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668章 显威吧,小梁渠

第668章 显威吧,小梁渠

  那山魈王在本体和魂雾之间变来变去,搞的我们有力使不出,气闷的很。

  特别是看着那两下龙息在空中放了烟火,我心中就越是恼火。

  此时那山魈王再次变回本体,同时巨大的单足对着那牛头鬼怪便踩了过去。

  牛头鬼怪的实力和山魈王相差巨大。在旁边打打策应还行,可要正面硬来,估计立刻会被打趴下。

  所以那牛头鬼怪转头就往后跑,安安巨大的尾巴一甩,直接把那山魈王的单足给打偏了。

  阿锦那边也是一击紫金色的鹰爪,对着山魈王的后背抓去。

  安安和阿锦一前一后形成了夹击,那山魈王再次变成魂雾。

  看到那些魂雾,我忽然灵机一动,对着书包里的盒子道:“你应该有办法收了那魂雾吧?”

  盒子里的老家伙不回答我,我冷笑一声说:“你若是能收了它,最好快些出手,否则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扔在这芒告山中,你想要出来。那就听天由命好了。”

  说罢,我就真从书包里取出盒子,做了一个丢的姿势。

  那老东西还不开口,我抬手就扔了出去。

  那木盒子飞到一半,忽然自己折返回来,悬停在我的面前。

  接着就听盒子里的老家伙道:“你这小子还真敢扔啊,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父母为什么把我留给你吗?”

  我说:“我不知道,那你倒是告诉我啊?”

  我这句话一下把盒子里的老家伙给呛住了,显然因为某些原因。这些事儿他现在是不能告诉我的。

  沉默了几秒钟,山魈王那边又从魂雾变成了本体开始跟安安、阿锦和牛头鬼怪缠斗。

  那东西虽然战斗技巧不差,可毕竟智力不行,一身的实力也就发挥了六七成,所以它基本上是被压制着打。

  倒是梦梦那边,受伤受的有些冤枉了,这也怪它性子太急了。

  看着那边又激斗了起来。我催促盒子里的老家伙:“到底出不出手?”

  盒子里的老家伙笑道:“其实这件事儿根本不用我出手,你们中就有能对付它的。”

  我下意识转头去看贠婺,贠婺在超度魂灵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

  可贠婺却是摇头道:“初一。那魂雾超度不了,因为它是散掉的状态,无需超度。”

  不是贠婺,难道是林森和徐若卉?

  我在看他们两个的时候,就发现徐若卉旁边的小梁渠在那边一跳一跳的,一只小爪子不停地往高处举,像是在引起我的注意。

  难不成是它?

  我立刻问康康:“你有办法对付那魂雾?”

  康康点头说:“嗯,魂雾,好吃的。”

  好吃的?康康要吃了那魂雾不成?

  盒子里的老家伙也是对我笑道:“梁渠兽,喜欢吃战场上的阴气,更喜欢吃战场上那些不能投生而散掉的魂雾,虽然数目不多,可那些却是梁渠最喜欢的食物。”

  “这么说吧。你这小梁渠,是那魂雾的克星。”

  不等盒子里的老家伙说完,我过去一把抱住康康亲了一口道:“你终于派上用场了!”

  康康小爪子堵住我的嘴说:“笨初一,不能亲。”

  我懒得和康康计较,直接把它放到地上说:“一会儿那家伙再变成魂雾,你放心去吃了,记得动作要快,尽量大口地吃。”

  康康点头。

  我这边也是通过竹谣,把这个消息对安安和阿锦道了一遍,让他们想办法把那个山魈王再逼到魂雾的状态。

  当然我这边也是龙息、凰火打了好几通。

  果然不出所料,几下神通之后,那山魈王立刻又化为了魂雾的状态,早就在旁边伺机而动的小梁渠,也是纵身一跳,然后张开嘴,猛地一吸,那魂雾“嗖”的一下,一丝不剩地钻进了它的肚子里。

  顿时康康的小肚子就变得鼓鼓的,它从空中落下,还打了一个饱嗝。

  我有些担心地问盒子里的老家伙:“它不会在康康的肚子里,再逆变回来山魈王,那样康康的肚子可是会被撑破……”

  那老家伙笑道:“你把梁渠的肚子当成什么了?它吃下的东西,就算是神佛也逆转不了。”

  听到这一番话,我心中格外得开心,看来这康康真的不简单啊。

  阿锦、安安和牛头鬼怪在空中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安安羡慕地看着康康道:“你真厉害,那东西我就吃不了。”

  阿锦笑了笑,还是话很少的样子,直接回到了命理罗盘中。

  牛头鬼怪也是化为一道黑光回到了梦梦的独角上,不过这次那牛头鬼怪飞回去的时候,那黑光中隐约一丝金亮,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眼了。

  这山魈王就这么轻松被解决了!

  此时那盒子飞回我面前说:“现在可以不扔了我吧?”

  我一把抓住他,然后把其塞回背包里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不能跟我说,我也不会勉强你,可是像今天这样的提醒,我觉得你还是直接说的好,不然我出事儿,对你也没好处,对吧?”

  盒子里的老家伙笑了笑说:“你小子的性格和你父母迥然不同,他们是儒雅,而你,一身的痞气!”

  我没再和那个老家伙对话,而是去问梦梦的伤势,梦梦在徐若卉的怀里跳下来,然后伸展了一下身体说:“好了!”

  好了?

  这兔子的自愈能力也有些变态啊。

  再怎么说,梦梦也是有仙根的,恢复快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此时我心里忽然泛起一丝疑问,那就是梦梦的仙根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呢?

  之前我虽然也想过这个问题,可却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可现在看着梦梦成长和恢复速度一天比一天快,我对那仙根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收拾了山魈王后,我把这个案子的始末,给所有人分析了一遍,当然其中很多糨糊一样的线索,我也是一股脑地讲了出来。

  听我说完,徐若卉便问我:“初一,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这个案子,还要继续吗?”

  我点头说:“继续,一定要继续,苍梧老祖那个家伙不是想着杀我吗,我就活给他看,我要狠狠地打他的脸。”

  我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林森反问我:“蔡邧会不会和西南分局是一伙儿的?”

  我摇头道:“应该不是,蔡邧应该只是被利用了罢了,我爷爷是李神相,杀我这种事儿可是犯了大忌讳的,所以苍梧那个老家才会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布置了这么一个圈套来让我钻。”

  “而这个圈套,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苍梧老祖不可能告诉蔡邧。”

  听到我的分析,其他人也是跟着点头。

  我掏出命理罗盘看了看,原本指向东北的指针竟然开始乱转了起来,片刻之后那指针上的命气就消失了。

  我的命理罗盘所指的那个正主消失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再模拟那股命气,然后用掐指的方式好好卜算了一下,结果推演到今天的时候就发现,那个东西消失了。

  “这是什么情况?”眉头紧皱,不由问了自己一句。

  徐若卉问我怎么了,我把情况说出。

  徐若卉说:“会不会是这样,那个怪物就是苍梧老祖布置的,它见计谋败露,所以便把那个怪物给藏了起来,害怕我们找到真凭实据后对他不利。”

  徐若卉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是点头道:“搞不好就是这样!”

  此时更七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看到周围已经没有大型的怪物,便唯唯诺诺地问我们:“那两只大怪物呢?”

  我说:“已经收拾了,我们再在这里住几天,不过这里的事情多半已经解决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怪事儿再发生了。”

  更七一脸惊讶道:“你们是,神仙啊!”

  虽然更七和明净派的修者接触过,可像我们这样大神通的,估计还是第一次见到吧。

  我也没有和更七解释太多,就让他先去休息,天亮后,我们就去把明净派提供的那些线索查一下。

  如果可以继续查下去最好,如果查不下去,那这案子就可以结案了。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没想清楚,我能感觉到,这次的正主就是那个叫“噜”的东西,那东西也被苍梧老祖给控制了吗?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苍梧老祖绝对是一个难缠至极的对手,他的旁边指不定有多少的怪物存在呢。

  还有一件事儿,就是那个神相李鑫,他在这个案子中又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这勐来乡的案子虽然临近尾声,可我的麻烦却才刚刚开始。

  这次我是彻彻底底被人算计了,说出去恐怕把我身为相师的脸都给丢尽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不能说我本事不及,毕竟这次的事儿,对方还有一个神相牵扯在其中,一个神相设计一下环节不让我这个地阶九段相师看透,那还是很轻松的。

  这么一想,我心里也是好受多了。

  我在想这些的时候,更七又从帐篷里出来,看他的样子好像是睡不着了。

  他走过来后犹豫了一下对我说:“神仙啊,我还有一些话,不知道该不该和你们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