉,他是真的要害人了?”

  我点头说:“恐怕是这样。那个教你养鬼法子的道士也不是什么好人,实不相瞒,我之前也办过一个鬼事的案子,里面的鬼也是那个道士故意放出来的,到处害人,真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刘文默看了看我又问:“那你有办法救我吗,在不伤害他的前提下。”

  看来刘文默和那个小鬼是真有感情了,可那个小鬼对刘文默应该只是对其血液和精气的依赖吧。

  至于那小鬼为什么会找上许耿雄,大概是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再换句话说,我今天也看到了这小鬼,如果许耿雄死了,那这小鬼要找到的下一个被索命的人,应该就是我了吧?

  现在刘文默问我有没有救他的办法,还要不伤害那个小鬼,我是真没有,所以就摇头说:“那个小鬼已经两世为鬼,虽然十分可怜,可已经彻底失去了轮回的机会,现在他又要变成索命鬼,如果不除掉他,那以后怕是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死在他手里。”

  刘文默不吭声了,我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这小鬼阴气极深,在我封了印堂相门的情况下,还能迷惑我的视线,可见他真不好对付。”

  说着我往那小鬼看了几眼,他在玻璃瓶子里,忽然对着我露出一丝邪恶地嘲笑,好像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似的。

  我很不爽地继续道:“如果真要和它打起来,我和我的兔子还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兔子?”刘文默看了看我身边正在不停梳耳朵的兔子。

  我说:“是,我这只兔子不简单,是只会抓鬼的兔子。”

  刘文默皱皱眉头:“兔子精?”

  我和他解释又要费很大的力气,就说:“这么理解也可以。”

  说完我又问刘文默:“你下定决心了没,杀了他,别无他法,如果你同意了,你就把他叫出来,然后让他别动,我用相门打鬼的法子灭了他,如果你没想好,我不会和他硬拼,我还需要找些帮手过来,毕竟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些别的事儿。”

  听了我的话,刘文默还在犹豫,他对我说:“可不可以给我一天的时间考虑?”

  一天的时间刘文默死不了,我看着点许耿雄的话,他也不会有事儿,所以我还是点了点头说:“好,不过你要记住,那小鬼多活一天,你的寿命就多减一些。”

  刘文默点头。

  他这个时候还在护着那个小鬼,可见他心里对那个小鬼的执念极深,都要到了能舍弃自己性命的程度了。

  我这里也没有再为难他,就把脸上的朱砂洗掉,然后抱着兔子魑去酒会的现场,如果我把兔子魑留在这里,我怕把它的小爪子给挖残疾了。

  刘氏集团的酒会,我稍微打听了一下就到了会场门口,不过却是门口几个侍应给拦下了,我也不生气,就给纳兰打了一个电话,他也是赶紧跑过来接我,见我抱着一只兔子她不由皱眉头说:“把它给我,一会儿你要见客人,抱着它怕是不方便。”

  我想了一下就把兔子魑交到纳兰的手里,然后吩咐她要随时跟着我,她苦笑着对我点头,估计她没见过我这么“神经”的人吧。

  纳兰抱着一只兔子进来,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有些女人还过来上去摸了它几把,那兔子也是温顺的很,也不反抗,讨了不少美女的喜欢。

  很快纳兰就领着我到了刘文轩这边,他身边围着几个人正在和他说话,这些人每一个命气都透着一些富贵,显然不是这公司一般员工,很可能是所谓的董事之类的。

  见我过来,刘文轩就把旁边的人先支开,然后和我到了一个人不太多的角落问我:“你在我弟弟房间发现了什么,他在中途回去了,没和你撞上吧?”

  我笑着说了一句:“没撞上,直接给我堵屋里了。”

  刘文轩知道刘文默离开了,可是却没有打电话给我,显然他是故意让我和刘文默撞上,我也就没必要在这里再绕弯子。

  刘文轩问我在里面发现了什么,为什么要突然去他弟弟的房间,我就小声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你弟弟的房间有鬼。”

  “啊?”刘文轩愣了一下,然后反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刘文轩也是没有在这里待下去的心思了,便让我和他一起离开奔着休息室那边去了。

  我和纳兰到了这边,他问我喝什么,我摇头说直接说事情吧,然后就把我到了省城后遇到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给他讲了,特别是关于刘文默养鬼的事儿。

  等我说完,刘文轩就不停摇头说:“文默他糊涂啊,跟我斗什么气啊,还有他养鬼的事儿,糊涂啊,糊涂!”

  说着刘文轩站起来道:“李小相师,你有把握帮我弟弟除掉那个小鬼吗?”

  我说:“应该可以,说实话,我自己虽然打过两次鬼,可都没有你弟弟养的那只厉害,我今天在封了印堂的情况下,那小鬼还能迷惑我,说明其本事不小。”

  刘文轩问我认不认识厉害的行家,他可以出钱。

  我自然认识一个,那就是王俊辉,不过王俊辉受伤了,不知道现在恢复的怎样了,我现在贸然给他电话,只会突兀增加他的烦恼和麻烦。

  所以我想了一下就说:“找人就算了,那小鬼暂时还听你弟弟的话,如果你弟弟肯配合,我有绝对的把握收掉那个小鬼。

  刘文轩立刻道:“这个你放心,我去说服他,哪怕是他让我让出这个位置给他,我也愿意。”

  我看了看刘文轩,他的表情很复杂,我无法判断这是不是他的真心话。

  不过有点我可以肯定,此时他心里思绪万千,他说出刚才这一番话,绝对不是一时冲动的豪言壮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觉得刘文轩有些可怕,这么段的时间里,他能权衡利弊做出一个决定,而且从他的表情来看,他已经断定,即便是他让位给他弟弟,他也不会输……

  我之所以会这么想,也是因为刘文轩脸上,那稳固中岳的命气。

  就在我们正聊这这件事儿的时候,许耿雄忽然跑进来对刘文轩说了一句:“刘总,不,不,不好,刘二总,在楼顶,要跳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