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350章 新的案子

第350章 新的案子

  这一晚我们聊到很晚,等着徐铉和王俊辉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整个苗寨的灯火都黑了下去,这深山里苗寨静的有点吓人。

  徐若卉回到房里,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她就要留在苗寨这边儿。至于我自然还是要回成都去,我的目标是存够一千万,按照爷爷给我定的规矩,我每次只能留十分之一,我要存够一千万,那我就要挣够一个亿,一想到这个数目,我脑瓜子都要炸了。

  要暂时分别了,肚子的话自然也就多了。

  可话到嘴边,我又不知道从那里说起,隔好一会儿徐若卉就先开口说:“我不在你的身边的时候,你可要看好自己,别让别人拐跑了。”

  她这么一说,我忽然有股子冲动,紧紧抱住她!

  徐若卉的年纪长我一些。平时总有一股子大姐范儿,不少事儿上都还能包容我,把我生活也是照顾得有条有理的,她忽然不在我身边了,我估计我的生活可能会乱的一团糟,因为这一年,我已经习惯她在身边了。

  她选择留在苗寨,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本事,跟着我们是累赘,所以她要留下学蛊术,只有她学会了厉害的蛊术,才能跟着我们一起出任务,才能不拖累我们,也才能真正的帮到我们。

  她的心意我也全都了解。

  这一夜我抱着徐若卉睡了一个晚上,我俩有一句无一句说了大半夜的话。

  次日清晨,我们起来吃饭的时候。就听寨子里的人说。徐铉和田士千在大半夜就走了,寨子里的圣女秧墨桐知道后,连夜也追了出去,估计这会儿已经追上了徐铉。

  依着秧墨桐的性子,大概会死死的缠着徐铉,跟着徐铉去东北或者西北去了吧。

  徐铉说可能先我们一步,我们却没料到,他走的时候,连跟我们的道别都没有,徐铉这个人,像一阵风,在你身边的时候“呼呼”的声音很大。走的时候却静悄悄,让人完全搞不清楚他下一步会刮到那里去。

  徐铉走了,我和王俊辉也没有在这里多待,也是准备告辞,至于李雅静和徐若卉则是就在苗寨这边住了下来,有秧玥照顾,我心里还是很放心的。

  我、王俊辉、林森和贠婺一起离开苗寨的时候,秧鹿代表苗寨来送了我们。

  而且还安排两个苗人给我们带路,我们要离开这里,需要先骑马,沿着山林走上半天,才能到一个普通的村子,这个村子有公路。我们的车子也是在这里停着。

  到这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个村子其实也是那个苗寨在世外的联络点,这里从来没有外来人,只有三五户的苗人。

  离开那个村子,我们四个人就踏上了返回成都的路。

  在回去的路上,兔子魑有些不高兴,因为它将在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徐若卉了。

  徐若卉平时对它很溺爱,总是给它吃各种水果,有时候还给她弄个水果拼盘什么的,至于我的话,比较懒,估计它以后跟着我,每天的粮食就只有苹果了。以共见巴。

  所以一路上小兔子卧在后座上,时不时抬头看看我,然后叹一口气无精打采地把头又垂下去,把我搞的也很郁闷。

  在回去的路上,我给也是给蔡邧打了电话,说了我和王俊辉要回成都的事儿,接了我的电话,蔡邧很兴奋,半看玩笑地说了一句:“我以为你们会永远留在苗寨呢,要是那样的话,我就要哭死了。”

  我直接问蔡邧成都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蔡邧就说:“仙乐苗寨和赶尸门忙着尸王案的事儿,到是给了梁家和我父亲不少喘息的机会,他们手下的那些堂口都运作起来了,苗寨联盟和赶尸门同时做出了让步,把不少案子都让出来了,怕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吧?”

  蔡邧半说半问,自然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关于尸王案的信息,这么多天过去了,他估计早就知道我们干嘛去了。

  我没有说苗寨,直接道:“赶尸门那边在尸王案中死了两个高手,伤了一个,可能和这个有关吧。”

  蔡邧“哦”了一声问我:“这么说尸王案解决了?”

  我点头说:“算是吧!”

  蔡邧见我不大愿意说,也就没再细问,问了大概什么时候到,又聊了一会儿明净派的事儿,也就挂了电话。

  明净派里面的形式还算是平静,我们回去之后,应该还能过几天的安省日子。

  一路上王俊辉和林森轮换开车,不过我们不是太赶时间,回去也不急,到成都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我们直接回的家,因为家里没有了女人,我们三个大男人,配着一个小和尚只能自己把家收拾了一遍,等着都收拾妥当了,我们没有饭,只能有到外面吃。

  等我们吃了饭,蔡邧就先赶到了我们的住处,到这边他就问最近要不要接案子,还是要歇几天。

  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加上我还有大笔的钱要挣,所以就说:“接案子吧。”

  蔡邧见我还肯接他那边的案子,也是一脸欣喜说:“这次的案子不太难,一个小案子,就在成都,是城北死了一个老太太,然后跟着那个老太太关系不错,一起跳广场舞的两个大妈也是几天内意外死去了,还有人看到她们三个人,在半夜十二点,还在广场上跳广场舞。”

  “这件事儿传的沸沸扬扬的,如果再不快点的解决,怕是会出现社会性的问题。”

  我问蔡邧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他就说:“我们三天前接的案子,大概是一个星期前发生的。”

  我又问他:“每天都有人看到那三个死去的老太太一起跳广场舞吗?”

  蔡邧又摇头:“那倒也不是,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来看,就有一对小情侣看到了,其他人都没看到,我们掌握的资料也不多,所以还需要你们多多调查,地址和联系人的电话姓名我一会儿发到你的手机里。”

  我点了点头,又说了一会儿,蔡邧就离开了。

  蔡邧这次专程过来给我们安排一个小案子,意图很明显,试探我们会不会继续和他作用,在确定了我们依旧会待在西南,并继续和他合作后,他也就开心的离开了。

  没一会儿蔡邧就给我发来了短信,我们这次要联系的那个人叫陈勇,是其中一个死者的儿子,这个案子也是他托人查的,可是为什么要托人查自己已经死了的母亲,蔡邧的短信里并没有细说。

  多半委托人也没有给他们多做透露吧。

  所以我直接打电话给陈勇,想要从他那里直接问问清楚。

  电话响了四声后,陈勇就接了电话,我表明身份,说我是接他案子的人,他那边却并未显得很热情,反而是冷冰冰地道了一句:“你们才接我案子,我以为你们开始查了呢,动作怎么这么慢?”

  听陈勇的声音,好像是有些生气了,我们毕竟拿钱办事儿的人,所以我就笑了笑说:“抱歉,这个也怪不得我们,我们也是刚接的这个案子,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过去找你,了解一下案情。”

  陈勇直接道:“今天不方面,明天中午吧,我给你们再打电话约见面的地点,到时候我们再细说。”

  说完陈勇那边就挂了电话。

  既然事主都不急,我们这边自然不会求爷爷告奶奶地找他,我们刚回成都,正好也好好休息一天。

  大概到了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我接了一个电话,我一看是一个认识的号--素月。

  看到素月的名字,我就想起了她那个有些可恶的老祖宗,素炎,所以直接把电话挂了。

  可很快素月就发来一条短信:我到你家楼下了。

  我打开窗户往楼下看了看,的确楼下停着一辆车子,那车子摇下窗户后,就看到素月在对着我挥手。

  我无奈只好把她请上了楼,这次跟着素月一起来的,还有张德亮。

  打过招呼后,素月就笑着说:“初一,我不知道你们在尸王案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从你对我的态度来看,你好像对我们赶尸门有什么误会。”

  我直接问素月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她摇摇头,直接从张德亮手里接过一个皮包扔给我说:“这是我之前承诺你的酬金,我是来兑现这个的,别的没有了。”

  接过那些钱,我就道了一句:“既然钱送到了,那我就不留你们了。”

  我这态度让旁边的张德亮有些看不过去了,想要说话,可素月却拦住他说:“算了,等着时间长了误会解开了,再说吧。”

  从素月单纯的眼神来开,她好像真的不知道,她那个老祖宗的所作所为。

  素月出门的时候,就对着我说了一句:“初一,我希望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

  我笑了笑没说话。

  等着素月走了,我就把钱扔给林森道:“老林,这钱拿出一成我们分一下,剩下的九成捐了吧,记得找个还算靠谱点儿的地儿。”

  林森也是点了点头。

  等着素月的车子开走了,王俊辉那边也是对我说了一句:“看来那赶尸门里面的形式也很复杂啊。”

  我摇摇头道:“先不管那些了,我们先休息,明天还要去查案子呢。”

  王俊辉也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