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03.焚尸炉内

003.焚尸炉内

  水晶棺烧溶的胶质滴落我脸上,传来嗤嗤烧焦的声音,浓郁呛鼻的味道让人喘不上气,伏在我身上卖力的尸体已经被高温点燃了,他帅气的面容在我眼前燃烧着,脱落着。

  “救命啊!救命!!”

  我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喊的撕心裂肺,只可惜地狱的门已经打开,燃烧的尸体化成一团炽烈的火焰把我包围,与此同时,他停留在我体内的某处绽放,和我一起颤抖着融化……

  火焰夹杂着灰烬把我包围,渐渐在滚烫的热度中失去意识。

  ……

  “救命--”

  我就像是溺水的人猛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睫毛还挂着水雾,迷迷糊糊看着我妈坐床头正拿毛巾给我擦汗,我满脸都是汗水,身上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醒了醒了!!”我妈激动的捂着嘴,眼泪汪汪。

  周仙仙拨开我妈上前,伸手掰开我两眼皮仔细检查,然后撬开我嘴巴,伸出指头在我嘴里翻搅一阵,抠出了什东西用指头捏了捏,放鼻子底下闻了闻呸了声扔地上,“他妈的!”

  一看见周仙仙我清醒不少,赶紧抓住她手,“仙仙,我活着还是死了?”

  “当然是活着,有我在,不会让你死的。”

  我松了口气,抓着她的手虚脱的落下去,眼角滚落两行泪水。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我妈眼泪汪汪上前给我擦汗,“妞儿,吓死妈了,昨天你跪在灵堂前跟失了魂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后来一直发烧说胡话。”

  “妈,我没事,估计感冒了,你先出去给我弄点啥吃的,我和仙仙说说话。”

  “恩,妈这就去。”

  看她哭红的眼眶,我妈昨晚上肯定吓坏了。

  等我妈一走,我看着周仙仙还没说话她就知道我想问什么了,坐到床上拉着我的手一脸歉疚,“桃花,是我对不住你,昨天来的那个眼镜男修为太高,我和他斗法被震晕,醒来的时候你已经被冥婚了。”

  “这么说,我昨晚上的梦是真的?”一想起昨晚上经历的种种我就浑身发毛,实在太可怕了。

  “也可以说是真的,也可以说不是真的。”

  “艹,给老娘说人话!”我挣扎想坐起来,屁股刚一动某处就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双腿也软的厉害。

  妈蛋,难道做梦被强J,也会痛?

  “昨晚上你灵魂出窍,差点就被秦家冥夫把你拖到阴曹地府,好在有高人及时救了你,不然我只好眼睁睁看着你死了,真没想到昨晚上除了眼镜男还埋伏有高人,这次你们家算惹上大麻烦了。”

  我赶紧抹了把脸抓住周仙仙双手,“仙仙,周大仙,你可要救我啊,冥婚什么的我都认了,只要不死就行了,我一点不想死,你不知道我昨晚都差点被吓破胆了!”

  昨天虽然是灵魂出窍在鬼门关走一趟,可那感觉也忒真实了,那种无力求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去死的感觉,我真不想再经历第二遍。

  “就是你这冥婚难办,知道为什么冥婚用活人是禁忌么?因为一旦冥婚成功,被冥婚的活人就得死,否则亡魂入不了阴曹地府,只能在阳间游荡,昨天秦家摆明了想弄死你,但是这虞家不知道在打什么歪主意,虽然他们冥婚晚了一步,但好在对方请的高人实力不弱,最后关头总算把你救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没死,那这两冥夫就会以鬼的方式存在这世上?”

  周仙仙点了点头,“是的,如果他们想投胎,还得来弄死你。”

  “仙仙,救我,救我啊,我不想死。”

  “秦家眼镜男实力太高我斗不过,要是能找到虞家请的高人,只要他肯出手保你应该没问题。”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找我爹,他知道!”

  我挣扎着起身,身体虚脱无力,好在周仙仙扶着我勉强能走,刚去灵堂就见我爹从门外进来,愁眉苦脸的,抓耳挠腮像是在思考什么。

  一看见他我就来气,“老爹,我有急事找你。”

  我爸一看是我,赶紧过来扶我,那殷勤劲好些年没见了,他把我扶到灵堂后的休息室坐下,皱着眉头看着我,“今早去焚尸炉,一路上都听到你声音,我还以为幻听了呢,你啥时候醒的?”

  “我刚醒的啊!!”原来他听到了,这么说今天早上我看到的一切是真的,我赶紧追问道,“那两具尸体都火化了?”

  “恩,火化了,骨灰放你屋里去了。”

  “你放我屋里干啥,赶紧给那两家人送回去。”我要被气吐血了,我爸心眼子到底多粗啊,他女儿都病成这样了也没觉得奇怪么,就算无神论者把这一切联想起来也该怀疑了吧?

  我爸满脸为难,“人家当初吩咐了要妻子供奉积福,所以只能放你房间了,每天别忘了上香。”

  “爹啊,你怎么什么都答应了啊!!和你简直没法交流,你把那两家电话给我,我去找他们。”

  “你要那电话干啥,人家两百万赡养费都付了,让你每天上个香能有多难,你要是怕忘了,爹提醒你,看你脸惨白样儿,病着就回屋歇着去。”

  他眼神躲闪,说完想走,我赶紧扑上去把他抱住,“爹,你不会没有那两家人的电话吧?”

  老爸身形一怔,回头对着我吼了起来,“生意都做完了,还要人家电话干啥你?”

  我太了解我老爸了,他每次这样暴吼的时候就是心虚,我咋有这样一个缺心眼的老爸啊,我抓住他不让他走,“爹,你老实说哪里却接的活,你都快把你女儿给害死了知道不,昨晚那两鬼找我索命呢,不然你以为你活蹦乱跳的女儿咋突然病这么厉害?”

  我爸伸手往我额头上一贴,“烧糊涂了,这世上哪里来的鬼,你爹我烧了那么多尸体,要真有鬼他们早来找我报仇了。”

  这话我都听腻了,从小到大他就是这么给我和我妈洗脑的,可经历了昨晚那些事,我想不信都不行了。

  这次事关重大,周仙仙忍不住插嘴,“陈叔,鬼这东西虽然有句话叫信则有,不信则无,这不信鬼的人火头旺,一般鬼近不了身,可要是遇到恶鬼就不行了,而且这次的两只鬼背后还有高人作祟,如果你不把电话告诉我,仙仙下次就不只是病倒了。”

  我老爸一直觉得和周仙仙合作挺愉快的,见她也帮我说话,把脸一耷拉,“那两活你邓叔接的,一直是他负责联络那两家,今天我还说分钱给他,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想找他,你接着打吧。”

  昨晚上还牛B哄哄吹上天,隔天就被打脸了,老爸说完一偏老脸,走了。

  邓叔名叫邓国栋,是我们殡仪馆的一个业务员,长的又瘦又小跟猴子似的,在各医院都有医生做下线,要是有病人快嗝屁了,他绝对第一时间赶到,再和医生来一段双簧把活拿下。

  一听是邓叔,周仙仙叫了一声不好,“你赶紧给邓叔打电话,上次我见他时就觉得他阳气太弱,这次两活,也许是被找上门的。”

  “什么找上门?”

  “说了你也不懂,赶紧打!”

  我赶紧拿起旁边的座机给邓叔拨过去,电话里传来忙音,我刚想挂电话,就听见听筒内嗤嗤声响夹杂着一阵低沉的喘息声,那喘息声就像是被什么勒住脖子想大口呼气一样,带着痛苦的呻吟,我后背瞬间凉起一层鸡皮疙瘩。

  “桃花啊,叔害了你,叔帮不了你,因为死人是不能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