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01.冥夫有两个

001.冥夫有两个

  我从来不相信世上有鬼,不仅我不信,我全家都不信,不然我家也不会开殡仪馆丧心病狂的榨取死人最后一道油水。

  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不仅信了有鬼,还被鬼给缠上了。

  那天运气贼好,我们殡仪馆给一老太太出殡,结果遇到别人车祸了,两豪车撞的稀巴烂,人肯定没法活了。

  我爸当机立断去做了目击证人,顺便接了两单生意回家,神秘兮兮的从公文包里掏出两张支票甩桌上。

  我抄起支票一看,眼珠子差点掉地上,“一百万!爹,你这次也赚忒狠了。”

  我爸傲娇的喝了一口水,“不是老爸我心狠,是他们非要送钱给我,哪有不要的道理?”

  我们殡仪馆开车拖个尸收费都是好几千,丧葬一条龙下来随随便便十几万,事主家越有钱,咱们家收费就越高。

  这次一下接了两个一百万的活,连我妈都有些绷不住了。

  “妞儿她爸,这死人钱本来就昧着良心,事主家不懂,你难道也不懂?咱们也别太过分了。”

  我爸看了我和我妈一眼,眼神就像在说你一妇道人家懂个屁!

  “你以为人家白给咱们这么多钱呢,知道昨天车祸死的两人啥来头不,说出来能把你吓死,但人家吩咐我办事要秘密,一个字都不能泄露。”

  “让你做啥事?”

  “昨天死的两人都还没结婚,家里人要冥婚。”我爸说完点了一支烟。

  现在的冥婚,基本成了殡仪馆赚钱的手段,这两家要冥婚没准就是被我爸怂恿的。

  但冥婚市场价也就七八万,给这么多钱,肯定还有别的要求。

  “这冥婚,不是简单的冥婚吧。”我把支票扔桌上,烫手。

  “还是妞儿聪明。”我爸猛吸了一口烟,眼底早没了之前的兴奋。

  接着说道,“这两家冥婚都要没出嫁的活人姑娘,冥婚之后还得守灵一辈子,这一百万只是定金,事成之后还有一百万赡养费。”

  我妈一听原来是这种缺德事,一巴掌扇我爸背上。

  “我看你掉钱眼里去了,谁家好好的女儿愿意嫁给一个死人,还守一辈子活寡,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估计也没人答应。”

  我爸不耐烦一推我妈,瞅了眼我,“谁说没有?这不是有一个?”

  天哪噜,我老爸居然把主意打我头上来了!

  给大家介绍下我,小名妞儿,喜欢管老爸叫爹,大名陈桃花,长得倒是水灵,可惜家里做死人生意的,白瞎了这好名字,从小到大别说桃花运了,我身边连一只公苍蝇都没有。

  我早就不奢望能嫁人了,但也不想嫁给死人啊!

  我妈一个劲骂我爸,叫嚣着让他把钱退了。

  可我爸被那两百万蒙眼了,抓住我手苦口婆心,“妞儿啊,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爸舍不得你出嫁,倒不如配了冥婚,一辈子待爸身边。”

  他尼玛哪是舍不得我啊,他是舍不得这赚钱的殡仪馆给了别人。

  以往只是觉得我爸赚钱狠了点,现在才发现他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泯灭了。

  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给对方打了包票,明天就办冥婚,气的我冲进屋,拿起电话打给周仙仙一阵吐槽。

  周仙仙是我高中同学,她父母双亡跟着跳大神的姥姥长大,从小跟姥姥学了些装神弄鬼的花样,平时在学校神叨叨的没人敢和她做朋友,而我家开殡仪馆全校皆知。

  我两被排挤,同病相怜倒成了朋友。

  不仅是朋友,周仙仙继承了她姥姥的衣钵,现在成了我们殡仪馆的合伙人,装神弄鬼那一块都是找她搞定的。

  周仙仙听我说完后,电话那端声线沉了下去,“冥婚配活人是禁忌,我本来也没打算真给你们配,你放心嫁,走个过场。”

  本来我对冥婚就噗之以鼻,人都死了啥都没了还能娶亲?

  这下有周仙仙做保我终于放心了,大不了完事之后,多给他们烧点纸求个心安。

  第二天一大早人工人就开始布置灵堂了,以往冥婚都是白绸,因为这次新娘是活人,所以满堂都是红白相间的幔布。

  我爸没敢告诉工人们今晚的冥婚新娘是我,估计他也没那老脸往外宣扬自己为钱做这种缺德事。

  灵堂中央摆着俩副水晶棺,尸体被白菊簇拥着,我着了魔一样走过去。

  两人遗体都经过完美化妆,基本还原了他们在世时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两人可真是帅啊,左边那个眉峰轻佻像个纨绔子弟;右边那个五官深邃,浑身透露着卓尔不凡的气质。

  听说都是开豪车的,在世时肯定是人中龙凤,没想到这么年轻就去阎王爷那报道了。

  我竟看得出了神,老爸不知啥时候来我身后,“妞儿,相中了不?”

  啥时候了老爸还有心思说这个,我赶紧拉住他“爹,这两人一起撞死没准事主家还打官司呢,你咋把他两放一起?”

  “有啥办法,他们两家都要今天办,干脆就一起了,难道还分上半场下半场?”

  “那你好歹处理下,要事主家来人看到一女二夫,不砸了咱们殡仪馆才怪!”

  我爸觉得有道理,赶紧让人制作不透明的幔子把里面两棺材遮住一半,从外面只能看到一副棺材。

  可我心中还是忐忑难安,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啥样阵仗没见过,从来没有像今天打心底感到害怕,估计是亏心的缘故。

  周仙仙一来就往我屋里钻,她今天穿着一袭黑色中长衫,头发跟个道姑一样栓在头顶,我赶紧拉住她。

  “我爹今晚要把我同时冥婚给两人,没问题吧?”

  “又不真嫁,假的怕什么!”说到这里,周仙仙叹了口气,“要是那两人不死,没准还真会和你有一段姻缘,可惜了。”

  “呵,还真是阴缘呢。”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还别不信,那两人的八字和你都是绝配,要是他们还活着你肯定会和他们有一段婚缘,如今都死了还兜兜转转让你冥婚,这就是你们的缘分。”

  我抓起枕头朝周仙仙砸过去,“你丫来看戏的?刚还说帮我作假!”

  “哈哈,安心吧,等我周大仙给你逆天改命。”周仙仙笑着拿出一个红三角的符挂我脖子上,“这东西千万别取下来,只要它在,就算修为再高的人,他也没办法给你配冥婚。”

  我赶紧把红三角藏衣服里,“你这话啥意思?”

  周仙仙双手背在身后,“我也只是猜测,这两家有钱,说不定会自己请一位灵媒双保险,咱们还是多留一个心眼好。”

  送走周仙仙我探头看了看外面情况,两事主家只来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穿着打扮像是律师,应该不会是灵媒吧,男人当灵媒我还没听说过。

  眼看快到12点了,我赶紧拿盖头盖上,外面播放起了哀乐,没多久就传来请新娘的声音。

  妈进来把我扶我出去,因为穿着纸糊的嫁衣,只能小步小步的走着。

  我被带到灵堂中央,手里攥着一截红绸,红绸中央是一朵红白相间的花绸子,再过去新郎那一端是白色绸缎,攥在抱着灵位的老爸手里。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前两拜都没啥问题,夫妻对拜的时候,我脖子上拴着符咒的红绳突然断了!!

  纸嫁衣空大,三角符落到地上,我刚想去捡,老爸上前把灵位放我手里,转身离开时一脚踩上去,那符贴他鞋底被带走了。

  我伸手想拉他,却扑了个空,顿时万匹草泥马从我心中奔腾而过,我老爸克我啊!!

  灵堂播放颂经超度的声音慢慢消散,继而死一般寂静。

  “我的。”

  “是我的!”

  两个不同的声音在我耳边盘旋,那声音似近在眼前,又好似飘渺的云端传来。

  穿透力极强,声音不大,却撞击这我的内心,让我内心的恐惧无限蔓延。

  突然,盖头又被一阵风吹落地上,灵堂空无一人,只有我自己跪坐在两口棺材跟前。

  那两口棺材正以超快的频率震动着,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砰!!

  眼前两口棺材板同时弹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嗖一声飞出来,吓得我连连后退,捂住眼睛失声尖叫,“啊啊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一天前我还是无神论者,而此刻我完全吓傻了,捂着脸连哭都不敢哭出声音。

  可怕什么来什么,有只冰凉的手顺着我宽大的袖口伸进来,被他触碰过的地方全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抓住我身前的ru房轻轻一捏,我本能的歪了一下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