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08.冥夫快救我

008.冥夫快救我

  我是怂,但我不傻,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算计什么,但绝对和我有干系就是了。

  “我就听你们说我丑,气的我想起来杀人,忘记自己腰伤了。”我说着故意装作痛苦的样子,用眼角余光瞅着虞睿,听我这么说他脸上阴狠散去,又恢复痞帅痞帅的样子。

  “你本来就丑。”

  这家伙完全没有他表面看来这么无害,刚才那阴狠的样子,如果我把听到的都说出来,他肯定会立即翻脸,反正我现在在他手上,要我干什么还不是他说了算。

  也不能表现的太异常,我拿出勇气朝他顶嘴,“既然嫌我丑,你还缠着我干啥,结婚了还可以离婚,冥婚肯定也能离。”

  “想撇了我和秦慕琛双宿双栖?做梦!”

  说完他俯身就吻住我的唇,撬开我牙齿逮住我舌头狠狠吮,他的吻就像是惩罚,吮的我眼泪都来了,瞪大眼睛用手揪他衣服,可腰伤太严重根本使不出力气。

  他的唇非常冷,但和我接吻之后就慢慢变暖,之前秦慕琛好像也是这样。

  突然,虞睿放开我的唇,抓住我两手摁床上,用他那双蓝眼睛盯着我,“我终于知道秦慕琛为什么不肯让我碰你了,没想到你这个丑女还有这种奇效,吻着你就不冷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埋头到我脖颈上狠狠呼吸,趁我不注意一口咬我耳朵上,“我好想和你做,做鬼太冷了。”说完,他的吻在我脖颈上肆掠,手也钻进被子从我宽大的病号服里伸进去。

  嘶--

  我倒抽一口冷气,这家伙绝逼是泡妞高手,手指灵活,搞的我又羞又气恨不得一脚踹他身上,可惜我腰痛动不了,就在他手往下撩起我裤子的时候,我大叫,“啊!我的腰!!我的腰啊!!”

  虞睿满脸情欲的脸瞬间铁青,抬头看着我,“你他妈真煞风景!”

  我努力挤出两滴眼泪,“你压的我的腰好痛,快起来,啊!我的腰好痛啊!!!”

  似乎听见我叫喊声,外面急匆匆来了一阵脚步声,虞睿恶狠狠盯着我,使劲在我胸上捏了一把算是惩罚,然后起身站在我跟前优雅的理了理弄皱的西装,哪里还有半点禽兽的样子。

  他刚下去医生就进来了,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护士,年纪小,身前的波可不小,白大褂下面两条白皙长腿十分匀称,虞睿眼珠子都落人家身上去了。

  我心头暗骂了句无耻,又妆模作样痛苦的叫唤了两声。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小护士一开口,声音清脆十分好听。

  “我的腰好痛,牵扯的全身都痛。”

  “你的腰差点断了能不痛吗?腹内积血已经排出来了,最少要卧床休息两个月,不然很可能瘫痪。”小护士说完给我理了理被子就离开了。

  “瘫痪?”

  虞睿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和他视线对上那一刻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龌龊,那家伙肯定是想我要是瘫痪了就任他蹂躏了。

  我赶紧故意说道,“哎,如果真的瘫痪了,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他一定怕我死,不然上次就不会就我了。

  虞睿先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勾起性感的嘴角俯身在我眼前,用手指在我脸颊上戳了戳,“女人,我发现你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喜欢。”

  天哪噜,你可千万别喜欢我。

  我把脸扭开,谁知那家伙竟然跳上我的病床一把把我抱住,差点把我吓滚到地上,“你干啥,真想把我弄瘫痪了?”

  虞睿又笑了,不得不说这家伙笑起来十分迷人,这样近距离看着他的俊脸,我明显感觉双颊热度在上升,连手心都在冒汗了,呼吸也是断断续续的紧张。

  谁知那家伙还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下,大手罩在我身前的丰满上闭了眼睛,“你放心,在你腰好之前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只想贴着你暖和些。”

  听他这么说我终于放心了,可是我这越来越加速的心跳是咋回事?

  尼玛还要不要人活了啊,姐不是尼姑,这么帅的男人躺身边我还能睡的着么,就算他是鬼,可他妈这鬼长这么好看做啥!!

  “别想踹我下去,否则,把你弄瘫痪了天天给我艹!”

  我艰难抬起的脚赶紧规规矩矩放回去,心里头默念阿弥陀佛镇定心神。

  念着念着,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再醒的时候,是被一泡尿憋醒的,虞睿已经不见了,我嚎嗓子喊了两声护士,没人应。

  可尿不等人快夹不住了,这么大的人还尿床的话,让我这老脸往哪搁?

  情急中瞥见床头墙上靠着一副腋下拐杖,我伸手捞过拐杖,借着拐杖的力道费了半天劲终于站地上了,不知道是不是虞睿和我睡了的原因,我这腰虽然还隐隐作痛,但比之前好多了。

  我赶紧夹着拐杖往外面走,能动了就是好,先尿尿,然后找个电话给家里打过去,爹妈找我肯定找疯了。

  这是一间比较常规的病房,出去之后是走廊,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走着走着心头忍不住有些害怕了,就算是晚上,可不至于一个人也没有吧?

  小时候没少看恐怖片,电影里医院都是阴气比较重的地方,各种死法的鬼都能见到,要不是担心有摄像头,我真想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了算了。

  “呜呜呜……”

  “哇哇哇……呜呜呜……”

  走着走着,突然传来一阵小女孩的哭声,哇哇哇呜呜的让人心疼,老娘赶着上厕所呢,可尼玛那哭声偏偏离我不远,我只好把腿夹紧了,艰难的朝着哭声寻过去,“小妹妹,在哪呢,来姐姐这里,姐姐带你去护士阿姨那里。”

  我刚转过一个回廊就看见一个小女孩蹲在地上哇哇大叫,哭得撕心裂肺,一个破旧的兔子娃娃掉在地上。

  “小妹妹别哭了,姐姐带你找护士阿姨。”

  小女孩停止哭声了,一抽一抽的仰起头看着我,四五岁的模样,胖乎乎的小脸蛋双眼都哭肿了。

  可怜的,哪个当妈的不小心,把孩子都丢了。

  我笑的无害把手朝着小女孩伸过去,小女孩捡起身前的布娃娃怯怯的把小手递给我,刚才路过走廊好像看见有个护士站,可尼玛尿快憋不住了,我只好对小女孩说道,“姐姐要去厕所,你先陪姐姐去好不好,等上完厕所,姐姐再带你过去。”

  小女孩乖乖点了点头。

  我带着她一瘸一拐往前走,一般医院厕所都在走廊尽头,可尼玛这里只有厕所的牌子,却没有看到厕所,我伸长脖子四处找,无意间在窗户的玻璃上看见一抹影子。

  自从见了鬼我胆子小了不少,立马定睛仔细看去,这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死,我身后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那脸就跟放多了硝酸钠的猪头肉一样,左眼眼珠子凸出来挂脸上,原来的眼睛只剩下一个血窟窿了。

  这鬼太他妈吓人了,我双腿一颤,原本就拼命夹着的尿不受控制嘘出来,沿着我双腿流地上。

  那鬼好像知到我看见她了,“把我女儿还给我。”

  啥?手上牵的小女孩是她女儿?

  我就像抓着烫手山芋一样赶紧把手撒开,可那小女孩显然不想跟她走,死死抓着我。

  也对啊,尼玛那可是鬼,我一大人都吓这样了,小女孩还不被吓破胆了,刚才在那哭,没准就是被这鬼女人吓的。

  半天也不见我按她说的话做,那鬼女人怒了,鬼叫一声朝我扑来,眼珠子在她脸上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要滚地上,我赶紧偏开身子,拉着小女孩就往回跑。

  我咬紧牙关忍着痛,那女人扑了个空,下一秒瞬间出现在我眼前,要不是拄拐跑得慢,我估计都撞上了。

  “艹尼玛的多管闲事!”

  那女人张牙五爪,十个手指头上的指甲又黑又长,对着我刺过来,硬着腰板身子不灵活,躲过了一只手却没躲过另一只手,她五个指甲抓在我肩膀上瞬间掐进我肉里。

  “啊……”

  我惨叫一声,本能用拐杖戳她,可是我力气小的可怜,那女人五指用力往下,直朝我心脏挖过去,要是被她一抓捏心脏上,我肯立马嗝屁了。

  情急之下我想也没想就大喊,“虞睿救命!!虞睿!虞睿!”

  我一遍遍叫着虞睿的名字,心中能想到的就只有他了,我在这里,他肯定在不远处。

  “去死吧!”

  那女人手上狠狠一抓,我被摁到地上,眼看她要抓住我心脏了,本来抓着我的小女孩突然飞起来朝那个女人撞过去,直接把那女人撞飞好几米,然后长牙五爪站挡在我面前。

  我惊恐的瞳孔放大,刚才那小女孩真的是飞过去的,而且她一小娃子居然把那女鬼给撞飞了,这么大力气,不是鬼是什么?

  真是哔了狗了,我他妈干啥要做好人好事啊,这年头好人没好报,那娃娃小鬼说不定就是专门用哭声引人的恶鬼。

  虞睿,虞睿你在哪,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