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09.冥夫要乱来

009.冥夫要乱来

  那女鬼被小鬼撞翻之后迅速翻身而起,阴毒的看着我跟前的小鬼女娃,“乖女儿,跟妈妈回去!”

  “你不是我妈咪!”小鬼终于说话了,故作凶狠的样子,可颤抖的双腿出卖了她的紧张。

  女鬼听了勃然大怒嗷叫一声,嘴里散发出一股死鱼般的恶臭,小鬼被她凶猛的样子吓到了,麻溜转身躲我背后,“我不跟你走,你要吃我!”

  “让开,不让开老娘就把你撕成碎片!”

  我倒是想让啊,可尼玛双腿颤抖着不听使唤,腰上加上胸前不断渗血的伤口,我伏在地上动弹不得,还有个小鬼在背后揪着我的衣服,我真怕从后背给我来一爪。

  见我不让开女鬼也不和我废话了,直接挥着双手飞过来,我眼泪夺眶而出,抓起地上的拐杖乱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道白影从天而降,刚扑到跟前的女鬼被人一脚踹出去。

  我看清来人恨不得冲进他怀里,可是我都吓瘫了,只能哭着叫着他的名字,“虞睿。”

  “对不起,我来晚了。”

  虞睿蹲下给我擦去脸上的眼泪,突然他面色一凝,闷哼着嘴角溢出一行血迹,帅气的面容有些扭曲,看起来像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你怎么了?”难道那个女鬼伤了他?

  “我没事。”

  虞睿用指腹擦去嘴角的血迹,站起来背过身挡在我跟前,对女鬼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第一次发现他的身影这么高大,一个滚字也是霸气外露,刚才那个女鬼踹一脚撞墙上脖子都撞断了,起身歪着脑袋看着虞睿,恶狠狠盯了他半天,最后不甘心的冷哼一声飞出窗外。

  身后还有一只鬼呢,我回头,刚才在我身后的小女孩早不见了。

  虞睿弯腰把我横抱起来,刚抱起来就嫌弃的皱起眉头,“死女人,你居然吓尿裤子了!”

  我呼吸一滞,脸上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

  总不可能告诉他尿急没找到厕所自己嘘嘘了,支支吾吾说道,“刚才那鬼太可怕了,差点把我心都给挖出来了,我能不吓么?”

  虞睿看了眼我胸口上的伤,没有说话,眉头紧蹙的把我抱回病房里。

  刚好点的腰这么一折腾,又是疼的要命,加上胸口的疼痛,我觉得我肯能随时都要死翘翘了,想起之前出去外面一个医生都没有,赶紧问虞睿,“这什么医院,怎么值班医生都没有?”

  “这是一座废弃医院,没有医生只有鬼,你别乱跑。”

  “什么!!??”

  不可能,人和鬼的声音还是有分别的,之前听到的说话声分明就是人,“你别骗我,刚才那个护士不就是人么?”还有之前说话的那两个男人,他们也是人。

  “之前是人,现在已经是鬼了。”

  虞睿说完就出去了,我脑袋里回荡的全是自己砰砰的心跳声,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他出去没一会就回来了,手里拿的像是病号服,我刚想问他这医院的事,可那丫的直接去扒我裤子,我赶紧用手拽着松紧带,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趁人之危么?”

  虞睿额际滑落几条黑线,转过头对我暴吼,“老子像是那样的人么?”

  像啊,超级像啊!

  尼玛五次见面四次都想把你扑倒的人,突然扒你裤子,能不怕么?

  他狠狠一巴掌拍我手上,“手拿开,我只想帮你换裤子,居然被吓尿,我长这么大还头一次见。”说完,他不忘戏谑的讪笑两声。

  “不用了我自己--啊--”

  我刚伸手去抓他手里的裤子,胸口处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被我这么一动,好不容易没流血的伤口被这么一牵扯,鲜血又涓涓流淌,把我后背睡的床单都湿了。

  “再乱动死了活该,被鬼伤到就算华佗在世也没法救你。”

  “什么?那我怎么办?”

  被他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脑袋有些昏昏沉沉了,这辈子没流过这么多血。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把手里病号服扔床上看着我,“不想死就别动!”说完,他伸手去解我衣服的扣子。

  刚才的伤有多重我自己知道,失洁事小,保命事大,我干脆两眼一闭把脸别开,死尸一样躺着任他折腾。

  我以为闭着眼睛就没感觉了,可我的思想却忍不住跟着他的指尖轻动,我能感觉到他一颗一颗解开我的扣子,露出里面什么都没穿的果体,他将我衣服脱下来之后擦去我肌肤上的血迹,然后用手掌轻轻捂在我伤口处。

  一股冰凉的清泉由他掌心注入我体内,疼痛慢慢缓解,大约过了一分钟,他的手移开了,开始给我穿衣服。

  他虽然没对我做什么,可我能感觉他灼灼目光一直盯着我的r房,穿好衣服之后他又去脱我裤子,当他指尖触碰到我小腹时,我浑身一颤,又羞又臊。

  磕我现在的情况根本换不了裤子,尿湿的穿在身上不舒服,还会把床弄湿,不换也不行。

  他把我裤子扒下去了,凉意袭来,我双手死死揪着床单尽量不去想,可他居然屈分开我的腿,我吓的睁开眼睛,就看他拿裤子往我那私密的地方擦了去。

  顿时一股异样的感觉传来,我倒抽一口冷气赶紧拿手捂着脸,“不用擦了,快穿上!”

  “你到底尿了多少,这么湿不擦?”

  他说完伸手到我屁屁下,大掌把我抬起来了,然后另一只手伸进去给我擦拭,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他的手时不时会碰到我那里,虽然没做什么,但是这种又虚空又飘渺的感觉,让人更难承受。

  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双手把脸全给捂起来,“够了,不要擦了!”

  明明是愤怒的呵斥,说出口的声音却像是温怒的撒娇,不仅我自己被吓到,就连虞睿也是一愣,随即调侃说道,“才这样就受不了了,看来我老婆很敏感嘛。”

  他说完,故意用指腹轻轻摩挲,我气的收紧双腿,却不料把他手给夹里面了,他哎哟一声得逞的笑,气的我拿枕头朝他砸过去。

  “虞睿你他妈是不是男人,无耻!!”

  “我是不是男人,老婆要现在检验一下么?”

  他说完故意扬起某处,我我我,我气的浑身发抖。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虞睿也不捉弄我了,赶紧给我穿上裤子,刚给我扯过被子,一个黑袍男人就进来了,精瘦的身材像个小老头,可眼底的凶光让人不敢小觑。

  虞睿赶紧恭恭敬敬的迎上去,却换来那个男人啪一巴掌。

  “闭关修炼也敢跑出来,连鬼也不想做了是不是?”

  虞睿被他斥的不敢顶嘴,埋着头好半天才说一句,“下次不敢了。”

  那道士模样的男人冷哼一声转身要走,虞睿赶紧挡在那男人跟前,“道长,桃花被鬼给打伤了,你救救她。”

  闻言,那道长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她不用救,这样更好!”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虞睿蹙眉看了我一眼,也赶紧跟着离开。

  房间里又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认得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之前就是他说我是个宝,看来虞家雇的高人就是他了,可那个道士目录凶光一看就是心术不正,仙仙还想请他给我保命,估计没戏了。

  难怪之前虞睿会吐血,一定是因为闭关的时候出来被反噬了,只能虚张声势把女鬼给吓跑。

  明明他们留着我还有用,现在却说不用救我,是要放弃我这颗棋子了?

  还是说我根本就不会死?

  我赶紧用手解开胸前扣子,刚才被女鬼抓过的地方好几个青蓝色的洞洞,还有被她刨烂的肌肤,伤口处全都变成像蜡一样的青蓝色,就连周围的皮肤都变成不正常的青色。

  “尼玛我不会变成僵尸吧?”

  以前电影里那些被将尸咬过的人,伤口就是这样的,这时候需要用糯米来敷,虞睿是鬼,所以他救不了我只能请那道士帮忙,一定是这样的。

  这只是我的猜测,死马当成活马医,我一定要快点离开这。

  可是伤的这么重,到底该怎么办啊?

  就在我快速思考逃离办法的时候,原本被关上的房门开了,一阵冷风袭来,猛然想起之前虞睿说过这医院有鬼,我忍不住心头一惊,是别的鬼?还是那个女鬼来找我报仇了。

  房门开了一下又关上了,这情况肯定是有鬼进来了,我壮着胆子问道,“谁?不管你是谁,最好快点滚,不然等我鬼夫来了你就跑不掉了!”

  回答我的是一阵寂静,难道是我大惊小怪了?

  “妈咪。”

  艹尼玛,这不是那个小女鬼的声音么?

  小女鬼来了,那个大女鬼肯定会追来的,虞睿跟道士走了肯定一时半会也来不了,我赶紧双手合十拜了拜,“好孩子啊,别吓姐姐了,赶紧走吧,待会大女鬼要来了。”

  “妈咪。”

  那小女孩又叫了一声,慢慢在我跟前显现身影,差点没把我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