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254章 算我一个

第254章 算我一个

  海懿那边发威,我这边也没闲着,深吸一口气也是对着白坤那边喊了一嗓子:“刚才你叫的不是很厉害吗,敢不敢出来咱们单练啊!”

  我这话说完,白坤没应声,上官炢却是站了出来道:“李初一。李神相之后,我很早之前就想着和你交手了,本来我想等着你成长的丰满一些再收拾你,可现在看来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黄阶六段的小相师,可惜了,今天就是你相术生涯的尽头。”

  这上官炢阴阳怪气,听他这么说,我不由冷“哼”一声道:“咱俩今天是谁的尽头还不一定呢。”

  如果是单纯的比相术,我李家一脉可是从来不输人的,再加上我有阴阳手傍身,虽然他高我整整一阶,斗上一斗我还是有自信。可如果要赢过他的话,我就没什么自信了。

  虽然心里没谱。可我嘴上的阵仗却不能输。

  徐若卉那边也是狠狠瞪着白坤,显然也是被白坤刚才的那一番话给激怒了。

  我轻声对她道了一句:“若卉,你放心,我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的。”

  而此时王俊辉则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徒手捏了一个指诀,北川墓群一战,王俊辉桃木剑被毁掉,火麟蟒残魂散尽,所以王俊辉现在已经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了。

  海若颖那边则是站到徐若卉和李雅静的面前道:“姐,雅静姐,你们站我身后,放心。我来保护你们。”

  那丫头的道术粗浅的很。只是三脚猫的功夫。来保护徐若卉和李雅静稍显不够,所以海慧就走到那边说:“你跟着我,不要离我太远。”

  海懿这边发威,赵白两家却显得不是很吃惊,白崇那边更是道了一句:“我早就听我们白家的老祖宗说,海伯父已经站到了立宗的门槛上,距离立宗只差一步之遥,今日一看果然气势非凡啊。”

  说着白崇又忽然“哈哈”一笑道:“只可惜,海伯父一身的道法今晚就要被废去了。”

  白崇说完继续“哈哈”大笑起来,完全跟白坤一样的嘴脸,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看着白家父子的嘴脸,海懿冷“哼”一声道:“是吗,姓赵的,姓白的,你们两个老家伙一起上,我海某以一敌二,何惧之有!”

  说着海懿往前走了两步,同时双掌一挥,一团劲风就对着赵、白两家的阵营就吹了过去,顿时那两三百号人就被吹的齐刷刷地往后退。

  赵翰渊和白玺两个神通等阶的天师也是立刻站出来一起施法,才勉强当下了海懿接下来的数股劲风。

  双方这在比气,海懿以一敌二竟然不落下风,当真是厉害。

  不过很快天空就闪出一道白光直接对着海懿就打了过来,不等海懿有反应,王俊辉捏了一个指诀凌空一点,然后猛呵一声:“破!”

  顿时那道白光就被王俊辉挡开,再接着赵翰渊和白玺两个人面前忽然落下穿着白色的老者,此人正是白家的两位老祖宗之一--白枫。

  白枫落下之后,也是伸出双手猛地一扇,顿时就把海懿的那股劲风挡了回去,我们这边也是被那股气浪一掀,不由往后退了几步,留在原地也就只有海懿和王俊辉两个人了。

  幸好白枫没有和海懿比气的打算,击散了海懿的气,他就“哼”了一声说:“我本不想出手,可没想到这些后生里,你最有出息,只可惜你生错了家门,要是生在我们白家就好了。”上吗东划。

  白枫这么一说,我就忍不住呛了他一句:“以你们白家行事的德行,估计也就到白崇那一辈就要绝迹了,还生你们白家,美的你!”

  “混账,这里没你这等晚辈说话的份儿!”白枫怒吼一声,他的声音里夹着道印,看样子是准备震碎我的意识,可不等那声音入耳太深,贠婺忽然在我旁边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那稚嫩的梵音响起,瞬间空气中无数声波碰撞,白枫的那一声道印就被贠婺的佛印给巧妙的化解了。

  贠婺的这一手,让在场所有道者为之一振,特别是白枫,愣了几秒钟才回过神道了一句:“好一个大圣佛印,四两拨千斤,厉害厉害,没想到你们那边还有这么一个佛学奇才,只可惜他也站错了队。”

  海懿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我,接着看了看我身边的贠婺,然后又看了看离他最近的王俊辉,然后忽然笑道:“李初一,如果这一战我死了,我们海家以后就交给你了,姓海也罢,姓李也行,只要能给我报仇,随你。”

  说完海懿脚下一踩就冲了过去,对面的白枫也是如此“嗖”的一下冲了出去,他的速度明显要比海懿快上一个档次。

  海懿虽然站在了立宗的门槛上,可毕竟还不是真正的立宗,比起白枫还差了很多,上去过了两招强弱就分了出来,除了前两招海懿的抢攻外,接下里的时间里,海懿只能被动的防御和躲避,完全没有出手攻击的机会。

  而此时蔡邧却有些看不过去了,对着赵、白来两家喊道:“赵翰渊,白玺,你们两个见到本少主在这里,还敢放肆?”

  白玺笑了笑道:“早就看到你了白少主,你一直不说话,不也是早就知道自己说话没什么用了吗,为什么现在又跳出来自取其辱呢,不妨告诉你,灭掉海家之后,下一个就是你,再接着就是你那个只想着长生不老的混账老爹,明净派让他掌管,迟早毁在你们蔡家手里。”

  蔡邧还准备说话,却被高俭良拉了回来道:“少主,不用跟他们废话了,他们这是下了决心要反了,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话说的再多也是没用的。”

  蔡邧无奈点点头。

  现在是海懿和白家的老祖宗斗法,其他人自然不敢妄动,两个大神通的争斗昏天暗地,周围气流涌动,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吞噬殒命,所以我们双方其他人都是静静地看。

  可再看下去海懿就要输了,他完全不是白枫的对手。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身后的海家大门忽然“咯吱”一声打开,这声音不大,可我们这边所有人都听到了,不光是我们这边,就连赵、白两家的人好像也是听到了,全部往我们这边看来。

  而就在门响的一刻,海懿的胸口也是中了白枫一掌,整个身子倒飞了回来,王俊辉赶紧上前把海懿给接住。

  白枫没有追上来,而是“呵呵”一笑说:“怎么,自家的孩子不败,你这老东西还不准备出来了?”

  接着我就看到,那一扇门打开后,两个人抬着一个轿椅走了出来,椅子上坐着一个软塌塌的老者,他满脸褶子,头发花白而且十分的凌乱,身上穿着一件金色的道袍,一手耷拉在轿椅的外面,一手握着一个拂尘,看起来半死不活的。

  看到轿椅上的老者,海家的人全部行礼叫老祖宗,海懿也是道了一句:“孙儿无能,惊动了爷爷,还请爷爷赎罪。”

  海懿的爷爷,那家伙得多少岁了,怪不得会老成这样。

  轿椅抬到最前面,然后两个人把轿椅放下,就退到了一边,上面坐着的老者微微动了一下道:“海懿啊,你做的不错了,你比你爹出息多了,你已经摸到立宗了门槛,再过几年肯定能突破立宗界限,支撑我海家继续在西南走下去!”

  这海家的老祖宗刚说完,白枫那边就道:“哼,海魁,你别痴人说梦了,我先了结了你,然后再废了你孙子海懿的道行,你们海家将彻底从西南道者的舞台上退出。”

  原来海家的老祖宗叫海魁,名字好生怪异。

  海魁依旧半死不活地坐在躺椅上道:“把你哥哥白毅也叫出来吧,你一个人不是我的对手。”

  说着海魁微微挥了一下手,赵、白两家的队伍就又退了十多步。

  就连白枫自己也是微微后退了一步。

  白枫愣了一下道:“顶级立宗,难不成你也摸到了渡劫的门槛?好一个海家,幸亏我们白、赵两家发难早,不然日后还真成大祸了,上官炢,看来你卜算的那些事儿不假啊。”

  难道上官炢算到海家潜在的威胁,所以才让赵、白先对海家出手的?

  海魁坐在轿椅上道:“我海家韬光养晦数十年,从不与你们白、赵两家争抢什么,可你们近些年却步步紧逼,如今还想断了我海家的道火传承,哼,那就拿出你们真本事来,我就算死,也要拉上你们几个混蛋垫背。”

  海魁刚说完,白枫就笑道:“哼,不知五个打一个话,你还能不能拉我们一个人陪葬呢?”

  白枫说完,赵家的三个立宗天师,以及白家的另一个立宗天师白毅也是纷纷显身到了赵、白两家的队伍前面。

  看来他们两家是准备将不要脸进行到底了。

  白枫那边笑道:“五打一,你觉得你还能拉我们一个垫背吗?”

  不等海魁说话,王俊辉往前迈了一步道:“谁说是五打一的,海家这边算我一个,你们赵、白两家的行为,实在是为道者所不齿,所以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赵、白两家的几个立宗天师同时大笑:“小小一个入门天师张狂什么,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上次能从北川墓群的那个鬼王手里逃脱,全靠的秋家的老祖宗,如果凭你自己的实力,怕是早死了多少回了。”

  王俊辉没有反驳依旧站到海魁的身边,而此时海懿虽然受伤,可还能再战,也是道了一句:“还有我,我们是以三敌五!”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脑子一发热也道了一句:“算我一个!”

  此时我已经完全忘记,我只是一个黄阶六段的小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