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381章 沙漠之行

第381章 沙漠之行

  见我一下又紧张了起来,山羊胡就笑笑道:“都说了,你不要紧张,我不会害你,只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同时来给你一些忠告而已。”

  我问他什么消息。他反问我:“你都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于是我又去问他的名字,他告诉我说,他叫吴庄。

  说完名字他就呆呆地看着,好像是等着我有什么反应似的,我愣了一会儿就道:“久仰大名!”

  他直接骂道:“久仰个屁,我的名字你听都没听过,哼,都怪你爷爷那个老家伙,要不是你爷爷一个人抢了所有相师的风头,我们几个同为神相,会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

  这家伙好像十分嫉恨我爷爷,他不会因为这个对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儿吧。

  他发了两句脾气,我就说:“你这么大声音不怕隔壁我朋友听到?”

  山羊胡吴庄笑笑说:“他们能听到才怪,在这里我施展了一些小神通,别说隔壁你的朋友,就算是你床上睡的那两个小东西。也感觉不到我的存在。”

  由此可见他的神相段位也不会太低。

  见我不说话,他才继续说:“好了,说正事儿,我给你带来的消息是你身上的那双阴阳手已经被人盯上了,今日他们可能动手。”

  我问那些人是谁,吴庄说:“你的老相识,鱼先生,他的实力虽然不行,可他却有得天独厚的血脉,而且他背后的几个老家伙一只很照顾他,这次抢你阴阳手,好像跟重启他身体的变态血脉有关。”

  我问那鱼先生在什么地方。吴庄却没有告诉我,而是继续说:“我们四个神相,三个拥有阴阳手,前不久刚刚死了一个,不过他却不是寿终正寝。而是被鱼先生背后有的高手给收拾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抢夺阴阳手。”

  “只可惜他们似乎没有成功,还是开发过度的阴阳手,对开启鱼先生身上的血脉没有作用,所以他们就把目光放到你这个新鲜的小家伙身上了。”

  “而最可笑的是,你还在满世界的找鱼先生,他现在恨不得你能自投罗网呢。”

  说到这里吴庄顿了一下,然后撵了一下自己的胡子继续说:“所以我给你的一个忠告就是,放弃去找鱼先生,回西南躲到仙乐苗寨,到了那里自然会有人保护你们。”

  让我放弃找鱼先生,那就是等于放弃去救小狐狸的父母。同时也等于?鱼先生的胡作非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所以我直接摇头道:“吴前辈,谢谢你的消息和忠告,只是有些事儿我必须去做,所以如果你没别的事儿的话,那我就不留你了,还有,希望你不要再干扰我的小罗盘了,我们真的很急。”土农反巴。

  吴庄看着我道:“你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别忘了,你只不过是一个地阶一段的小相师!”

  我笑笑说:“马上就要二段了,因为这几天我已经感觉到我一段的相气已经满了。”

  吴庄“哼”了一声道:“蠢货啊,你这个地阶的相师,就算给你九段的实力又如何,在那些老怪物的眼里又有什么分别?”

  我反问吴庄:“你确定鱼先生背后的老怪物会亲自出动来抓我吗?”

  吴庄摇头说:“这倒不会,他们要抓你这个小相师,还不至于亲自出手。”

  我又问吴庄:“您是神相。你看我可有气绝之相?”

  吴庄再摇头道:“没有,不过你疾厄宫气息不对,身体今日必有异,而这个状况有三成几率要你的命,三成几率要你残,三成的几率要你傻,只剩下一成的几率可以康复,这其中的凶险不用我多说,你这个做相师的也知道吧。”

  我只有一成的几率可以平安无事,这个几率是少了一些。

  说实话,我心中是有些退缩了。

  只不过这一年半的光景里,我跟着王俊辉处理了很多的案子,我心中也渐渐有了自己作为一个相师行走在这个世界上的“道”,而这个“道”告诉我,这个险我必须冒。

  这个道已经成了我心中的行事准则。

  我虽然没说话,可吴庄却是已经完全看出我是怎么想的了,无奈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了,这样吧,小子,咱们打一个赌。”

  “什么?”

  “就赌你能不能平安抗过这一劫,如果你成功了,我会教你我一成的阴阳手神通,如果扛不过,你那在成都的那一套别墅就是我的了。”

  我摇头道:“你要别的东西我可以给你,可那是我爷爷送给我的别墅,我是不会拿它打赌的。”

  吴庄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又道:“你爷爷倒是有一个好孙子,也罢,如果你扛不过去,人多半也就跟死差不多了,我也就不要你什么东西了。”

  这是无本的买卖,我自然会答应。

  见我应了下这个赌约,吴庄笑了笑,就开门离开了,我在屋里呆了好久才缓过神准备躺床上继续睡觉。

  只是我刚躺下去,兔子魑就忽然醒了过来,它嘴里还不停“呜呜”地乱叫,好像是做恶梦把自己吓醒了。

  我赶紧安慰它没事儿,而这时阿魏魍也醒了,我就问阿魏魍,兔子魑在说什么,它听兔子魑叨叨了一会儿就给解释说:“梦梦做梦,梦到和一只大山羊打架,结果那大山羊把它揍了一顿,就给它气醒了。”

  大山羊?我很容易就把它和刚才山羊胡吴庄联系到了一起。

  安慰了兔子一会儿就继续睡觉。

  等着第二天醒来,我的罗盘已经恢复了正常,罗盘指的方向是西。

  哈密再往西是吐鲁番,再往西是茫茫的大沙漠,难不成张三姆带着艾色里躲到了沙漠中?

  我们继续往西追去,至于山羊胡吴庄昨晚出现过的事儿,我谁也没有给谁提起,不过我自己也是多了一个心眼,那就是很注意周围的情况。

  在知道有人可能会来害我后,我就好像得了妄想症,坐在车里,如果我们后面出现一辆车,我就立刻会怀疑,是不是追我们,是不是要对我不利之类的。

  所以这一路往西的时候,我就显得十分地惶恐和不安。

  徐铉最早发现我心中不对劲,就问我怎么了?

  他一问,我就下意识去想山羊胡吴庄的事儿,徐铉和田士千也是最先知道了这件事儿。

  而我心里也是对这两个人说,让他们为我保密。

  田士千和徐铉相互对望一眼,然后点点头。

  我们一行人一直按照我罗盘上的方向往西走,可在过了吐鲁番之后,我们继续往正西方向走,继续走下就能够到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

  不过在往西南走的时候,罗盘指针的方向没有真的把我们引到沙漠里,而是引着我们一直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一直穿行,最后我们就到了一个阿拉尔市的地方。

  阿拉尔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北部边缘,不过这里却是一片草原,有很多的耕地和牧场,与南面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我们到了阿拉尔市后,我手里罗盘又把方向指向了南方,也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本来我以为我们不用进沙漠,现在想来,我们还是太天真了。

  在阿拉尔市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我们往南走的时候,还有一条叫217的国道,这条国道沿着和田河修成,跟和田河一起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

  我们是往南走,不过这和田河却是往北流的,当然这条河有很多地方都是处于干涸状态,只有在洪水季节,才能看到洪水贯穿沙漠的景象。

  如果我们顺着这条公路一直往南走,那我们将会到达和田河的起源地,也就是昆仑山脉,这不禁就让我想起了之前那次不愉快的昆仑之行。

  我们沿着公路向南行进了一段时间,我的罗盘指针忽然就开始往东指了,如果我们往东走的话,就会彻底进入沙漠之中,而我们的车子基本是不具备在沙漠行进的能力。

  我们商量了一下就准备把车子找了一个地方停下来,然后徒步进沙漠进行寻找。

  我们这次既然要穿行沙漠,准备工作自然也是做的很充足,水和食物都相当的齐备。

  众所周知,这沙漠里白天热,晚上冷,干旱,风大,自然环境极其恶劣。

  不过兔子魑却丝毫不惧这样的环境,在沙地里窜来蹿去,时不时打几个滚,看来高兴的不行。

  王俊辉身边的小狐狸,依旧一脸沮丧,没有什么玩耍的心思。

  我心里很好奇,张三姆为什么会带着艾色里躲到沙漠里,如果他们要长期躲藏在沙漠中的话,那就需要在一个有水源的地方,也就是绿洲。

  如果他们躲在绿洲附近,那不是就显得更显眼了吗?

  我一路往东,指针的方向从来没有变过,我们这么一走就是两天,当然中间我们也是有休息的。

  差不多到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我就发现罗盘上的指针有小规模的抖动,这个征兆很明显,艾色里和张三姆就在我们周围五里的范围内,我们已经接近了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