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621章 哭泣的老黄牛

第621章 哭泣的老黄牛

  这段路我们来回走了多次,除了阴气重一点,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就算是这里车祸死过的人,也是没有留下什么孤魂野鬼之类的。

  又转了一会儿枭靖问我。有没有发现。

  我摇头,枭靖又问我,我的五鬼有没有发现,我继续摇头说:“它们如果有发现肯定会告诉我,现在没跟我说话,肯定也是没有发现。”

  枭靖有些沮丧说:“难不成我们这次又要无功而返了吗?”

  显然前几次的失利已经让他有些灰心了,他出案子这么久,应该没有遭遇这么大的挫折。

  我心中自然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情况我遇到过很多,甚至还有过无疾而终的案子,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有头有尾。

  把心中的感触和枭靖分享了一下,我继续道:“不着急。慢慢来!”

  枭靖则是笑着说:“看来我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学,这心态,你就给我上了一课。”

  我笑了笑没说话,枭靖这种心理我也有过。

  我们在这里转了很久没有任何发现,附近来了几个村民,问我们是不是找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就赶紧离开这儿,因为这里不安全。

  我们则是告诉那些村民,我们是来勘探这段公路。因为这里事故频发,所以准备找到原因,重修一下这段路。

  那几个村民打量了一下我们这些人说:“你们一点也不像搞这些的。”

  的确,我们这些人什么器材都没带,我们只好再解释,我们只是前期来看看,后期会有人跟进。

  村民又问我们带的那个小和尚咋回事儿。我说:“亲戚家的孩子,因为没事儿干,跟来玩的!”

  我们解释了半天才打消那些村民的怀疑。

  而在此期间。这过了不少的车,这些车行驶很平稳,也没发生什么事故。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就先去吃饭。

  吃饭回来我们又去现场转了一会儿,在没有任何发现后,我就决定到附近村子里走访一下,看看这里有没有出过和牛相关的车祸。

  我们找白石头村一些上岁数人询问,这些人戒备心比较低,而且爱讲故事,问起来能给你有的没的讲一大堆,容易沟通。

  经过这么一打听,还真被我们打听到了,大概在两年前。这里还真的有一辆大卡车车撞了一头大黄牛。

  而且那个老人还绘声绘色给我们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在白石头村,有一户叫宋春林的人家,这家人命很苦,他小十多岁的时候,母亲就扔下他和他父亲给跑了,至今下落不明。

  后来没两年父亲酗酒,掉进村里的大井给淹死了。

  再后来他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可孩子刚满周岁,发烧脑膜炎,因为没有及时抢救也给没了。

  因为没了孩子,他的妻子就给疯了,而宋春林也是变得有些发痴了,据说他们儿子死了之后并没有下葬,而是藏在他们家里的地窖里,每天老两口还都会下地窖去看看自己的孩子。

  这一晃又是二十多年过去了,那老两口的习惯还是没有改,而且这些年村里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耕地、拉粮食之类的全部都是农用车代替了,也渐渐没人养牛了。

  只有宋春林老两口家里还养了两头牛,这两头牛犁地、拉车都是好手!

  懂得用牛犁地的人都知道,一般的牛拉犁,都需要有个人在前面拉着走,这样才能保证牛沿着犁沟走,也才能走直线。

  可宋春林家里的两头牛却不用,他只要在后面扶着犁,那牛自动沿着犁沟走,而且到头了,需要调头的时候,只要宋春林喊一声话,那牛就会自动调转头,然后重新回到犁沟里。

  而且在农村有过养牛的人都知道,牛很多时候都会出现惊了的情况,那就撒欢乱跑,追都追不回来,可宋春林家的牛却从来没有惊过。

  宋春林家里也得亏有了那两头老黄牛,家里的农活也一直没有落下多少,宋春林竟然对别人说,那两头牛就是他的儿子和女儿,是他们化身来照顾他们夫妻俩的。

  可就在两年的一个夏天,一辆山西来的拉煤的大卡车忽然在这段路刹车失灵,发生了侧翻!

  而那个时候宋春林正牵着一头牛从地里干活回来,恰好就在路边等着过马路。

  看到那车侧翻了,那头牛头一顶,就把宋春林给顶走路,而那头牛的四条腿却是被压在了车头下面。

  当时有不少人看到了这一幕,他们都说如果不是那头牛的话,宋春林就要被压在卡车头下了。

  宋春林虽然被顶开,可他毕竟五十多岁,加上一直精神状态不太好,所以一激动就晕了过去。

  附近的村民也是赶紧把宋春林送到了医院。

  在普通的人眼里,那头牛断了四条腿,不能干农活了,那等待它的下场就只有一个,便是变成了牛肉。

  所以村里一个和宋春林沾点亲戚的小混混就做主把那头牛给卖了,因为车头压着牛的腿,他就自己用斧子把牛的四条腿给剁了,然后拽着牛脖子鼻子上带着锁链的缰绳,将其又拽了半米,那牛的鼻子都被拽豁了一个口,流血就更不用说了。

  那头牛不停“哞哞”叫着求饶,把不少村民的心都叫软了,还有人都看哭了,可那个小混混却丝毫没有同情心,配合这前来拉牛的屠夫就将其给抬上车。

  那头牛一直“哞哞”地叫,而且它的眼睛的泪珠子也是不停地往下流。

  不少人都见过牛流泪,可像那样流泪的牛,很多人却是平生第一次见。

  人们都说那个人造孽了,可那个小混混却不以为然,收了钱就心安理得去城里玩了。

  后来宋春林回来,听说自己的牛被人卖了,还听说了买牛时的情形,直接在家里哭了半个多月,后来老两口地也不种了直接租给了别人,每年靠别人给的一点粮食过日子,样子也是越过越清苦。

  而在那头大黄牛死后,宋春林剩下的那头母大黄牛,也是“哞哞”地叫了几个晚上,甚至还有一次宋春林发现,那头母牛在用脑袋撞墙,好像是想着自杀。

  幸亏宋春林抱着那牛的脑袋将其给劝下来了。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那个卖牛的小混混怎样了,他卖了人家的牛,不可能就这么完事儿了吧?

  那老大爷便告诉我说:“那个小子啊,去城里玩,不学好,跟人赌钱,结果还出老千,被人抓到,人家把他两只手给剁了!”

  “后来回到家里,也不知道上房去干啥,结果把自己的双腿也给摔断了。”

  “这就是报应,他用斧子剁了人家老黄牛的四条腿,他的四肢也都没了!只不过他命好,没死,现在在家里躺着呢,啥也干不了,靠父母养活着呢。”

  老大爷给我们讲的事儿,全部都是发生在两年前,再后来也就没事儿了,那个翻车的地儿也没有再出过车祸。

  直到一年前,那里的车祸才开始频繁起来,所以也没有人把那头牛的事儿挂钩。

  等老大爷讲完,我就又问宋春林家在村子的地址,我准备去拜访一下他和他的妻子,当然,我更想参观一下他的地窖,我想知道,那地窖里是不是真的有死孩子。

  还有,我想看看他家里剩下的那头老黄牛,是不是真像那个老大爷给我们讲的那般有灵性。

  离开老大爷那边,枭靖就问我:“初一,你的思路可真是宽广啊,我没想到案子还能这么查!”

  我笑了笑没说话,这些都是我从王俊辉那里学来的,不知道他和李雅静,还有孩子,现在都怎样了!

  他们跟着青衣,应该没有危险吧!

  这白石头村子不小,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宋春林的家,他家应该是这个村子里最破旧的,石头围墙,还是木栅栏门,铁丝做成了锁扣,生锈的锁子。

  站在门前,我忽然觉得自己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顺着栅栏门看进去,我就发现院子里有一个牛圈,牛圈里拴着一头大黄牛,我们往里看的时候,它也正在往我们这边看。

  我下意识地对那头牛笑了笑,给它打招呼,它也是对着“哞”了一声,像是在回礼!

  我一下就愣住了,刚才那是凑巧,还是它真的这么有灵性呢?

  我对着院子里喊:“有人吗?”

  过了一会儿,那破旧的石头房子里就走出两个人来,我听那老大爷说,他们也就五十岁左右,可看他们苍老的样子,怕是说他们六七十岁,也有人信。

  “谁啊!”说话的其中的那个男人,应该是宋春林。

  他穿着一身破旧的单衣,衣服上还几块补丁,光是看着就让人同情。

  旁边的女人应该是宋春林的媳妇,她的衣服比较厚,头发蓬松着,脸上的表情一看就让人觉得其傻乎乎的,特别是她那傻笑。

  我这边赶紧搭话:“大叔,我有一些事儿想要向你打听一下!”

  听到我的话,宋春林愣了一下道:“向我打听事儿,你们是谁啊?”

  说着他自己就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