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269章 煞目

第269章 煞目

  半山腰的寨子里有一栋木楼轰然倒塌,扬起的灰尘格外显眼,周围一百多米的范围,全部成了土灰色的一片,这还是前一夜下过雨,不然那扬起的灰尘估计能覆盖四分之一的寨子。

  我心里还在纳闷。那寨子的木楼为什么忽然崩塌的时候,王俊辉就道了一句:“好家伙,他们竟然连炸药也用上了,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想着炸平这个寨子不成?”

  炸药?蔡生宗门的人出手果然是非同凡响啊!

  同时我不由自主地往蔡生宗门那些人的营地看了几眼,正好看到几只小鸟从帐篷上飞过,那些鸟刚飞入帐篷的范围,不等飞出去,一只箭弩就把低空掠过帐篷顶部的一只小鸟给打了下来。

  小鸟被弩箭带的飞出去老远,掉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

  我心里吓了一跳,幸亏我听了王俊辉的话没有进蔡生宗门人的营地,不然被那弩箭射中的人就是我了。

  我心里好奇走了几步,过去看那只鸟。发现它已经断了气,本来我想去摸那只弩箭的,可一起跟着我过来徐若卉却拉住我道:“初一,别碰那弩箭,上面有蛊毒,我体内的那只血母又有反应了。”

  听到徐若卉的话,我更是惊出一头的冷汗来,返回我们营地的时候,我基本上都是绕着蔡生宗门那些人的营地走的。

  我把看到的情况给众人说了一遍。王俊辉就道:“弩箭加蛊毒,显然不是用来对付脏东西的,而是对付后到这里的人的。”

  “留下营地,布置机关,这就等于是一个陷阱,我们好奇,切太过大意的话,怕是现在已经上当了。”

  听王俊辉的分析,我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说:“这宗门的人办事也太过了吧,虽然大家是竞争关系,可毕竟都是明净派的人。又没什么深仇大恨,不用把彼此置于死地吧?”

  高俭良此时跑出来说了一句:“你们不懂蔡生这个人。他连自己的儿子都能当成弃子。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外人?”

  蔡邧和高俭良都提到过蔡生“弃子”这件事儿,看来这里面还有一个不小的故事,不过那些事儿跟我们今天的案子关联不大,我也没有去细问。

  就在我们几个说话的这几分钟功夫里,半山腰上随着“轰”一声巨响,又是一栋木楼轰然倒塌,顿时那尘土再次漫天的扬起。

  这蔡生的人是真的想炸平这个寨子吗?

  看到这里高俭良受不了,就怒道:“我们必须阻止宗门的人,这寨子是我的家,我的家乡,如果这里被毁了,我就没有家了!”

  高俭良一脸的愤怒和决然仿若是要拼命似的。

  我们的帐篷才扎到一半,王俊辉也是道:“我们的确是要去阻止蔡生那些人,这寨子虽然不住人了,可也不能就这么就被炸毁了。”

  说罢,王俊辉就背上行礼招呼我们上山进寨子。

  我们自然也不会迟疑,至于这帐篷搭建我们可以等事情完了再扎,或者干脆不扎帐篷,以周锦妍和甘居的关系,这次的案子应该能很快地顺利解决掉。

  这寨子的路面都铺着石头,所以路上只有石头的缝隙里钻出一些杂草来,不过也都是些矮草,不会影响我们赶路,我们往这寨子里走,很快就发现几颗烟头,多半是宗门那些人留下的。

  就在这个时候“轰”又是一声巨响,寨子中央又是一栋木楼被炸毁。

  这宗门人到底在搞什么鬼,难不成这些木楼里住着阴兵不成?

  我刚这么想的时候,监察和采听两处相门同时自动开启。

  这说明我们四周有脏东西出现,而这里最可能出现的就是古苗的阴兵了,我深吸一口气还是把八节神鞭拿了出来,虽然我们已经知道周锦妍和甘居的关系,可对方却还不清楚我们的身份,万一打起来,我们也不能干吃亏。

  不过那些脏东西既然没有伤害我们,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找他们出来,而是继续前行,先阻止宗门的人炸毁这个寨子才是最主要的。

  我们沿着石头路面走了几分钟,就听到了有人说话,意思好像是一个人在提醒另一个人,说是那木楼不大,少放点炸药就好了。

  听到有人说话,高俭良就气的大喊一声:“住手,不准再炸这里了。”

  说完他就自己先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了,我们几个也是赶紧跟上。

  可我们刚迈步,“轰”又是一声巨响传来,因为这次离的近了,我们感觉整个地面都在颤抖,旁边的木楼也是被震的“嗡嗡”直响,一些不牢靠的木板更是直接被震掉在了地上,发出“啪啪”的落地声。

  听到那声音,我们下意识都蹲了下去,用手或者自己的背包把脑袋护住。

  幸好空中没有飘来炸飞的东西。

  看来宗门的那些人中有使用炸药的行家啊。

  同时我也有些担心高俭良了,他跑的最快,会不会被炸到了呢?

  爆炸结束后,不等我们起身,一阵灰尘夹杂着火药味就沿着街道向我们扑了过来,我们赶紧背过身。

  我一把将徐若卉护住,王俊辉护着李雅静,林森则是一把搂住贠婺小和尚,摁到了怀里。

  等着那一股尘土彻底落下,我们几个人也都成了灰人。

  看着彼此狼狈的模样,我忍不住骂了几句脏话,不过好在我们都没有受伤。

  拿出一些布,用身上水壶里的水弄湿了,然后捂住口鼻,我们这才继续往前走,同时也是喊者高俭良的名字。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一个很微弱的声音:“我,我在这儿。”

  很快我们就在一栋木楼倒塌的废墟里找到了高俭良,他的一条腿被木板刺了进去,身上其他部位也有伤,不过都是擦伤,不碍事。

  我们来不及找宗门的人,就赶紧把高俭良从废墟中抬出来,李雅静和徐若卉立刻为高俭良做紧急的处理。

  而就在这个时候,废墟那头就出现了一队人,为首的几个穿着道袍,不过在这些人中有一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年轻男人,看起来格外的不搭调。

  这些人看到了我们,那个穿着西装的家伙就缓缓走出来道了一句:“呦,这不是高副堂主吗?不对,你现在到了蔡少主那边,已经是堂主了,你也来了,怎也不打个招呼,不然我们也不会误伤你啊。”

  那西装男子说话冷嘲热讽的,不由让人心生厌恶。

  虽然我也不是很待见高俭良,可他现在毕竟是我们这边的人,所以我就忍不住回了那西装一句:“少在这里假惺惺了,猫哭耗子的事儿就别干了,更何况还哭的这么难看,让人看了想吐。”

  等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已经把宗门的那些人大致看了一遍,十七个人,他们这次上山损失比梁家的人小的多。

  那个西装男冲着我“哼”了一声道:“你们就这几个人,都死完了吗,那你们可比梁家的那些人惨多了。”

  我再回他一句:“对不起,我们来的时候就这么些人,如果不是被你们误伤了高俭良,我们现在连个受伤的人都没了,反而是你们死了好几个了吧。”

  我这句话直接戳到了宗门那些人的痛处上,不少人相互对望,显然死的那些人,有的是他们很亲密的伙伴,所以就有几个人露出了悲痛之色。

  可那个西装男,好像不在乎那些人的死活,竟然笑着对我说:“干我们这一行,死几个人还不是常事儿,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就这几个人,呵呵,你们凭运气到了这里,可到这里后,你们的运气可就不好使了。”

  说着西装男挥挥手,队伍就出来两个人,他们拿着几包炸药,又去另一栋木楼开始布置了。

  高俭良急的大叫:“住手,你们干嘛,你炸了这寨子有什么用?”亚东丽亡。

  西装男笑笑说:“这里每一栋木楼里都住着阴兵,可惜白天的时候他们见不得阳光,所以我们只要炸掉这些木楼,藏在这里面的阴兵就会自行散掉,总比我们冒着危险进去捉他们的强,还有……”

  说着西装男摘下自己的墨镜,然后又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块白布,再把墨镜仔细擦拭了一遍,我这就看清楚了他的整张脸。

  他长的很清秀,可那一双眼睛却极为怪异,他眼睛中的眼珠子只有鱼眼大小,整个眼睛看去只有中间黑乎乎的一个点,旁边都是眼白。

  而那些眼白上更是血丝密布,所有的血丝都连接这中间那鱼眼大小眼珠子,看了那眼神,猛一下一看让人觉得身上不由一寒,鸡皮疙瘩掉满地。

  正在我心里好奇的时候,西装男用他那诡异的眼睛看了看,然后嘴角忽然往上一翘。

  他的笑容更加诡异,特别是配上他那一双诡异的眼睛。

  就在我愣住的时候,西装男把手里的墨镜戴上,然后旁边两个人立刻围到他身边,一个拿着类似鸡毛掸子之类的东西给他轻拍身上的尘土,另一个则是干脆半跪在地上开始给他擦皮鞋。

  显然那家伙还有些洁癖,因为他擦完墨镜的白布,他看都不看,就嫌弃地扔掉了。

  他的那双眼相学上记载,相名为“煞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