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260章 两大奇案

第260章 两大奇案

  见我准备开口说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把目光看向了我,显然我爷爷在西南大显神威后,我说话的份量也开始变得举足轻重了。

  被那些人齐刷刷地一看,我瞬间觉得有些害臊了,尴尬地笑了笑了才说话:“其实我觉得这堂口分配上。几位长辈说的都有理,如果大家再这么各执一词吵下去,那这件事儿怕永远解决不了。”

  听我这么一说,蔡生就笑了笑说:“哦,这么说来李相师你是有什么高见了?”

  我还没说话,一边的梁家先不愿意了,梁辉冷笑一声说:“恕我冒犯,据我所知李相师,你和身边的王道长还都不是我们明净派的人吧,虽然这次阻止赵、白逆乱的人跟你们有着莫大的关联,可这毕竟是我们明净派的事儿,你们在这里随便发表意见,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呢?”

  听了梁辉这话。海懿也是冷笑着回了梁辉一句:“初一是我们海家的外孙女婿,是我们海家的人,是我们海家的人为什么就不是明净派的人呢?”

  此时我也不好反驳海懿,只能对着蔡邧笑了笑顺着海懿的话说:“没错,之前我和王道长入川,的确没想着加入明净派,可如今我成了海家的外孙女婿。有些事儿就说不清楚了。所以我觉得我现在算是明净派的人了。”

  王俊辉也是道了一句:“我是跟着初一入川的,他是明净派的人,我自然也是没跑的。”

  听我俩这么说,梁辉就“哼”了一声不好反驳了。

  蔡生则是笑了笑,好像很乐意看到梁家吃憋的样子。

  梁家的人不说话了。蔡生才对我说,让我继续。

  我也是点头继续讲:“在赵、白两家逆乱这件事儿里,海家是受害家族,出力也是最大,所以理应先选一家堂口归自己。这样大家没什么异议吧。”

  蔡生点头说:“优先选择一家,这个问题不大,我同意。”

  蔡生都点头了,蔡邧就更不用说了,也是直接附议,至于梁家那边虽然稍有不情愿可也没有好的理由反驳,只好点头。

  而后蔡生让我继续,我也就继续说道:“接着就是蔡邧,他也带人去帮了海家,所以也理所当然先选一家。”

  我说的这些差不多跟蔡生之前说的相似,所以他直接点头同意,让我继续说下去,我继续道:“海家和蔡邧势力较弱,配置太多的堂口或许稍显有些乏力,所以我觉得他们每家先分一个就好了。”

  我这么一说,海懿和徐景阳有些生气了,他们没想到我到这里后竟然不帮他们,反而是帮了蔡生和梁家。

  蔡邧那边稍微愣了一下,不过却是对我微微一笑,好像是在说,我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我。

  蔡生和梁辉听了我那话,自然也都很高兴,都让我继续说下去。上乐吐亡。

  我也就继续道:“正如梁家前辈说的那样,对抗外来抢地盘的那些人,还是需要有实力的人出力,所以我这样想,在和湘西赶尸门、湘贵苗寨有摩擦地界上的堂口应该交给有实力的家族去把持,所以我觉得宗门和梁家,应该各自先从有争议的地界上分两个堂口。”

  “宗门和梁家都是有家底儿有实力的,对抗外来入侵自然也该多出力,这总没错吧?”

  我这一说几个人就开始相互合计了起来,海懿和徐景阳大概也知道我的意思了,也就不生气了,反而是表示附和我的建议。

  蔡邧更不用说,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义无反顾地相信我。

  蔡生和梁家的两兄弟则是仔细盘算了起来,他们是需要出力,可毕竟他们可以先分两个堂口,这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亏,所以他们各自盘算了一会儿也就全部点头同意了。

  而后蔡生问我:“那还剩下两个堂口怎么办?”

  我就道:“还剩下两个堂口,我觉得我们采用竞争的方式获得,而不再是什么功劳和势力大小,我们选出两个疑难案子,一个案子代表一个堂口,最先解决了案子的人,可以获得一个堂口,愿赌服输,输了的人也别有意见,这样总算是公平了吧?”

  我这么一说蔡邧就点头道:“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这样一来既不耽误我们大方面的堂口重组,也算是较为公平的完成了分配,我同意这个分法。”

  其他人也都没有什么意见。

  至于要用什么样的案子来决定两个堂口的归属,蔡生想了一会儿就说:“这样,我们先把其中六个堂口分配好,剩下的两个后,我们再商量案子分配的事儿,一步一步来。”

  接下来就是无聊的讨价还价时间,海家已经彻底明白我的意思,先选了一家与世无争较为安逸的地方,这样一来海家就有了足够的时间继续韬光养晦,蔡邧也是如此,选的地方虽然不如海家好,可与外来派系的摩擦也较少。

  而蔡生的宗门和梁家的争夺却最为激烈,他们自然都想选择与外来派系争夺较少的堂口,一来二去双方讨价还价讨论了将近三个小时,最后才勉强完成了堂口的分配。

  最后的结果还是蔡生略胜一筹,在分配上站了一些优势。

  这些都商量好了,差不多就到了午饭的时间,不过大家都抢红眼似的,谁也没开口说吃饭的意思,就继续讨论接下来两个堂口用案子分配的事儿。

  蔡生想了一会儿就道:“案子太简单了不好,可如果两个堂口的案子的难易不同了,又会不公平。”

  这方面的事儿,我就不擅长了,所以就交给了海懿和蔡邧跟他们争论。

  差不多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两个堂口的案子才被确定下来,这两个都是明净派的悬案,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案子,第一个案子已经有一百多年时间了,那案子的正主在没在都不知道,案宗上的题目是--千年古尸案。

  第二个案子难度不亚于第一个,也耽搁有七八十年的时间,案宗上的题目是--阴兵抢人案。

  这两个案子的难度之大,可见那两个堂口大家谁也不想让谁先得到,据我估计,到最后弄不好这两个堂口就彻底荒废了,谁也得不到。

  事情都商讨结束了,我们就在茶楼这边吃了一些这边的菜品,虽然味道不错,可每一道菜的份量都很小,不过这就是茶楼这种地方的特色。

  吃过了饭,出了茶楼我和王俊辉又跟海家和蔡邧到蔡邧的那个茶楼碰了一下今天的事儿。

  到了茶楼这边,蔡邧直接说:“这两个案子都很难,我准备放弃了,我实力最弱,配置一个堂口已经有些乏力了,再抢一个堂口到手里也是没什么意义。”

  海懿那边道:“那我们海家也放弃吧,我们选的那个堂口地界最好,油水最多,配置好了,可比蔡门主和梁辉那几个堂口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他们还要跟外来的几个派系争案子,将来一段时间,有他们忙的了。”

  蔡邧也是道了一句:“没错,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会选择把抢到的两个堂口并为一个,然后和外来的派系和谈,把一部分生意割让出去,我们明净派毕竟一下少了两大家族,能出案子的人也少了很多,如果还是维持原来的案子量,那肯定会人手不足,想要护住两个堂口,到最后却是一个也护不好,倒不如舍弃一半,专心搞好另一个,等着稳定了再图谋收回失地。”

  听了蔡邧的话,我心里也是不由有些佩服他了,我根本没去想那么多,我只是想着怎么让海家和蔡邧在这次分配中获得更有利的形式罢了,而蔡邧却是把对手该怎么应对的事儿也去想了。

  看来在这权谋上,他比我要强。

  不过我心里也是另有打算的,海家配置一个没有竞争的堂口肯定是绰绰有余,完全有能力再配置一个堂口,这也是扩大海家势力的一个机会,所以我就道:“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选一个案子试一下,能完成最好,完不成我们也不逞强,反正我们没什么损失。”

  蔡邧也是点头道:“我同意初一的意见,毕竟以海家的实力,再多配置一个堂口也是能做到的。”

  蔡邧总是能够在关键的时候看到关键所在,幸好这样的人是我们的朋友,如果站在对立面上,那他耍起手段来,我们怕真是招架不住。

  既然决定了要选择一个案子,蔡邧、海懿和徐景阳就一起谋划了起来,选来选去他们选择的案子就是较为近一些的“阴兵抢人案”。

  因为在这两件案子里,这个案子的资料相对较多,他们也都觉得相比古尸案要简单一些。

  因为在古尸案的记载中,有提到过,那具千年古尸可能是一只高等阶的魃,而且他在一百多年前杀了西南几个绝顶高手后就销声匿迹了,现在在哪里根本就等于是无从查起。

  至于阴兵抢人案,据说近些年还有人能目睹过类似的画面,只是明净派每次派人去查的时候,都是毫无收获,不过至少知道去那里查,怎么查,不像千年古尸案那么无头绪。

  所以我和王俊辉也是决定先查阴兵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