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390章 零头绪,零线索

第390章 零头绪,零线索

  看完蔡邧给我发的短信,我就长长叹了一口气。

  王俊辉问我短信的内容,我直接把手机扔给他,让他自己看。

  读完之后他也是皱皱眉头说:“这家伙,我们和西部三派已经成了死对头,蔡家宗门。梁家的两个大能也视我们做竞争对手,看来我们到了勾漏山后,日子不好过啊!”

  说完王俊辉把手机又递还给了我。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仔细梳理我们最近遇到的这些事儿,近一两个月,我和王俊辉的行动几乎没有怎么顺利过,所遇的案子到了最后都会出岔子,完全没有我们刚到西南办案那会儿的干净利落。

  见我一脸愁容,王俊辉就道:“初一,其实在办案子方面你还是一个新手,遇到解决不了的案子,心里总记挂着也是常事儿,我记得我师父曾经说过,像我们这样的人一辈子下来总有一两个另我们感觉到遗憾的案子,也会有那么几个让自己去办几年或者几十年的案子,要耐下心。”

  耐心。这或许就是现在的我最缺少的东西吧。

  我们这次去的勾漏山是在广西的东南部,而非同属勾漏山系的十万大山,至于我们临行前蔡邧为什么给我们提了一嘴十万大山,我们还有些不知道他的用意。

  而他也没有明说,不过我猜测我们这次去北流的勾漏山也是事发地,多半不会有什么收获。

  金丹既然在那边产生了异象,那多半不会傻乎乎地在那里等着人找它去,而蔡生提了十万大山,多半是他的猜测,他觉得那金丹可能是遁入十万大山中了。

  至于那金丹为什么会跑掉了,这个方面我也是请教了一下王俊辉,他说:“传说这丹药的成丹,放置的时间久了,会因为长期吸收周围的灵气而拥有一定的仙灵之气和灵智。它知道人会吃它,自然会选择逃跑了。”

  说着王俊辉又道:“你听说过有关人参的传说不?就是古时的采参人,在采摘上百年以上人参的时候,都要在其身上帮一根红绳,为的就是防止其逃跑,因为这些经常吸收日月精华的东西。很容易就会产生灵智。”

  王俊辉说完我也是点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蔡家的那些在勾漏山中的修者应该实力不错吧,可为啥会被一个金丹给闪晕了呢,不会是那金丹的修为还在蔡家的那个老者之上吧,如果真是那样。那这事儿怕就更有趣和复杂了。”

  “的确是这样!”王俊辉笑了笑。土叨节技。

  勾漏山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旅游地,能开发的,不能开发的都开发了,所以我们进山寻找只要扮成游客就可以了。

  再者勾漏山的地势低缓,平均海拔才两百多米,我们也不会面对什么崇山峻岭,这里面勾漏山地区有很多的景区,每进一个地方都是要买票进去,所以几圈转下来。我和王俊辉就傻了眼了,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出现过异象的迹象。

  所以我就给蔡邧打电话,蔡邧那边说:“初一,到了那边查找资料的事儿就要靠你们自己了,目前参与这个案子的人都是由大能提供的资料,而他们的资料都是保密的,他们各自去了西南什么地方寻找,我是一点也不知道。”

  “而我这个消息还是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打听来的,至于有几分的可信度,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听蔡邧这么说,我差点没忍住骂街。

  挂了电话,我向王俊辉说明了一下情况,他也是愣了一下道:“看来我们跟其他那些队伍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啊,在资料上,我们就已经被人家甩开几条街了。”

  听到我和王俊辉的对话,林森就在旁边问我怎么办。

  我想了一下说:“找海家,那金丹我们可以不要,但是绝对不能落入海家以外的势力手中。”

  说完我就给徐景阳那边打了一个电话,听出了我电话的目的,徐景阳愣了一下说:“初一,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这件事儿是海懿和我们海家的那个老祖宗连手操持的,我也是一点线索也不知道,我就知道有这件事儿。”

  海家这边指望不上了,我就给仙乐苗寨打了一个电话。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边的大巫师对金丹毫无兴趣,也没有什么信息透露给我们,甚至还劝我们放弃寻找金丹,因为这异象终究会是一场空。

  我问那个大巫师为什么这么说,那大巫师就道:“是你爷爷告诉我们的,他在离开西南的时候,已经算出了这场异象的出现,他劝我们不要参与其中,所以对于这异象的事儿,我们也一直没有跟进。”

  我又问那个大巫师,我爷爷有通过他们告诫我不能参与这次异象争夺了没,大巫师道:“这个倒是没有,不过你爷爷说过,如果你参与到了其中,让我们千万不要帮你,说是为了你,也为了我们仙乐苗寨好。”

  所有的事儿好像都在爷爷的预料之中,他甚至都料到了我会求仙乐苗寨这边帮忙。

  只是爷爷不让他们帮我,是几个意思呢?

  我心里虽然疑惑,可是却没有埋怨爷爷意思的,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几通电话打下来我还是毫无收获。

  我们在勾漏山旅游区闲逛了两天,不但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就连一个所谓的大能修士都没碰着,我们就算再傻也知道找错了方向,便动身向西,准备去十万大山中碰碰运气。

  只是我们在这边浪费了两天时间,起步又比别的大能晚了很多,资料上面的差距就更别提了。

  这漫无目的的寻找,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十万大山不像西川的大山那么慌乱,这大山的村落还是很多的,所以进山之后,我们就一直沿路打听,问村里的人有没有见过什么的奇怪的旅客出现,比如穿着道袍的,上年纪的。

  当然我们这样的询问和寻找就等于是大海捞针,一点的线索都没有。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我们依旧毫无进展,之前跟着徐铉在天山中搜寻,虽然时间也很长,可至少徐铉手里有线索,我们每去一道山,一道岭也都是有规划的,可现在我们完全是毫无目的,所以一个星期后我就有些想要放弃了,我觉得我们是在浪费时间,我甚至觉得那金丹的事儿是根本不存在的。

  实在没办法了,我就又给蔡邧打了电话,蔡邧就说,让我们先去南宁休息几天,他会给我们安排住处,同时他已经安排了一大批的他堂口的人到十万大山中帮着我们打探消息,等有了消息再告知我们,我们再出发。

  我就跟蔡邧说:“去南宁就不必了,你就帮我们把你父亲的宗门消息,或者梁家的消息传递给我们就好了!”

  蔡邧问我,难道我自己算不出来吗,我没好气地说:“我才是一个地阶的相师而已,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蔡邧那边也是有些尴尬道:“的确,以我们的实力参与这异象的争夺的确是稍显份量有些不够了,算了,初一,你们就去南宁等等吧,如果三天内,我还是找不到线索和消息,你就直接去湘南的赶尸门吧,这次的酬劳我还是会付给你的。”

  的确这样漫无目地寻找的确也不是办法,我也就同意了蔡邧的提议。

  不过我心里却是没有放弃这件事儿,我们找了这么久了,没有理由说放弃就放弃,而我之所以答应去南宁,是因为我心里在听到南宁这个字眼后,忽然感觉有一种预示,而这种预示是相师独有的感觉。

  在很多时候,这种预示会帮我们大忙。

  所以就动身去了南宁。

  而蔡邧给我们安排的住处是在西园路附近的一个小区里,而接我们的人,我们都很熟悉,是高俭良!

  高俭良自从和鱼先生一战中受伤后,先是成都养伤,后被蔡邧下放到了堂口去做堂主,应该就是广西这边的吧。

  高俭良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打了招呼高俭良就说:“初一,王道长,真是没想到我们会在南宁这边见面,你们来这边办案的事儿我都听说了,我已经按照少主的吩咐,让手下的人全力去找线索了。”

  “不过我觉得找到的机会不大,因为我们虽然身在广西,可有关异象的事儿我们却毫无耳闻……”

  的确以高俭良的实力肯定是觉察不到异象存在,我身边的王俊辉比他不知道厉害多少,不也是没觉察到什么异象吗。

  高俭良给我们安排的是小区里面的单元房,三室的,足够我们住,而且里面的家电家具也是一应俱全,我们在南宁这边吃住是不愁了。

  不过我们的心里却是愁的厉害,出来一个多星期了,我们连一丁点的线索都没找到,说出来都感觉心里憋屈的慌。

  我们在南宁住下的当天晚上,有个陌生人给我打来了电话,我下意识觉得是不是高俭良这边有线索了。

  接了电话我听到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李初一,你跑南宁了啊,让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山羊胡吴庄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我心情也终于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