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07.赔了自己又折兵

007.赔了自己又折兵

  秦慕琛和虞睿越打越凶猛,全都变成恶鬼的样子,青面獠牙身体膨胀,这次是真的要一决生死了,“要不,我们等着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上去一起收拾了?”

  “不行,虞睿打不过秦慕琛,等虞睿魂飞魄散,凭咱两根本斗不过秦慕琛!”周仙仙说着把墨斗线放出来,不经意瞟了我一眼觉得我脸色不对劲,挑眉问道,“你该不是喜欢上秦慕琛了?”

  “啊,你说啥呢,他可是鬼啊!”

  还是只侵犯过我的恶鬼,凶起来跟修罗似的,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

  我只是,只是觉得秦慕琛比虞睿三观端正一些,而且我都和他那个了,他死了,虞睿肯定会把我吃干抹尽,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虞睿可能会碰我,心底就传来一阵阵抵触。

  “小样,认识你多少年了你想啥我不还清楚?想活命就杀了他,听我信号然后从那边绕过去!”

  周仙仙说完指了下侧面,她自己已经猫着身子过去了,身穿麻布衫,背上背着金钱剑,头上还顶着个道姑丸子头,颇有几分神棍模样,她眼神冷静专注,瞅准时机大喝一声,“上!”

  为了活命我已经顾不得其他了,立马牵着线从侧面包抄过去,因为我们是从秦慕琛身后上的,他一心想至虞睿于死地,根本没注意到我们,虞睿倒是看见了,趁我们扑上去,他双脚腾起就踹秦慕琛胸口,借力让自己弹出我们的包抄范围。

  秦慕琛被直接踹进我们的墨斗线内,我和周仙仙赶紧交叉一下将秦慕琛团团围住。

  “放手!”周仙仙大喝。

  我赶紧把手里小葫芦扔掉,那小葫芦在空中飞了一圈,迅速把秦慕琛死死拴紧,浸染了黑狗血和朱砂的墨斗线,一触碰到秦慕琛身体就传来嗤嗤烧焦的声音。

  “啊--”

  秦慕琛做鬼才几天没什么法力,被束缚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双眼嗜血的看着我,“女人,你居然这样对我?”

  “恶鬼,你不待在骨灰坛内,竟然跑出来作恶,我周仙仙今天就替天行道收了你!”

  “别他妈废话快收了他啊!!”我额上滑落几条黑线,秦慕琛的眼神太可怕了,就那根细细的墨斗线能困住他么,要是被他挣脱,我们全完了。

  周仙仙立马抽出背上的金钱剑,左手一拉墨斗,右手的金钱剑直接朝着秦慕琛刺过去。

  秦慕琛这下算是摸清周仙仙的实力了,脚下一垫想飞走,可墨斗线栓在他身上,他刚飞空中就被周仙仙硬生生扯了下来,周仙仙一个人又拿墨斗又拿金钱剑有点招呼不过来,直接把墨斗朝我一丢,大喝,“收线!”

  我赶紧双手接住,看到一个类似绞风筝线的那个开关,赶紧逮住使劲摇,刚开始还能摇动,可秦慕琛疯了似的挣扎,我自己反倒被他给崩的站不定。

  周仙仙刺了几下没刺到秦慕琛,回头冲我大吼,“你他妈没吃饭啊,使劲摇!”

  “知道!”我从牙缝里挤出两字。

  关乎我的小命,我真心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可秦慕琛力气太大了,我被他拖出了好几米,旁边的虞睿受了重伤,想上来帮忙又畏惧我们手里的法器,要是咱们掉转头对付他他肯定吃不消,悄悄修生养息想趁机逃跑。

  周仙仙也不是吃素的,从兜里掏出几枚五帝钱洒在秦慕琛脚下,五帝钱分大五帝钱和小五帝钱。

  大五帝钱秦汉唐宋元明十分稀少,周仙仙的金钱剑就是用大五帝钱编织的,法力强大,被金钱剑刺中立即全身溃烂,如果刺中要害,鬼魂立即魂飞魄散。

  小五帝钱是清代五位皇帝的的钱币,虽然没什么杀伤力,但秦慕琛踩在上面也不好受。

  重伤加上束缚,秦慕琛满脸扭曲,身形歪歪扭扭十分狼狈,周仙仙瞅准时机,举起金钱剑朝着他胸口刺过去,就连我都以为他这次必死无疑了,可没想到他竟然狂怒一声,张开的嘴从天上吸了一口怒气,脚下一盾就飞起来。

  “不好!!”

  周仙仙话音刚落,我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拉扯摔到地上,细细的墨斗线把我拖了好几米,直接把我拽半空去了。

  “笨蛋,松手!!”周仙仙大叫,把金钱剑扔出去割断了墨斗线。

  “啊--”我失去支撑掉往下掉,先是宽大的道袍离我而去,紧接着就是砰一声,估计地面都被我砸出一个坑了。

  我呻吟着躺地上半天不敢动,刚才摔地上的瞬间,清清楚楚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后脑勺好像磕地上了,脑袋也痛的要命,我这还没缓过劲就一阵劲风袭来,我整个人再次腾空而起。

  “仙仙!!”什么情况?

  “别动!再摔下去,绝对能把你摔死信不信?”

  这声音,是虞睿,我这才发现自己被他抱起来飞天上了,他脸色十分难看,好像硬憋着一口气,紧咬牙关,黑血从他口中溢出,他抱着我刚翻过围墙就撑不住了,落到地面单膝跪着喘气。

  我本能想逃,可刚轻轻一动腰上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痛的我揪着他的衣服额头冒汗。

  “桃花!!”

  是周仙仙在叫我,她往这边来了。

  “你把我放下逃走吧,不然等她追上来,你就别想逃了。”我松开他衣服,把手撩地上,暗地里紧紧抓住一根小树苗。

  虞睿轻笑一声看着我,“想让我放了你,没门,你可是我老婆。”他说着硬要抱着我站起身,试了两下没成功,本就苍白的面色有点泛青了。

  这么近距离的看他更帅了,我才发现他的眼睛带着淡淡的蓝色,估计是个混血儿。

  再试他终于发现问题所在,戏谑的勾起嘴角看着我,“没想到我老婆心眼挺多的,等你腰好了,必须摁在床上好好调教!”说完,他握住我的手一根一根掰开我手指头。

  没了小树苗,道袍半空中就掉了,墨斗也摔地上时没了,屋漏又逢连夜雨,我真后悔没把符画自己身上,现在想画符一个都想不起。

  没了我的小动作,虞睿休息之后直接带着我飞了起来,我大叫周仙仙的名字,可叫着叫着渐渐没了力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在昏过去的那一瞬间我想到了秦慕琛,他会不会来救我?

  算了,刚才那么对他,他一定恨不得杀了我,又怎么会来救我。

  就算是昏迷中也能感觉全身传来的疼痛,可突然,那些疼痛全都消失了,刺眼的灯光照下来,以前我妈割阑尾的时候我见过这种灯光,我好像躺在手术台上。

  疼痛消失了,困意袭来,这次终于完完全全失去意识。

  ……

  迷迷糊糊好像有人在我耳边说话,那些声音越来越清晰,我慢慢恢复意识,微微睁眼看到点滴瓶,我果然在医院,不过还有好几个人在我跟前,我赶紧把眼睛闭上,先摸清楚什么状况再说。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让你待在骨灰坛里乖乖接受供奉就行了,你竟然去和秦慕琛打架,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为她打架值得么?”

  是一个威严的男人在说话,掷地有声的口气非常愤怒,明显吼的是虞睿。

  这男人是谁?

  我赶紧把呼吸压下去,竖着耳朵细细听着。

  “呵,那个女人有什么好?我还想问你们,为什么给我找这么个女人,我身边哪个女人不比她漂亮,可你们给我找的这陈桃花,名字俗长得丑,没胸没屁股,最重要的是秦慕琛也和他冥婚了,居然让我和秦慕琛共用一妻,我虞睿这辈子没受过这种窝囊气!”

  我差点翻身而起扇那丫的两巴掌了,老娘有那么不堪么?

  昨晚上还一口一个老婆,说什么要把我摁床上惩罚,今天就把我贬的一文不值,这么嫌弃还缠着我做什么,真他妈哔了动物园了。

  刚才吼虞睿的男人刚想说话,就被另一个男人接过去说道,“这女人长得,丑可她生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最重要的她家还是开殡仪馆的,身上也带着阴气,可以永远帮你行走阴阳,而且她家正在修墓地,对我们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

  尼玛这谁呀,也说老娘丑,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气的想跳起来,可忘记自己腰伤了,这一动不但没起来,还牵扯腰痛传来,疼得我痛苦的呻吟一声,紧绷着身子揪紧床单。

  他们听见我醒了,一阵急促脚步声离开,紧接着一阵冷风进来,虞睿幻化成人形站在我床前,看着我眼角含笑。

  昨天他还伤的快死掉了,今天居然全好了,俊颜帅气依旧,换了新的白西装,就像是童话中走出来的白马王子。

  鬼真的有这么强的恢复能力么?还是说那个高人帮他恢复的?

  猛然想起那个插话说我对他们如虎添翼的男人,他会不会是在幕后操作的那个高人,行走于阴阳又是什么意思?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虞睿见我神游天外在思考什么,带着笑意的脸色骤然阴狠,“你刚才都听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