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05.一妻多夫

005.一妻多夫

  “不知者无畏,还好我在这,你今晚上要是不给他们吃香,他们就会吃你!”周仙仙说着把点好的香塞我手里,“赶紧去上香,我出去再拿点。”

  吃我?

  该不会是吃我的血和我的肉吧?

  想到这里我自己都摇头,身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想起昨晚上被某只恶鬼吃干抹尽的画面,双腿那里还隐隐泛痛,麻溜举着香拜了三拜,“鬼大哥行行好,吃香吧,要吃多少都有。”

  手里只有一炷香,两骨灰坛前都不知道先插哪里,我随便选了一个跟前插下。

  香还没插稳呢,旁边一个骨灰坛就剧烈摇晃,从里面传出一道阴鸷的声音,“女人你老公在这里,居然敢给别的男人上香,你活腻了?”

  我手一抖,赶紧把香插摇晃的骨灰坛跟前。

  和昨晚一样的声音,冷的就像是从地狱中传来,左边这个坛子里装的是秦慕琛!

  秦慕琛骨灰坛刚镇定,旁边那个又动了动,传来一阵不客气的讪笑,“我无所谓,你吃香我吃花儿,昨晚上没尝到什么味,今天晚上该我了。”

  “虞睿,你他妈找死,居然敢窥视我老婆!”

  秦慕琛暴喝,骨灰坛剧烈摇晃,那个被他称作虞睿的男人也不甘示弱,骨灰坛呜呜震动,放置骨灰坛的桌子都跟着抖起来。

  不知是我错觉还是什么的,我觉得整个房子都在摇晃了,惊呼一声撒丫子跑出去一把抓住正要进门的周仙仙,“快,那两只鬼都在屋里,快去收了他们。”

  “什么?我在这里居然还敢来,你等我去拿家伙。”

  周仙仙把香塞给我跑了,她说的家伙该不是皮卡车后备箱的那些东西,尼玛怎么早不搬进来,等她来那两鬼掐起来早把房子拆了。

  房间里不时传来砰砰东西砸落声,整个地面都在摇晃,其他人已经发现这房子在摇了,纷纷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吼,“地震了,快出去,快跑。”

  “桃花!!”

  是我老爸的声音,一听是往我这边冲。

  虽然老爸平时没少坑我,可这关键时刻我还是感觉到了他强烈的父爱,连老婆都没喊,第一个想的就是我。

  可现在他不能来这里啊,里面那两鬼凶猛的很,要是一不小心伤到我老爸,再给我老爸来个鬼上身就惨了。

  我脑袋一热,拿着香就冲进去,无屋里东西掉的乱七八糟,两个鬼魅身影在屋里飞来飞去,你踹我一脚,我给你一拳,骂骂咧咧咆哮着非要分出一个胜负。

  “求你们别打了,要吃香么,我这里好多香,这就烧给你们。”

  我赶紧捡起地上打火机,一着急手都在抖,打了好几下才把火打着,点燃香就插在虞睿的骨灰盒之前。

  “我不要吃香,我要吃你!”

  话落,一道白影直接飞过来把我缠住,瞬间有那种被保鲜袋裹了放冰箱的感觉,被束缚着,全身冰凉,下一秒我整个人被带起来摔床上,两片冰凉的唇覆上来贴我嘴上,我眼前缓缓显现一个男人的面孔,更韩国小鲜肉似得,长的十分好看。

  “放开她!”

  秦慕琛双眼一沉,下一秒我身上的虞睿就被踢飞了,两抹身影纠缠着滚地上。

  我爬起来本能想跑,可老爸的叫喊声越来越近,我一跑这两只鬼万一追出去,那还不正好把我老爸给逮上?

  为了老爸,我想也没想就跪地上,“你们要打出去打,想吃我晚上再来,到时候谁打赢了就给谁吃,你们要真当我是媳妇,就别惊着你丈人,别在我家作乱!”

  这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几乎用尽了我浑身的力气,不知是谁说了声走,那两道上串下跳的白影子终于消失了,房子也不晃了,我咚一声虚脱到地上,总算是把瘟神送走了。

  他两最好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老爸心急火燎跑进来就看我跪地上,赶紧过来把我护住,掰开我头发检查我脑袋,“妞儿,伤到哪里了没?”

  我落到今天这田地可都是我爸的功劳啊,可看着他心急如焚的眼神,我却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摇了摇头,“就是刚才晃的时候没注意跌倒了,我没事。”

  我爸把我扶起来,“没事就好,那你赶紧出去,我看看你妈去。”

  “快去吧,我自己能行。”

  送走我爸我叹了口气坐床边上,看着原本整洁的屋子被弄的乱糟糟的,心里不胜其烦,气的起身就抱起秦慕琛的骨灰坛,把他们骨灰砸个稀巴烂,是不是就能弄死他们了?

  周仙仙一进来就看我要砸坛子,赶紧从我手里抢下来,“你发什么疯呢,这东西能砸么,砸了那两鬼不能投胎还没了供奉,只有跟在你身边吃你一辈子了。”

  尼玛砸也不能砸,还得小心翼翼的供奉,我我去你玛个北!!

  我把骨灰坛砰一声放下,没好气的看着周仙仙,“你怎么才来,那两只鬼都走了。”

  周仙仙扬了扬手里的金钱剑,“一次对付两只鬼怕桃木剑不行,我找了个厉害的家伙。”

  “算了,他们都走了,我们赶紧收拾收拾写点符贴上,晚上一定要把他们搞定,不然这么折腾谁受得了。”

  “也行,就算不能把他们打的魂飞魄散,能把他们封进骨灰坛也好,你先收拾着,我去拿朱砂和符纸。”周仙仙说完又要走,我赶紧拉住她,“你别走,没准他们等下折回来,咱们一起收拾,收拾完了去你车上搬家伙。”

  周仙仙笑骂了句怂,然后和我一起收拾屋子,尼玛我又不是她,从小跟着她姥姥什么鬼没见过,我可是一个从来不相信世上有鬼的人,现在居然被两只鬼给缠上了,这简直颠覆我所有认知,就差天没塌了。

  “那两只鬼搞的动静不小,怎么说走就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周仙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问我。

  我赶紧把刚才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跟她讲了一遍,我满脸严肃紧张,可她倒好,居然哈哈大笑起来,还笑到床上滚了两圈,我没好气一脚踹过去,“笑什么笑,我他妈也是不得已,今晚上你必须要把他们收了!”

  周仙仙不笑了,做起来半开玩笑说道,“你说他两要是出去打着打着讲和了,今晚两人一起回来吃你怎么办?”

  “你丫的到底是来给我解决问题的?还是来给我添堵的?”

  “我说真的呢。”周仙仙不笑了,一本正经说道,“既然你和他们能同时冥婚,说明阴间是允许一妻多夫存在的,他们共同享用你不是没有可能,只是现在暂且不能接受,就怕他们哪天想通了。”

  周仙仙正经的样子让我紧张,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心底发毛,我虽然没有感情洁癖,可尼玛同时和两个男人那啥,那还是让我去死吧!

  我泄气的坐床上,“今晚就看你了,你一定要救我,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大不了脖子一抹。”

  “别做傻事,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以前听周仙仙说这话的时候我百分之一百的信任,可如今听她说这话,我不但没有安心,反而更加不放心了,可如今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周仙仙身上了。

  等躲了这一劫再去找秦家雇用的那个高人,收拾完屋子我和周仙仙一起去把她卡车后面的东西全搬屋里了,有用的没用的,死马当成活马医。

  “你说我要不要去拿一匹布来画满符,然后当衣服穿身上?”这样就算他们再厉害也不敢靠近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