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372章 动身西北

第372章 动身西北

  赶尸门的人搜山自然没有任何的线索,那些人的手脚也是很干净,虽然来去匆匆,可是却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卜算的线索。

  再加上那鱼先生本身就是天道的漏洞之一,以我地阶的实力想要通过卜算确定他们的行踪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儿。

  重新回到我们之前所在的大殿,素月就连忙对我说抱歉。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件事儿自然不能够怪素月,要怪就怪那个鱼先生和魔修。

  因为没有找回自己的父母,小狐狸就变得很沮丧,蹲在王俊辉的脚边垂头丧气。

  见状,王俊辉身边的其他三仙,我这边的兔子魑和阿魏魍也是一起过去安慰小狐狸,小家伙们叽叽喳喳说了半天小狐狸才点点头,勉强打起一些精神来。

  接着我们在赶尸门又住了一天,就动身下山了。

  蔡邧、蔡欢和蔡霆直接动身回成都,而我和王俊辉这边则是准备先去一趟湘西的苗寨。

  这次我们既然来湘西了,就顺道去苗寨看看李雅静和徐若卉的情况。

  正好也让仙乐苗寨的巫医们为我们这些人再疗下伤,论医术的话,仙乐苗寨的巫医,比赶尸门的那些医者可要强的多。

  我们是仙乐苗寨的贵客,进去自然也是简单的很。苗寨外面的人不但不会对我们进行盘问,还会给我们准备上等的马匹送我们进山。

  而我们来苗寨的消息,徐若卉和李雅静也是知道的,所以我们到寨子口的时候,就见到俩人在那边接我们。

  见了面彼此拥抱了下,徐若卉就开始抱着兔子往脸上蹭,一会儿她就发现兔子受伤了,便问我们什么情况,我直接说。进了寨子再说吧。

  进寨子后,我和王俊辉先去拜见了大巫师和苗王,然后再去徐若卉和李雅静住的那间竹林。

  她俩住的地方离秧玥很近。

  我们过来之后也是看到了秧玥,秧玥的伤离完全恢复还差很远,所以也就没有出来迎我们。

  打过招呼,说了赶尸门那边的事儿,秧玥就安排了寨子里的巫医给我们中的这些伤员又重新治疗了一番。

  我们接下来要去调查鱼先生,恐怕还是会有一场大战,所以我们这些人身上的伤自然也是越快治好对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越有利。

  接下来我们便在苗寨住了几日,同时也拖苗寨的人给我们打听了一下鱼先生的线索,只是仙乐苗寨的势力主要集中的湘西地区,很少去搀和稍微远一点地界的事儿。

  所以一时半会儿我们也没有什么消息。

  有了大巫师给我们的治疗,我们这些人的伤好的快了很多,而伤好了,就意味着我们又要出发了。毕竟救小狐狸的父母迫在眉睫,我们不能太过耽搁。

  而在苗寨住着的几天里,徐若卉和李雅静也都认识了这个小狐狸,两个人对它都是喜欢的不行,恨不得一直抱在手里把玩。

  再所以两个人对小狐狸的遭遇也是深感同情,我们离开寨子的时候,两个人分别嘱咐我和王俊辉一定帮着小狐狸找回爸爸和妈妈来。

  这俩人也只是嘴上逞强,我们走的时候,我就看到她俩人都哭了。

  我骑在马上往外走,回头就发现她们在抹眼泪,我心里也是有些酸,我对着徐若卉挥挥手,示意她回去,她抹完眼泪就对着我笑了笑。

  王俊辉那边则是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平常人的生活。”

  从苗寨离开,我们先回了一趟成都。因为我们掌握的情报太少了,需用动用明净派的关系网,去查一下鱼先生到底在天山的什么位置,又在做什么。

  我们到了成都之后蔡邧和徐景阳就找上了门,不过他们说的都是赶尸门的事儿,而不是鱼先生。

  现在我和王俊辉是赶尸门的客卿长老,这就预示着我俩可以调动整个赶尸门在湘西、黔东和湘南的的实力。

  如此一来,只要将来明净派发生内斗,我和王俊辉就是极为重要的力量,如果我们强行拉赶尸门介入,那海家和蔡邧必将在争权中胜算大增。以爪宏技。

  只是以我和王俊辉的性格,多半不会让赶尸门牵扯进来。

  所以说了一会儿赶尸门的事儿,蔡邧和徐景阳也都听明白了我和王俊辉的意思,也就不再往这方面说了。

  在蔡邧回成都之前,我已经拜托他开始查鱼先生的事儿了,所以接下来我就追问起鱼先生的事儿。蔡邧那边愣了一会儿说:“鱼先生的话我们暂时没有线索,不过我们却发现另外三个人的行踪。”

  我问蔡邧是谁,他笑着说:“徐铉、秧墨桐和田士千,他们在甘肃境内,他们好像在西北帮着灵异分局再办一个案子,你们可以去找找他,我觉得徐铉或者秋家,可能会知道鱼先生的下落。”

  秋家?

  说起秋家,我就想起了那个爱讲冷笑话的秋天,当然还有秋天那个不负责人的老祖宗。

  再跟蔡邧和徐景阳聊了一会儿,说的都是明净派内部的事儿了。

  明净派自从少了赵、白两家,算是元气大伤,所以各个派系虽然有些小争斗,可大家现在还算团结,都在全力发展自己的堂口,想着尽快恢复明净派往日的胜势。

  只是那可是一下少了两个家族,要恢复过来可不是一两年就可以的。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西南的局势还算是安稳,我们也不用担心再卷入什么家族大战中。

  蔡邧和徐景阳离开后,王俊辉就问我:“初一,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王俊辉说过,以后我就是队伍的决策者了,虽然对这个身份我还是有些不适应,可我却要学着慢慢地习惯。

  想了一下就说:“自然是去西北,我们先去西北的灵异分局,然后找秋家,确定了徐铉的位置后,我们先去找他,如果要和鱼先生交手,有徐铉的加入,我们的胜算会更大一些。”

  王俊辉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在成都只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我们就动身前往甘肃的兰州了。

  在去兰州的路上,我就给秋天打了一个电话。

  “李初一,哈哈,你发什么神经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秋天笑着问我。

  我没有跟秋天贫嘴的意思,就直接说:“我们去哪里可以找到你啊,我找你有事儿,当面谈。”

  秋天愣了一下说:“那你直接到兰州来吧……”

  接着秋天就给说了一个在兰州能找到她的地址。

  我们这次时间紧迫,日夜兼程就赶到了这边,秋天给我们说的地址是一个老旧的布匹店,专门卖纯手工织布的。

  这个门脸不小,里面装修古香古色,很有韵味。

  进门之后,店员看我和王俊辉一个抱着兔子,一个抱着狐狸,就赶紧过来拦我们,说他们这里不让带宠物。

  我犹豫一下说:“我是来找秋天的。”

  听我这么说,那个店员犹豫了一下说:“你们是李相师和王道长吗?”

  我和王俊辉点头,那个店员就笑着说:“我家小姐早就吩咐过了,你们来了直接请到内堂,跟我来吧,说着这个店员招呼另一个伙计看店,自己就领着我们往里面走了。”

  我看了下这个店员,大概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不过看起来很精明,手脚很利索。

  我简单看了一下她的气息,她稍微会些道术,不过都是小神通,本事应该不如我这个地阶相术强。

  同时也是简单看了一下她的面相,很平常,不会经历什么大风大浪,应该算是一个本分人。

  到了内堂,就看着秋天一个人在桌子上摆弄几本书,见我们进来,就赶紧起身来迎我们。

  而领我们进来的那个店员也就退下了。

  那个店员走后,秋天亲自给我们几个人泡了茶,然后对我说:“初一,你们在湘南干的事儿我刚听说,不得不说,你们可真是厉害啊,竟然把素炎这个西南分局的眼中钉给拔除了!”

  “要知道,素炎这些年做了很多有悖大道的事儿,可碍于素炎的身份,西南分局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动他,现在却是让你给收拾了,估计西南分局的几个老头子正在偷着乐呢。”

  秋天说着又看了看我手里的兔子和王俊辉手里的狐狸道:“小兔子的男朋友?”

  兔子魑愣了一下就起身“呜呜”地给秋天解释。

  秋天自己“哈哈”大笑一声说:“逗你呢,小兔子,我知道那只狐狸也跟你的性别是一样的,都是小姑娘!”

  秋天还是这样喜欢说些冷笑话,哪怕是对这兔子。

  我没有让秋天继续瞎叨叨下去,直接问她知不知道鱼先生和赶尸门那个魔修的事儿。

  秋天愣了一会儿说:“你们这次来西北是冲着他们来的?实不相瞒,徐铉正在帮我们办的案子也正好和这两位有关,你们要不要听一听呢?”

  我和王俊辉同时点头,这个自然是要听的。

  可不等秋天开口,刚才那个店员又进来了,她急匆匆跑到秋天耳边说了几句话,秋天眉头皱了皱说:“这个我知道了,你去盯着店那边,这些事儿我会给我父亲说的。”

  那个店员也就退下了,秋天脸色显得有些难看,好像秋家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儿。

  我也开始去观察秋天脸上的命气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