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57章 他们要养魅

第157章 他们要养魅

  我摔倒在地上,徐若卉和李雅静就赶紧过来扶我,而高俭良和陈婷婷两个人还只是袖手旁边,没有出手帮王俊辉和我的意思。

  高俭良说那陈婷婷是我的搭档,可到头来却只是派来监视我的。关键时刻屁点用没有。

  幸好兔子魑那边又个尸体斗了起来,她才没有继续攻击。

  在李雅静和徐若卉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徐若卉就拉着我说,让我别上去了,我摇摇头说:“放心,我没事儿,这些伤口其实只是伤到我的皮肤,没有触及筋骨,就是疼而已,不打紧。”

  我站起身,李雅静犹豫了一下,就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很小的注射器来,而且这注射器里本来就有液体。

  我问她这是什么。她说:“这种药是某种程度上止疼和消炎,打了这个药可以让你在一个小时内感觉不到身上伤口的疼痛,只是过了一个小时后,你身上的疼会加倍的疼回来。”

  李雅静停了一下继续说:“这药,就是咱们第一次合作的时候,从小西天弄来的钻心草配制出来的,虽然一个小时过后会让感觉到更加的疼痛,可是却能很好的防止伤口感染。”

  我知道李雅静不会害我,就道:“一个小时不怕疼。也不错,来吧,雅静姐,把这药打给我吧。”

  李雅静点点头,不过徐若卉却接过李雅静手里的注射器说:“我之前是学护理的,打针的,交给我吧!”

  李雅静点点头。就把注射器交给了徐若卉,徐若卉深吸了一口气,就把一小针管的药全部打到了我的身体里。

  李雅静在旁边说:“三分钟药效起作用。”

  我点点头。然后又捏起少阳的指诀,慢慢走了过去。

  此时兔子魑又在那尸体身上留下了几道口子,只是那口子很快又会被沙子堵上,等于兔子魑的攻击都白费了。

  再看王俊辉那边,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魅身上的阴气越来越重,显然两个人的争斗也是越来越激烈了。

  随着王俊辉神通施展越来越厉害,我体内的相气终于开始有了小小的躁动,只不过那躁动离让我开启阴阳手的程度,还相差甚多。

  我上前和那尸体稍微纠缠了一会儿,三分钟便过去的,我后背那火辣辣的疼痛也是终于渐渐消去,看来李雅静研究出来的那药效果是真的不错。

  觉察不到疼痛后。我的动作就快了很多,我和兔子魑的配合也是越来越完美了。

  这尸体力气虽然大,可因为身体软塌塌的,所以移动的速度很慢,于是我和兔子魑就围绕着她一直转圈,在她防御不到的地方,偶尔来上一下。

  随着她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我就发现她的个子越来越矮,皮囊也是越来越皱,显然她体内的水和沙子就要流完了。

  那尸体也是发现苗头不对,就想着往水那边移动,可我和兔子魑却不会给她这个机会,越打她的个头越小,力气也就越小,最后趁她不能防御的时候,我就一个少阳指诀点在了她的印堂上。

  顿时所有的动作就停止了,不光如此,那边正在和王俊辉缠斗的那只怎么也打不坏的手,也是在这皮囊被我们制服之后,“咣”的一声掉回了水坑里不再出来了。

  王俊辉收了桃木剑对我道了一句:“初一,好样的。”

  我补充了一句:“还有我兔子魑!”

  那尸体被制服之后,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王俊辉就对林森说:“老林,去找些汽油过来。”

  林森点点头,水坑那边有王俊辉一个顶着就行了,他在那边完全是个摆设。

  林森走的时候,那魅想要阻拦,可是却被王俊辉单手飞出去的一张符箓给拦下了。

  而我这边则是在制服了皮囊后,开始大口的喘气。

  高俭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只兔子魑道:“你这兔子看起来不错。”

  显然高俭良还没认出我这只兔子就是魑,陈婷婷那边看了看自己竹筒里的人面蝶说:“我回去也要养只兔子。”

  制服了这尸体后,徐若卉和李雅静赶过来,开始让我脱衣,要给我处理伤口。

  我也不再犹豫,我背上不知道多少伤口,趁着现在感觉不到疼的时候,赶紧处理一下,不然等着一会儿加倍疼的时候,再来处理,那我就要受大罪了。

  我脱下上衣,徐若卉和李雅静就分别拿着镊子、棉签、酒精棉球给我清理伤口。

  她们不停用镊子从我身上摘下来沙粒,然后又不停用酒精棉球给我擦拭伤口。

  十几分钟过去了,王俊辉和魅依旧斗的不分伯仲。

  此间王俊辉还引了两道天雷,只可惜却被那魅硬生生抗了下来。

  这里晴空生雷,自然引起不少寨子里人的注意,只是这个闹鬼的地方却是没人敢来,甚至没有一家肯亮起光亮来,生怕被牵扯了进去。

  而最开始跟着我们一起过来的,那个被我们保护的淘金工人,也不知道什么偷偷溜走了,这漆黑的夜里,早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林森就跑步回来了,他手里提着一壶汽油,来了这里后,他也不废话,直接给尸体浇了上去。

  魅那边看到我们这边的情况大怒:“你们要是敢伤害我的身子,我定然不会放过你们,就算是要同归于尽,我也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王俊辉冷笑说:“看来,这具皮囊是你重新变回人的的依仗了,我就说,你弄一堆男人的尸体就算吸食了阳气,你占用他们的身体,变成的也是一个男人,原来你早有打算,还藏了一副自己原本的皮囊。”

  魅接着怒道:“不要烧我的身体,我可以离开这里,那金牌可以给你们,不要烧我的身体。”

  那魅开始向我们求饶。

  而这边我背上的伤口也差不多清理好了,李雅静和徐若卉已经开始给我包纱布,缠绷带。

  同时我的阴阳手神通已经到了开启的边缘,只要王俊辉再施展几个大神通,我的阴阳手必开无疑,到时候,我稍有不慎,就会被高俭良和陈婷婷探去了这个秘密。

  所以我就要求李雅静和徐若卉把我的手也都缠上绷带。

  两个人都是极其聪明的人,我这么说,也都知道什么意思,便把我手也包起来。

  再接着我便给自己套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自打从百鸟寨回来后,我随身背着我的行李包,这样我也好有衣服换,这次恰好又用上了。

  魅在求饶的时候,林森也是浇了汽油之后,没有立刻点火,他在等王俊辉的命令。

  王俊辉看了看那魅道:“放过你不可能,不过我却可以送你入轮回,你是一只千年的‘魅’,若让你修炼成人,那给你吸食的阳气怕是没有一个镇子的人是不够的,我不可能拿如此多的人的性命开玩笑。”

  那只魅忽然“哈哈”笑了一声说:“大师,你也知道我是千年之魅,知道我的修行不易,那你为何还要苦苦相逼?我不就是想重新做回人吗,我有错吗?而且变回人后,我就不会再害人了,我会拼命做好事来弥补我的过错,求求道长,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王俊辉摇头沉声道:“孽畜,你真是不知悔改啊,那就休怪本道不客气了。”

  王俊辉看了看林森,示意林森烧了那皮囊,可高俭良却忽然站出来道:“等下!”

  高俭良忽然出来制止,让我们有些意外,他不帮忙就算了,还要帮那魅求情吗?

  高俭良制止了林森之后,走到那皮囊的跟前说:“那三死金被你们收了,这魅的皮囊可不可以交给我来处理?”

  林森看了看王俊辉,而王俊辉却是看向了我,显然是在询问我的意见。

  这件事儿我该怎么拿主意呢?听到高俭良的话,那魅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希望。

  高俭良看着我说:“初一,我在这里就全盘托出了,我们明净派早就查明了这里有一只魅,我们这次任务的真正目的,也不是除掉那只魅,而是捉了她,我们门主,要养她。”

  说着高俭良就指了指王俊辉那边的青纱魅影。

  魅听了之后,显得有些期盼,显然如果有人要养她的话,那她就不用四处自己猎杀人,来吸食阳气了,而是会有人把人送到她的身边去。

  而王俊辉则是怒道:“胡闹,你知道养这只魅要杀多少人吗?”

  高俭良立刻道:“放心,我们门主已经找到了新的养魅的法子,不会让她再伤人。”

  此时我忍不住也怒道:“你们明净派就是这么欢迎我的吗,隐瞒情报,甚至连行动的目的都是假的,你们真是把我当成棋子来使唤了?”

  高俭良对我说了一声抱歉道:“这都是我们明净派对你的考验,很显然,你合格了初一,你的表现大大超乎了我们的预计,我们预计你是三天发现魅的真相,然后一个星期之内解决,可从现在的形式来看,今晚你们就能顺利解决这里的问题了。”

  说着高俭良又对我伸出一只手说:“初一,把三死金给我,我要以那金牌为令,收养了这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