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661章 不算绝路

第661章 不算绝路

  看着龙万天离开,我愣在那里半晌没反应。

  我这来到华东,刚接了一个案子又失业了,这灵异分局是要封杀我的节奏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只能回西南去了,那里是我的大本营。再不济蔡邧和海懿也不会和我闹翻。

  可仔细一想,我心里又一“咯噔”,如果灵异分局真是下了决心要我接不到案子,他们肯定会对蔡邧和海懿施加压力,他们真的愿意为了我去得罪灵异分局吗?

  想来想去,我都觉得他们不是很可靠的人。

  至于赶尸门的素月,她虽然为人不差,可为了赶尸门的安危和发展,说不定也会和我闹翻。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些觉得自己无处容身了。

  不对,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华北的净古派,唐二爷那边如果有案子肯定会交给我去做,只不过我们净古派属于小派,一年到头也就那么几个案子,大部分的案子还是要从灵异分局去接。

  想到这里我脑袋就有些大了。

  龙万山见我呆着不说话,便走到我身边说:“初一,对不起了。本来以为你来了华东可以和我共事了,可没想到,不过你也不用太着急,我再去跟我哥哥说说,说不定这事儿还有商量的余地。”

  我摇头说:“没有了,这件事儿牵扯到整个灵异分局,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不会让你们为难,这样,我们休息一天,明天就离开。我们先回华北,荞麦石碾那边我肯定要去一趟,之后的安排我没想好,等我想好了给你去电话。”

  龙万山满怀歉意地点头,不过他很快又说了一句:“初一,案子的事儿虽然我帮不了你了,可这次龙宫案我却是能给你多要一些报酬出来,再怎么说,这也是一个大案子。我现在是仙级的半龙人,这点权利,我应该还是有的。”

  我对龙万山也是表示了感谢。

  接下来我们便各自回屋休息,我们上楼的时候,林森和贠婺都在打坐,两个人都很认真,我们开了门,他们觉察到我们回来了。

  林森和贠婺也知道我们肯定累坏了,没有多问。

  次日清晨,我们从龙家别墅出发,龙万山和红魔来送了我们,临行的时候龙万山说了一句话,说我要遇上什么大麻烦了,尽管来华东找他。无论什么情况,他都会站到我这边。

  看着龙万山我忽然觉得,他虽然是一个半龙人,可是却遗传到了骄傲,他说话做事,向来都是说一不二。

  和这样的人做朋友,也是相当的省心。

  在回华北的路上,我把我们接不到案子的情况给林森和贠婺讲了一遍。

  等我说完,林森边开车边说了一句脏话,然后问我:“初一,那接下来咋办,你离一千万的目标可是还差的远呢。”

  我说,先回净古派住几天,然后回西南去。

  林森想了一下,也是点头说:“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几天后我们到了净古派,其他人都上了山,我则是留在荞麦石碾的洞中去见了见龙王,把我们在龙宫城所经历的这些事儿给巨龙王讲了一遍。

  故事讲完,我没说话,而是等着巨龙王的反应。

  可几分钟过去了,洞里面依旧出奇的安静,巨龙王没发出半点的声音来,我有些沉不住气问:“龙王,你倒是说句话,澜宫薇,它死了,它临死的时候,说它想你了。”

  良久我才听到巨龙王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初一,我能对你说什么,我心里有很多话,可不是要对你说的,而是对它说的,可它已经不在了,我说什么,它再也听不到了,那我还说出来干嘛?”

  的确,龙王心里的感受如何,和我这个外来人说,根本一点作用也不起。

  我们两个都不说话,就这样过了两三个小时,我才站起身对龙王道:“现在你已经知道已董父是骗你的,你当初的那个赌约没有输,所以如果你想要现在冲破这个封印,我也不会拦着你,只是如果你冲破封印后,做出对人类不利的事儿,那我们以后就是敌人了。”

  巨龙王“哈哈”一笑说:“我答应过龙家的那个小子,十年就是十年,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剩下的不到九年的时间,对我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儿,这个约定我会守的。”

  巨龙王的声音虽然是在笑,可是却听的十分的悲凉。

  龙族发生的这些事儿,肯定让巨龙王心里很难受。

  又在这边待了一会儿,我就立刻上了山,这次唐二爷和张少杰都在山上,打过招呼,我就把我最近接不到案子的窘况说了一遍。

  唐二爷“哈哈”一笑说:“既然接不了案子,那你就留在净古派潜心修炼你的相术,他们不是半年吗,你半年后再继续接案子不就好了。”

  我摇头说:“我最近遇到的事儿太多了,心有些静不下来,在这里修炼也是徒劳,所以我想多走几个地方去增长一些见识,说不定这对我的修行更加有帮助。”

  唐二爷也不多加劝阻,便说:“也好,不过初一,你要记住一句老话,也是一句都快被人说烂了的话,‘车到山前必有路’,凡事到了节骨眼上自然有解决的办法,好的,坏的,你都要认,所以你只要把你该做的都做了,其他的事儿就听天由命吧。”

  我们在净古派住了六天,到了第七天,我们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便准备下山离开。

  在回西南之前,我们先去了一趟市里,我也顺便去见了见宁浩宇。

  这次见他,他和赵静芳的关系就更加稳定了,听他说,他们双方都见过父母了,差不多今年过了年,就要领证结婚了,宴席的话,可能放在明年的五月份。

  听宁浩宇这么说,我自然对他表示祝贺,并答应他,当天会参加他的婚礼。

  说起婚礼的事儿,宁浩宇便多说了几句,他说,他结婚的日子是他舅舅找人给选的。

  他还说,给他看结婚日子的人也是一个大师,而且卜卦也相当精准,跟我差不多。

  听到宁浩宇把那个人给我比较了,我心里也是好奇问他:“那人如果水准和我差不多了,那也算是一个高手了,他叫什么,是哪里人啊,我看看在道儿上听过没有。”

  宁浩宇想了一下道:“叫李鑫,东北过来的,今年都八十多岁了,不过老爷子健壮的很,一百多斤的东西,单手就给举起来了。”

  李鑫?我怎么听着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啊,好像是在哪里听过,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竹谣用香气告诉我:“槐灵案,严成!”

  我一想就记起来了,严成说过,他曾经拜在东北邪相门下,后被赶出了师门,而他说的那个邪相就是李鑫。

  也是当今世界上仅剩的三个神相之一了。

  吴庄、李鑫和我爷爷。

  其实原本是四大神相的,可吴庄说,有一个给死了,至于死了的那个叫什么,我现在还不知道。

  见我半天不说话,宁浩宇便问我:“怎么了初一,有问题吗?”

  我摇头说没有,让他把明年结婚的日子给我说一下,我给他再卜算一下。

  宁浩宇笑着给我说了一遍,我在卜算后,发现那一天真的是一个好日子,那个李鑫好像没有耍什么手段,我也就放心了。

  同时我心里也在想,说不定是我多疑了,宁浩宇说的这个李鑫,根本就不是那个邪相李鑫。余围医弟。

  从宁浩宇这边离开的时候,我也是说一下我要回西南的事儿,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怎么?在这边混不下去了?活儿太少了吗?”

  我苦笑说:“不是活太少了,是压根就没活儿了,我的生意被人给断了。”

  听我这么说宁浩宇皱皱眉头说:“咋回事儿初一,你得罪人了,用钱能摆平不,我舅舅和周睿都认识不少人,通过关系走一走……”

  我反手拍拍宁浩宇的肩膀说:“我的事儿啊,说了你可能也不会懂,浩宇啊,不管怎样,你有这心,我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宁浩宇笑着说:“屁话,咱们可是兄弟!”

  我为有宁浩宇这么一个做普通人的兄弟而感觉到幸运,我的普通朋友不多,宁浩宇算是和我关系最铁的了。

  每次和宁浩宇谈话,我才觉得,原来我还是这个世界的一员,而不是一头扎进了所谓的灵异世界。

  这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又过了两天,我们便准备动身去西南。

  此时已经到了阴历的十月末,天气已经转凉。

  再过俩月就又是一年过去了,到时候离上众生殿也就只剩下一年了,正好我也回西南准备一下,做一些有关众生殿的文章。

  十一月的上旬我们回了成都,和蔡邧、海家沟通了一下,发现我们在这边接案子还是不受到限制的,他们也愿意分一些案子给我去做,不论大小仍由我去挑选。

  这让我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看来灵异分局还没有把我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们不允许我在华东、华北接案子,却允许我在西南接案子,这其中藏着什么猫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