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98章 麻将纹身

第098章 麻将纹身

  我抱着兔子魑在房顶休息了一会儿,就收拾了铜钱便准备下楼,我伤得不轻,走路软绵绵地,就想着找个人扶着我。

  可当我打开顶楼门的时候。却发现这边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心里不由一阵苦笑,是不是这些家伙,听说刘文轩和刘文默被送到了医院,就觉得这楼顶没人了,然后全都撤走了?

  我很郁闷,同样也有些生气。

  我抱着兔子魑,扶着墙慢悠悠地就离开了这国际饭店,我没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先找一间宠物医院给兔子魑做了简单的治疗和包扎。

  弄好了兔子魑我就回刘文轩给我安排的那个豪华饭店休息。

  此时离刘二总的跳楼时间差不多三四个小时过去了,我正躺在床上运气修养,手机就响了,是刘文轩打过来的。

  接了电话就听他很虚的声音说:“李小相师,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你现在在酒店那边吗?”

  显然他、老秋,还有他的弟弟刘文默都脱离了危险。

  我“嗯”了一声,然后问刘文默的情况。刘文轩便道:“我弟弟情况还算稳定了,不过他身上的毛病很多,特别是脾上的毛病很大,可能要安排手术。”

  不等我说话,刘文轩又说:“我弟弟得了这病,估计没什么精力再跟我争什么位置,所以……”

  我接过刘文轩的话说:“所以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了,对吧。”

  刘文轩说了一声“是的”,然后蹲了几秒钟才继续说:“你的钱我已经让人给你打到卡上了,李小相师,真的谢谢你,不过……”

  说到这里刘文轩停了一下没说话,我问他不过什么,他就摇头说:“没什么,你自己保重吧。”

  说完刘文轩就挂了电话。

  我自己保重?

  这刘文轩肯定知道什么,而且可能是一个对我不利的消息。可到底是什么消息,我是不可能猜出来的。

  我被奉为座上宾的日子就这么结束了,我为了这刘家差点丢了性命,可在离开的时候却显得有些灰溜溜的。

  不过唯一让我欣慰的时候,我找了一个银行查了一下,我的卡里一下多出了三十多万。

  我从省城打车回县城,一路上我基本都在睡觉,兔子魑受伤之后,就显得有些蔫了,也不在面前耍宝了,只是偶尔摸摸自己的耳朵,然后可怜巴巴地“呜呜”

  我不懂医术,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摸摸它的头和后背以示安慰。

  到了县城后,已经是晚上七点半钟,徐若卉应该下班了。

  不过我没有先回家。而是又找了一个动物医院给兔子魑做了一些检查,结果发现这兔子魑发烧了,我这兔子魑是宝贝不说,它还三番四次的保护我,救我。

  所以听到听兔子生病发烧,我心里就担心得厉害。生怕它一命呜呼了。

  不过这里的医生却告诉我不用太担心,打两针就好了。

  幸好这兔子魑不怕打针,很快打完针,医生说让我带它回去,并嘱咐我别把它放在?地板上,不要喂凉水之类的。

  打完针,我心里才踏实了许多,在抱着兔子魑等出租车的时候,我就给王俊辉打了一个电话,想来想去,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把省城发生的事儿告诉他。

  电话很快就通了,我把我这边的情况给王俊辉讲了一遍,他有些生气道:“初一,你太胡来了,你要是出了岔子怎么办?我怎么给已故的师父交代,怎么给你爷爷交代?”

  我说,我没事儿了,现在已经回县城了,然后把话题又扯回上那件事儿上,问王俊辉有什么样的看法。

  王俊辉愣了一会儿便说:“我的看法,跟你差不多,那山魈我还没问,就被组织上的人带走了,他们问出了什么,也没有告诉我,可不管怎样,那个养山魈和教唆别人养鬼的道士,绝对不是好人。”

  我问王俊辉能不能确定对付的身份,他那边就说,他确定不了,然后他又叉开话题,开始埋怨我事情处理得莽撞。

  我这边也不想听他唠叨,也就再叉开话题问他的伤势,他说,他那边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能这几天就要开始接新的案子了。

  接下来我和王俊辉来回叉着话题聊了几分钟,觉得没啥意思就挂了电话。

  中间我也问起那特殊养鬼的事儿,王俊辉也是说他不知道,没听过鬼魂的形体可以自由缩减的养鬼方式。

  连王俊辉也不知道,看来教刘文默养鬼的那个老道不简单啊。

  打车回到家里,我刚开打开门,徐若卉就从屋里跑出来,见我抱着兔子魑站在门口,她脸上就显得十分的开心,可当她看到兔子魑耳朵上那一块纱布后,就又立刻担心地问我,咋回事,这才走了一两天就成这样了。

  进门坐下后,我就把发生的所有的事儿给她讲一遍,当我说到我也受伤了的时候,她就非要拉着我去医院检查,我废了半天口舌,才说服她,让她相信我就要恢复了。

  我这并不是哄骗徐若卉,而是事实,我的心脏虽然莫名地被那个小鬼来了一下,可好在我及时把他给打开了,除了那阵绞痛,还有我身上的力气被他抽干外,他并没有对我造成太大的伤害。

  这一晚我早早地就睡下,倒不是我不想和徐若卉多说话,而是我真的太累了,今天在车上已经睡了一路,可我依旧感觉没有睡饱。

  等我再睡醒,已经是次日的中午。

  我躺在床上,兔子魑不在身边,徐若卉也不在。

  睁开眼,我听到院子里徐若卉小声自言自语的声音,出去一看,她正在院子里喂兔子魑苹果吃,此时的兔子魑看着已经康复了不少,吃苹果的时候,不时还耍下宝。

  见我出来,它还赶紧把旁边一个没吃完的苹果推到身后去,好像担心我给它抢了,或者要了似的。

  徐若卉见我出来,就问我身体感觉怎样,我说已经好多了。

  然后徐若卉就跑到厨房,给我端出一碗汤来,她说是炖的鸡汤,给我补身子的。

  这还是徐若卉第一次下厨给我做吃的吧。

  徐若卉给我做的鸡汤有些咸,不过我还是一口不剩都喝了。

  本来我觉得我可以在家里再多喝几天徐若卉给我做的鸡汤,可我刚把手里的碗放下,我的手机就响了,是王俊辉打来的,接了电话他直接开门见山说,让我去接新的案子。

  我此时算是差不多恢复了,如果我王俊辉有新案子,我自然不好拒绝了,就问他是什么案子。

  他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就说:“上次抓的那只山魈不是被组织上拿去研究了么,他们也是把那个道印记了下来,在全国各地搜寻相关道印的线索……”

  我打断王俊辉问:“找到了?”

  王俊辉说:“是找到了,而且这次的道印不是留在鬼物身上,或者什么符箓上,而是留在一个死人的后背上。”

  死人?难道那个道士还直接杀人不成?

  我疑惑地问王俊辉,他便说:“不是道士杀的,那个后背上有道印的人是自杀的,那个道印还有他后背上其他的一些东西,是他在自杀前一个月去纹上的。”

  纹身?

  我问王俊辉出了道印那个人后背上还有什么东西,他半笑着说了一句:“一副麻将!”

  一副麻将?谁会往自己后背上纹一副麻将呢?

  这个人是有多爱好这个啊。

  我还准备再细问一些事儿,王俊辉那边就说:“你先休息一天,明天我和老林过去接你,然后我们赶过去,到了那边我再把事情详细给你讲一下,现在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至于那个人后背上为什么会有一个道印,我也不知道,我们这次过去主要也是为了调查这件事儿。”

  挂了王俊辉的电话,一旁收拾碗筷的徐若卉就说:“你这身体还没调理好,又要出去?”

  我站起身,伸手摸了一下徐若卉的脸说:“放心吧,我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对徐若卉做出如此暧昧的动作,我放在她脸颊的上手,一时间就舍不得拿来了。

  徐若卉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忽然笑了一下,推开我的手说:“初一,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徐若卉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我则是“呵呵”傻笑了一声。

  这一晚,徐若卉给我准备了一些药,一部分是给我小病应急的,一部分是给兔子魑准备的,防止它的发烧再复发。

  最近这几次,每一次出门,我都感觉心中的牵挂越来越多,越来越舍不得和徐若卉分开。

  可我已经答应了王俊辉,要跟着他一起干,那在帮完他这三年之前,我是不能轻易说退出的,不然王俊辉和林森两个人面对的压力就会更大。

  另外王俊辉是我的恩人和朋友,我更没有半路退出的理由了。

  再有,就我自己而言,我心里也是很想知道这几次事件真正的幕后黑手到底是什么的身份,还有他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