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294章 被劫持了吗?

第294章 被劫持了吗?

  提到那铜钱,大肥鼠就道:“这个我知道在哪里,需要的话,我现在就能找,因为那些铜钱恶鬼碰不了,只能让老鼠们打洞去藏。”

  我转眼看王俊辉。他就摇头说:“现在是大白天,那两个小孩儿的魂魄如果现在被弄出来,多半是要散掉的,等着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再说吧,那是送鬼、送魂的最佳时间。”

  我们这边也是点点头。

  接着我们就收拾了东西,从这院子里退了出去。

  回到了黄支书的家,就看着几个乡亲正在这边和黄支书聊天,见我们回来了,也就道了几句闲话离开了。

  我知道那些人多半是来打听我们捉鬼进展的。亚他记血。

  回到屋里黄支书就直接问我们情况怎样了,王俊辉就说,过了今晚一切就都解决了。

  听到我们这么说,黄支书也是点点头,直称呼我们几个是大师。

  接下来一天时间,我们都是休息。顺便研究一下这个案子晚上结尾的时候需要注意的事项。

  我们这些人在开会,兔子魑、阿魏魍、黄鼠狼和大肥鼠几个“怪物”也是开起了会。

  看了一会儿我就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原来它们是在争老大的位置,阿魏魍没有争的心思,不过却是全力支持兔子魑,而黄鼠狼和大肥鼠那边则是支持黄鼠狼。

  黄鼠狼也有些看不起小兔子,小兔子也不甘示弱,所以两个小家伙就准备比武。

  黄鼠狼虽然是已经百年寿命,可是却被压了百年,道行浅的很,只是灵智较高而已,可兔子魑却不一样,天性好斗,加上跟着我们一年大大小小打过不少架,恶鬼都斗过无数只,如今更是能和极品的红厉鬼斗的不分伯仲。

  所以兔子魑和黄鼠狼一交手。完全不搭调的一幕出现了,兔子魑分分钟放倒了黄鼠狼,并把其臭揍了一顿。

  再所以兔子魑就暂时成了四个怪物的老大。

  看着它们斗的开心,我就忍不住对金牌里的古魅说:“你要出来,那老大位置就是你的了。”

  古魅没有说话,显然还是沉浸在甘居消失的痛苦之中。

  转眼就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村子里的人大部分都睡去了,我们再次去了那个巷子,到了这边后,大肥鼠就立刻召唤了一大群的老鼠,当着我们的面,从冰窖里把那两个孩子的尸体运了出来,然后径直运到村子附近的一片坟地,老鼠们飞快打洞。把两个孩子送入了坟地。

  当然在破坏那个坟地之前,王俊辉先是做了一个小法事,这毕竟也算是下葬。虽然是由老鼠们干的,可程序上事儿该有的还是要有的。

  等着两个小孩儿的尸体被送进坟地,老鼠们又把洞给填了起来。

  这些老鼠的打洞速度很快,我们没有耽误什么时间,一切都弄好,我们返回巷子的时候,也才刚刚十二点。

  王俊辉就让大肥鼠带着我们去藏铜钱的地方,是正房的屋子里。进去之后大肥鼠指着一个老鼠洞就说:“就在那个里面,不是很深,大概一尺多,所有的铜钱,一枚都不少,只不过那些红线断断续续的,已经再也接不起来了。”

  王俊辉点点,就对林森道了一句:“老林,你来!”

  林森也是会意,立刻过去,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工兵铲,然后就飞快地开始去铲那堵墙。

  那墙壁硬的很,不过林森也是很有办法,旁敲侧击,就把几块已经被架空了的石头给搬开了,而在里面石头的缝隙里,全部都是铜钱。

  王俊辉毫不迟疑,捏了一个指诀俯身下去,接着我就看到两道淡黄色的光亮飞进王俊辉的手掌中,接着他掏出一个瓷瓶,再把两道黄光装进了瓶子里。

  之后他又用一张符箓做成一个瓶盖,把瓷瓶盖了起来。

  最后他把瓷瓶收入了他的背包之中,我已经不记得王俊辉往自己的背包里放了多少鬼,有的鬼已经被他放走了,可有些鬼还在他的背包里,我也问过他为什么装那么多鬼,直接散了不是更好。

  他却笑着说:“鬼魂也有量刑的,该散的不会放过,不该散的,那就只能先关押起来,有些我会送到城隍庙,有些会自己关着,等着关到能送走的时候,再把其送走。”

  收了那两个小孩儿的魂魄,王俊辉就对大肥鼠说:“让你的老鼠们帮忙,把里面的铜钱都弄出来,这些铜钱,我拿来有用。”

  大肥鼠立刻招呼老鼠们,开始从洞里面开始往外搬铜钱。

  而我则是上前问王俊辉要那些铜钱干什么,他笑着说:“你有了趁手的兵器,我却还没有,这些铜钱不少,我可以挑选一些成色好的,自己做一个好用的铜钱剑来,这么一大批数目,终于可以做一个长点的了。”

  那些铜钱被搬出来后,王俊辉就直接把铜钱都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我有些眼馋,上去问这些铜钱如果拿去卖钱,能卖个好价钱不,王俊辉瞪了我一眼没说话。

  一切都很顺利,如此一来这里所有的事儿才终于真正的告一个段落。

  收好了铜钱,我们就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跟黄支书告别离开了这个村落,临走的时候黄支书反复问我们,那个巷子里的鬼都抓了没,我和王俊辉都是告诉他:“放心吧,那个巷子已经干净了。”

  案子了解了,我们的收获也不算小,特别是兔子进步很大,还有就是王俊辉,得到了一大批可以用于做铜钱剑的铜钱不说,还得了黄仙和灰仙两大助手。

  当天那俩可怜虫刚入伙,就沦为了兔子魑的小弟。

  到了成都,我们去找徐景阳交了案子,然后领了不太多的酬劳,我们的日子也是又无聊了起来。

  因为最近西南的变故较大,很多大案子都被苗寨和湘西的赶尸门给抢了,所以我和王俊辉就只能干着急。

  不过趁着这段时间,我俩正好好好把自己本事练一练。

  这段时间里,王俊辉也是试着联系了徐铉了一下,可却是没有联系到,也不知道徐铉他们在苗寨那边怎样了。

  至于田士千承诺给我们的神盘,至今自然也是没有兑现,我心里其实很想找田士千问上一嘴的,可也是苦于没有方式联系到他,甚至连萧正的手机最近也是都打不通了。

  大概到了阴历七月底的时候,我的相气已经差不多就到了七段的临界点,只是却迟迟没有突破的迹象,显然我需要一次让我升段的契机,只是这契机是什么我却暂时还不知道。

  我也想过再找古魅借一些阴灵之气用来升段,可找王俊辉商量了一下就放弃了,他说,那样升段毕竟是不太稳固的,如果一直依赖外界条件的刺激,那我的自身修行速度就会越来越慢,甚至会出现停滞的状态。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弃了那个想法。

  实在是闲来无事,升段又没有眉目,所以这段时间我就显得有些烦躁,徐若卉看出了我的心思,就拉着我出去逛了一天街,说是让我散散心。

  可上了街,我就发现我有些上当了,这哪里是陪我散心,完全是我在陪徐若卉购物。

  不过我也没有生气的意思,这本来就是我这个做丈夫应该做的事儿,我和徐若卉已经结婚要两个月了,可我俩却从没有享受过一天的蜜月。

  她除了陪着我出任务,做案子,就是回家看着我修行相术,我陪她的时间真是少之又少。

  所以我就想,反正今天出来了,那就陪徐若卉玩个痛快。

  这一转我们就转到了晚上。

  而且我们出门的时候,兔子魑和阿魏魍都放在家里,家里有王俊辉他们在,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晚上的时候我们两个手里已经拎满了各种袋子,这里面有我和徐若卉,还有贠婺的一些衣服。

  而且徐若卉玩性大发,还给兔子魑卖了一套粉红色的宠物小裙子,我很期待兔子魑穿上粉红色小裙子会是一种怎样的不搭调。

  这一天也就成了到了西南之后最为轻松的一天。

  晚饭的时候,我就问徐若卉要吃什么,她就说:“烛光晚餐!”

  所以我就领着徐若卉去了一个高级西餐厅,然后真的吃了一顿烛光晚餐,中间我还装优雅,让一个拉小提琴的在我和徐若卉跟前拉了一曲,花了不少钱,可我却没听出什么韵味来,最后我问了一句差点让徐若卉笑翻了话。

  我对着那个拉小提琴的人郑重地问了一句:“你会弹古筝吗?”

  “啊?”

  那个人一下被我问的蒙住了。

  从那餐厅出来,徐若卉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俩正在享受浪漫的时候,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把我俩给拦住了。

  我说:“我结过账了!”

  其中一个男人就笑笑说:“我知道,我们是湘西赶尸门的人,久闻李相师的大名,今天来这里,是想请您和我们走一趟,我们当家的想要见见你。”

  这两个黑衣人都壮实的很,如果硬来,我还要保护徐若卉的话,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想了想就说:“哦,去哪里?”

  那个跟我说话的黑衣人便笑着说了一句:“就在成都,不会耽误二位太久。”

  看来我是必须跟着他们走一遭了,我们这是被劫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