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02.嫁了冥夫就得死

002.嫁了冥夫就得死

  被吼那鬼不甘示弱,猛扑进我怀里,像饿狼一个劲往我脖颈里拱,在里面嗅着,轻舔着,我一点不敢乱动,更不敢放下手睁眼,只是卷缩在那个坚硬的怀里瑟瑟发抖,心里大叫周仙仙的名字。

  “滚!再敢出现,新仇旧账一起算!”身后那鬼说完,一脚踹在身前那只鬼身上,前面那只鬼闷哼一声在地上滚两圈撞到什么东西上,乒乒乓乓掉了一地。

  “呵,不用等下次了,今天就新仇旧账一起算!”

  一阵强劲的冷风袭来,我连同身后抱着我的那只一起被劲风掀翻,我滚了两圈脑袋不知磕什么上了,撞的我头晕眼花,迷糊中感觉自己被人抱着腾空而起,然后把我放进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应该是其中一口棺材。

  “等我。”

  然后身边的寒冷消失了,我颤抖着悄悄分开一条指缝,张大眼睛看外面发生了啥,可惜外面就像是仙境一样弥漫大雾,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打斗和器具倒地的声音。

  艹尼玛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见鬼?

  那两鬼不知前世什么仇什么怨,打的可厉害了,不时传来痛苦的闷哼,时不时还对骂,骂什么我没法仔细听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周仙仙,现在只希望她快点来救我。

  周仙仙没有等到,倒等来了胜利的恶鬼,他从天上缓缓而降覆在我身上,冰冷的体温将我笼罩,我这辈子连初吻都没送出去,更别提被男人压了,而且还是一只鬼,只能浑身僵硬的颤抖着,死死闭着眼睛。

  他轻轻一用力就掰开我的手,诡异阴沉的声线传来,“睁开。”

  我摇头,睁眼吓死了怎么办?

  “睁开,看清楚谁才是你丈夫!”他突然提高嗓音,瘆得我后背发毛。

  我一点也不想睁开,可眼皮不受控制,一张帅的人神共愤俊脸出现在我眼前,我一下子就认出他是谁了,哇一声哭出来,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果然是鬼,果然是被冥婚了,这不就是之前躺棺材里的那个器宇不凡的死尸么?

  他名字好像叫秦慕琛来着……

  “你是我老婆,我不会伤害你的。”他伸手一挥,地上的棺材板锵一声翻起来合上,殡仪馆亮的灯齐齐熄灭。

  两片冰凉的触感覆上我唇瓣,我的初吻就这样没了,被一个鬼给夺去了!

  狭小的空间内温度陡然上升,他的身体不像之前那么冰冷了,带着温度的手伸进我的衣服里面,我知道洞房会干嘛,尽管内心千万个不愿意,可他是鬼啊,我哪敢阻止他。

  纸质的喜服三两下就被他撕碎,他冰冷的肌肤贴上来命令道,“放松。”

  谁他妈见鬼了还能放松?

  见我一直紧绷着,他的吻变得很急切粗暴,就像是在惩罚不听话的玩偶,想我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哪里禁得住这种刺激,三两下就让我缴械投降,趁着我化成一滩水的瞬间,他身子一沉冲了进来。

  嗯哼……

  痛楚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变成了蚀骨的愉悦,我明明是拒绝的,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迎合上去,在这狭小的棺材里,我被夺走了第一次。

  不对。

  他就像是一只精力充沛的野兽,一遍遍的要着,直到我精疲力尽昏死过去。

  ……

  是凉意把我惊醒,我刚坐起来脑门就磕棺材板上,又被迫躺了回去,手也摸到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扭头一看我身下居然是秦慕琛的死尸,而我白花花的睡在他身上,他的手还搭着我的腰。

  啊!!!

  我失声尖叫,第一反应就是拨开他的手,可这家伙死了三天尸体早就僵硬,我怎么掰都掰不开,只能用力拍打棺材板,可那棺材板就像是被人从外面钉死,急的我满头大汗,也不管叫嚷嚷会让多少人看见我光溜溜了,扯开嗓子吼着。

  “有人吗,快把棺材打开啊!!”

  “有没有人!”

  看天色像是早上,终于有工人来开工了,老爸也出来叉着腰指挥,“赶紧的,把这两口棺材搬车上去。”

  那些工人手法熟练上来就把棺材抬起来,明明是透明水晶棺,可他们好像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声音,我喉咙都喊破了他们也没反应,麻溜的抬起棺材塞运尸车里面去了。

  昨天冥婚和超度都已完成,今天应该是送尸体去火化了,火化炉就在殡仪馆旁边的钢板楼里,开车用不了一支烟功夫,眼看着车子启动我急的拳打脚踢。

  内心也是崩溃,我一大活人不见了,他们也不找找?

  不知道是车子颠簸还是什么,我感觉身下的死尸动了动,以前我也没少和尸体打交道,化妆焚尸我都干过,可经过昨晚那一吓,我现在对尸体怕的要命,也不敢踹棺材了,也不敢叫了,紧绷着神经小心翼翼观察身下的动静。

  先是扣在我腰上的手动了,缓缓向下伸到我大腿上来回游走,之后海往更私密的地方伸过去,触电般的酥麻传进小腹,我清楚的感觉到一股热流缓缓向外流淌。

  这辈子虽没谈过恋爱,但好歹做过春梦,可这种真真切切的感觉根本不是梦,我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那放肆的手,可就在我抓住那手的瞬间,他将脸埋在我耳边深吸一口,“别动。”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啊……饶了我吧,我错了,只要你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烧给你!”

  “你是我的女人,我只要你。”

  “我给你烧蚕丝被,烧电热毯,再给你烧十个高仿真娃娃,要啥明星款式都有……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说着都快哭了,抓着他的手也抖的厉害。

  哪知他听了噗嗤笑,一口咬住我耳珠狠狠吮,“不要再挣扎,你生是我的妻,死是我的鬼!”

  说完,他挣脱我手,手指就借着湿润钻了进去,在里面兴风作浪,搞得我浑身酥麻,男性气息涌入我的鼻息,让我本就不堪的意志慢慢崩溃,身体就像是着了魔,渐渐被他引领。

  云雨来袭,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反正贞洁两字在现在的时代早就没了分量,被一个死尸那啥我也不计较了,只是这越来越不寻常的炙热温度由外而内,让我深深的怀疑身处的这副棺材已经被送进焚尸炉了。

  我伸手想摸一下棺材壁,烫的我惊呼一声收回手,他一边卖力,一边抓住我的手,“别乱动,棺材已经在融了。”

  “你想烧死我?”

  “放心,你不会感觉到任何痛楚,反而会飘飘欲仙。”

  他说完,将我翻身压在身下,我终于清清楚楚看见他的样子了,剑眉飞扬,漆黑的瞳孔像是璀璨的黑曜石,高挺的鼻梁,还有性感的厚唇,完美的脸颊轮廓更是无可挑剔。

  一想到昨晚被他吃干抹尽,我脸火辣辣的,热度直逼脑门。

  可尼玛长得帅有毛用,他可是只鬼啊!!

  “老婆对我可满意?”

  说完,他勾唇轻笑,身子一沉在我身上挥汗如雨展现‘实力’,我被他弄得吟哦连连,赶紧用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那种羞耻的声音。

  棺材内温度越来越高,我感觉自己快变成烤猪了,难受的要命,可偏偏身体内的愉悦占据我的神经,让我连挣扎都无力,难道这就是他说的死在飘飘欲仙里?

  死的过程再他妈美好那也是死啊,我才二十二岁,一次恋爱都没谈过,我不想死啊!!

  “求求你,放我出去,只要别杀我,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真的干什么都愿意?”

  “恩恩。”我脑袋点的跟鸡啄米一样了。

  “可惜,我不可能放过你,嫁夫随夫,你只能跟我住在冰冷的阴曹地府里,放心,有老公,不会让你冷的。”说完,他封住我的唇不让我求饶,我瞪大眼睛,眼见着棺材被烧红、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