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96章 养鬼为患

第096章 养鬼为患

  听到许耿雄的话,刘文轩不由怔了一下,然后赶紧就往外跑,我也是赶紧抢过纳兰手里的兔子魑紧跟其后,与此同时老秋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加入了往外跑的队伍中。

  许耿雄刚才喊的这句话声音不小。休息室附近的不少酒会现场的人也是听到了,他们这么七嘴八舌的一传,整个酒会现场的人都知道刘二总要跳楼了,再所以不少人都跟着我们往楼顶跑。

  纳兰离我们最近,我就对她喊了一句:“拦住其他人,一定不能让他们上顶楼。”

  刘文默跳楼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可能是他自己想不开,也可能是他手里的小鬼作怪。如果是后者,楼顶上的人太多的话,万一统统被鬼遮了眼了,那一会儿跳楼还不得跟下饺子一样了?

  这么一想我自己就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纳兰一个女流之辈自然不可能全部拦住,我就喊许耿雄去帮忙,他知道我的本事,自然也是赶紧同意。

  有了许耿雄和纳兰两个人的组织,我。刘文轩和老秋三个人就率先赶到了房顶,不过此时酒店的经理和几个保安已经在顶楼站着了,他们正在耐心地说服刘文默。

  可刘文默就站在楼边的,稍有不慎,随时都有坠楼的危险。

  不用说,楼下现在围观的人肯定很多。

  见我们上楼了,那酒店经理就立刻过来问:“刘总,您看……”

  刘文轩看看我,显然在询问我的意见,我想了一下就让酒店的经理和保安先退回去,把上楼的口堵上,任何人都不能再放上来,包括警察和一会儿赶来的消防人员。

  酒店经理有些不知所措,刘文轩便道:“别愣着,照做!”

  那酒店的经理也是立刻带着几个保安退下了,等着上楼的门被关上之后。刘文轩就对着那边轻声道了一句:“文默,你快点回来,你不是要这公司董事长的位置,我给你,我让你做。”

  刘文默这才缓缓把头转了过来,他的脸上命气已完全被黑色的邪气所遮盖,相门命理已经混乱不堪,换句话说,那小鬼已经在对他下手了。

  这小鬼竟然提前下手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在刚才没有在他的命理鬼相中看出任何的端倪来?

  难不成这小鬼鬼相命气藏得太深,以我的本事看不到,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要对付他,单对单的话,应该就没有什么胜算了。

  看着刘文默的脸。我一时间说不出半句话来。

  刘文默在楼边慢慢地转过身,他的身子一晃一晃,好像随时会踩脱似的。

  刘文轩继续说:“文默,你快点回来。”

  刘文默手里还捧着那个玻璃瓶子,只可惜那瓶子里的养鬼符已经不见了,那个小鬼也不在里面。

  不用说。看刘文默脸上的黑气也知道,那小鬼上了刘文默的身。

  同时我还看到在刘文默的嘴边有不少的黄色的口水流出,他不停地反胃,然后“哇”一口就吐了一滩的黄水出来,在那黄水中我就看到了一些烂掉的符箓。

  我心里又是一惊,难不成刘文默刚才吞下了养鬼符?

  是他自己要吞的,还是被那小鬼附体之后做的事儿呢?

  我们现在离刘文默只有七八步的距离,所以他吐出那滩口水的恶臭味很快就传到我们鼻子里,我不由捂住了鼻子。

  我怀里抱着的兔子魑也是伸出小爪子把自己的鼻孔捂住了。

  刘文默吐完那一口口水,就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冷冰冰地说了句:“爸爸!”

  是一个充满怨恨的小孩儿的声音,听了那声音,我整个身体都感觉冷冰冰的。

  我立刻反应过来,这是鬼话,这鬼竟然主动让我们听到鬼话,是想用鬼话来迷惑我们。

  想到这里我立刻掏出朱砂,把刘文轩和老秋的眼睛(监察官)、耳朵(采听官)和印堂三处相门全部封死,同时对他们说了一句:“小心点,刘二总已经被他自己养的小鬼附身了,那小鬼现在还想迷惑我们,拉着我们陪葬。”

  我话音刚落,刘文默又道了一句:“妈妈!”

  声音更冷,我在封了相门的情况下还感觉到浑身一股寒流往上涌,我的身体还是出现眩晕,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喝醉了酒。

  完了,这小鬼戾气太重,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我赶紧运气抵抗,我这边暂时能抵抗,可刘文轩和老秋两个普通人却是立刻不行了,他们竟然开始慢慢悠悠地往楼边走,完了,这下要出大事儿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怀里的兔子魑就忽然跳到地上,然后对着刘文轩和老秋一阵比划,然后“呜呜”、“呲呲”“哧哧”地叫了半天,我心想这兔子魑现在还有心情耍宝,正准备叫它回来,就发现刘文轩和老秋身体仿佛出现了重影。

  这不是我晕了,而是他们两个身体真的出现了重影,好像他们身体里的魂魄要离身了。

  我心里不由一愣,心想我这兔子魑不会还有勾魂的本事吧?

  “嘭!”

  “嘭!”

  刘文轩和老秋的身体躺了下去,可那一道重影却还在那里呆呆地站着,显然兔子魑成功把两个人的魂给勾出来了。

  我心里一阵后怕,如果兔子魑要是拿这本事对付我,那可真是防不胜防啊,我心里也是忽然觉得我这兔子魑似乎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坏。

  刘文轩和老秋同时离魂,等着康复后肯定会大病一场,可总好过坠楼身亡。

  看到我那兔子魑的动作,刘文默就开始变得很生气,他“啊”地尖叫了一声就把手里的玻璃瓶子对着兔子魑扔了过去,那兔子魑速度很快,一下就跳开,回到了我身边。

  而我经过运气,也是渐渐稳固住了自己的心智,那种眩晕的感觉也是越来越弱了。

  我深吸一口气,咬破自己的食指,然后以自己的指尖血再次封了一遍相门,朱砂墨再好,比起纯正的指尖血也是差了几个档次,如此一来我的脑子就更加清楚了。

  见我不再受到他的迷惑,刘文默继续用小孩儿地声音说:“你,该死,他该死,你们都该死。”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这小鬼,危害人间,本道,不对,本相爷今天就收了你。”

  我差点说出王俊辉的口风来。

  说话的时候,我还从书包里摸出了王俊辉送给我的那把铜钱剑,这东西是打鬼的法宝,就算我用不出其中一二的神通,单是这么打在鬼身上,应该也有效果吧。

  只可惜刘文默现在站在楼边上,我这么一剑刺过去,就等于了犯下了杀人罪。

  想到这里我不由回头看了一眼,附近连一个目击证人都没有,如果刘文默此时失足跳楼,警方会不会怀疑是我给推下去的?

  这么一想,我背后再次冒起了冷汗。

  我对着刘文默说:“你这小鬼,他是你这一世的生父,你沦为鬼魂,他还养了你一年,你不思报恩,反想要加害于他,当真半点情面不讲啊。”

  刘文默忽然笑了起来:“情面?要不是当初杀了我,我也不会再度为鬼,我成为今天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我要是不讲情面早就杀了他一千遍了!”

  刘文默声音很大,我听得也是愣住了。

  那小鬼的思路竟然如此清晰。

  我听爷爷说过,越是厉鬼,执念越深,灵智就越近于人,若是跟人完全相同灵智的鬼,那其神通肯定红厉鬼之上。

  孤魂一般分六等,灰心、白衫、黄页、黑影、红厉、慑青。

  越是后面的鬼戾气越重,越是会害人。

  而在灵值方面,红厉以下的鬼一般都是依着自己的执念在行事,一旦到了红厉,鬼的灵智就可能恢复到他生前的程度,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红厉都会那样,还是有一部分红厉,灵智还是比较低的。

  我心里正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刘文默抬起了一只脚,看他的样子,他好像要跳楼了。

  完了,难不成我救不了刘文默,如果是那样,那个小鬼也会跟着坠落到楼下面,他再随便上了一个围观者人的身,然后躲到茫茫人海中,我岂不是寻他不到了?

  正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刘文轩背后渐渐升起了一个云梯,上面的一个消防人员“呼”的一下就对着刘文轩扑了过来。

  顿时就把刘文轩扑到了楼顶上,我也没敢迟疑,直接跳过去,用自己的手指血在刘文默的相门上点了几下。

  顿时他整个人昏厥了过去,而与此同时我的那只兔子魑也是忽然跳到刘文默的身上,对着刘文默的脸“呼呼”了一阵。

  鬼附身的人觉察力果然不如普通人,云梯那么大的动静,刘文默竟然半点没有觉察到,果然,不是自己的身体,他还是用不来。

  那消防员一直喊我:“按住他,按住他。”

  我没有理会他,而变换了几个手势,然后打了一个相门雷字手诀,然后将一道气打入刘文默的人中。

  顿时刘文默身子一抖,张口就是一口浊气喷出,我赶紧又咬破一个指尖,帮那个消防员封了相门。

  那消防员惊讶地问我:“你干啥?”

  我大声说:“憋住气,别吸这气!”

  顿时那股浊气飘走后,就化为手指大小的小男孩儿,然后往楼顶的门跑去了,那门后面肯定有一堆人,如果他跑过去,那事情就糟糕了。

  所以我就喊兔子魑去阻止。

  那兔子魑其实不用我吩咐,早就跳了过去,几下就跳到了那小鬼的面前,把它的去路挡住了。

  我心里一阵紧张,我这兔子魑,能打过这戾气十足的古怪养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