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04.养鬼养尸

004.养鬼养尸

  “邓叔你别吓我,什么死人不死人的,赶紧把虞家电话告诉我,我有事要找他们。”

  等我说完,电话那边已经掐了,之前痛苦的呻吟变得死一般寂静,我又叫了两声邓叔,没人应,我只好把电话挂了,周仙仙看着我,“他说什么了?”

  “里面各种阴森森的声音,我都没听清楚,只听到一句什么死人是不能说话的。”

  “完了,邓叔肯定被封口了。”

  “什么封口?”

  “就是往死尸嘴里塞道封口符,就算做了鬼也没办法开口说出秘密,咱们赶紧去邓叔家,没猜错的话他肯定出事了。”

  我先回屋换衣服,一进门就看床头上摆两骨灰坛,顿时脚下一软,老爸真把这两东西放我屋来了,晚上我还敢睡么,刚好周仙仙在这里,我赶紧拉住她,“仙仙,你快给我把这两鬼东西处理了,最好直接给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

  周仙仙看了眼那两骨灰坛,“他们没在里面。”

  “那去哪了?”

  “我哪知道,估计晚上会回来,咱们先去找邓叔,晚上我来陪你睡,顺便抓鬼。”

  听她这么说我放心多了,赶紧换了衣服出去,临门碰见我妈端了一碗稀饭,我喝两口就跑了,周仙仙开的皮卡车,车上放着杂七杂八的道具,一路晃的乒乒乓乓。

  邓叔家离我家不远,我们很快就到了,他家门锁着,怎么叫都没人应。

  “咋办?要报警还是找开锁公司?”

  “有我在还找什么开锁公司啊?”

  周仙仙说完从随身帆布包里掏出一个小葫芦,葫芦嘴上塞着写了符咒的红布,只见她口中念念有词,说完后又对着葫芦做了几个法术手势,然后把塞着葫芦嘴的红布揭开,“快去把门打开,主人我自然少不了好东西给你。”

  “这葫芦就能把门给开了?”

  我话刚说完,门啪一声开了,周仙仙满意的摸了摸葫芦,“乖,回家就给你。”然后淡定的把葫芦塞包里,全然无视我张大的嘴巴,“进去吧。”

  万能钥匙倒是听说过,葫芦开门还真是头次见,我缠着周仙仙把葫芦给我看看,“你那葫芦里装葫芦娃了啊,怎么你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哈哈,没有葫芦娃,小鬼倒是有一只,我刚才用的是御鬼术,你没开天眼,看不见他。”

  一听鬼这个字我就浑身打颤,从她身边跳开好几步,周仙仙无语的摇头,“我这小鬼跟了我多年很听话,他只是个小孩,没什么法力,你不用怕。”

  “我觉得你比鬼更可怕,谁知道你包里还有没有装的有恶鬼之类的。”

  “你以为养鬼是养宠物狗呢,养鬼不但需要强大法术修为,还需要契机的,养鬼不易,御鬼更不易,就这小鬼都是我姥姥留给我的,千金不换的宝贝。”

  周仙仙说完大步进屋,我赶紧跟进去。

  邓叔家就只有他一个人,屋里到处都是酒瓶子烟头,乱归乱,但没有一点打斗的痕迹,反正我是看不出什么来了,只好问周仙仙,“周大仙,看出什么来了么?”

  “我闻到一股强大的鬼气。”

  啥,又是鬼,我这小心脏都他妈快受不了,好在周仙仙又说,“那鬼已经走了,你看这地上除了香烟还有个雪茄的烟头,说明有人来过,邓叔肯定是和他们走了,先打110报失踪吧,看七天之内能不能找到,要是七天之后还没找到邓叔的尸体,那就不用再找了。”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怎么能不找了。”

  “谁跟你说死了一定要见尸啊?处理尸体的方法有很多种,希望不要是最坏的那种就好了,走吧,这里没什么可看的了。”

  周仙仙走了,我赶紧跟上,刚转身,却觉得后面有双眼睛一直盯着我,我拉紧周仙仙的一角悄悄回头看,只看见风吹起来窗帘乱舞,屋子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让人毛骨悚然。

  上车了心里还害怕,我只好找点话题,“先你说的,最坏的可能是什么?”

  “养尸。”

  “养尸!!”尼玛刚才养鬼,现在连养尸都出来了,这一天接收的信息太多,容我消化一下。

  “但我想应该不可能,养尸是件缺德事,把死人的魂魄禁锢在尸体里,被迫听命,要是尸体被毁,鬼也会跟着魂飞魄散,永世不能轮回投胎,像我这种半壶水的术士根本不敢养,要折寿的。”

  我听的云里雾里,除了害怕什么都不知道,周仙仙看我怂样从包里拿出一本黄皮书给我,“我姥姥留下来的,你拿回去看自己学点,别搞得跟白痴一样。”

  “我勒个去,谁他妈没事学这些神叨叨的玩意儿。”

  “你说啥?”

  周大仙生气了,我赶紧闭嘴,趁着还有一会到家便翻开书看起来,这不算是一本书,应该算是一本手札,翻开第一页写的就是,“学法之人切不可心存邪念,否则招来恶报祸及家人。”

  这估计是周仙仙姥姥写给她看的,第二页开始都是讲一些注意事项,什么万物皆有灵,善恶终有报之类的,再后面就是一些跳大神的方法和画符,以及她姥姥给人跳大神遇到的各种鬼怪故事,我随便翻了翻,居然还有一个狗精的故事。

  我真是哔了狗了,“狗死了都能成精?”

  “那当然,不是人人死了都变鬼,也不是每个动物死了都变精,都需要契机的。”

  “又是契机,那岂不是有契机的话,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了?”

  周仙仙听完之后哈哈笑了两声,“看来我姥姥的书挺管用的嘛,你随便翻了翻,就变聪明多了,你瞧瞧这不就是一个契机么?没准你以后还会成为我师妹呢。”

  我赶紧把书合上,“拉倒吧,鬼没捉到,我先变鬼了。”

  周仙仙也不和我抬杠,一副走着瞧的表情。

  我们回家时昨天的灵堂已经换上了白绸,平时都是用白绸,挂上去以后做法事都不用换了,我爸不在家,听我妈说他揣着钱去找村长去了,要把我们殡仪馆旁边那块白桦地买下来做公共墓园。

  老妈超级开心,咱们家殡仪馆是一条龙服务,噱头是一步到位,这些年不断扩大,把焚尸炉建起来了,唯独最后一项墓地没着落,当初我爸坚持要我冥婚,估计打的就是这主意。

  要是以前我肯定跟着傻乎乎的高兴呢,可现在,刚我看周仙仙姥姥手札上就说过,墓地阴气重绝对不能和阳宅比邻,不然阳宅的人很容易阳气不足被鬼上身之类的。

  “妈,你给老爸说说,咱们家开个殡仪馆已经阴气重了,再来个墓地,我们会撑不住的!”

  “什么阴气不阴气的,胡言乱语,你爸建墓地我支持,咱们赚了事主不少钱,等墓地建好了,我正好时常去给他们上香。”

  懒得和她说,烦死了,我妈简直和我爸一个德行。

  周仙仙把手搭我肩上指了下我妈离去的背影,“看到了没,以前你也和你妈一样,有些事情一定要亲身经历之后才会相信,慢慢来吧。”

  “我一个人见鬼也就算了,我可不想我妈他们也被鬼缠上。”

  “那你就多看看我奶奶的手札,里面什么驱鬼符之类的都有。”

  我们说话的间隙,老妈已经把饭菜摆好了,吃完饭老妈还给周仙仙安排客房,我却拉着周仙仙去了我那屋,“现在看看他两在了没?”

  “不在,今晚我和你一起睡吧,就算他们在也不敢出来。”

  周仙仙说完把包放下,拿出那个小葫芦放在桌上,吩咐我,“你去拿几只香进来,我答应小鬼要给他吃香呢,顺便你也给你的俩鬼夫上上香。”

  “什么我鬼夫,我绝不会承认的!”

  “冥婚已经礼成,阴阳通婚书烧到了判官那里,就算他们魂飞魄散那也是你丈夫了。”

  “这都什么事啊!”我猛抓脑袋,怒气冲冲的出去拿了香进来递给周仙仙,“你喂你的小鬼,那两家伙在我这别想有好日子过,我偏不给他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