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64章 荒诞的诅咒

第164章 荒诞的诅咒

  听到徐若卉抱歉的原因,我不禁笑了笑抱了抱她的肩膀说:“若卉,你没必要说抱歉,那毕竟是你的妹妹,救她也是我应该做的。”

  我这么一说,徐若卉就说:“我是给王道长、雅静姐。还有林大哥道歉,哪有你的事儿。”

  王俊辉也是带头说,不用,我的事儿,就是他们的事儿,而且救人本来是积德行善的大事儿。

  徐若卉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我心里也有私心,我之所答应要想办法救若颖,一来因为她是我妹妹,二来如果治好了她,我和初一就不受制与海家了,虽然现在我们看起来很自由。可海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让我回去,我怕他们做出伤害初一的事儿。”

  徐若卉说的这些很有道理,我的确也没想那么多。

  不等我说话,她继续说:“还有第三,我一进到那屋子里,我就听到心里有声音一直呼唤我,在对我说。‘姐姐救我,姐姐救我’,听的我好心酸,真的,我感觉到若颖在呼唤我,她在奋力地呼唤我去救她。”

  徐若卉的最后几句话让让我们有些惊讶。

  王俊辉慢慢地说了一句:“你听到了她的心声?而她在昏迷中竟然感觉到了你来了?”

  徐若卉点头说。差不多就是那样。

  王俊辉“嘶”的吸了一口气说:“你们不是孪生姐妹,又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竟然能够倾听彼此的心声,这说明你们上一世有着极大的渊源。以至于这一世你们的命运还要紧紧绑在一起,这么看来,你那么决绝地答应救她,也不足为奇了,原来是两世的缘分啊。”

  这样的事儿,我也听爷爷说过,因为上一世缘分未了,这一世便可心意相通。

  又聊了一会儿,林森就问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那就是我们要去哪里,总要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再说。

  这个问题问的我有些头疼,我们刚从海府出来,这要去哪里好呢?

  不等我想出去处。我的手机便响了,是蔡邧打给我的,接了电话蔡邧道:“初一,你跑的可真快啊,走的时候也不跟我这个朋友打个招呼,对了,你们去什么地方,可有安排了?”

  我想了一下说,没有。

  蔡邧便道:“那正好,你们应该还没走远,把车停在路边等我,我这就过去找你,然后你跟我走,我给你们安排一个住的地方,然后你就开始为我工作,两年的时间,你帮助我处理案子,我会帮你提供一切要害徐若卉的人的情报,给你们及时的预警,同时我也可以向你保证,通过这些案子,让你们名震明净派,甚至是整个大西南。”

  蔡邧说话很具有煽动性,是一个做领导者的料,我也被他说的有点心动了,不过我们这次又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帮若颖寻找蛊王。

  所以我就在电话里对蔡邧说:“我能不能再加一个条件。”

  蔡邧愣了一会儿说:“你说下,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会答应你的,我是真心要交你这个朋友的,初一。”

  蔡邧的这一席话,我虽然有些怀疑,可也信了几分,就把我们要寻找蛊王的事儿,告诉了他。

  很快蔡邧就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帮着你们打听蛊王的消息,对吧?”

  我说:“是,毕竟我们初到西南,对这边的形式、情况都比较不了解,也没什么关系,如果我们这些人去找蛊王,那就太费力气了。”

  蔡邧那边也是很快答应了下来,并向我承诺,他会把这个任务布置给他势力下的所有手下,让他们帮我留意有关蛊王的任何消息。

  我也是赶紧谢过蔡邧,同时也才叫林森把车在路边停下。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蔡邧的车子就赶了过来,见面打了个招呼,他就领着我们进了市区,然后领着我们去了一个很普通的小区,接着又领着去了一栋单元楼的房间。

  这个房间是一个跃层,足够我们五个人住,就算偶尔来个客人也还有空房。

  到这里后,蔡邧就告诉我们说:“这就是你们以后住的地方,房租我付了两年的,不过先说好了初一,这些钱我都要一点一点从你的佣金里扣出来的。”

  蔡邧的这种帮助我的方式让我更容易接受,我欣然接受之后对他说了一句“谢谢”,蔡邧则是又一次说出了那句话:“初一,我是真心要和你做朋友,所以你不用总是把谢谢挂在嘴边。”

  我则是对蔡邧说:“正因为是朋友,所以我更应该抱有感激之心。”

  安排我们住下后,蔡邧也没有废话,就给我们布置了我们入川后的第二个案子,他说这个案子是困扰了他半年的一个案子,是赵家硬塞给他的案子。

  说完之后一旁的陈婷婷道:“那赵家一家人都变态的很,经常给蔡邧一些稀奇古怪的案子,一旦解决不了,他们就死死抓住那个案子说事儿,然后说什么没资格担任下一任明净派门主之类的,就跟他们那些人有办法解决似的,一个个只会吆五喝六的。”

  陈婷婷一直护着蔡邧,可蔡邧对她的话却不是很感冒,甚至还有些不待见。

  我答应过要帮陈婷婷绑住蔡邧的心,便凑到蔡邧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在说案子之前,我插一句话,陈婷婷将来可能会帮上你的大忙,在你事业、家庭上,你若是负了她,你丢的可不是‘江山’那么简单。”

  说完我又坐了回去,蔡邧不由愣了一下,而陈婷婷却追问我对蔡邧说了什么。

  蔡邧笑着把陈婷婷拉到自己身边道:“是正事儿,你不要问了。”

  他对陈婷婷稍稍有些改观了。

  蔡邧这才详细说交给我们的案子。

  在成都和都江堰之间的一个镇子上,有这么一户人家。

  男人叫赵春发,是一个菜农,她的妻子叫罗玉妮,两个人还有一个孩子叫赵晗。

  半年前正好是暑假的时候,赵晗为了体会父母生活的劳苦,就和父母一起去往成都送菜。

  他们开的一辆小货车,前面的车驾驶室正好坐下三个人,三个人在快要到成都的时候发生了车祸。

  这车祸说来奇怪,整个驾驶室都被迎面来的大货车给撞扁了,可受伤的却只有赵春发一个人,赵晗和罗玉妮两个人几乎都是毫发无伤,最奇怪的是,那两个人竟然在事后完全忘记了车祸前后差不多各一分钟的任何事儿。

  不光是他们,另一边大车那边也是如此,开车的司机也是不记得究竟是怎么情况,而调了事发路段的监控视频,我们却发现一些端倪,就是事发的时候,忽然有一团类似人影的黑光以极快的速度闪过,明显看到他推了一把那大货车,才致使那大货车和小货车撞到一起的。

  最奇怪的是,还有两个黑影飞快地把赵晗和罗玉妮两个人从车里抱出来,然后扔到一边,所以两个人才没有受伤。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蔡邧:“这件事儿,整个监控里面都记录了下来?”

  蔡邧点头说:“没错,而且这件事儿一出,看到这监控的人,全部给调换了岗位,然后这监控也交给了警方的灵异特勤部门处理,而后他们又把案子通过赵家托付给了我们。”

  我让蔡邧继续说案子的缘由。

  蔡邧也是点头继续讲。

  那场车祸里,赵春发受了重伤,而且一直昏迷不醒,后来我们的人过去就发现,赵春发的一个魂魄留在了车祸现场,就用喊魂的法子把其一个魂魄给喊了回去,如此一来,赵春发才从昏迷中醒来。

  只不过他却开始说一些奇怪的事儿,他还说那些事儿都是他前世的事儿,我们按照他所说事情的发生地点前去调查,发现那边之前的确有他说的那么一个人,而且什么时间做过什么事儿,都跟他叙述的基本吻合。

  最主要的是,他说的上一世的那个人,就是在赵春发出事儿地点死掉的。

  听到这里王俊辉便道:“其实是你们喊魂的时候操作失误,把另一个魂和赵春发的那个魂一起塞进了他的身体里,再所以说,他的身体里有四个魂,对吧,那些事儿,根本不是什么前世的事儿。”

  蔡邧点头说:“王道长果然是高手,一语中的,没错,后来我们经过调查,事情果然是向王道长说的那样,可在我们调查这件事儿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而这个大麻烦也一直困扰了我们半年之久。”

  我问究竟是什么麻烦,蔡邧深吸一口气说:“凡是当时直接参与这件案子的我们明净派的人,好像一个个都受到诅咒似的,他们先是莫名其妙的丢失魂魄,然后死掉,然后我们发现他们的魂魄都跑到了一个人身上。”宏引他巴。

  “那个人就是赵春发,他知道的事儿越来越多,可却能一直保持清醒,我们现在已经把他控制住了,可诅咒还在继续,当时参与这件事儿调查的五个人已经死了四个,如今最后一个也是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