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06.今晚该我洞房了

006.今晚该我洞房了

  “亏你想的出来,还不如穿我姥姥这道袍呢。”

  周仙仙说完丢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过来,砸我脑袋上散开,我赶紧伸手接住,没看错吧,“这衣服就跟叫花子穿着要饭的一样,你说是你姥姥的道袍?”

  衣衫褴褛和电视里演的根本不一样,这也太寒碜了。

  “你别小看这道袍,里面有我姥姥用黑狗血和朱砂线绣的符文,稍微点恶鬼,绝对不敢近你身,我姥姥穿了一辈子,唯一一次脱下来洗,结果被一只寻仇的恶鬼给害了。”

  “那恶鬼肯定不知道跟在你姥姥身边多少年才等到这机会。”原来周仙仙姥姥是这么走的,看来跳大神会得罪不少鬼啊,我忍不住有点担心周仙仙,“仙仙你接手你姥姥衣钵好些年了,肯定也得罪了不少恶鬼,这道袍给了我你没问题吧?”

  周仙仙正画符呢,听我这么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多了你,今晚借给你穿,明天还我,那可是我姥姥留给我的宝贝。”

  擦,原来只借给我穿一晚上,白为她担心了。

  算了,只要今晚上把那两只恶鬼收服,这道袍我也用不上。

  我们把她带来的符纸全都画符贴上,忙完这些抬头一看,外面天已黑尽,我扭了扭身子活动活动筋骨,“仙仙,你先忙活着,我去洗个澡,昨晚出了一身汗。”

  其实汗水早就干了,只是两腿那地方粘粘黏黏的难受。

  “你去洗吧,我去外面摆个阵抓鬼,你待屋里千万别出来。”

  “好,你自己小心。”说完我拿了衣服钻浴室,打开水龙头就开始脱衣服,脱着脱着,突然感觉后背有些凉意,我咕咚咽下一口唾沫缓缓转头,背后啥也没有,只是浴缸的水快满了,我赶紧把水龙头关上。

  这房间里里外外都贴着符呢,绝对没问题。

  给自己吃了颗定心丸,我躺到浴缸里把自己泡上,热水顿时把所有疲倦都冲散了,让我忍不住吐出一口气,“舒服。”

  “这就舒服了?把符纸撕了,老公进来让你更舒服!”

  虞睿戏谑的声音隔空传来,我惊恐着坐起身,抓着浴缸边瞪大眼检查整个浴室,浴室里水雾朦胧,空荡荡的啥也没有,但我却感觉很不舒服,就像是洗澡被猥琐男偷看那种感觉。

  “乖,把符纸撕了放老公进来。”

  那声音又来了,盘旋在浴室之内久久还有回音,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随便洗两下起身去穿衣服,一边大叫周仙仙的名字,可现在情况又像我被关在棺材中那样,外面的人根本听不见。

  见我想逃跑,虞睿的声音变得狰狞,对我大吼,“快点把符给老子撕了,艹你娘的,好不容易打赢了,你个死女人居然贴了符,识相的话乖乖开门伺候老公,不然老子进来了可没你好果子吃。”

  “你丫活该。”

  我小声嘀咕一句,那声音估计只有我自己能听到,没想这都被他听到了,猛的一阵冷风吹来,浴缸里平静的水无端端泛起涟漪,那涟漪越来越凶猛,最后竟变化成一个男人的样子朝我扑来,“你刚才说什么?!!”

  “啊--仙仙救命!!!”我用衣服捂着胸口用力拉门,可怎么转也转不开,只能急的大叫。

  用水汇聚成的人影想抓我,我情急只好放弃房门躲开,浴缸里的水被他抽去不少,隐约可以看见缸底活塞,我麻溜用手一抓,只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浴缸里水越来越少,虞睿的影子慢慢涣散,变成水从下水道流走。

  “死女人你--”

  他话还没说完那影子啪一声落缸里变成一滩水,恶狠狠的声音叫嚣着一边想再次变水为人,反复试了两次没成功,浴缸里的水很快就全部流干了。

  “陈桃花!!你要不是我老婆,老子早弄死你了,赶紧把符撕了!”

  “艹,老子也要洞房!!”

  虞睿的声音变远了,我终于舒了口气,赶紧穿衣服,刚把衣服穿上就听虞睿阴笑两声,“不撕是不?老子先去杀了你老爹,再去杀了你老妈,看你从不从!”

  “不要!!”

  可他已经走了,我赶紧拉开房门跑出去,周仙仙一看我出来脸色骤变,“不是让你别出来么,有鬼在附近。”

  “是虞睿,他说如果我不从了他就要杀我爹妈,咱们快去救他们。”我拉着周仙仙的手就要追上去,可周仙仙把我往后推了把,“我去看就行了,你进屋别出来,没准是他故意引你出来的。”

  我浑身一怔,好像有些道理。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置我父母不顾啊,“仙仙你先过去,我去把你姥姥的道袍穿上。”

  周仙仙嘱咐了句把门锁好后就往我爸妈房间去了,我赶紧穿上道袍,又撕了几张符拿手上,也跟着追出去,就算我被抓住,大不了又被艹一回,少不了二两肉,可我爸妈……

  他们千万不能有事!

  我刚出门没几步,就是一阵阴风袭来,黑暗中出现一团白影用极快的速度朝我冲过来,没想他刚一碰到我身体就听啊一声惨叫,被道袍震退到地上。

  原本就像是浸过黑漆的道袍此刻隐约泛着红色流光,那些红光中有两道我刚才还画过。

  “死女人,你身上穿的是什么?”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虞睿穿着白西装的男人捂着胸口艰难的站起来,他的白西装到处是黑血,帅气的脸上好几处淤青,嘴角还残留血迹,不知道是和秦慕琛打架受伤的还是被这道袍所伤。

  “你别过来啊,不然我让你魂飞魄散!”我拿手里的符晃了晃,跳进周仙仙画好的阵法中,我一进去,那黑狗血的阵法就泛起红光。

  虞睿本就难看的脸色更难看了,一双深邃的瞳孔泛着凶光,我心头咯噔一下,他一定会撕了我。

  “仙仙!仙仙!!”

  “周仙仙,救命!!”我扯开嗓门大叫。

  “你以为周仙仙那半吊子能保住你?”虞睿冷哼一声,优雅的解开衬衣两个扣子,朝我走来。

  不得不说他这样子真是帅呆了,儒雅之中带着痞气,即便成了鬼,身上也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桀骜不驯的高贵气势,和秦慕琛虽然不是一个风格,但论长相气质,绝对不相上下。

  要是他们活着,我绝对会花痴,可现在我加速的心跳,那尼玛是害怕啊啊。

  “你别过来。”我拿了两张符,剩下的全贴我身上。

  “过来了要怎样?”

  他把西装脱下来扔地上,穿着白衬衣的他身材堪比模特,举手投足性感至极。

  可这赏心悦目的画面我还没欣赏够呢,突然一股黑影袭来,我刚看清是秦慕琛的影子,虞睿就被一拳打飞了,那秦慕琛看起来冷峻严厉,性格那是相当火爆,不给虞睿半点喘息机会,上去就是一阵爆揍。

  之前他们打架都没现出人形,这次我算是清清楚楚看到了,秦慕琛揪着虞睿领子,一拳一拳砸他脸上,虞睿吐了好几口黑血,痛苦的眉峰拧起,一脚踹秦慕琛小腹,秦慕琛直接被踹飞好几米单膝跪在地上。

  虞睿就像是僵尸瞬间从地上弹起,不急着打,擦了嘴角的血养精蓄锐。

  “秦慕琛你他妈什么意思,今天晚上是老子赢了,陈桃花归我。”

  这边秦慕琛也站起来,用手背绅士扫了扫身被踹的地方,满脸阴沉,“我说过,她是我老婆,要想碰她,先从我身上踩过去。”

  虞睿抓狂,“就算她长的丑,还没胸没屁股,但她也是我老婆,老子都退一步和你共享一妻了,你他妈还想怎样?”

  “对不起,我有洁癖,所以你滚我们可以相安无事,如果你执意要犯贱,那我就留不得你!”

  “呵,既然如此,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

  这两人话还没说完又打起来了,我本想跑,可看周仙仙过来了,两鬼打架没空顾及我们,周仙仙一来就吼我,“不是让你别出来,你怎么又出来了?”

  “我有道袍没事,他们都不敢近身,仙仙你能看到那两鬼么?”

  周仙仙眯了眯眼看着两鬼打架的方向,手里拿着一个墨斗咕噜转着染朱砂和黑狗血,“看到了,就怕他两不打,咱们先帮一个鬼解决掉一个,然后再收拾另一个。”

  “好,先收虞睿!”

  周仙仙看了我一眼,“你有毛病啊,必须先收秦慕琛,你忘了他要把你拖到阴曹地府了?想活命必须杀了他,虞睿要是死了,不但少了一个帮你对付秦慕琛的帮手,而且他们家雇的那个高人咱们也找不到了。”

  汗,仙仙说的有道理,可如果秦慕琛死了,虞睿我们又没杀成功,这丫的背后有人帮他留在阳间,那岂不是要吃我一辈子?

  而且,刚才他连一妻二夫都愿意,肯定人品不咋地,留着尼玛也是一大祸害啊!

  “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就和我一起,用墨斗线把秦慕琛捆起来!”周仙仙说着,从墨斗上拔出一个桃木小葫芦塞我手里,葫芦嘴上连着她手里的法器墨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