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285章 红线串铜钱

第285章 红线串铜钱

  我们这些人出了昆仑的护门大阵,回到车上,没有做丝毫的停留,就沿着戈壁开始往回走。

  一路上我们没什么交流和沟通,这次行动对萧正来说他的目的达到了,他救出了田士千。而且他自己也平安走出了昆仑。

  可对我们来说却是彻彻底底输了,因为我们非但没有救出鹭大师,还看着他老人家当着我们的面坐化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儿。

  这一路上我们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基本上见不到徐铉下车休息,这次让他想起了五年前的一些往事儿,对他打击太大了,怕是他一时难以走出那阴霾来。亚呆叨才。

  而田士千和萧正两个人反而是走的很近,每次停下来休息的时候,都能看到他们在窃窃私语,仿佛是密谋什么事情。

  我们花了六天的时间才回到格尔木,在这里休息了一天,我们才继续赶路。

  到了成都之后。徐铉给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道别,然后就跟着田士千,萧正,秧墨桐一起去了湘西的苗寨。

  在和我们分别的时候,徐铉的表情看起来已经正常了很多,只是他的眼神里又多出一些我们难以琢磨的东西来。

  至于贠婺,因为鹭大师的死,哭了好几天,而且连着好几天没怎么吃饭,看起来有些憔悴,不过我们回到成都之后,贠婺仿佛一下恢复了正常,他按时起床。按时做功课,按时吃饭,也不哭了,更是再也不提鹭大师的事儿。

  贠婺正常的有点过头,让我心里不由觉得有些担心。

  而蔡邧这次从昆仑回来后。来看过我们几次,大概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次行动我们这些人的目的没有达到。

  时间飞快,转眼到了阴历六月份的下旬,所有的阴霾都散的差不多了,我们的生活也是渐渐步入了正规,那些惊天动地的大阴谋似乎已经远离了我们。

  我们这些人又过回了寻常的日子。

  回归到了自己的生活,我自然要干一些属于自己的事儿,那就是赚钱和存钱,我的目标是一千万,虽然我现在还不明白这个数字的含义,不过我相信等我存够一千万的时候,所有的答案都会自动揭晓。

  要挣钱。那自然少不了要接一些案子。所以这些天我就往蔡邧和海家那边走了几趟,问他们有没有案子给我们。

  蔡邧和海家的人都说,有合适的案子的会给我们介绍。

  又闲了几天,徐景阳代表海家给我打来的电话,说是四川和重庆交界处的一个村子出了一个案子,让我们去处理一下,不过因为这个案子属于是小案子,酬金没多少。

  我在电话这边则是道了一句:“有案子就行,我已经很久没有收入了,再这么闲下去,老本都要吃光了。”

  我答应了之后,徐景阳就说,他会派人把案子的资料送到我们的住处,就不给我们讲了,我们这边的话,越快出任务越好。

  我也是满口答应。

  过了一个多小时徐景阳派的人就把资料送了过来,是一个很薄的牛皮袋子,从厚度上来看,里面装不了多少的资料。

  等着徐景阳的人走后,我们几个人围着茶几坐下,就开始去看这些资料。

  照例有几张照片,不过这次的照片有些奇怪,是一个村子的胡同照片,而且那个胡同地面上洒满了白纸钱,猛的看下去,还以为是某个恐怖片的片场照。

  那张胡同的照片里没有人,反而是其他的几张照片上慢慢的都是人,只是他们都是在参加葬礼。

  最后一张照片是两个孩子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小女孩儿和一个小男孩儿。

  小女孩儿看起来七八岁的样子,小男孩大概只有五六岁。

  小女孩儿拉着小男生的手,小男孩儿歪着头一脸的陌生和惊奇。

  单是看这些照片,我很难想到这次案子是什么,便去看那些资料,简单看了一下那几页纸的讲述,我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件事儿发生在重庆的潼南县下的一个村子里,那个村子的山后有一座古塔,据说是乾隆那会儿修的,为的是镇压什么妖怪,不过具体是什么资料上面没有写明,说是那里的传说,包括当地的县志,乡志都没有记述。

  大概是半年前的一天晚上,那会儿是冬天,夜里忽然起了一阵风,那座古塔的塔顶的一层就被吹的掉了下来多半块儿。

  那古塔就在村子的后面,村里的孩子没事儿了经常去塔周边玩,可自从风把塔顶的石头给吹掉了后,那塔上时不时会有一些小石块掉落,所以照片上的两个小孩在去那个塔旁边玩的时候,小男孩儿的头就被塔顶掉下来的石块给砸破了。

  为此这个小男孩儿还被送到医院缝了几针。

  因为塔上掉下了石块把那个小男孩给砸伤了,所以小男孩儿的父亲在回到村子里后,就跟村里自己一个巷子里那些有小孩儿的人家商量一下,说是要把村后的那座塔给掀翻了。

  村子后面的塔,其实是一座实心塔,也不高,只有四五米的样子,所以有关部门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保护的文物,再加上那一个巷子里的人都是乡里乡亲的,所以那个小男孩儿的父亲一提出来,那些人一合计,觉得也没什么,就把那塔给掀翻了。

  说来也奇怪,掀翻了那古塔后,那些人就在塔底发现了一罐帮着红绳的铜钱。

  他们把铜钱拿出来后,就发现那一贯子的铜钱全部都是用很长的红线串连起来的,大概一寸红绳绑一个,足足绑了九百九十九枚。

  铜钱本身因为是流通的货币,沾染的阳气多,具有驱邪的效果,再用红绳把铜钱绑起来,凑成极阳数字,那这一堆铜钱驱邪的功效就更厉害了。

  只不过那些村民在发现那些铜钱的时候,铜钱保存还十分的完好,只是那红线已经朽了,轻轻一拉就断掉了。

  后来那几户村民就把那一罐子的铜钱给平分了。

  他们分了那些铜钱后,就准备去找买主,看看那些铜钱能值多少钱,可不等他们找到买主,那个巷子里住着的人就开始接二连三的出事儿。

  首先是那个被砸伤小男孩儿的爷爷突然脑血栓发作病死了,可不等给老人家下葬,那小男孩儿的奶奶在一天夜里就因为一个跄踉,跌倒摔进了自家院里一个盛满水的水缸,然后活活把自己淹死了。

  这件事儿惊动了警察,因为那水缸很浅,只到人的腰部,正常人绝对不可能那么淹死,除非是自杀。

  警方调查取证后排出了他杀,说是那老太太是因为腿脚不好,摔倒之后脖子受伤,头歪下去后就再也直不起来了,加上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现老太太的胳膊和腿都有骨折的趋势,就说明当时老太太的手脚可能都动不了了。

  所以那老太太就这么憋屈地给淹死了,总之那老太太死的很离奇。

  后来村子里就开始盛传,说是那个老头走了,路上寂寞,就回来把自己的老伴也拽上了。

  等着那老头和老太太都下葬了,村里人关于老头拽走老太太的闲话还在流传。

  就在那老头下葬的第三天,巷子里又死了一个老人。

  这个老人死的也很离奇,那天的阳光很好,所以这位老人也不知道抽什么风,非要搬着椅子上房顶上晒太阳,上去的时候很安全,可在下来的时候,因为一手拿着椅子,一手扒着梯子,就有些看不到脚下,加上这老人本来腿脚就不利索,所以一个踩空头朝下栽下来,直接给碰死了。

  看到这里我不禁吸了一口气,联想到那满是纸钱的照片说了一句:“不会这个巷子里所有人最后离奇地死掉了吧?”

  王俊辉点点头说:“看来是这样。”

  我看前几页的时候,他就在看后几页,我把前几页看完的时候,后几页他也看的差不离了。

  听到王俊辉的肯定,我就道:“后面的资料里有提到是什么东西干的吗?”

  王俊辉摇头说:“没有,记述的只是每一个人死亡过程,而且还提到一个特殊的情况。”

  我问是什么,王俊辉就道:“村里一些人夜里听到那巷子有动静,就大着胆子进去看过,你猜他们看到了什么?”

  我摇头,王俊辉就说:“他们看到那些死了的人在重复他们的死状!”

  “比如那个摔进水缸里的老太太,她就摔倒水缸里,挣扎,然后不动弹了死干净了,再从水缸里爬出来,再一次跌倒进去……”

  听王俊辉这么说,我就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同时王俊辉又道了一句:“还有一件事儿,就是那些巷子里的人家,挖出来的铜钱全部不翼而飞了,至于到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他们远方的亲人几乎把他们的家都翻遍了,也都没找出来。”

  我说:“看来这件事儿和那些铜钱,以及被推到的实心塔有着莫大的关联啊。”

  王俊辉也是点头道:“的确,虽然这个案子酬金不高,不过却是很能锻炼人啊,初一,这次从昆仑回来,我就觉得我们需要更多的锻炼,在这些锻炼中尽快提升我们的实力,我不想下一次看到朋友哭泣的无所适从!”

  我也是点点头说:“我也是!”

  想下鹭大师,向下贠婺,想下徐铉,我心里的各种滋味就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