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356章 大山里的女人影子

第356章 大山里的女人影子

  从海家出来的时候,我就被海若颖给拦住了,她缠着我问徐若卉的情况,我就告诉她,她姐姐在苗寨学本事呢,要是她想徐若卉了。我下次去苗寨的时候,就带着她一起去。

  听我这么说,海若颖也是高兴地道了一句:“谢谢姐夫,那我可等着了,我还没去过苗寨呢!”

  出了海家,我们就直接回住处去了,刘文轩和刘文默兄弟俩,要等着明天才能到,这案子具体什么情况,我们这边也是毫无资料,要看看那兄弟俩会给我们提供一些什么样的情报了。

  再有,这刘家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家族呢,会和昆仑一脉有关系吗?

  而这一切都是一个迷,需要我们慢慢地去了解。

  回到住处的时候,家里的家具已经换成了新的。兔子魑、阿魏魍、黄鼠狼和大肥鼠四个小家伙在大厅里跟着林森在练功夫,而小和尚贠婺则是在旁边打坐参禅。

  而关五雪因为没有手脚,只能盘腿在贠婺的身边,好像是在跟贠婺一起学佛家的参禅的本事。

  见我回来。林森就停了下来,问我们案子的情况,我和王俊辉同时摇头说,要到明天才知道。

  林森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从林森的表情来看,他是憋坏了。估计早想着找一个案子活动手脚去了。

  这一天我们没啥特别的安排,就是在家里待着,只是每个吃饭点我们都要出去一趟,毕竟我们这些人谁也不愿意做饭。

  转眼到了第二天,一清早。我们还在做早间功课的时候,蔡邧就给我们打来了电话,说是刘氏兄弟已经到了成都,让我们去茶楼那边找他,刘氏兄弟也会到那里找我们。

  以前不知道刘氏兄弟的背景,就算知道他们来,我估计也不会太上心,可如今,他们背后的事儿,我多多少少都知道了一些,所以心中对刘家兄弟的认知也就稍稍有些不一样了。

  也无法在像之前那样对刘家的人置之不理。

  所以接了蔡邧的电话,我和王俊辉就收拾了东西准备出门,在出门的时候,我们自然不忘吩咐家里的小东西要消停。

  不过从昨天的情形来看,它们这几天应该是不会再打架了。将来的话,就说不准了。

  很快我和王俊辉就到了蔡邧的茶楼,上了二楼蔡邧就把我们请进了一个包厢,此时刘氏兄弟都还没来。

  看蔡邧的表情,他显得十分的紧张,好像是要接待元首之类的角色的似的。

  我说,蔡邧是不是太紧张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些颤抖地说:“是很紧张,如果我们能和刘家搭上关系,那我们以后的财路就不愁了,我说的不光是灵异案件方面,在其他生意上也可以合作。”

  “而且刘家背后的实力强劲,如果能和他们多合作几次,说不定对我们站稳西南也是有极大帮助的。”

  蔡邧想着极力地拉拢刘家,可我心里却一直记得爷爷的那句话,虽然这次和刘家再次合作,可我还是会时时刻刻划清和刘家的界线,我全当这是明净派和刘家的合作,而我只是一个打工的而已。

  我们聊了一会儿刘氏兄弟就过来了,刘文轩的保镖老秋和秘术纳兰也都在。

  打过招呼之后,刘文默就过来抱了我一下道:“救命恩人,我们又见面了。”

  刘文默此时已经恢复的很好,本来以为他没几年活头了,可没想到此时他脸上的命气此时却换成了一副长寿之相,身体各方面都比以前不知道壮实了很多倍。

  想起刘文默的事儿,我也就想起当初青衣还惩罚他的事儿,依着刘家这么强大的背景,青衣处罚刘文默,应该也是跟背后的那些老家伙打过招呼的。

  又说了几句废话,我们就在茶桌旁边坐下,刘文轩就对我说:“初一,没想到我们再见面竟然会在西南,这估计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吧。”

  我笑了笑,说了一声“是”,然后就去看刘文轩背后的那个老秋,他一脸的命气平静异常,虽然我能看出老秋命理的一些坎坷,却是看不透他实力的深浅来。

  见我没什么心思闲话,刘文轩直接说:“我们直接说正事儿吧,我在西南开发的那间会所,我是找风水先生看过的,地脉极好,说是有仙灵之气,是养生的好地方,建成之后肯定能吸引到不少的富豪前来这里休闲,这样既可以为我们生意积累人脉,又可以让我们大赚一笔。”

  这种建在深山里的高级会所,我不是第一次听说,据说在挪威那边,就有富豪在雪山顶上修建了一个超级会所,那里的会员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超级富豪,至于他们去雪山顶上享受什么,那就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了,我是肯定不知道的。

  刘文轩说的那些生意上的事儿我不懂,就让他直接讲遇到了什么困难,需要我们做什么。

  刘文轩点了下头,然后看了看背后的秘术纳兰。

  纳兰对着我点点头,然后掏出几张张片给我们,是几个很普通的人的寸照,只是被放大了一些。

  我们接过照片后,纳兰就道:“这是我们工地上的几个工人,一个星期忽然失踪了,至今尸体都没发现,他们失踪的前一天晚上,有人曾见过他们几个人跟着一个穿古装的女子往深山里走了,然后就再没回来。”

  “而我们工地上,除了几个做饭的大妈外,就再没有女人了,而且我们的工地在深山里,附近也没有住户,更不可能出现什么穿古装的女人。”

  “所以我们就断定,这是脏东西在搞鬼,一下失踪了好几个工人,这可是大事儿,如果不解决了这事儿,工人们是不会再开工的,现在整个工地都空了,大部分工人都撤到了山外,只留了几个胆大的在那里看东西和设备。”

  说着纳兰又递给我们几张照片,这次是几张大狼狗的照片,不过照片上那些大狼狗的脖子都被咬出了血洞,一个个都死的很惨的样子。

  纳兰继续说:“这些狗,是我们从山外运进去的,都是狗场训练出来的,每一只都是看门的好手,可它们刚到那里一天,半夜里一声没叫就被东西给咬死了。”

  “看工地的工人们查过了,四周的土地上,根本没有任何脚印,就连狗窝附近也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

  “再所以留在山里看设备的工人,就又走了几个,现在山里就剩下三个人,这还是我们出了原本十倍的工钱,他们才愿意留下的。”

  说完纳兰就道:“这就是我们掌握的情况,具体细节就需要你们这些专业的人去调查了。”

  单是听纳兰介绍的资料,我们无法给这个案子的困难程度定级,不过从我心里的感觉上来看,我觉得这件事儿将会非常的麻烦。

  纳兰说完,刘文轩就接过话茬说:“初一,我们到了这边,因为这个事儿,要找大师的时候,就有人说起了你的名字,这天下叫李初一的人不多,我这一打听啊,还真是你,你帮过我弟弟,也帮了我不少,既然你现在干这一行,所以我肯定选你没商量,而且我们还找了一个案子实验了一下,你一天就给解决了,我也就彻底放心了。”

  听刘文轩这么说,我甚至怀疑,他自己怕是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刘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

  见我看着他不说话,刘文轩就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问题吗?”

  我连忙摇头说:“没,这个案子既然是你专门托付给我们的,那我们也自然全力以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具体地点又在哪里?”

  刘文轩就道:“当然是越快越好,如果可以,今天下午就出发,纳兰会跟着你们一起去,她是我的秘书,如果你们办案中遇到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直接告诉她就好了,她都会帮你们安排的。”

  刘文轩说完,纳兰就对着我们这边点头笑了笑。

  事情谈妥了,刘文轩和刘文默两个人似乎还有什么事儿要忙,也没在这里多待,就直接离开了,而纳兰则是留下负责领着我们进山。

  我们先是回了一趟家,这次进山不知道要待几天,所以我们就把林森和贠婺也带上了,当然,还有家里的几个小家伙。

  到了我这边的住处,纳兰就愣了一下道:“初一,没想到你在西南混得这么好了,别墅都住上了。”

  我笑了笑道:“这是我爷爷送的,我估计是这个别墅区里最穷的一个人。”以低亩弟。

  上了车之后,纳兰看着我们车后排座上的几个小家伙道:“初一,你还真是喜欢小动物,上次见你,只养了一只兔子魑,现在,黄鼠狼、大老鼠,蛇都养上了,还有那个蓝家伙……”

  纳兰去我们家的时候,也是看到了阿魏魍,所以我也就没有把它再藏起来,而此时纳兰看着阿魏魍一时就叫不上名字了。

  我笑了笑道:“爱好,爱好而已!而且不光是我,你说的几个里面,有三个是王道长养的。”

  至于阿魏魍,我没打算和纳兰仔细解释,就让她误以为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好了。

  至于这次刘家给我们的任务,我心中总是忐忑万分,所以我就准备以纳兰的命气为引,起上一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