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97章 他碰了我的心脏

第097章 他碰了我的心脏

  就在兔子魑拦下小鬼的同时,我旁边的消防员就有些看傻了,他好奇问我让我兔子拦下什么,还有地上晕着的两个人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看着那消防员说:“我给你解释,你也不明白。刚才你扑过来之前。也听到刘二总说话的声音了吧,跟个小孩一样,你不觉得怪异吗?”

  那消防员不说话了,这楼顶上的怪异他自然也是觉察到了。

  不等他说话,我就让他去告诉其他的消防员,让他们不要上楼了,不然会有大麻烦,同时我也让他通过云梯把房顶这三个无关紧要的人运走。

  那消防员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也是同意了,他对楼下喊话,说楼梯和电梯下去太慢,要通过云梯把晕倒的人送到楼下,然后再转送到医院。

  再接着我就帮着那个消防员把刘二总、刘文轩和老秋三个人背到云梯上。

  当然刘文轩和老秋的离魂已经被我用相门的法子又送回了体内。

  其实我做的很简单,就是喊他们的名字,然后运气,对着那离魂猛拍一下。就把那离魂就打回了他们的身体。

  云梯虽然不大,可挤下他们四个人还是足够的,把四个人放到云梯上,那云梯就颤颤悠悠地降了下去。

  他们临走的时候我对那消防员说了一句:“这里发生的事儿,我希望你不要乱说。”

  说完我就冲回去帮兔子魑。

  此时和兔子魑对峙的那小鬼已经变回了正常孩童的样子,他影子的颜色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在阳光下,他那淡黄色的单薄衣衫上隐隐发着些红光。

  鬼魂可以依据颜色辨识强弱,他身体上发出红光,已经能说明他的等级了,红厉鬼一只。

  消防员那边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跟着云梯上的三个昏迷的人一起下去了,他的脸上满是疑问和惊讶。

  等着云梯彻底从楼顶那边消失,我这边的动作也是不再有什么顾忌,再度运气,然后抹上朱砂对着那小鬼就扑了过去。

  那小鬼被兔子魑拦得死死的。根本没有任何下楼的机会,而且我发现,在这正午的烈日之下,那小鬼好像不愿意和兔子魑相斗,只是拼命地逃窜。

  而且在阳光下,他身上那浓重的戾气也正在一点一点地消散,虽然那戾气散得很慢,可我还是能看出,它正在变弱。

  那小鬼想要通过楼顶的往下钻,可它往下一钻,兔子魑飞快跳过去,咬住他的腿,把它再给拽回来,如此折腾了数回,那小鬼也不跑了,站在太阳下看着我和兔子魑:“是你们逼我的。”

  我不由说了句:“什么逼你。这分明是你咎由自取。”

  我说话的同时已经再一次试着去封那小鬼的相门,可不等我靠近他,他就远远地躲开了,只有兔子魑能勉强跟上他,我基本上一直跟在后面转圈圈,而且数圈下来我就开始有些体力不支了。

  我体力下降。那小鬼也不好过,因为在阳光下,他的戾气越来越少,行动也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减慢趋势。

  不过至今,那小鬼还没有和我和兔子魑爆发任何正面上的冲突,这就让我不由开始怀疑他的“作战”的能力。

  他那么跑了一会儿,我心里对他的惧意也是减少了一多半,当下就把他当成一只普通的小鬼去打了。

  想着这些我就再一次对着那小鬼冲了过去,可这小鬼忽然不跑了,对着我“呜呜”两声,然后伸着小手就抓了过去。

  我也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伸手就去封那小鬼的印堂,可就在我要碰到他印堂的一刻,兔子魑忽然被他一脚踢开,同时他身子“嗖”的一下从原地消失了。

  我心里不由打了一个机灵,后面,左右两面,甚至上面我都找了一遍,看不到他。

  “呜呜!”

  在我前方。

  我不由低头一开,那小鬼已经将他的小手慢慢伸进我的心口。

  顿时我心口一阵绞痛,不由“哇”地一口血吐了出来,不过我也没有迟疑,摸着朱砂的指头就一下抹在那小鬼的印堂上。

  不过并没有封住他的行动,他“呜呜”叫了一声被我打出三四米远了。

  等他的小手离开了我的心口,我心脏位置的绞痛才停下来,不过我的还是有一小股的疼痛在心脏,以及其附近位置游走,让我整个人非常难受,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

  兔子魑被踢后,已经再一次扑回来,特别是趁着我把那小鬼打开的一瞬间,兔子魑就扑到了那小鬼的身上,然后利爪就抓在小鬼的身上再也不松开了。

  兔子魑和小鬼现在已经摆脱了追逐战,成了正式的战斗。

  兔子魑虽然是鬼物克星,可那小鬼毕竟是厉害的红厉,短时间内兔子魑也是被打得“呜呜”痛叫,可即便是如此,兔子魑已经不肯松开自己的爪子,一边抓挠那小鬼,嘴里在痛叫的间隙,还“呲呲”、“呼呼”地去“蛊惑”那小鬼。

  我想要过去帮忙,可走了一步,忽然双腿就不停使唤了,直接“嘭”的一下平摔了下去,我感觉我的心脏有些供血不足,顿时眼前一黑。

  好在这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并没有晕过去,可我想要站起来活动却还是有些困难,我四肢变得十分的无力,软绵绵的,仿若数天没有吃饭一样。

  总之我的处境和感觉都十分的糟糕。

  我深吸着周围的空气,慢慢恢复自己身体的力气。

  此时兔子魑和小鬼不停地在楼顶上打滚,缠斗,而且他们滚向的方向正是楼顶的边沿……

  看到这里我就提醒兔子魑,小心,往楼顶中央来。

  这么高的地方,我那兔子魑如果掉下去的话,会不会给摔死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有些心惊胆颤。

  兔子魑听到我的话,就奋力往楼栋地中央拖那小鬼,可那小鬼却是死命地往楼边上扯兔子,一心想要把兔子魑摔死在那里。

  而我也身上力气虽然还没怎么恢复,可却勉强可以走动了,我慢慢悠悠地就往兔子魑和小鬼缠斗的方向走去,我必须帮那兔子魑一把。

  见我走过,那小鬼也是慌了,伸手抓着兔子魑的耳朵就死劲儿地拽,兔子魑疼得“呜呜”叫,可它却丝毫不肯松开自己嘴和爪子。

  听着兔子魑“呜呜”的叫声,我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心疼。

  同时一股怒火也是燃了起来,我靠近那小鬼的时候,我就再咬破自己一根手指,然后画了一个相门指诀就对着小鬼的印堂猛点了过去。

  他现在被兔子魑制得死死的,根本没有余力防御我,我这一下就封住了他的相门,我这指尖血毕竟比朱砂要厉害很多,很快那小鬼就不动弹了。

  他抓着兔子魑的耳朵也是松开了,兔子也是赶紧跳到一边去梳理自己的耳朵,显然是那小鬼把她拽疼了。

  我这边估计最多封那小鬼两分钟,更是不敢迟疑,就想着去找蜡烛和黄纸,可我发现,我除了朱砂墨,那些东西我根本没有带着……

  顿时我又有些头皮发麻了。

  相门打鬼的法子,还有什么办法能杀了这小鬼呢?

  想着想着,我忽然灵机一动,我还带着一把铜钱剑呢,我拿起铜钱剑对着那小鬼的胸口就猛刺了下去。

  “啊!”

  那小鬼疼得一阵尖叫,我吓了一哆嗦,手里的铜钱剑险些掉了。

  我又猛刺了那小鬼几下,可它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散掉的趋势,只是身上的戾气减少了许多。

  我伤到了他,却杀不了他!

  我心急如焚。

  时间马上就要两分钟了,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丝灵光,我咬破自己的舌尖,然后将舌尖血喷到铜钱剑上,然后我再用铜钱剑去刺那小鬼的胸口。

  “噗!”

  这一刺跟之前比起来竟然有了声响。

  同时我看到那铜钱剑也是发出红色的火焰,顿时以那个小鬼心脏位置为中心,一团红色的火焰就蔓延开来。

  我心里不由欣喜不已,好像成了。

  爷爷曾经说过,以自己的精血涂抹在一些道家法器上,可以大大增加法器的威力,看来这个法子是没错的。

  “啊!”

  那小鬼的反应有些迟钝,在他胸口烧开一个大洞后,他才开始再一次的尖叫,可他的身体还被我封着,连挣扎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烧毁。

  我知道这小鬼要彻底散掉了,魂魄彻底消失,再不入轮回。

  那小鬼的身体就慢慢地被那火焰给烧光了,我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刚准备把铜钱剑收好,却发现那些绑铜钱剑的红线忽然“啪啪”地开裂,顿时铜钱剑就变成了了一地的散铜钱。

  王俊辉送我的法器被我用坏了……

  我心里也是感叹刚才那只小鬼的厉害,王俊辉送我的法器肯定不是次品,竟然能把法器弄坏,可见刚才那小鬼的戾气着实不低啊。

  我没有立刻去捡那些铜钱,而是去看兔子魑的情况,就发现它的耳朵边拽得通红,左耳朵甚至的耳根甚至出现了一丁点细小的裂痕,还不断有鲜血浸出。

  显然是被刚才那只小鬼拽的,兔子魑也是不停用小爪子去噌自己的伤口,显然它感觉那里很不舒服。

  兔子魑,我都受了伤,铜钱剑被毁,足可见那小鬼的厉害。

  我心疼地抱过兔子魑,同时心里也开始想这小鬼背后那个老道的事儿,我总觉得,山魈和这奇怪的小鬼只是一个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