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10.鬼女儿

010.鬼女儿

  小女鬼已经恢复萌娃的样子,趴我床边上瞪大眼睛看着我,见我也看着她了,甜甜一笑,“妈咪。”

  被她这一叫我浑身惊悚,赶紧把身子挪墙根上去,“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你快走!”

  那小女鬼见我躲,干脆爬病床上来了,撑在我身上大眼骨碌碌的盯着我看了又看,“我也不知道我妈咪是谁,但是我好想有个妈咪啊,你做我妈咪好不好?”

  “不要不要,你找别人吧,我可不想有个鬼做女儿。”我不敢看她,心脏砰砰跳,都快跳出心脏病了。

  “爹地也是鬼都能做你老公,为什么我是鬼不能做你女儿。”

  “那个说来话长,乖女娃你行行好,饶了我吧。”

  小女鬼见我不答应,拧着眉头想了想,然后兴奋说道,“你要是做我妈咪,我能帮你逃出去。”

  “真的?”

  我他妈差点就信了,可我看她一脸稚气未脱,燃烧的小火苗瞬间熄灭,我腰伤成这样,怎么走的了,而且虞睿不可能关我一辈子,早晚会把我送回去,他们还等着我家修墓地呢。

  小女鬼估计以为我一定会答应,没想到我居然不为所动,没办法了干脆直接钻我被窝里,“妈咪身上好温暖,我想要你做我妈咪。”

  日了狗了,怎么每个鬼都这么说,要是贴着我就暖了,那不是全世界的鬼都要来找我?

  她钻我怀里也不乱动,就是安安静静的抱着我,小嘴嘟着,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我差点就母性大发答应了。

  可刚才她发飙我亲眼看见的,对付恶鬼不行,想弄死我却绰绰有余,现在看似无害,要是哪天她翻脸了,我带着个鬼在身边,等于不定时炸弹啊!

  “娃娃啊,姐姐求你了,你去找别人吧,姐姐伤不起啊!”

  “不,我就要你。”

  她说着还用脸蛋在我肩膀上蹭了蹭,然后带着笑意开始睡觉了。

  真是作孽啊,伤哪不好偏偏伤到我老腰,这下是个鬼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她倒是睡着了,可我一直紧绷着神经不敢睡,怕这小女鬼突然发飙,又怕别的恶鬼来了。

  这次我挺有骨气的,眼皮打架了都不睡,一直撑到虞睿回来,才放松紧绷的身体。

  刚听见开门的声音,原本睡在我旁边的小女鬼嗖一下不见了,虞睿阴沉着脸进来,看着床底下冷声大喝,“出来!”

  没反应。

  虞睿眼神一冷,瞬间化成一缕白烟钻床底下,只听小女鬼啊一声,已经被虞睿揪出来提手上了。

  小女鬼被他掐着脖子举到半空中,双腿绝望的瞪呀瞪,虞睿显然没想到是这么个小鬼,手一松她就掉地上去了,摔的哇呀一声,赶紧化成鬼烟钻我被窝里,抱着我瑟瑟发抖。

  虞睿看着我,“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小女鬼要我当她妈,赖在我身边不走了。”其实我很想叫虞睿帮我赶走她的,可在我怀里瑟瑟发抖的小身子可怜至极,我又于心不忍。

  虞睿走过来一把掀开被子,小女鬼又是哇呀一声尖叫,死命往我怀里拱,我赶紧用手拍了拍她后背,“别怕,他不会伤害你。”

  小女鬼瑟瑟发抖的悄悄看了虞睿一眼,看他满脸阴沉,又赶紧钻了回去。

  “真不知该拿着小鬼怎么办,要不你把她送周仙仙那里去吧。”反正我是不想让她跟在我身边。

  “算了,就让她跟着你吧。”虞睿看小女鬼没有伤害我的意思,渐渐舒展眉头坐到我床边,一把揪住小女鬼的后领子给提他怀里去了,强迫她看着自己,“跟在妈咪身边保护她知道么,不然我吃了你!”说着还做了个吓人的动作。

  一听可以跟在我身边了,小女鬼都忘了害怕了,欣喜的欢呼一声,挣扎着想跑我这来,虞睿赶紧把她松开。

  “妈咪……”她蹭蹭我的脸。

  经历过这么多事,我对鬼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如果她不害我,有这么个娃子跟在身边也是挺好的,反正别人看不见她,口粮也就是些香火。

  “暂时就跟在我身边吧,如果你不听话,妈咪就让道士收了你!”

  “不会不会,保护妈咪!”小女鬼把我抱住,我也伸手环住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家人,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野鬼们都叫我死丫头,要么就是小杂种。”小女鬼说着撇了撇嘴,满脸委屈无奈。

  可怜的,能活到现在多么不容易啊,“以后你就叫桃子吧。”

  虞睿一听,毫不客气噗一声,“陈桃花结的果陈桃子么?比你名字还俗。”

  我没好气看了他一眼,“笑个屁,赶紧把我送回家吧,再待下去不知道还要引来多少恶鬼。”

  “放你回去?老子好不容易把你掳出来,还没尝到什么味呢就放你回去?等着吧,等你腰好了把洞房完成了,就放你走。”虞睿坏笑着伸手进来摸我的腿。

  刚觉得他点好,禽兽本性就暴露了。

  可我真的好想回家,爸妈都快担心死我了吧,还有仙仙,之前打伤了秦慕琛,不知道秦慕琛有没有去找她报仇。

  虞睿虽然禽兽无耻三观不正,可相处这么些天,我感觉他本性不坏,忍不住开口求他,“求求你了,放我回去吧,我爸妈估计都担心死了,你放我回去我给你上香。”

  “再忍忍吧,等除掉秦慕琛就放你回去,我可不想自己老婆成天被人惦记。”

  虞睿说完开始脱西装,我惊恐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睡觉!”

  说完,他翻上病床,抓起我怀里的桃子就扔出去,桃子措不及防摔地上又是哇呀一声。

  “边去,爹要和你妈睡觉了。”

  “你有没有人性,居然和小孩子抢床位,你下去,桃子还小,她要和妈咪谁。”

  桃子起身泪汪汪的,看了眼虞睿撇着嘴,“不用了,等爹地走了我再和妈咪睡。”说完,捡起地上的兔子娃娃抱怀里蹲墙角去了。

  嘴里说不用了,可她眼睛一直盯着我,就像是再说想和我睡。

  被这样看着谁睡的着?

  我用手肘拐了下虞睿,“你里边去点。”然后招呼桃子过来,“桃子你也上来睡吧,蹲那里怪可怜的。”

  桃子一听,兴奋的站起来,刚走一步便停下了,怯怯的看着虞睿。

  我赶紧帮着桃子说好话,虞睿最终妥协了,小小的一张病床挤着三个人,他们贴着我身子很快变得暖暖的,我的腰痛也在慢慢缓解,唯一担心的就是,我会不会阳气不足死翘翘了。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虞睿已经出去了,只有桃子就像睡不够似得,还赖在被窝里抱着我。

  今天腰明显好多了,就是一起身胸口处就传来明显的阵痛,我赶紧解开衣服扣子,伤口颜色变的更深了,皮肉下的血脉全都像青筋爆裂一样,密密麻麻爬满我胸口,看起来十分可怕。

  “怎么会这样?”

  桃子从被窝里钻出来揉了揉眼睛,“妈咪怎么了?”

  我赶紧抱过桃子,“桃子,你说过会救妈咪出去的,快告诉妈咪怎么才能出去,妈咪要是再不离开就要死了。”这伤口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我不会真的变僵尸吧?

  桃子先是一愣,随即眼神黯淡下去,“要是以前还好,最近这医院不知道是谁布了阵,桃子出不去了。”

  “傻啊你,我是人,你只需要告诉我怎么出去就行了。”

  “妈咪你要丢下我么?”桃子小嘴一撇,脸上写着两字:没门。

  “不会丢下你,妈咪去把他阵毁了,你不就可以出去了么?”我见过周仙仙画阵,黑狗血什么的,擦了不就行了。

  桃子估计也很想离开这,歪着小脑袋思考一番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好。”

  我赶紧下床,拄着拐勉强能走,桃子化成一溜烟钻出门外去给我探路,时不时回来给我报告前面的情况,出去后才知道我们现在在三楼,因为白天人少,电梯有鬼不能走,只能从楼梯下去。

  好不容易到了一楼,桃子风风火火跑来,脸上还带着惊魂未定的害怕,一边喘气一边说,“妈咪,后门有个道士在收恶鬼,你只能翻墙了。”

  我看了眼不远处的围墙,少说一人高,要是腰没伤还行,我现在这样根本翻不出去。

  “还有没有什么其他路,狗洞也行!”

  “正门来了几辆轿车有人,不翻墙出不去了。”

  “去后门!”

  我朝着原定计划的后门走,桃子不明白上来拦着我,我敲了敲她脑袋,“既然他们在收恶鬼,肯定在打斗,说不定一下子飞前门去了,瞅准空子,我们偷偷钻出去就行了。”

  桃子恍然大悟,兴奋的拍了拍手跑去蹲点了。

  我费了半天劲终于走到了后门,靠在转角墙上喘气,桃子走到这里也不敢出去了,躲我身后,我悄悄猫出脑袋想看看外面的情况,这一看猛的瞪大双眼,外面和臭道士纠缠的恶鬼不正是秦慕琛么?

  他为什么来这里?