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699章 小柽瀚的天资

第699章 小柽瀚的天资

  小柽瀚满嘴实话,格外惹人喜欢,虽然话语中对我全是贬意,可谁让我不注意自己的仪表的。

  我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事儿而生气啊。

  伴随着所有人的哄堂大笑,王俊辉在小柽瀚的脑袋上轻轻一敲道:“收了礼物应该说什么来着?”

  小柽瀚“哦”了一声对我道:“谢谢。初一叔叔。”

  我拍拍他的脑袋道:“乖!”

  简单的又说了一会儿话,李雅静便领着小柽瀚陪着徐若卉和我的那些小家伙们去旁边玩去了。

  我的那些小家伙们也是格外喜欢和小柽瀚一起打闹。

  当然在李雅静带着小柽瀚离开之前,我把龙万山和红魔夫妇也是给王俊辉介绍了一下。

  相互认识了之后,王俊辉便道了一句:“我早就听说这两年你和龙家走的很近,看来的确是不错啊,另外万山兄能答应陪着咱们上众生殿,那也足见是一个十分重义气的人,所以这个朋友,我王俊辉也是交定了。”

  龙万山那边也是“哈哈”一笑说:“王老弟的事迹我也早有耳闻,今天一见果然是豪气满满啊,另外你的本事,应该是到渡劫期了吧,我听初一说。你两年前不过才是神通天师吧?”

  “短短两年,你竟然能跳过立宗升到渡劫期,这速度可谓是有些吓人啊。”

  王俊辉摇头苦笑道:“这些要多亏我的师父,如果换做我自己来修行,那这两年,我能够升到立宗就已经不错了。”

  听王俊辉这么说,我心里忽然有些羡慕,如果我这边也有一个好师父教我的话,这两年我的实力成长是不是也会增加一倍呢?

  等着李雅静带着小柽瀚到旁边后。王俊辉便拍拍我的肩膀说:“初一,我听我师父说,他的兄长也是就青衣鬼王,他准备在这次众生殿之战后正式收你为徒呢。”

  “到时候他会教你特有的相门请神术,届时他就可以常伴在你的身边,对你的相术和阴阳手悉心指点。”

  青衣鬼王?

  我对其的印象尤为深刻,毕竟我之前引以为豪的绝招“乾坤诀”就是他交给我的。

  而且我听青衣鬼王的意思。他好像曾经和我父亲合作过,而他教我的招式,我父亲也都用过。

  不等我说话。王俊辉又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初一,你身上的这股气势是怎么回事儿?我总感觉你现在身体里的气息,似相非相,似道非道,实在是让人琢磨不定。”

  “对了,你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修炼什么绝招了吗?”

  对王俊辉我不需要什么隐瞒,直接开口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了他。

  听我说完王俊辉露出一丝吃惊道:“初一,你的意思,你自己渡劫了?你一个相师竟然渡劫了?这可真是奇怪了,这和一个男人生孩子有什么分别?”

  我不由苦笑,王俊辉不亏是我的好伙伴。用的比喻也都是一样的。

  不过很快王俊辉又道:“不过初一,你渡劫之后等于是突破了仙界,也等于是破除了相师无法冲破寿命桎梏的诅咒,初一,你还真是开启了一个新时代啊。”

  这些话龙万山和红魔也都对我说过。

  我苦笑说:“我可不想招摇。”

  说了几句话,我忽然想起五仙的事儿,便问王俊辉他的五仙去哪里了。

  他笑了笑对着小柽瀚招招手说:“柽瀚,你过来,给你初一叔叔看看五仙。”

  王俊辉这么一说,我不由愣住了,他的意思五仙在柽瀚的身上吗?

  可小柽瀚的身上只有一个小书包,里面能装下一只小刺猬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同时装下五仙呢,可他身体其他位置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存放五仙了。

  小柽瀚到了我面前道:“初一叔叔,你也知道五仙啊?”

  我点头说:“知道,除了五仙中的白仙外,其他几个还和我并肩战斗过呢,大肥鼠白延武,黄鼠狼杨俊超,小狐狸希望,还有柳仙关五雪,对了,我听说那个白仙叫芹菜来着,对吧?”

  小柽瀚点头惊讶道:“啊,初一叔叔你还真的是厉害啊,竟然都知道它们的名字,好,我这就给你看。”

  说着小柽瀚把自己左手的袖子挽起来,我就在他的左胳膊上看到了一只大老鼠的青色纹身。

  看到这一幕我愣了一下道:“王道长,这是咋回事儿,小柽瀚这么小,你们就给他纹身?”

  王俊辉笑着摇头说:“这纹身是重墨而致,而非刺上去的,所以柽瀚不会觉得疼,而且你看下那画风,是不是会觉得有些熟悉呢?”

  画风?

  那老鼠看起来歪三扭四的,这画工烂的程度,好像和王俊辉曾经请神请到的魁星有一拼。

  我说,难不成是魁星画的?

  王俊辉点头笑道:“正是,这是我师父请来魁星,让魁星为小柽瀚画的,现在五鬼都住在柽瀚的身上。”

  接着小柽瀚又分别展示了右胳膊的黄鼠狼、胸口的青蛇、肚皮上的刺猬和后背上的小狐狸。

  这些画一副比一副画工差,那样式甚至还不如五毛钱的贴花。

  小柽瀚给我们展示了一下后,李雅静就赶紧替他把衣服穿好道:“别感冒了。”

  小柽瀚再次被拉到一边儿陪我的那些小东西玩去后,我不禁问王俊辉:“青衣前辈把五仙放到小柽瀚的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王俊辉点头说:“是的,小柽瀚的体质非常的特殊,他出生后不久,身上便自行生出一分始源尊的道气来,那道气太旺,柽瀚的身体驾驭不了,导致他小时候三天两头的流鼻血,而且总是昏昏沉沉。”

  “后来师父便招来魁星,把五仙以魁星特有的作画方式存放到柽瀚的身体上,这五仙可以分走柽瀚身上那过剩的道气,一来可以让柽瀚恢复正常,二来也可以加速五仙的修为进程。”

  听到这里我更加好奇道:“柽瀚体内有始源尊道气?那你体内的道气是不是减少了?”

  王俊辉摇头道:“没,我的道气还是有两分,我师父说了,柽瀚体内的始源尊道气是自行孕育出来,只是属性和始源尊道气相近,可并非是来自始源尊。”

  这王俊辉的孩子果然是一个怪胎啊,他的资质之好,怕也是近年来少见的。

  说不定这孩子的天资还会在徐铉之上呢。

  又说了一会儿,我们又谈到了王俊辉的修为上,对于自己渡劫期的神通,王俊辉也是笑着说:“我也是前不久才到了渡劫期,至于什么时候迎来天劫,我总觉得会是遥遥无期了。”

  而此时我已经开始观察王俊辉的命相之气。

  他面相中命气活跃,印堂的命宫气势很足,很明显的刚升了势头,行了大运之兆,这对应的应该是王俊辉近期升的渡劫期天师。

  再往深里看,我便看到一股凶险无比的命气盘踞在他的命相里,而这股命气会影响他的疾厄宫和保寿官。

  我能确定那股凶险的命气来自众神殿,也就说王俊辉这次上众生殿轻则重伤,重则丧命。

  是一个坏相,我想要看出其中的胜算是几分,可看到的结果却是吓了我一跳。

  在众生殿之后王俊辉的命相竟然分成了两条,一条阴气很重,且充满了鬼气,这王俊辉死掉了,他化为鬼魂。

  而另一条阳气中正,稍有缺憾,虽然会有重伤,可依旧活着,而且往后还有一段特别长的命理等着我去解。

  一个人的命理中出现了岔路,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待了一会儿我就把这两条命理道路进行比较,第一条王俊辉死的命理道路强度比后者弱上一些。

  如果非要对比的话,那就应该是四六分。

  四六分?这不是李鑫说的我们上众生殿的胜算把握吗?

  我明白了,我看到王俊辉的两种命理都可能出现,王俊辉的死可能占百分之四十,而且他如果死了,也就预示着我们众生殿一战将会以失败告终。

  而王俊辉生占了百分之六十,虽然说数量比起第一条要多,可我心里却还是放心不下,这一战我们不能输,因为输了王俊辉就会死……

  在解到这里的时候,我便没有继续解下去。

  王俊辉则是拍拍我的肩膀上:“初一,别看了,我的命硬的很呢,倒是你,相卜的本事好像精进了不少啊,这些东西放在以前,你是看不到的吧?”

  我点头说:“是的,放在昨晚之前,我都不一定能看出来,昨晚渡劫之后我升了玄阶一段,相卜的本事也是有了质的飞跃。”

  说话间,我忍不住道了一句:“这次上众生殿,我们只能胜,不能败!”

  我不想失去伙伴,而如果我们失败了,王俊辉就会死,这个打击是我所不能够承受的。

  王俊辉那边笑笑说:“放心吧初一,这次众生殿之战,我师父和他的哥哥青衣鬼王前辈,足足准备了数十载,这一战不光是我们和众生殿的账,他们两位和众生的所有仇恨也将一并清算。”

  “而且我坚信,这一战我们将会一赢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