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465章 九步一丧,直至死绝

第465章 九步一丧,直至死绝

  见我没说话,岑思娴就自己忽然一笑说:“只可惜命运没有如果,好了,先不说王先宇收养王虎对不对,我继续讲接下来的故事吧。”

  在讲故事之前,岑思娴还是习惯性地深吸了一口气。

  王先宇和王虎一夜未归。王先宇的儿子非但没有担心。第二天睡到九点多才起来,起来后见自己的老爹没回来就直接开骂。

  看着自己的儿子开骂,刘凤在旁边说不出一句话。

  这些年她被自己的儿子、女儿压榨的很惨,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给自己添置一件新衣服了,而且她的儿子和女儿都没有和她说过一句暖心的话,动不动就是张嘴要钱,除了要钱,似乎就没有别的事儿了。

  反倒是那个傻子王虎。每天下地干活回来,还知道来叫她一声妈。问下有没有帮忙的。

  所以这些年下来,刘凤也是渐渐被自己的傻儿子给感动了,她心里有时候都在想,如果她的亲生女儿能有那傻孩子一半懂事儿就好了。

  而这一夜刘凤心里其实很担心自己的丈夫和王虎,可无奈刘凤有老寒腿的毛病,她家里穷,又穿不了啥好衣服,所以到了冬天就更疼了。

  虽然现在已经开春,可在北方的深山里,还是冷的挺厉害的。

  所以刘凤走不了几步路,有时候刘凤自己都在想,她之所以落下腿上这个毛病或许也是她年轻时候太过跋扈的报应。

  想着这些,刘凤还是对自己儿子说了一句。让他去下地找找去,可刘凤的儿子却是道了一句:“找什么找,一万块钱都凑不够,我怎么在城里工作?有这样的爹跟没有一样!还有那个傻子,跟着他丢了十几年的人,找他们?死了算了!”

  听到儿子这话,刘凤就气得说不出话,结果一口气没顺过来。往地上一瘫,就给过去了。

  我惊讶问了一句:“刘凤被气死了?”

  岑思娴说:“她心脏有问题,心脏病发作,她儿子在旁边看着又不管,那么挣扎几下就给死了。”

  岑思娴说到这里徐若卉有些听不下去了,忍不住道了一句:“父母生养之恩比天还大,刘凤的儿子咋能那么绝情!”

  岑思娴说:“更绝情的还在后面呢。”

  听岑思娴这么说,我、徐若卉和林森忍不住道了一句:“还有?”

  岑思娴点头继续讲这个故事。

  刘凤的儿子看着自己的母亲死了,就找来邻居,假惺惺地说自己的母亲死了,求大伙帮忙。

  这村子不大,红白事相互之间都有照应,所以村里人还是肯帮这个帮的。

  不过在办丧事之前,总要把王先宇和王虎先找回来,所以刘凤的儿子这才不情愿的上山去找了一下,结果这才发现矿坑被埋住了。

  村里人又帮着把王先宇和王虎挖出来,可就在挖他们的时候,村里人就发现这俩人死的时候,紧紧抱着一大块透明的六棱形水晶,大概有人半条腿大小。

  而且完好无损,绝对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这是王先宇和王虎尸体抱着的东西,所以自然也就成了王先宇儿子的了。

  可当村里人问到什么时候给他们父母,以及王虎打棺材的时候,王先宇的儿子就脱口道了一句:“没钱,打不了棺材,直接用那席子卷一下,找个地方挖个坑埋了就算了!”

  听到王先宇儿子这些话,村民们都不说话了,也就照着他的意思办了。

  不过村民们却私下开始笑话这一家人,一家子的极品,一辈子的窝囊,还养出了这么一个不孝的儿子来。

  最主要的还有他们的女儿,在得知父母的死讯后,就把手机关了,怎么联系也联系不到了。

  王先宇夫妻俩和王虎一起下葬的,没有任何的哭泣,只有村民的嘲笑和讽刺。

  当然也有几个为他们惋惜和不值的。

  就在王先宇下葬的那天,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几个抬席子的人把三具尸体抬到田地里面后,就挖坑将其掩埋。

  可在大家把席子扔进坑里的时候,一张席子就给敞开了,里面裹着的是王虎的尸体。

  王虎原本闭着的眼忽然睁开了,所有人吓的不轻,不过好在人多,就赶紧扔了几铲子的土把王虎的眼睛给盖住了。

  就在他们把人埋上,弄起一个不大的坟包后,所有人,连带着王先宇的儿子就往回跑了,这几个人连一张纸钱都没人给烧。

  而此时林森就好奇问了一句:“那些人为什么要跑,是因为看到了王虎睁眼了吗?”

  岑思娴道:“有这么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原因,这些人都感觉到自己周围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看,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所以相互一说,就都怕了,便开始往回跑。”

  故事继续,那些人跑了百十步,就听着身后传来“嗷嗷嗷”的三声叫声,总共叫了三次。

  胆大的回头看了看,却没有任何的端倪。

  而此时小雨变成了大雨,说来也奇怪,北方太行山区是很少发生泥石流的,可那一天,下柳峪却发生了泥石流,把出村和进村的路都给堵死了。

  过这里的客车就改了道,要想离开这里坐车去县城,就要徒步走上三十多里,绕道别的地方去坐车。

  所以那一天王先宇的儿子就没有走成,只能在那个死了人的家里住了一晚上。

  那一天夜里,是下柳峪恐怖之夜的开始。

  那雨下的越来越大,到了晚上都没有停的意思,所以不少人家早早都睡下了。

  而王先宇的儿子估计是知道自己心中有愧,那天晚上他怎么也睡不着,屋里开着灯,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门口,好像是害怕有什么东西从外面进来似的。

  到了十点多钟的时候,王先宇的儿子就听着院子里好像有人在走动,还有“啪啪啪”踩着水坑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他心里有些发毛,不敢发出半点的声响,为了给自己壮胆,他还早早的准备了一把菜刀,就放在床头上。

  所以外面一有声响,他就抄起了床头的菜刀,同时额头上也是浸满了汗水。

  “咔嚓!”

  偏偏这个时候外面打一个明闪,接着“轰轰”的雷声滚滚而来,再接着他屋子的电灯“滋滋”了几声就给灭掉了。

  显然是刚才那个雷把村子附近的线路给劈坏了。

  这一声雷本来就已经把王先宇吓的够呛了,加上灯又灭了,他差点就被吓晕过去。

  他裹着被子,手里握着菜刀坐在床上直哆嗦。

  外面的雨水“哗哗”在下,没有再打雷,过了一会儿院子里又传来了有人踩水的声音。

  而且那个声音还在慢慢地往王先宇儿子的房间靠近,过了一会儿一个黑糊糊的影子就从王先宇所在房间的窗户下面慢慢升了起来。

  王先宇不敢吭声,可就听外面有个声音道了一句:“儿啊,那水晶凑一下,够你的钱了不?”

  这声音是王先宇父亲,听到那个声音,王先宇就吓的直接缩进被窝里,握着菜刀瑟瑟发抖起来。

  王先宇的声音再次响起:“儿啊,那水晶凑一下,够你的钱了不?”

  这次王先宇的声音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听到这这样语气的声音,王先宇的儿子就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够了,够了!”

  “哈哈哈哈!”王先宇的声音在雨水中笑了几声就消失了。

  可第二天雨停了之后,村民们外出的时候,却发现王先宇的儿子抱着一块水晶横死在门口,他的脸上满是惊恐。

  故事听到这里我心中忽然有了一个疑问:“既然王先宇的儿子已经死了,那个雨夜的事情,你又怎么那么详细的讲给我听了呢,不会都是你自己临时发挥的吧?”

  岑思娴摇头说:“自然不是,因为后来村子里又出了几条人命,我们的人去调查的时候,恰好碰到了王先宇儿子的游魂,这些都他亲口说的,不过奇怪的是,他自己是怎么死的,他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我好奇道:“那村子后来又出了人命?怎么回事?”

  岑思娴说:“最先发现王先宇儿子尸体的人,把他手里的水晶抱走了,结果当天晚上一家人就横死在家中,所以这件事儿也才传到我们组织的眼线那里。”

  “我们的人去查过之后就发现了一个大麻烦!三个人同葬一坟,而且下葬那天恰逢三月初三。”

  “三月三,是极阳之数,不易丧葬,而下葬的数目又是三个人,三个三凑到一起就又是一个极阳之数。”役夹布圾。

  “再加上他们埋尸的地方,风水恰好为聚阴的死地,阴气只聚不散,反而是极阳之葬给打碎阴气风水局的宁静。”

  我好奇道:“这样会导致什么后果?”

  岑思娴深吸一口气说:“顶丧,从王先宇的家开始算,往有人气的地方算,每九步一丧,一丧顶一丧,直到附近的人死绝为止。”

  九步顶一丧?

  听到这里我不由吓了一跳,这种因为风水造就的诡异事件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呢。

  我问岑思娴:“是王先宇,王虎和刘凤三人鬼魂所为吗?”

  岑思娴愣了一下说:“还不能确定,因为我们的人没有查到半点他们变成鬼的迹象,跟王先宇儿子游魂说的情况有些碰不上。”

  也就是说我们这次案子正主是什么,我们还不清楚,听起来这似乎不是一个简单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